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受骗的根源在于自我哄骗 - 再谈犬儒主义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受骗的根源在于自我哄骗 - 再谈犬儒主义   
bystander
[博客]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660

经验值: 1358


文章标题: 受骗的根源在于自我哄骗 - 再谈犬儒主义 (930 reads)      时间: 2006-8-31 周四, 上午12:56

作者:bystander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受骗的根源在于自我哄骗 - 再谈犬儒主义


对于那位一天到晚做梦想当“帝王师”的大思想家柏拉图,我的评价向来都是负面多于正面。在旧作《浅谈“西方文明” (中) - 基督教文明》里,我拿柏拉图与他的“师傅”苏格拉底作比较,试图解释“师徒”两人思想之间鲜为人知的巨大差异:

“不知是生不逢时还是命运捉弄,壮志未酬的苏格拉底,不幸成为了不完美的民主制度下的牺牲品。最不幸的是,他的孽徒柏拉图并没有继承他的遗愿(历史学者指二人其实并无师徒关系,只是柏拉图利用苏格拉底的名声,替自己办的‘学堂’作招徕),先是抵不住名利诱惑,前赴西西里投靠昏君,险些因为卷入政治斗争而被卖作奴隶;其后又在雅典经营谋利学校,讹称自己是唯一真正哲学家,有特异功能可以看穿事物表象背后的真相。柏拉图这种真理在手的姿态,相较其‘恩师’对自我反省的执着,简直是天渊之别。”

据特尔斐神谕(Delphic Oracle)所示,苏格拉底是云云众生之中最聪明的人。不过苏格拉底为人谦卑,而且甚有自知之明,完全了解自己知识上的局限,相信世间上的所谓“知识”,多少带有虚假的成份;唯有经常自我反省和检讨,虚心求真,才是追求智慧的正途。苏格拉底利用他独创的“答问验证法”(Socratic elenchus;又称“反驳论证法”),四处挑战当时的学术权威,只身舌战群儒。那些专门教授说话术和辩论术、自以为绝顶聪明的智者派诡辩家们(Sophists),每当遇上苏格拉底时,总是被问得哑口无言,甘拜下风。

苏格拉底既然被公认为智慧最高的人,柏拉图怎样可以证明自己青出于蓝,比“师傅”还要技高一筹?怎样可以在竞争激烈的学术界中突围而出,吸引更多无知少年入读自己所办的“学堂”(the Academy)?聪明绝顶的柏拉图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就是动笔写了一部名为《克勒托芬》(Clitophon)的对话录,在十分简短的篇幅之中,通过“克勒托芬”这个人物之口,利用苏格拉底的独门功夫“答问验证法”,彻底驳倒了苏格拉底思想中“德性就是知识”(virtue is knowledge)等基本主张。

柏拉图此举无疑是要证明自己的修为尤在其师之上,显然是一种非常高明的“宣传策略”。讽刺的是,在古代的知识界里,没有人会质疑或否定《克勒托芬》是出自柏拉图手笔的精心杰作;可是到了现代,研究希腊文明的所谓学者们,却一口咬定《克勒托芬》是伪冒柏拉图著作的“赝品”。据我大胆推测,现代学者变得越来越胡涂的原因,很可能是“东学西渐”之故。这些学者们大概是受了孔夫子思想荼毒,误信“为尊者讳,为贤者讳”之类的昏话,不能接受像柏拉图这样伟大的思想家,竟会说出大逆不道、欺师灭祖、反复无常、前后矛盾的话来。迂腐的学者们又怎会明白,大师之所以是大师,其看家本领之一,就是无论站在任何立场上说话,都必然立于不败之地?哪会有什么“自打嘴巴”的问题?

像《克勒托芬》这样具争议性的著作,固然不容易解读,即便是内容简单、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其实也绝非一般人想象中那么容易理解。举例说,《狐狸与乌鸦》的童话故事,似乎是教训孩子要有自知之明,不要盲目听信阿谀奉承的假话,慎防被人蒙骗;但想深一层,故事不是暗示人们都有喜欢听动听假话的倾向,只要掌握这种虚荣心理,学会说假话讨好别人,就可以从对方身上得到好处吗?任何牵涉比喻的童话故事或文学作品,不是都带点“双重性”、“模糊性”或“欺骗性”吗?这不就是柏拉图主张要把诗人放逐的原因吗?不过更值得深思的是,柏拉图创作的对话录,是否同样涉及文学比喻?为什么“大思想家”自己可以误导、欺骗他人,诗人就不可以?

鉴于文学比喻的不准确性,利用《国皇的新衣》这种脱离现实、完全虚构的故事,企图印证某种立场或观点,是注定要失败的。如果要分析人们不敢或不肯说真话的原因,“指鹿为马”的成语故事,绝对比《国皇的新衣》更加接近现实,因为前者十分清楚地说明不识时务者的下场。说到玩弄权术,《国皇的新衣》故事里的裁缝,纯粹是作出“孤注一掷”的赌博,又岂能及得上丞相赵高的老谋深算?《国皇的新衣》故事的作者更好像没察觉到,皇帝的面子和尊严是何等重要!倘若皇帝示意要那个嘲笑自己的孩子从此“人间蒸发”,试问还会有谁敢斗胆拿皇帝的面子尊严来开玩笑?

从文学比喻回到现实生活,政治的残酷加上民众的愚昧,可能令人回忆起民革时候那幅人间炼狱的景象。数十年来人们对民革的反思,都只是集中于“悲剧”的一面,却忽略了“闹剧”的一面。人们都相信民革是一场悲剧,广大民众被少数怀有政治野心的人欺骗,被利用作为权力斗争的筹码;许多无辜的人惨被卷入政治运动中,成为了斗争的受害者。然而,有多少人会转换角度思考,把文革看作一场闹剧?有多少人会认真反省和追问,为什么当时人们要抢着站到政治正确的位置?为什么当时人们会相信,只要真理在手,就可以把别人批倒批臭?为什么一场政治运动,就可以令人们完全失去自我,埋没良知,作出灭绝人性的疯狂行为?失去理性的人究竟是受人所骗?自愿受骗?还是自我哄骗?

文革落幕后,人们的情绪平伏下来,被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产生“钟摆效应”,大众心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人们不仅对政治越来越冷漠,对于真假对错是非黑白等观念,也好像越来越薄弱。受骗的感觉越深,就越倾向于把过去不合时宜的观念彻底扬弃。有人把这种“虚无主义”的生活态度与“犬儒主义”画上等号,对此我不敢苟同。我在《犬儒宣言》等多篇旧作反复说明,真正的犬儒不会醉心争名逐利,尔虞我诈;也不会因为斤斤计较个人面子、偏见和利益,而堕入自我哄骗的陷阱之中。真正的犬儒主义主张“向苏格拉底精神回归”,强调以虚心的态度不断自我反省,以求达至“返璞归真”的目标。这种克己精神,不正好是抗衡现今世俗虚伪和浮夸风气的一道良方吗?

简单来说,培养坦率真诚、实事求是的态度,就是犬儒主义的宗旨。所谓“求真”,就是时刻不忘自我检讨缺失和错误。从犬儒的角度看,“真理”不是一根可以握在手里的大棒,不能用来作为武器,攻击与自己观点和立场不同的人。“真理”绝非任何人所能垄断,不能拿来作为改变世界或改造思想的借口。任何人自以为可以凭着过人的智力,自信真理在握,睥睨苍生,拒绝自我反省,自诩为众人的思想导师,就彻底背离了苏格拉底的求真精神,堕入了柏拉图主义的思想误区。当代思想家波普尔(Karl Popper)在其巨著《开放社会及其敌人》里,就对衍生自柏拉图主义的“社会工程学”(social engineering),作出了非常深刻的批评。(波普尔提出的“证伪说”,大抵秉承苏格拉底的精神传统。详见拙作《也就波普的科学方法论说两句》)

尽管犬儒主义相信人与人之间应该坦诚相处,但不要误以为犬儒都是想法天真、童心未泯、不肯长大的孩子,跟《国皇的新衣》故事里面的那个无知稚童没多大分别。真正的犬儒都是深思熟虑的成年人,明白世间事情的是非曲直,不会像“皇帝有没有穿衣服”那么简单清晰。正如我在《犬儒宣言》中指出:“世间上真的东西许多都不善;善的东西许多都不美;美的东西许多都不真。”犬儒思想主张对纷扰复杂的人情世事持开放态度,不相信世上存在一套放诸四海皆准的“指导思想”,可以为生活上遭遇的种种疑难,提供完美的“标准答案”。

在另一篇旧作《普通人的“气节”与大人物的“气节”》里,我尝试通过描述苏格拉底、亚里斯多德、布鲁诺和伽利略等人所面对的不同处境,解释为何在面对困难的抉择时,应该尽量采取“因人、因时、因事制宜”的处事态度。(涉及的问题相当复杂,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朋友,请参阅我的文集。)犬儒必须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但同时尊重别人有选择的自由。是否有必要像苏格拉底和布鲁诺那样“舍命求真”,纯粹是个人的抉择和价值判断。至于柏拉图说,苏格拉底是因为掌握了“灵魂不灭”的真谛,超脱了世俗和肉身的局限,所以无惧死亡,云云。在我看来,那只不过是个动听的谎言,用来哄骗无知少年的宣传伎俩而已。

犬儒主义虽然主张个人有选择的自由,但绝对不是完全没有原则的“相对主义”。比方说,在动荡不安、充满危机和忧患的世道里,犬儒思想认为“良知”和“反省”,远比“才干”和“智力”更加可贵。(这里说的“良知”,意思接近孟子所说的“怵惕恻隐之心”,以及“推己及人”的人类本能,与所谓“学术良心”毫不相干;详见拙作《我们给自己画的圆圈》。)有证据显示,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早在1942年已经计算出制造“核武”的程序,但因为担心可能产生的灾难性后果,所以刻意隐瞒实情,并诱导纳粹德国把科研的重点放于发展“核能”。(详见Thomas Powers所著的Heisenberg's War: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German Bomb)相反,统领“曼哈顿计划”的物理学家欧本海墨,于1942至1945年间日夜埋头苦干,终于成功研制出梦寐以求的首批核武。不过到了1945年8月,当得悉自己的心血结晶在瞬间夺去了二十万无辜生命时,欧本海墨才猛然良心发现,可惜已经后悔莫及。

由此可见,欺诈行为和自我哄骗在古今中外都极为普遍,而且两者之间存在着相辅相成的关系。让人叹息的是,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里,人们只管千方百计追求物质、名利和权势,对于逐渐渗入心灵和骨髓的剧毒,却显得莫不关心。犬儒主义思想的贡献,在于唤醒世人,贵为万物之灵的人类,都拥有与生俱来的自我反省能力,可以用来抗拒谎言和虚伪,就像我们天生拥有可以对抗疾病的免疫系统一样。


作者:bystander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bystander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5008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