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漫话史学研究与科研的同与异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漫话史学研究与科研的同与异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727

经验值: 515990


文章标题: 漫话史学研究与科研的同与异 (1568 reads)      时间: 2007-11-15 周四, 下午5:15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漫话史学研究与科研的同与异


芦笛


刚才进来看了看跟帖,非常欣慰,这正是我心目中的理想沙龙,比较安静,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讲的都是有意思的事,用不着成天把精力浪费到和无赖子们打斗上去。

小熊说我不学历史真可惜,草根当即说拙作一看就是理工科思维方式,有趣的是,北徙网友(好像是新来的吧,欢迎欢迎)说他过去以为学历史就是死记硬背,博学强识,现在才知道原来推理也很重要。这些讨论本身就暴露出一般中国知识分子对文科的偏见,所以才会有“文科思维”“理科思维”莫名其妙的分野。

其实我早说过无数次了,根本没有这两种思维之分,只要你是搞学术研究,无论是文是理是医是农还是搞侦破,全都用逻辑思维,本质上毫无不同。要明白这个道理,只需看看鬼子写的历史著作就行了。人家正是按小熊说的那样,把推理、心理应用于史学研究。也只有在中国才会出来个莫名其妙的“文史之分”。在大众心目中,好像文科学习和研究需要的就只是一个好记性似的。

大众有这种错觉毫不奇怪,乃是传统使然。中国古代没有科学,更没有科研,当然也就不可能有研究需要的思维训练,这套东西是从鬼子那儿进口来的,学会了这套东西的就是所谓“理工科学者”。不幸的是,咱们因为有了文科(或自以为有了文科,待考),自然不需要再去进口,于是学习文科的学生当然也就不可能接受严谨的思维训练,只能用老祖宗传下来的死记硬背的机械方式去传授。

这结果便是文科学生搞的本行研究,在理科学者眼中看来必然是破绽百出。为了藏拙,文科学者们便只好使用晦涩难懂的语言与广征博引去吓唬外行,让理科学者一看就犯困,不知所云何物,自然也就不可能去深究其后掩盖的是什么劣等破绽了。

由此形成了中国特有的“学院派”风格,亦即文科学者使用某种符咒式行话写作并广征博引,罗列大量引言或史实,让圈外人看得云天雾地,跟其他行当的人写的文章迥然不同。您看不懂其他行当的理工科学者的论文,是因为您没有人家的预备知识,不懂人家所用的专业术语,并不是因为人家使用故意不让人懂的绕口令表述方式。因此,在中国,文科研究确与理科研究不同,不过那乃是传统留下来的毛病,在外国根本见不到,乃是一种反常现象。

可叹的是,不但大众看不出这现象后面的原因来,而且很多人包括文科学人都以为文科研究就是这么干的。当初有位学外国现代史的专业人士Requiem和我在韩战问题上发生辩论,就曾讥笑我没有给出参考书目来。在他看来,似乎所谓文科研究就相当于写综述文章,罗列出尽可能多的参考文献来,自己并不需要梳理这些事实,作出你自己的发现来。

虚怀若谷网友似乎也是这么想的,他说什么“史学第一位的还是事实,只有发生资料空白时才能允许推理”,这话暴露了他似乎不知道学术研究是怎么回事。

其实不管是哪门研究,出发点都是事实,否则就成了伪科学了。但若只知道搜集事实,不知道使用逻辑思维手段去梳理事实,找出背后隐藏着的事实来,那就不是研究 ,乃是“甲乙丙丁,开中药铺”。在这点上,史学研究与科研乃至破案毫无区别。爱因斯坦本人就说过,其实科学家们干的也是侦探的活,两者都是通过逻辑思维确立事实,再使用逻辑思维从已经确立的事实出发找出未知事实来。

史学研究和科研的区别,乃是科学寻找的未知事实是可以实证的,而史学研究发现的事实无法用实证手段证明。例如科学家们发现天王星的运转轨迹和预言的不同,这是研究赖以出发的已知事实,为了解释这一奇怪的事实,科学家们提出天王星外还有一个行星,它的引力导致了天王星轨道改变,这就是胡适所谓“大胆假设”,根据这个假设,通过计算,可以算出那个行星的轨道来,再根据这轨道去寻找那行星,这就是所谓“小心求证”,找到之后,这假设也就得到了证明,变成了事实。如果再怎么找也找不到,那么那就始终只能是个天才猜想,并不能变为事实。

历史研究的天生缺陷在于,它研究的都是已经发生了的未知事实,并不能让它再度发生一次,以此来检验理论是否正确。在这点上,它更像破案。所以,若以严格的标准来看,两者不能算科学研究,因为不具备科研结果的reproducibility (可重复性),也不具备可证伪性,亦即用实验手段去验证某个理论。

例如袁世凯为何初五晚上不向荣禄汇报密谋,这是个未知事实,但它已经发生了,谁也没本事让它再来一次。而且,谁也不可能设计一个实验去验证各种猜测是否为真。这就是说,您的研究成果不具备可证伪性,谁也没法亮出实验结果来证明您的说道不能成立。

由此可见,史学研究和科研不同,在很多情况下发现的不是可以验证的事实,而是最合理的猜测,所谓“最合理”,说的是那猜测经得住逻辑的检验,不但不与已知事实矛盾,还能最完美地解释已知事实。但它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则只有天知道,谁也没法弄清楚。

例如我在《是谁杀了宋教仁》里使用逻辑思维证伪了传统说法,提出孙中山和陈其美才是最大的嫌疑人,并给出了对案情的合理猜测,但那到底是否属实,只有起应桂馨那死人而问之,可谁又有那本事?于是这类研究的结果便只能用概率来判断,得出“袁世凯暗杀宋教仁的可能性很小”,“陈其美作案的可能性要远远大得多”。

因此,北徙网友说的是对的,史学研究到最后不过是个概率比较问题。颖悟的读者至此应该看出,因为没有实验手段,史学研究唯一可以使用的研究方法就是逻辑思考,发掘史实真相靠它,辨伪也全靠它。不懂此道的人,实在不配去学历史。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76564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