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民本就能不结党营私?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民本就能不结党营私?   
张三一言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2675

经验值: 56583


文章标题: 民本就能不结党营私? (425 reads)      时间: 2003-7-30 周三, 上午7:48

作者:张三一言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民本就能不结党营私?



张三一言



弃民主,行民本理由之十:政党民主是营私和党同伐异,不可取。



民本论者认为结党目的是营私和党同伐异,所谓监督不是结党的目的,而是副产品。所有党在选举分脏不匀时,就相互揭丑;平时则暗中分脏。选民被骗还以为当家作主呢!,所以他们主张保护言论自由,但自由言论只是作为取消政党的过渡的条件。



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好坏兼备的。当你只说其坏不提其好时,这个东西似乎一无是处;当你只说其好不提其坏时这个东西似乎完美无缺。不论你怎么个说法,但很多时候这些好坏兼备的事物不可缺的。政治和政党当属此类。有人说政治是肮脏的,但并不能因此而不要政治,虽则可以说“结党目的是营私和党同伐异”,但我就看不出现代政治生活中,不论是民主制度、过度性民主制度、假民主制度、想象中的民本制度有甚么可能没有政党而能运作。当然没有政党而政治权力也照样可以运作,所有禁绝政党活动的高度专制的政权就是如此。不过这总不能说是现代政治生活吧。又当然我们也不能否定有人会创建一种没有政党的现代政治制度,比如今天的民本论者认为的民本制度就如此。不过在它出世之前,我们只好当它是不存在了。



民本论者主张,自由言论只是作为取消政党的过渡的条件。



恕我少见多怪,我认为这是原创性的伟大理论发现。但愿原创者或者其它有志者能进一步把它系统化成为完整的理论。



为了让这个原创思想能化成为完整的理论,我提出一些问题让有志者思考。

在现代政治运作中,不论民本还是民主,都不可能由具体的一个个的人去发表意见而作出决定,在众多人中每一个人的意见都是总体意见作分母以一为分子的意见,这个意见在整体中是无足轻重的。



又假设没有政党而有像现在欧美民主国家一样的传媒和言论自由,我们可以想象:具体的一个个的民本中的民的意见和皇帝、官、传媒老板的意见,谁有影响力?



皇帝、官、传媒老板是有组织有权力者,根据权力自我膨胀的特性,有权的皇帝、官、传媒老板勾结成为集团专制的主人,或由皇帝包办传媒(即是今天现实中的包办民意)的可能性大于一切。



民本论者反驳说:组织就是有权力者,权力自我膨胀,勾结成为集团专制的主人,同样适用于政党,为甚么又不指责政党有此弊端?



我的回答是:政党的作用是把无权者、或者是利益相同者的具体的一个个的民众中的民组成一个有影响力的“民团”,以团之力去争取权益。它和皇帝等一样会作权力自我膨胀、也会企图互相勾结成为专制的主人。这是现实中存在的,例如苏加诺时代的印度尼西亚专业集团就是。现大陆政权也是这种政党勾结的变形。



现代化社会的政党不是不想这样做,而是做不到。



理由之一是,就整个社会来说利益是不能达到全体一致的,所以其代表不同利益与意识群体组成的政党是不可能达到利益一致,反而是相互抗衡的,所以无法形成专制统治形态。不像有权力皇帝、官、传媒老板那样,在权力诉求之下,为了一致对民就可以妥协和勾结而形成专制形态。民本论者在客观上为其独裁提供了条件:民间没有可与之抗衡的政党!其二是,现代化社会是一个言论与结社自由的社会,在自由言论与社会力量监督之下,某些政党要结成对其它人的专制力量是极因难的。这就是为甚么在专制制度社会下政党可以成为专制主体,在现代自由民主社会制度下政党不能成为压迫另外一些人的工具的理由。



民本中的民利与民意要不要表达与被代表?在没有政党的民本主义下由谁和怎么样去为民发言、为民争利?期待有高见。



言论自由首先与重要的是能自由表达。不能自由表达的言论自由到底是何物?说白了,就是民本制度下不可能有言论自由。



我说得极端一些,人生就是为了营私。“结党就是为了营私”,实为人生正道。“党同伐异”也很正常。问题是要规范 “伐异”,让他们“互伐互利”。也可以说有规范的结党营私、互伐互利的党同伐异就是现今民主制度的优点,这有甚么不好?不营私的人生有甚么意义?除了一些创教的圣贤,大概没有多少人是不营私的。比如说,民本强调的民利也是一种民之私,民意的本质也是民私之意。若要否定营私,看来也只是向权不多利不厚的民众“斗私”了。民戒私,可谁有能力与权力要求统治者减私?结果是只有大私恶私没有小私良私了。



上面说了那么多民本的不是,但并不是要否定民本的正面价值。民本本身的价值是正面的;民本观点应是民主理论的组成部分。我现在批评的不是民本本身,而是今天的民本论者用民本否定和反民主的观点和理论。



我一贯认为民主是各种制度中的一种,只是它相对地比其它制度少坏多好一些而已。所以我一贯主张民主应该也可以反对、批评。我在这里只是陈述今天的民本论者反民主的事实,并不是判断民本论者反民主是错误,不是指民本观点有甚么错。



一个人宁愿在皇帝的民本统治之下做奴才,也不愿在民治之下当有这样那样缺点、不完美,甚至是存在错误与罪恶的民主之下做个并不那么名副其实的“当家做主”的人。那是这个人的自由,是他的选择权利,我不会说他错。他的权利或对错与另一个人选择民主是等值的。



[411/2002/07/29]



(《皇主的民本和民治的民主》之七)





作者:张三一言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张三一言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59632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