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破译“布什主义”密码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破译“布什主义”密码   
bystander
[博客]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663

经验值: 1581


文章标题: 破译“布什主义”密码 (1058 reads)      时间: 2006-7-20 周四, 上午9:09

作者:bystander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破译“布什主义”密码


要解读“布什主义”(the Bush doctrine),必须从分析这套理论的三大支柱入手。这三大支柱分别是“邪恶轴心说”(axis of evil);“单边主义(unilaterialism)、先发制人(preemption)”策略;以及“政权更迭(regime change)、国家重建(nation building)”等构想。

邪恶轴心说

老毛时代的一切是否已随老人家仙逝而成为历史?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布什提出的“邪恶轴心说”,完全是老毛时代“扣帽子、打棍子”的翻版。过去随便给你扣上“右派”、“ 反动派”或“走资派”帽子,就足以让你永不翻身;今天只要给贴上“邪恶轴心”或“恐怖主义”的标签,便随时大祸临头。再辅以“联想入罪法”(guilt by association),任何与邪恶势力或恐怖份子有交往的国家,都有受到诛连而惹祸上身的可能。

九.一一恐怖袭击发生后,布什政府指萨达姆政权与本.拉登的恐怖组织勾结,又指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随即以这些子虚乌有的指控为理由,绕过联合国安理会,挥军进攻伊拉克。可是,经过几年无情战火,牺牲数万无辜生命,布什政府依然未能找到伊拉克勾结恐怖份子或收藏大杀伤力武器的证据。即使死要面子不肯对伊拉克人民道歉,也应该鸣金收兵了吧?难道只有择恶固执,才能体现超级大国的决心?

另一个被美国标签为邪恶轴心国的伊朗,在过去27年里从来没有任何侵略邻国的举动。两伊战争中,原先入侵的一方是伊拉克。是谁在背后支持萨达姆进行侵略?伊拉克当时的后台美国是也。伊朗被美国指为邪恶国家的理由,是因为支持哈马斯和真主党等组织,以及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曾经声言要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但事实上,哈马斯和真主党同样是以武装起义反对压迫为号召;两个组织的诞生,都与以色列侵占阿拉伯人的家园有关。至于艾哈迈迪内贾德针对以色列的强硬措辞,是团结阿拉伯世界的一种政治姿态,必须从阿拉伯人与犹太人长期领土纠纷的历史背景中解读,不能用来作为指控伊朗是“恐怖主义国家”的罪证。

如果“恐怖主义”不光是模糊的标签,我们就必须明确界定其意义。有网友认为,恐怖主义是指“不区分平民和军事目标的袭击”。按照这个定义,美军在阿富汗山区狂轰乱炸,算不算“恐怖主义”?在伊拉克的费卢杰(Fallujah)及哈迪塞(Haditha)等城镇使用重型武器,造成数以千计平民伤亡,算不算“恐怖主义”?以色为报复几名以军被掳,出动战机轰炸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民居以及黎巴嫩的民用设施,又算不算“恐怖主义”?

按照布什主义的逻辑,我们是否应该再把“恐怖主义”的定义稍作修改,比如说明定义不包括“采用大杀伤力武器在光天化日下屠杀平民”?又或者干脆指明,所有“民主”国家所采取的军事行动,鉴于其“正义”的性质,即使造成大量不必要的人命伤亡,一概豁免列入“恐怖主义”的范畴?

布什主义的本体论立足点,是非常简单的“正邪二元对立”。在中东问题上,美国及以色列代表“正义”,伊拉克、伊朗、叙利亚等代表“邪恶”。有趣的是,如果不用包庇盟友,“维护美国利益”一向以来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足以作为发动侵略战争或颠覆他国政权的借口。可是为了袒护以色列,美国就不得不给自己和盟友贴上“民主”、“正义”等标签,再给反以色列的阿拉伯国家贴上“邪恶”或“恐怖主义”等标签。这样,即使自己或盟友所做的事比对方更烂、更下流、更残酷,自我感觉依然可以非常良好。

不过,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做法,多少带点自欺欺人的成份。美国长期偏袒以色列的政策,加上侵略阿富汗及伊拉克、驻军捍卫中东地区的腐败政权、以及与中俄等国合作对付伊斯兰分离分子等举措,都让阿拉伯世界人民清楚认识“恶棍”的本来面目。尽管美国近年在中东地区设立多个电台及卫星电视,不停向阿拉伯世界宣扬“民主自由”的信息,可是大部分阿拉伯人对美国的印象不仅没有改善,反而一天不如一天。

单边主义 先发制人

布什政府采取独断独行的态度,坚信真理在自己一方,在反恐问题上坚持不谈判、不妥协的立场。三年前,美国以实际军事行动表明,不会循外交途径解决伊拉克问题。三年后的今天,美国同样不肯就中东问题与叙利亚或哈马斯领导的巴勒斯坦政府磋商,也拒绝在谈判卓上与伊朗讨论化解核危机的可行方案。布什政府认为,基于“正邪不两立”的原则,与恐怖主义国家谈判,就等同于向恶势力让步。这种“单边主义”思维,先验地否定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纠纷的可能性。既然正邪之间没有和平谈判的空间,一切冲突最终就只有以武力解决。

自从单边主义成为美国官方立场的那一天起,美国总统便正式拥有向任何国家发动战争的无上权力。立国之初,美国国父们都明白让总统一人独揽大权的危险性,所以才煞费苦心地制定出一套足以制衡总统权力的机制,写进宪法里面。可是布什上台执政后,搬出所谓《国家安全策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2002),借九.一一事件取得凌驾于国会的战争实权。发动战争的决定,从此再也不用经过国会辩论或审议的程序。

布什在发生九.一一事件不久之后的一次全国演说中,表明有意发动“十字军东侵”,歼灭他视为死敌的恐怖主义邪恶势力。演说令舆论哗然,并引来广泛争议。(备受争议的原因包括:1. “十字军东侵”的比喻让人联想起中世纪黑暗时代;2. 中世纪出征的十字军大多都是无功而还;3. “十字军东侵”的比喻激化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矛盾对立;4. 许多国家,特别是中东地区相对亲美的伊斯兰教国家,对美国打算以宗教名义发动战争的言论,表示极度不满。)尽管布什在其后的公开讲话尽量回避使用类似的敏感字眼,但华府计划以武力铲除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既定政策,本质上没有任何改变。

所谓“先发制人”,就是先下手为强,对付一切有可能对美国构成潜在或实际威胁的国家、政权或组织。问题是,这种策略完全破坏了半个世纪以来国际社会达成以和平方法解决纠纷的共识。不仅如此,一旦布什政府锁定了攻击目标,不管其它国家如何努力斡旋,都不能阻止美国的军事行动。布什还声言:“在反恐问题的立场上,要么站在美国一方,要么站在恐怖份子一方。”这种近乎蛮不讲理的态度,迫使多个国家的领导人不得不违背本国人民的意愿,助纣为虐,派兵参与美国发动的侵略战争。

更惹人反感的是布什政府目空一切的行径。美国副总统切尼曾经扬言:“在国际关系上,最关键的是力量而不是法律;现今世界上力量最强的是美国,果断地运用力量去实现目标,是理所当然的。”对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案置若罔闻,不理中、俄、德、法等国的强烈反对,坚决要将侵略伊拉克的行动进行到底,就是布什政府单边主义思想的最具体表现。

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对全国发表演说时强调,俄罗斯有必要增强军备,加紧对“强权”作出防范。普京说:“我们都清楚这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狼同志’择人而噬,不会分青红皂白,也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劝告。”“强权”及“狼同志”是指谁,相信不用多作解释。西谚有云:“当你拥有的工具只有一柄铁锤,所有问题看起来都像钉子。”试问,当一个孔武有力而又不可理喻的恶棍,正挥动着铁锤,见到弱小可欺的人就喊打,旁人又怎能不提高警觉,作好防范的准备?

热衷于宣扬民主的开放社会研究所(Open Society Institute)创办人索罗斯(George Soros),当谈及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美国的国防及外交政策时,不禁叹息说:“我们从昨天的受害者,变成了今天的行凶者。”又说:“开放社会的理念,在于一种认识,就是没有人能够拥有绝对真理。强权不等同正确。无论我们有多强大,都有犯错的可能。”

政权更迭 国家重建

前苏联的解体,既象征冷战时代结束,也意味着意识形态对立局面的终结。自此美国成为真正独一无二的超级强国,在军事、经济以至科技等范畴上,无不独占鳌头。布什内阁中占主导地位的新保守派份子,认为美国正式称霸世界的时机已经成熟,建立以美国为首的“新世界秩序”指日可待。说到民主国家的典范,美国当然实至名归;说到推动民主的重任,美国可谓责无旁贷。于是,利用“民主”改造世界的宏图大计便应运而生。

布什在连任的就职演说中声称:“美国会歇尽所能支持世界各地的民主运动,最终目标是要结束所有专制政权的统治。”言下之意再也清楚不过。布什及其新保守派智囊改写世界秩序的意图昭然若揭,可是正如我在拙作《决定论、白板论与左派思维 - 兼论美国的“左毒”》中指出,这些所谓智囊的想法与左派思维如出一辙,完全是社会工程学(social engineering)那套纸上谈兵的理论。他们当日极力主张出兵伊拉克,以为“只要推翻萨达姆政权,就可以在这个中东国家建立美式民主,对种族、文化、以及传统上的差异,仿佛完全视若无睹。”

以错误的情报及凭空捏造的证据作为出兵的借口,强行侵占人家的国土,是不是民主国家应有的所为?以侵略者的身分,在属于人家的地方作威作福、指指点点,新的秩序是否就能够建立起来?不顾伊拉克人民的意愿,长期派驻重兵占据他们的产业,残杀企图保卫家园的平民百姓,是否就能够实现“国家重建”的目标?最荒谬的是布什政府还三番四次厚颜无耻地强调重建的进度如何令人鼓舞!借用老芦的一段说话,让大家判断“民主”给伊拉克带来什么好处:

“重建什么国家?现在伊拉克人民无人不恨美国,完全应了我在战争爆发前的预言,整个国家分为‘红带’与‘绿带’(Red Zone & Green Zone),绿区就是联军能控制的区域,也是外国新闻记者可以安全进入的狭窄地带(当真是被大墙围住的非常狭窄的地带),政府也只敢呆在其中,而红区则完全是联军无法控制的广大区域,那儿到底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若外国记者进去,立即就要被绑为人质,只好请当地记者报道,但现在连本国记者也不安全了。”

美国纳税人每年花费数千亿美元军费开支、支付数百亿美元的重建工程合约,结果给伊拉克人民带来多少实际得益?生活环境一天比一天恶劣、国家一步一步陷入内战边缘,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负?满以为超级强国可以凭实力改变世界的人,何时才会明白“破坏容易建设难”的道理?

布什主义的谬误之处,是将“民主”当作目的,再将“为求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逻辑奉为金科玉律。但从理性的角度分析,“民主”不过是一种手段,不可能是目的。民主本身并不包含一套治国理念,不过是选出贤者或能者作为政治领袖的一套方法。这种制度是好是坏,完全在乎是否能够给人们带来更理想的生活。任何国家或政权以帮助他国实现民主作为借口,发动侵略战争,破坏和平,造成生灵涂炭,就是与全世界人民为敌,站在全人类的对立面。

只要细心观察和思考,就会发现布什政府在推行民主方面的诚意让人怀疑。水蛮子网友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巴勒斯坦和黎巴嫩政府不也是民选出来的吗?为什么美国要厚此薄彼,纵容以色列对这些弱国国民施行集体惩罚?某种意义上,黎巴嫩和巴勒斯坦都是美国在中东地区建立的“民主试验田”。尽管这两个国家都引入了民主选举这玩意,可是事实告诉我们,只要以色列不高兴,美国是会全力支持盟友践踏蹂躏这些“次等民主弱国”,何况这些弱国政府内还有被美国视为眼中钉的真主党和哈马斯?

倘若美国是真心诚意向全世界每一个国家推广民主,为什么又要协助委内瑞拉的反对势力策动政变,企图推翻民选上台执政的查韦斯政府?为什么不在埃及、约旦、沙特阿拉伯及巴基斯坦积极推动民主?是否担心一旦这些国家实行民主选举,政权就不再向美国靠拢?请大家睁开眼睛看清楚,揭开了布什主义这件国皇的新衣,展现眼前的是不是赤裸裸的霸权?



作者:bystander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bystander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9896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