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安龙联想之七】政府职责与新乌托邦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安龙联想之七】政府职责与新乌托邦   
波音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安龙联想之七】政府职责与新乌托邦 (863 reads)      时间: 2002-7-25 周四, 下午11:05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美国上市公司制度的缺陷产生对政府监督的强烈要求,同时需求学派和供给学派的争论还在进行,究竟政府是否应该在衰退时干预经济?如果干预应该从那些方面入手?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中的财富两极分化问题是否最终会导致社会的动荡,政府在分化过程中是否应发挥调整作用?而以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为目标,从公有制计划体制和国有信贷机构下走出的中国经济,政府干预又应最终停留在哪里?无论中国、美国,在新的世纪里,面对各自面前的不同问题,都不约而同地需要不断重新定位政府在经济中的职责。



笔者将所支持的对政府职责的定义称为新乌托邦,原因有二。首先,乌托邦是理想化的社会状态,是无法实现的虚幻世界的代名词,作者认为,实现政府职责定位的改变,通常既是选民意愿的表达,也是受各个利益集团影响,和权力斗争平衡的结果,在民主不健全的社会还通常是个人和小集团决策的结果,所以不会按照某个人理想化的蓝本实现改造;其次,乌托邦是基於道德原则出发的,以公平为目的构建社会秩序,这点与笔者的出发点相似,而并非以达到经济增长目标为目的。谓之为“新” 乌托邦,是为了有别于主张生产、消费全部公有,平均分配的旧乌托邦。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暴力革命实现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社会改造运动,在世界各个角落似乎都成为一项代价巨大的失败尝试。但是,我相信,以人道主义道德理想为基础,寻找更公平的游戏规则,同时保证社会成员基本福利水平的愿望是普遍存在的。



政府对经济干预的原则,是保证公开、公正、公平的竞争环境,保证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保证对契约的尊重和监督执行。以安龙案为首的公司丑闻和投资信心危机,并不符合现有制度所推崇的透明、公开的资本主义经济原则。至于理想的资本主义经济原则是否公平是另外以一个问题。危机发生后,全国上下普遍要求政府能够担负其监督和审查的责任,因为虽然政府从本质上有官僚主义、低效率和权力膨胀的倾向,但从非营利的本质出发,比营利性的会计审计服务公司、和有利益牵连的投资评审机构相比,具有更多公政性和权威性。



在严格执行现有游戏规则的情况下,信息资源分配的不平均仍决定了游戏者不可能有平等输赢的概率,虽然这种情况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全国、全球统一市场的建立,比几十年前已好得多。政府有责任尽量弥补这种不平衡。这是比加强市场监督对社会公平影响更深远的职责。



这项职责里最主要的方面是平等的教育机会。美国很早就建立了免费公立学校制度,而且基本实现地区间、各阶层间接受基本教育的平等机会。与欧洲较普遍的贵族私利学校制度比,这是保证“一代之内发达” 美国梦的重要因素。但是近年来,私立学校在美国富人阶层中的流行,以及共和党所主张的公立学校资格交换制度(voucher system),使受教育机会的差异在不同收入阶层间逐渐拉开。享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更是不平等的,高等教育费用的提高和私立大学所占比重增加,都使不同收入阶层的孩子未来发展的机会更加取决于现有经济水平。处于收入差距已经拉开,财产差距逐渐拉开的中国,应该以较成功的公共教育制度为模板,及早建立平等的、普遍的、基於能力评价的教育机会分配制度,如奖学金制度。这是决定未来社会和经济进入稳定秩序、竞争者间享有相对平等竞争起点的重要措施。



平等受教育和信息公开化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公平地遵循资本主义经济的运行规则,但是如前所述,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和信贷制度的完善,最终的方向是使财产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这不是游戏规则执行中的问题,而是游戏规则本身的遗憾。毫无疑问,财产所有的极度两极分化会最终威胁社会的稳定,这也许就是马克思所预言的“资本主义不可调和的矛盾。”

马克思对私有制和资本主义经济规则的认识是深刻的,但是对现代民主制度和政府对经济的管理方式的认识是有限的,既有所处时代的局限性,也有将经济参与者做绝对化阶级划分造成的局限性。现代信息技术使得多数人对政府行为实现随时的监督,平等的教育机会使大多数人有能力参与选举和政策的制订。现代民主制度使经济游戏中输家的意愿得以表达,通过立法和政策改变行为,以和平的方式补偿规则本身不平等和违法规则的作弊行为造成的损害。



这种政策性补偿方式有:累进式所得税税率、保护工会制度、失业救济、贫困救济、公共医疗保险和其他福利措施,所有这些都是中下层阶级通过政治参与与富人阶层达成的妥协。在现行政府政策中,不但有保护私有财产所有和现行经济规则的有利于富人基层的政策,也有其他社会阶层的利益存在。在美国,这表现为所有社会成员对宪法和基本法律原则的认可和尊重。即使认为现行政府或政策不能代表其利益,也相信在宪法的大原则下,可以加以改变或施加影响。



随着信息资源和技术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有能力按照民主原则参与政治,会有更多对竞争弱者的补偿措施得以实行,这是社会文明程度和追求人道主义原则的必然趋势。回到本文开始提到的需求学派和供给学派的争论、大政府职能和小政府职能的争论,从刺激经济增长的角度,两派的争论还将继续进行下去,但从文明社会普遍公认的道德理想出发,多数社会成员都毫无疑问地要求政府担起平衡社会各阶层利益、弥补经济规则不公平缺陷的责任。政府和政策执行中的低效率,只能成为改善运作的动力,而不是取消职能的借口。上两个世纪中代价惨痛的社会动荡、暴力流血、摧毁全部经济游戏规则而按照教条做大规模社会改造实验,正是在小政府职能,对经济完全不管的自由资本主义经济背景下产生的。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33714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