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转贴思想贩文章:民主社会主义原理——我的政治信仰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转贴思想贩文章:民主社会主义原理——我的政治信仰   
符德赛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转贴思想贩文章:民主社会主义原理——我的政治信仰 (731 reads)      时间: 2002-2-11 周一, 下午11:58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民主社会主义原理

——我的政治信仰



·思想贩·



一、引子:信仰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



  环视眼前,无数的网友掏着自家的银子、冒着很大的风险,到网上论坛来一倾肺腑。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回望历史,无数的人们手持刀枪冲向血流成河战场,脚拖铁镣走向刀斧高悬刑场。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不排除他们之中可能有一些人只是为了某种极其狭隘甚至是卑鄙的个人私利,但我相信,他们中的多数人则是为了一个至少在他们自己看来是非常崇高的东西,那就是——信仰。



  统而观之,驱动人们的一切行为的动力无外乎有两种:一是利益,二是信仰。尽管有时这二者可能会彼此交融,难以明确分开,但就某一个人的某一种行为来说,其中必有的一种驱动力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



  人们一般认为,较之于由利益驱动的行为来说,由信仰驱动的行为似乎具有一种高尚性。而这大概是因为,由信仰驱动的行为可能会具有较多的利他的性质。



  但可惜的是,信仰的高尚性并不能保证信仰的正确性。如果某种信仰本身是错误的,那么它所导致的行为结果有时有可能会比完全由利益驱动的行为更具有危害性。而政治信仰则尤为甚之。因为由利益驱动的行为(如商人的牟利行为)无论如何还要受到客观规律的限制,而由信仰驱动的行为(如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则恐怕只受想象力的限制。



  由此可见,信仰——尤其是政治信仰——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从公的方面讲,正确的政治信仰可以成为一种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动力,而错误的政治信仰则可能成为导致许多人类灾难的祸因。从私的方面讲,正确的政治信仰可以赋予一个人的一生以充实的意义,提高其生命的价值;而错误的政治信仰则可以将一个人的一生推入罪恶的深渊,甚至是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由此可见,信仰之正谬,不可不查也!



  人进入成年,有了一些阅历,读了几本书后,便会产生某种信仰。吾亦不能例外。吾之信仰谓之“民主社会主义”。此信仰虽经多年思考和验证,本人已深信之,但仍恐有失万一,因此今天想用通俗的语言表述出来,以就教于各位网友。无论是批评还是建议,只要有助于鄙人进一步完善自己的信仰体系,鄙人都将感激不尽。



二、人类社会历史速写



  政治信仰在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人们对整个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看法,因此,在叙述自己的政治信仰之前,有必要对自己眼中的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长河做一个概括的速写。所谓速写,就是用最简单的线条把人类社会历史的轨迹做一个概括的勾画,而舍去其在各个阶段上的复杂的、不规则的、不纯粹的具体细节。它就好象是地图册中的一条河流线,虽然它省略掉了成千上万的实际的曲折,但我们却不能说它是没有用的;而且恰恰相反,正是由于它的高度的概括性,才使得人们的眼光得以从河流的各个具体的曲折的细微末节上转移到河流的总体走向上来。



  下面就是鄙人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长河的一个概括的速写:



  人是一种追求快乐的动物,他们到这个世界上来忙忙碌碌,无非是要追求快乐。而要能够获得较多的快乐,就必须能够支配较多的外部资源。但可惜外部资源的数量是有限的,因此人们除了要努力征服自然(与天奋斗)之外,还要与其他的同类进行争夺(与人奋斗)。有争夺就会有战争。有战争就会有胜败。于是失败者就成了胜利者的俘虏。最开始,胜利者只是把这些俘虏简单地杀掉,但后来铁链发明以后,胜利者发现,如果用铁链将俘虏们拴起来,把他们象牛马一样来使用,能够给胜利者们带来更多的福利,于是,他们便不再杀戮失败者,而是把他们象牲畜一样地饲养起来用于生产。于是就产生了“奴隶制”(或曰“人身不平等制度”、“人身等级制度”)。



  但奴隶们毕竟不是牛马,而是有头脑的人,因此他们并不甘心于自己的非人的地位,只要有可能他们便会奋起反抗。于是战争就象下雨刮风一样,总是经常地发生。统治者们也好象是生活在火山口上一样,很难有平静稳定的生活。而战争的结果常常也是两败俱伤,没有谁能从中得到好处。于是,久而久之,在奴隶们频繁反抗的压力下,统治者们便产生了让步的观念:给奴隶们一些人的权利,以削弱其反抗的动机,比起投资于镇压来,其总收益可能会更大。于是,奴隶制便演变为了“半奴隶制”,即:承认被统治者是与牛马不同的人,不能被主人毫无理由地随意虐待和屠杀;但同时又规定他们是与统治者身份不同的较下等的人。理由是:这是上天的安排。上天授予了统治者以管理尘世的权利。世界上的一草一木都是上天的财产,而统治者就是上天任命的大管家,因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贵族私有制),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有被统治者都是统治者的奴仆和佃户。这就是所谓“封建专制制度”(或曰“半奴隶制”)。



  但是,随着人们知识和认识能力的增长,有些不安分守己的奴仆开始散布一种异端邪说,称:“事实上,每一个人都是上帝的儿子,上帝授予了每个儿子以平等的生存权利,因此,人不应当有等级之分;并且,统治者独家垄断世界的生存资源也是不符合天意的,上帝的每个儿子都应当有占有一份生存资源的权利。”统治者们虽然竭力对这类“动乱分子”和“自由化言论”予以残酷镇压、无情打击,但似乎真是天意,最后还是让他们给闹翻了天。于是,人与人之间的人身不平等制度被废除。



  尽管人们都成了平等的人,都成了上帝的儿子,可大家作为一个社会群体,也总得有个管事的呀!不然,如果人们之间发生了纠纷,谁来主持一下公道?如果有外敌入侵,谁来组织力量去抵御?大家都要出门交往,谁来为大家修公路?……于是,人们便想出了一个办法:大家投票选出一个人来,同时大家共同出钱雇佣他,让他来管理这些“公共事务”。如果他干得不好,就解雇他,再另雇别人。这就是所谓“民主制度”。另外,既然骑在人们头上的皇室贵族已经不存在了,于是皇家的土地和财产也被切成一份一份地分给了每一个平等的自由人。这就是所谓的“平民私有制”。



  在封建专制制度刚解体的一段时期内,这种平民私有制还表现为一种“小生产者私有制”的形式。但这种“小生产者私有制”注定只能是一种十分短命的过渡性社会形态。这是因为:虽然每个人都成了地位平等的、自由的、拥有独立财产的人,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再以非经济性的政治特权来奴役和剥夺其他的人,但是,由于社会分工的存在,每个人又都需要得到别人的服务才能生存,于是就产生了平等人之间的自由交易,即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就有竞争,有竞争就是胜败。于是,有些能力较强的人生产和交换到了较多的财富,富了起来;而能力较差的人则成为了财富积累的落伍者,甚至完全失去了生产的手段——生产资料。继而,一些富起来的人开始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必要再起早贪黑地亲自参加劳动,花上一些钱雇别人来为他们种地和开机器不是更好吗?况且,随着财富积累量的不断增加,完全靠自己的劳动来操作这些生产资料,也越来越成为不可能的。而另一方面,社会上又存在着大批因在竞争中失败而完全丧失了生产资料的人们,他们除了自己的劳动之外,也实在再没有什么可出卖的。于是双方不谋而合,一语成交。于是就产生了所谓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于是,平民私有制的形式也就由人人占有少量生产资料的小生产者私有制,演变成了一种少数人占有大量生产资料而多数人没有生产资料(或只占有少量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



  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和发展,慢慢地又有这样一种疑问在某些被雇佣劳动者的头脑中产生出来:仅仅实现人身的平等,够吗?仅仅是人身平等这样一个条件,能保证使大多数人都获得幸福吗?如果说在每个人都拥有一定量财产的小生产者自由市场经济的初期,由于大家所处的起跑线基本相同,因此竞争还可以说是公平的话,那么在贫富已经高度分化,起跑线已经天差地别的当今,贫者与富者之间的竞争还能说是公平的吗?一个人躺在家里的沙发床上,红利、股息便会滚滚而来;而另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却要终日辛劳才能糊口,这可以叫做平等吗?一个人一生下来就拥有了亿万财产的继承权,而另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却生下来就注定是一个一无所有的无产者,这可以叫做平等吗?当然,通过“均贫富”的办法可以在短时期内消灭这种不平等,但是,只要生产资料私有制这一基本财产制度不变,那么按照市场竞争机制的自然规律,这种起跑线的差异早晚还会重新出现。于是,一个划时代的新思想诞生了,这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在生产资料公有制条件下,每个社会成员除了自己的劳动外,再没有任何其他的获取收入的手段。尽管每个社会成员在劳动能力方面的天赋会有差异,因而社会产品“按劳分配”的结果也不会是完全平均的,但是人在体力和智力方面的差异与人们在财产占有量方面可能存在的差异,毕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人们把这种生产资料公有加劳动力私有的制度称为“社会主义”。



  此外,还有一些人认为,劳动力私有制以及由此带来的收入差别也是不合理的,最合理的制度应当是把生产资料私有制和劳动力私有制统统取消,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制度。他们把这种制度称为“共产主义”。



  有些共产主义思想的先驱(如欧文等)曾经对共产主义制度做了实际的试验,但结果却令人遗憾——试验均以惨败而告终。人们发现,这种制度虽然最大限度地实现了收入分配的“平等”,但是它却严重摧毁了人类社会借以生存的最基本的生产源泉——劳动热情,因此,除非人人皆是大公无私的上帝,否则这种社会实在是无法生存。



  于是,人们“退而求其次”,又在许多国家中开始了对社会主义制度的试验。结果发现,效果要比前者好得多。只要没有强有力的外部竞争,它至少还是能够生存的。虽然能够生存,但是它却始终是生活在一种沉重的病痛之下,这一病症就叫做“低效率高腐败综合症”。那么这种病症的病因到底是什么呢?这一难题伤透了无数人脑袋。因为,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逻辑本身,无论如何推不出这一病症的原因。道理很简单嘛,在“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社会主义分配方式下,人们怎么会缺乏劳动的热情呢?在“人民是社会的主人”的条件下,作为仆人的政府官员怎么敢肆意侵犯主人的利益呢?可是,事实无情,不由你不信!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灯除去千年暗!在人类历史由20世纪跨入21世纪之际,这一百年顽症的病因终于被一个走运的笨蛋揭示了出来——此人的名字叫做“思想贩”(嘿嘿,不好意思啦)。欲知该科学发现的详细内容,且听俺的后文分解。



三、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三个阶段



  在揭开谜底之前,先让我们对上面的速写图作一个理论性的概括:



  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既是一部人类征服和奴役自然界的历史,又是一部人类反抗同类的奴役而追求平等的历史。



  人类所追求的平等有两个方面:一是人身权利的平等,二是财产权利的平等。



  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社会分配形式,表现为社会的两种基本制度:国家权力所有制和生产资料所有制。(用人们常用的术语来说,前者即所谓“政治”制度,后者即所谓“经济”制度。)



  国家权力私有制的本质是人身权利不平等社会;国家权力公有制的本质则是人身权利平等社会。(用人们常用的术语来说,前者即所谓“专制”制度,后者即所谓“民主”制度。)



  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本质是财产权利不平等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本质则是财产权利平等社会。



  据此,我们可以把人类社会发展的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大致划分为如下三个大的阶段(奴隶制社会之前的原始社会省略):



  (1)奴隶制社会(人身权利不平等加财产权利不平等社会)



  政治制度:国家权力私有制(专制制度)。

  经济制度:生产资料私有制(贵族私有制)。



  (注:我们通常所谓的“封建制社会”的本质是一种半奴隶制社会,因此它已经被包含在了上面的“奴隶制社会”中。)



  (2)资本主义社会(人身权利平等加财产权利不平等社会)



  政治制度:国家权力公有制(民主制度)。

  经济制度:生产资料私有制(平民私有制)。



  (3)社会主义社会(人身权利平等加财产权利平等社会)



  政治制度:国家权力公有制(民主制度)。

  经济制度:生产资料公有制。



  这里需要特别补充几句的是“贵族私有制”与“平民私有制”的区别:



  贵族私有制是一种建立在人身权利不平等基础上的财产制度,其最根本的特征是:财产权利与政治权利融为一体、不可分离。在这种制度下,财产的占有者之所以能够占有财产(生产资料),不是基于某种经济上的理由,而是基于他的特殊的政治地位和政治权利。如果这种特殊的政治地位和政治权利丧失了,那么他的财产权利也就随之丧失。而贵族私有制的这一根本特征又决定了它的如下三个特点:(1)由于拥有这种特殊政治地位和政治权利的人只是全体社会成员的一部分,所以在这种所有制条件下,占有生产资料的权利也只能属于一少部分社会成员。(2)由于所有者的经济权利是与其政治权利和权力融为一体的,因此,他们对劳动者的奴役和剥削具有很大程度的“超经济强制”性质,从而其剥削率也必然较高。(例如,对于领主规定的缴租比率,农奴们是很少有讨价还价的权利的。再如,在平民私有制条件下,工人们还有与资本家就工资水平讨价还价的权利,甚至还可以通过罢工等形式来与资本家对抗,但若是在“假公有制”条件下,你试试看行不行?)(3)由于所有者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关系是基于其政治特权,而与生产资料的使用效率无直接的联系,因此所有者追求效率的动机也相对较弱,从而不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



  平民私有制则是一种建立在人身权利平等基础上的财产制度,是一种与政治权利无关的纯粹的经济关系(因为在人身权利平等的条件下,也没有谁拥有特殊的政治权利)。因此,这也就决定了它的如下三个与贵族私有制相对应的特点:(1)由于拥有财产权利不再需要以特殊的政治身份为前提,因此,占有生产资料成为了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拥有的普遍性权利(当然,每个人能否占有和占有多少生产资料,还要受到市场竞争规律的影响)。(2)由于生产资料的占有者对劳动者不再拥有任何“超经济强制”权力,因此前者对后者的剥削程度也要更多地受到经济规律的限制,从而其剥削率也会相对较低。(3)由于每个人占有财产的多少不再取决于其政治特权,而是唯一地取决于他在市场上的经济竞争力,因此,生产的效率便成为了每个生产资料所有者的头等重要的追求目标,从而有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



  由此可见,贵族私有制是一种比平民私有制更落后更野蛮的私有制,无论是在平等方面还是在效率方面,前者都要远逊于后者,因此,从贵族私有制到平民私有制的演变,是一种人类社会的进步。



四、“思想贩第一定律”



  根据我们上面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的考察来看,社会主义社会应该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最高级、最完美的阶段。可是事实为什么却会让我们如此失望呢?



  其实,要想发现我们上面所说的“社会主义社会”的“低效率高腐败综合症”的病因,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简单得简直不值得称为“发现”。让我们把我们见到的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与我们上面对社会主义社会的两大基本特征(民主制+公有制)作一下对比,请看看它少了什么?



  你可能会回答:“少了民主制度。”



  50分,还不能算及格!



  正确答案:(1)缺少民主制度;(2)由于没有民主制度,因此那个所谓的“生产资料公有制”也必定是假的。



  为什么呢?要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必须首先来解释一下什么叫“所有权”。所谓“生产资料公有制”,无非就是说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属于全体人民。那么什么是“所有权”呢?所有权的最直接的含义就是“最终支配权”。为什么这里要有“最终”两个字呢?这是为了把它与“直接支配权”区别开来。最终支配权可以是直接支配权,但直接支配权却并不一定是最终支配权。我对我的汽车的所有权可以通过我对车的直接驾驶权表现出来,但也可以不表现为这种直接的形式,例如我也可以雇佣一个司机来给我开车。在这种情况下,车的直接驾驶权便掌握在了司机的手里,那么这辆车的所有权还能说是我的吗?答案是肯定的。为什么呢?因为,虽然对车的直接支配权掌握在司机手里,但是对司机的支配权却是掌握在我手里。因此那辆车除了被用来为我服务外,不可能被用于其他目的。如果司机胆敢拿车来为自己或他人谋利,我立刻便可以炒他的鱿鱼,另雇他人。因此,在这种间接支配关系下,我还是不是财产的所有者,关键就看我是不是拥有对财产代理人(司机)的支配权。如果哪一天我管不了我的司机了,他想干什么完全不再受我支配,那么我即使把“我是汽车的主人”这句话一天喊一千遍,哪车也实际上不再是我的了。



  我们知道,在公有制条件下,生产资料这辆车的所有权属于数以亿计的全体人民,因此它注定不可能由全体人民来直接驾驶(决策和管理),而必须要雇佣一个“司机”(政府)。所以,全体人民到底还是不是生产资料的主人,生产资料能不能真正被用来为人民的利益服务,关键就取决于人民是否能够拥有对其“司机”的支配权。如果人民丧失了对其“司机”的支配权,既无权决定“司机”的人选,也不能对“司机”进行监督、批评和惩罚,那么其结果则必然会是如我们所见到的那样:贪污腐败、化公为私、严重的低效率、惊人的浪费……。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公有制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司机所有制”,即官僚私有制——一种变相的贵族私有制。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如下一条定律性的结论:



  【思想贩第一定律】:没有民主制度,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或者说,建立在专制制度之上的所谓“生产资料公有制”,只能是一种假公有制——官僚私有制。



  将上述情况同我们在前面所提到的社会主义的定义对比一下,问题就很明白了:“专制制度+假公有制”怎么能被叫做“社会主义”呢?如果非要用“社会主义”这个词,那么它也必须要加上一个限定词,即“假社会主义”。



  那么,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假社会主义”社会呢?原因就是:人们在改造社会制度的过程中违背了社会发展的规律。什么规律?那就是:人身权利平等和财产权利平等的实现过程有一个严格的客观顺序,那就是——人类社会必须首先实现人身权利的平等,然后才能实现财产权利的平等。没有人身权利的平等,就不可能有财产权利的平等。没有民主制,就不可能有公有制(假的除外)。具体些说也就是:人类社会必须首先从奴隶制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然后才能再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到社会主义社会。迄今为止,人们的任何企图打破这一顺序或把两步并为一步走的尝试,都已被证明是不可能成功的。纵观一下我们所见到的各个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失败,没有哪一个不是在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尚未真正建立和完善起来之前,就匆匆进行社会主义试验的结果。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爱迪生发明个灯泡还要试验几百次呢,人类社会制度这么重要的一个东西,咋就不能试验?咋就必须一次成功?既然是试验,就可能失败,就不能保证一次成功。但关键的问题是,失败并不可怕(失败是成功之母),而可怕的是不承认失败,不改正错误,在错误的方向上一条道走到黑!



  那么,我们该如何纠正我们所犯的错误呢?欲知答案,且听下文分解。



五、“思想贩第二定律”



  上回书说到,民主制度是真社会主义制度得以建立的前提;而在专制制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所谓“公有制”,必定是假货。人类的第一次“社会制度越级提升试验”已经失败了。试验失败,没啥稀罕,但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一个困难问题是:如何从错误的道路上安全地撤下来,以便重新探索通往真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问题出在缺少民主制度上,那么把民主制度建立起来不就得了吗?”这当然没错,但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建立民主制度?更具体些说:民主制度能不能在假公有制即官僚私有制的基础上建立起来?



  我再重复一遍(!!!),我们当前所面临的一个最重要的课题是:民主制度究竟能不能在假公有制即官僚私有制的基础上建立起来?



  如果要能,那就太好了!那我们就可以以最小的成本、最轻微的震荡,实现从假社会主义到真社会主义的路线转换。而这也正是那些幼稚的“社会主义民主派”们的理想。



  可是,遗憾透顶!俺不得不告诉你们,根据俺的考察研究,俺发现,这……哎……这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俺所发现的第二条定律:



  【思想贩第二定律】:民主制度不可能在假公有制即官僚私有制的基础上建立起来。



  什么道理呢?道理再浅显不过:俗话说,“捧谁的碗,听谁的管。”在经济领域中,谁掌握着对生产资料的控制权,谁就是雇主,谁就掌握了分配饭碗的权力。谁掌握了分配饭碗的权力,谁就掌握了控制他人的权力(当然,前提是这种生产资料控制权必须是独家垄断的,如果存在着其他实力相近的竞争者,例如在竞争性的平民私有制条件下,则当另论)。在生产资料官有制的条件下,不是老百姓掌握着官僚们的饭碗,而是官僚们掌握着老百姓的饭碗。我叫你有饭吃,你就有饭吃;我叫你没饭吃,你就没饭吃。“什么?你跟我要民主?很好!请稍等。”等到第二天,民主没等来,自己的饭碗还被拿走了。这岂不是犯傻吗?第三天,“仆人”再问:“还有要民主的没有?……别不好意思,大鸣大放嘛!”不用说,这一回恐怕再不会有一个吭声的了。(当然,要是这时所有的人或大多数人都同时说:“我要”,那么“仆人”的处境就不妙了。但是,“散沙原理”告诉我们,这种事情一般是不会发生的。)



  由此可见,那种企图在不改变所有制关系的条件下,通过叫雇员去向雇主要民主的方法来实现民主的想法,是多么的不现实!它简直无异于叫羊去向狼要生存权。所以,“社会主义民主派”的理想俺不是不喜欢,但俺却不能站在他们一边,原因就是——那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幼稚的幻想。



六、“思想贩第三定律”



  那位可能会说啦:“照你的说法,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真公有制,而民主又不可能在假公有制的基础上产生,那我们岂不是死路一条了吗?”



  嘿嘿,此言差矣!请想一想,俺是说了“民主不可能在官僚私有制的基础上产生”,但是俺可并没有说“民主不能在平民私有制的基础上产生”呀!



  那位又说啦:“哈哈,我明白了,闹了半天你是在贩卖私有化呀!”



  嘿嘿,此言又差矣!其一,咱们连公有制都没有,哪儿来的“私有化”问题呀?你连老婆都没有,哪儿来的离婚问题呢?其二,就算把官僚私有制变为平民私有制的过程可以被称为“私有化”,可那“私有化”也不是俺贩卖的呀,而是俺想拦也拦不住的呀!这就是俺所发现的第三条定律:



  【思想贩第三定律】:建立在专制政治基础上的假公有制(官僚私有制),最终必然演变为平民私有制。



  什么道理?道理如下:



  官僚私有制虽然是官僚阶级奴役和剥削劳动者的一种有效形式,但他本身又存在着一些致命的缺陷,而这些缺陷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一种长久稳定生存的所有制形式。什么缺陷呢?



  缺陷之一:由财产权利与政治权力的不可分离性所导致的财产权利的不稳定性。



  我们知道,在官有制下,官僚们对生产资料的实际占有权利是借助于他们手中的政治权力而获得的,因此,二者一存皆存,一失皆失。而政治权力不仅不能象一般财产权那样可以合法地由自己的子女继承,而且它本身也是一种极不稳定的东西。官场之上一个不小心,在上司面前失了宠,权力就可能一夜丧失,而与之相伴随的财产权利也便会随之而丧失。即使官帽子能够提心吊胆地维持到退休,人走茶凉,权力最终还是要化为乌有。虽然说他们并非没有可能在退休之前利用职权把自己的子女拔到同等的权力宝座上去,可那毕竟不是一件合法的和有把握的事吧?所以说,在官僚私有制下,官僚们对生产资料的实际占有权是一种极不稳定的非永久性财产权利。



  缺陷之二:权力资本的低流通性。



  我们知道,“权力资本”的影响力是一种有范围的东西,它不能象货币资本那样具有无限制的流通性。例如,如果你手中持有的是货币,那么你想把它用在哪儿,就可以把它用在哪儿:是用它来买海南的别墅,还是用它来买东北的轿车,完全随你的便。不仅如此,而且还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光明正大地买,没有任何法律和道德障碍问题。可是如果你掌握的只是控制东北某家国有汽车制造厂的权力,你总没法用你所控制的企业来为你生产海南的别墅吧?当然,你可以通过与海南控制房地产的官僚进行灰色的权力交易来实现你的目的,但那终归要麻烦的多吧?而且一旦露了馅,也还会有法纪和道德方面的麻烦。另外,我可以以“工作需要”为借口,利用权力给自己买辆高级轿车,给自己安排一趟出国“考察”,但是我要以同样的理由给我儿子买高级轿车和安排出国“考察”,总说不过去吧?所以说,“权力资本”的流通性远不如货币资本高。



  那么,怎样才能克服官有制的这种缺陷呢?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趁着权力在手,尽快化“公”为私,尽快把“公有财产”转换成金钱装进自己的囊中,尽快把名义上公有的“权力资本”转换为实实在在私有的货币资本。同时,由于没有民主制度,广大劳动者没有监督和控制官僚阶级的权力,因而也没有办法阻止官僚们的这种化“公”为私的行为。于是,君不见:



  小鼠咬,硕鼠装,千疮百孔的公有仓。

  人民有恨无权力,干睁两眼泪汪汪。

  劳动果实权力享,朝朝辛苦为谁忙?

  国企你黄他破产,工人下岗去何方?

  乌纱玩够念声变,企业家桂冠闪金光。

  下岗工人请稍候,俺的私企就开张。

  我出钱来你出力,我吃饺子你喝汤。

  大家平等来交易,沿着那资本主义大道奔前方。



  总之,在假社会主义条件下,“私有化”不是你鼓吹的还是他贩卖的,而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而且,从历史发展进程的角度看,官僚私有制演变为平民私有制也并不是一件坏事(尽管其演变方式本身可能是野蛮的和不公平的),而是一种社会制度的进步。它不是使我们远离了社会主义,而恰恰相反,是使我们更加接近了社会主义。因为民主制度是进入真社会主义大厦的第一个台阶,而如果没有建立在人身权利平等基础上的平民私有制,我们就永远不可能踏上这个台阶。如果你连第一个台阶都上不去,那么无论你贩卖的是什么牌子的“社会主义”,它都注定只能是假货,都注定只能给人们带来比资本主义更多的苦难。



七、总结



  总之,俺的“民主社会主义理论”的基本观点可以被概括为以下几条:



  (1)人类一切社会行为所追求的目标可以被概括为两点:“效率”(人与自然的关系)和“平等”(人与人的关系)。而“平等”又包括两项内容:“人身权利的平等”和“财产权利的平等”。而正是这两个平等目标的实现程度,决定了不同社会制度的性质区别。人类社会制度的最完善形式,是同时实现了人身权利平等(民主制)和财产权利平等(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



  (2)人身权利的平等和财产权利的平等的关系是:后者的实现必须要以前者的实现为前提,但前者的实现却不必以后者的实现为前提。因此,人类社会演进的正常顺序是:首先实现人身权利的平等,然后才能在此基础上实现财产权利的平等。任何违背这一规律来改造社会制度的做法,都只会造成某种不能长久生存的病态社会。



  (3)假社会主义是一种由专制制度和官僚私有制构成的社会主义的冒牌货。而官僚私有制是一种比平民私有制更落后、更野蛮的私有制。因此,假社会主义是一种比资本主义更落后、更野蛮的社会制度。



  (4)没有民主的政治制度,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因此建立真正的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前提是建立民主的政治制度。(思想贩第一定律)



  (5)但是,民主的政治制度是不可能在官僚私有制的基础上产生的(思想贩第二定律),因此,当人类社会一旦已经走入了假社会主义的歧途,那么要想建立民主的政治制度就只能等待官僚私有制自身的演变。而官僚私有制是一种不能够长期稳定生存的病态的所有制形式,它必然会按照其自身的逻辑而逐渐演变为平民私有制(思想贩第三定律)。



  (6)但资本主义(民主制加平民私有制)并不是我们的理想,而只是我们走向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的一个台阶。当我们登上这个台阶后,我们下一步的任务就是通过民主的、科学的方式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和平的、渐进性的改造,直至最终建成完全按劳分配的公有制社会。



2001年1月11日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8129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