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樊弓对公平的理解有误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樊弓对公平的理解有误   
所跟贴 樊弓对公平的理解有误 -- Anonymous - (2548 Byte) 2002-2-16 周六, 下午1:35 (741 reads)
樊弓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樊弓究竟是不是秃子-回黄叶 (332 reads)      时间: 2002-2-17 周日, 上午6:03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樊弓究竟是不是秃子-回黄叶



樊弓

[email protected]



吾友黄叶,读了老樊的《裁判错误是比赛的一部分》之后,很有意见,

贴出雄文《樊弓对公平的理解有误》,把樊叫兽很揍了一通。鉴于

《裁判》一文引起众多反对意见,可见“程序公正”和“结果公正”

的问题专门需要专门撰文分析。这里先简单回应老黄。



1。程序公正是结果公正的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条件?



答案:都不是。老黄批樊文章第一句就有问题:“程序公正,是结果公

正的必要条件”。



比如说,贼人偷走了老黄家的珠宝,老黄察知,趁夜潜入贼家,盗回

首饰。这个结果公平不公平呢?当然公平,那金银本来就是黄家的,

物归原主,天经地义。



可惜这个公平的结果来自不公平的程序:盗窃。



可见公平程序不是结果公平的“必要条件”。黄氏定理不成立。



老黄说俺是“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本叫兽很纳闷,第一次是哪儿?

俺什么时候说过程序公正是什么东西的充分条件来着?



既然老樊认为,程序公正既不是结果公正的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

件,那么,为什么老樊还要坚持“公正是程序的公正,不是结果的公

正”呢?



原因之一,就是老黄最有意见的樊论:【“公正”本身就往往是无法界

定的概念】,这个“公正”指的就是“结果公正”。





2。樊弓究竟是不是秃子?



老黄认为:“公正和不公正,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有人们共同接受的判定

标准。不能用一部分难以判定的案例来否认公正的标准是实际存在的,

大多数时候是明确的。”



老黄举例说,“人们明确地有秃子和非秃子的概念,无法界定的概念如

何存在?”



这就是老黄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了。希望将来有一天,老樊能幸会老

黄,俺一定要问一句:“樊弓究竟是不是秃子?”,看老黄怎么答。



老黄说得对,我们平常交流的时候,可以很随便地说谁是秃子谁不是。

老黄要是称俺为樊秃子,并不全错,老黄要是不好意思,称俺为樊不秃,

也没错。这不是因为秃子可以明确定义,而是因为我们一般不在乎谁是

不是秃子。我们对秃子的鉴别,有相当高的“容错度”,这里的冤假错

案无需平反改正。



我们再引申一下,假定老黄自办“美男俱乐部”与美女共舞,声明秃子免

进。那么收不收老樊就成问题了。“一毛不拔”者自然容易排除,半秃

不秃者,就绝对不存在客观公正的标准。这就是老樊的【“公正”本身往

往无法界定】。



老黄说,“公正的标准…大多数时候是明确的”,这并不证伪老樊的不可

界定论。区别就在于“容错度”。如果你容忍错误并不与争议,那老黄你

就是对的。你要是一定坚持水落石出,那个“明确标准”就不存在。



所以,一个社会要想正常运转,就要在“结果公正”上“容错”。而把

着眼点放在“程序公正”上。这也就是为什么裁判错误是体育比赛的一部

分。我们固然应该在“程序公正”方面尽量避免裁判错误。同时必须认识

到人的局限,错了就错了。



老黄以为存在公正的客观标准,这是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流毒没有肃清的

表现。





3。错误是不是一定要改正?



老黄认为,“公正的程序并不必然导致公正的结果,所以必定有纠正机制。

当结果不公正时,必须有相应的程序对结果进行纠正。”



老黄的意思好象是,一切过去的“不公正”都要纠正。很可惜,这是做不

到的。比如说,当年东德美人鱼吃大力丸得游泳金牌,已经是定论,这次

人们加拿大人补受金牌,人们追问:是不是应该给当年的美国选手也补发?

奥委会回答是无法改变历史。



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我们没有这么充裕的社会资源去伸张一切正义。

这又是我们必须把眼光放在“程序公平”上。除非必要,人类必须学会容忍

公平程序下的“不公平”的结果。



尤其重要的是,即使要改正,一要 follow 公平程序,二要考虑社会成本。

这次补授金牌的决定,是由非滑冰专业的奥委会官员作出的,同时对法国

裁判的调查尚未正式开始,又没有规则可循,因此绝对违反程序公正,用

错误去“改正”错误。此例一开,将来肯定有的是机会为裁判打破头。



我认为“银变金”是错的,老黄认为是对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老黄大

可撰文赞扬奥委会拨乱反正,老樊亦可斥之错上加错。老黄的道理不需要

通过证明老樊“有错”和老樊“诡辩”来实现。



尤其是诬陷老樊“诡辩”,是大大地不够朋友。



老黄的标题不当。樊叫兽没错。



2002.2.16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1727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