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酒与酒吧(一)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酒与酒吧(一)   
钟会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4/06/05
文章: 2123

经验值: 61026


文章标题: 酒与酒吧(一) (839 reads)      时间: 2007-12-19 周三, 上午7:53

作者:钟会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我平时并不贪恋杯中之物,撞上亲朋好友的聚会,顶多也是“花看半
开,酒饮微醺”般地抿上几口,点到为止。在酒吧里喝,也纯粹是为
了应酬来客。但最麻烦的就是这厢喝罢,那厢敬上,一轮又一轮的开
“三中全会”(混酒)。哪怕往往已是喝得小娘子“阴风怒号”,嘴上
虽顺适其意,但又不能落了人家的面子,绝了自己的财路,只能上拖
爱雷特将“浊浪排空”,背地里继续顶着别人的强灌。

幸好我的身体里留着浙东酒乡人的血,酒量还算过得去,至今未被那
些虎豹豺狼谋得过本人大醉。当然时不时地呕吐上几回也在所难免,
为此被老钟妈痛骂了好多次,此时老钟虽也会嘟哝几句诸如“革命小
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之类的场面屁话,但会自觉充当人
肉盾牌,代受共军的炮火。反正老头子长期生活在口舌暴政之下,隐
忍了几十年了,也不在乎把儿子那份给算在自己头上,哎哎,非伟丈
夫,好爸爸孰能为之哉!老钟妈也拿咱穿一条开档裤的爷俩没辙。

不过喝酒跟遗传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老钟爷的酒量极好,但老
钟是一沾即醉。少量的啤酒,都能迅即把老家伙整趴下。但与其他老
帮菜一样,老钟亦是典型的“万宝全书”,什么事情都能外行硬充内
行,头头是道地谈上一把,因此对酒也颇有研究,更是子承父艺,酿
得一手的好米酒。

昨晚我笑话老芦,乃是因为正宗的女儿酒(花雕酒)的土制酿法根本不
会外传,市面上那些所谓的珍藏品,其实全是冒牌货。许多文学作品
中所谓的“开坛闻酒香,香飘十里路”全是胡编乱造。真正埋藏多年
的女儿酒,在开坛时毫无香味,全因酒面上会积出一层厚厚的酒垢,
将酒香完全封住,只有拨开那层酒垢,坛中酒香才会扑鼻而至。而那
酒垢乃是整坛酒的精华所在,在各人盛酒的碗中放上一小块,倒入女
儿酒,用筷条搅拌混合,那才是一碗真正的女儿酒。

少时有幸喝了一口,可惜年幼无知,白白糟蹋了那种许多人终身千金
难求的美妙感觉,即使至今对黄酒也是起不出任何的兴趣。不过喝黄
酒也非常讲究,加饭,元红,善酿所配的下酒菜点,各有不同。绍兴
还有一个特产,便是霉干菜扣肉(广式样那种乃是烂货),老钟爷在世
时,每逢过年,就会做满满一大缸,来配自造加饭的下酒菜。而缸里
结起的猪油便做炒菜之用,做出来的菜甭提有多香了。

老钟爷确实无酒不欢,但酒量大到何种程度,我也说不准。但抛开老
钟那异数不说,老一辈的酒量普遍大过小帮菜。不过河边叔说欧美人
的酒量大过亚洲人,我觉得这话似乎找不出什么依据来。而且各人对
各试酒类的反应也大不相同,很难判断。只是酒量跟酒瘾是两码事情
,老外的酒瘾有时却很吓人,至少无钱买酒,便上药房偷止咳药水的
怪事,就绝不会在本邦中出现。




作者:钟会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钟会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4049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