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浅谈接种疫苗的利与弊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浅谈接种疫苗的利与弊   
bystander
[博客]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708

经验值: 4311


文章标题: 浅谈接种疫苗的利与弊 (543 reads)      时间: 2021-8-09 周一, 上午11:07

作者:bystander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浅谈接种疫苗的利与弊


对于阿联酋、土耳其、智利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在大规模接种中国制疫苗后,疫情不降反升,大家都不会感到特别意外。但是近日美国疾控中心CDC发表的研究数据,却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有报导称,马萨诸塞州新增的469宗COVID-19确诊感染个案中,74%属完全接种者(fully vaccinated,已接种二剂疫苗者)。与此同时,研究又发现已接种疫苗的受感染者身上检测到的病毒载量(viral loads),与未接种者几乎没有分别。

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就是随着这一波Delta变种毒株大军掩至,在美国普遍采用的几种疫苗(Pfizer; Moderna; Johnson & Johnson等),都未能发挥预期中的效用。这也就是美国卫生当局呼吁人们要再次在室内戴上口罩的原因。疫苗接种率较高的国家如以色列、英国、冰岛及直布罗陀等,都出现类似情况,令不少人对疫苗的防疫作用大失所望。

尽管疫苗的防疫效用似有还无,却未能阻止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希腊及澳洲等多个西方国家的执政者使用高压手段,强制要求市民接种。"疫苗护照"、"补打第三针"、"医护人员全体接种"、"公职人员全体接种"、"学龄儿童全体接种"等林林总总的非常措施,都一一被放到议事日程上。

较少人注意到的是,任何与强制接种疫苗相关的政策或措施,都涉及侵犯至少三项基本人权:"拒绝接受治疗的权利"(right to refuse treatment);"对身体的自主权"(right to bodily autonomy)以及"知情同意权"(right to informed consent)。可是今天世界政治气候已经发生变化,在人权法治严重倒退、公民自由随时会遭践踏的氛围下,许多人都会骤然发现,这疫苗究竟打还是不打,已不再属于个人拥有决定权的范畴。

对接种疫苗持怀态度的人,心里都会有一个疑惑,就是一旦由于工作或其他原因被强制要求打疫苗的话,有些什么要特别注意?对于这个广受关注的话题,相信以下这段视频会有一定参考价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Mx6tpv6dDM

台湾的情况比较复杂,先让我来解释一下。

1. 视频中的访谈是在7月13日进行,当时台湾接种疫苗后的死亡个案总数约为330宗。不过截至8月6日止,疑似接种后累计死亡人数已增至578人,严重不良事件也高达2012宗。

2. 根据官方数字,出现大流行以来的一年半里(截至8月6日止),台湾染疫死亡的个案总数为794宗。

3. 现时在台湾广泛使用的两大疫苗,分别是牛津/阿斯利康疫苗(AstraZeneca或AZ疫苗,一种腺病毒疫苗),以及莫德纳疫苗(Moderna,一种mRNA疫苗)。据说也有不少台湾人选择等待正在付运中的辉瑞BNT疫苗(Pfizer/BioNTech,另一种mRNA疫苗)。

4. 报导称,AZ疫苗接种后的严重不良事件包括:疑似肺栓塞、下肢深部静脉栓塞、血小板低下、败血症、心律不整、肺炎、泌尿道感染、恶性肿瘤、蜂窝性组织炎与皮疹、过敏反应(荨麻疹、红疹、紫斑、眼皮肿、气喘)、接种后常见之全身不适,意识改变、低血钠、头痛、呼吸困难及胸痛、视力模糊、突发性听力丧失、腹部不适与胸口麻木、手腕肿胀与手指无力酸痛、手臂瘀青与膝盖疼痛等。

5. 莫德纳疫苗接种后的不良事件则包括:疑似脑中风、血小板低下、心肌炎、肺炎、慢性阻塞性肺病并急性发作、臂神经炎、死产、史蒂文森氏.琼森症候群、带状疱疹、接触性皮肤炎及湿疹、过敏反应(双脚红疹并红肿痒),静脉血栓、高血糖、脸部及脚部麻、手指红肿等。

6. 有人会说,接种疫苗后死亡的个案中,死者许多都有其他"共生病患"(co-mobidities,当中又以长期病患为主),因此疫苗不一定是致死的主因。但同样道理,那些据称死于COVID-19的人,绝大多数都同样有其他共生病患,因此染疫死亡数字也有可能被严重高估。(相关立论可见拙作《再谈疫情的"虚"与"实"》。)

7. 据悉由于中共作梗,台湾未能及时取得足够疫苗供应,因而在分配上出现紧张情况,甚至一度曾完全依赖外国捐赠。去年4月,台湾政府扩大防疫援助外国计划,对多个欧盟成员国捐赠抗疫物资。近月台湾疫情有升温迹象,幸好获得美国和日本提供疫苗应急;不仅如此,欧洲的盟友立陶宛、捷克和斯洛伐克也来投桃报李,对台湾施以援手,让疫苗不敷应用的情况得以缓解。

8. 台湾虽然在外交上胜出漂亮一仗,但免不了也有一些难言之忍。台湾官方固然谨慎避免评论疫苗的副作用及后遗症,就连媒体在这方面的报导,也有点轻描淡写,毕竟疫苗供应一定程度上依赖外国施舍,也就不便对疫苗的质量、效用或安全等方面多加挑剔。尽管民间偶然会有质疑的声音,惟至今尚未形成旗帜鲜明的反对力量。大多数台湾人倒是比较关心如何可以及早接种,或选择打哪一款疫苗比较好。

9. 说句公道话,西方国家其实对疫苗的副作用及不良反应同样关注度不足,不少人甚至不知道有相关的通报机制(如美国CDC的VAERS数据库、英国MHRA的Yellow Card档案纪录或欧盟的EudraVigilance系统)。公开数据显示,自去年12月欧美各地开始广泛接种疫苗,至今接获的死亡个案总数已经超过三万宗(未通报的真实数字更可能比已知数字高出数倍甚至数十倍!)耐人寻味的是,医院及医疗当局一般不会对尸体进行解剖,更鲜有把死因列为与疫苗有关。官方是否有意为疫苗制造商掩饰卸责?这点不得而知。不过就我所了解,按照既有惯例,一般药物及医疗产品,如果在市面上应用后接获数十宗死亡个案,就立即会被全数下架回收,使用中疫苗也不会有例外。

台湾对接种疫苗后死亡个案的处理手法,相对于西方国家而言,已经算是比较实事求是。据知迄今已为百多宗相关个案进行尸检,当中大部分死因都被鉴定为其他疾病。若未能发现任何共生病患者,则会被鉴定为"死因不明",原因很可能是根本没有"接种疫苗死亡"这个类别。 

10. 疫情大流行期间台湾的防疫工作成绩卓著,世人有目共睹。但成功却反而给卫生当局带来压力,月前疫情开始升温之时,就忙着提升防疫警戒,第一时间在发生感染的小区实行封锁,并意图采用类似政治运动式宣传手法,务必要以"清零"、"降级"、"解封"等作为全民共同奋斗的目标。

总结去年的防疫、抗疫经验,多项研究都得出同样结论,就是强制清零或封区禁足等措施,既无助于防疫或抗疫,却反而会对经济、民生以及个人身心健康(特别是学童、独居长者及长期病患者等)造成负面影响。封禁措施也可能加剧营养不良、缺乏运动、肥胖、滥用药物、情绪病以及自杀等问题。要是有关当局一意孤行,意图以强制清零或封区禁足作为要挟,强迫人们非自愿地接种疫苗,则只会为任意践踏自由人权开创恶劣先例。

回说视频访谈中那位医师作出的忠告,值得特别注意的有以下几点:

1. 医师曰:"清零不见得要靠疫苗;疫苗不见得帮助清零"。从科学角度看,"清零"是不切实际的政治硬指标,源于对"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的曲解。现实上能否实现群体免疫,取决许多不可预计或量化的变数,疫苗也不过是实现目标的手段之一,但不一定是最有效和最安全的方法。

2. "一些不该打疫苗的人去了打疫苗"。根据医师的说法,患有高血压、血糖过高、过敏症或心脏病人士,以及因罹患癌症接受化疗者,都不适合接种疫苗。言下之意,就是要先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做好体检再考虑应否接种。这一点本来是一般常识,可是往往因卫生当局把着眼点放于提升总体接种率,只管夸夸其谈疫苗如何安全有效,却忽略个人体质上的差异,到头来好心做坏事,平白让公众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3. 血栓(blood clots)是不容忽视的严重风险。视频中医师声称他曾对大量D-dimer血液检测报告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当中约有15%的受检测者有血栓风险,不适宜接种疫苗。(D-dimer是一种纤维蛋白的代谢产物,会于发生静脉栓塞时分解,因而在血液中的浓度就会上升,表示血管已可能出现淤塞。若于抽血检测时D-dimer呈阳性,就代表可能会有血栓塞、脑中风或心肌梗塞等风险。)

4. 疫苗接种者体内会出现大量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s;又称"棘蛋白"、"棘突蛋白"或"S蛋白"),一般会被免疫系统认定为外来物质,因而触发免疫反应。当一定数量的刺突蛋白进入血液循环系统后,一些人的身体机能可能没法适应随之而来的"免疫战争"(免疫系统对外来物质作出攻击),出现免疫力不足或反应过猛等乱象。

视频表达的一个关键信息,就是只要多点关注个人健康状况,便可以安心接种疫苗。医师还建议台湾卫生当局参考一些西方国家的做法,先为预约接种者安排体检,确定没有明显风险后再施打疫苗,以策万全。

然而,台湾毕竟是个拥有新闻自由的地方,关于疫情的信息透明度要比中国大陆高得多,只要浏览网络上的疫情数据,就会发现一个令人忧虑的事实,就是过去数周每天接种疫苗后死亡的个案数字,几乎都高于当日染疫死亡的数字。(以8月6日为例,接种疫苗后死亡的新增个案有14宗,但染疫死亡的新增个案就只有3宗。)鉴于上述考虑,我认为视频中对接种疫苗的风险评估不够全面,有值得商榷之处以及进一步深入探讨的必要:

1. 众所周知,新冠病毒中的刺突蛋白,是通过人体细胞中的ACE2受体入侵致病。但人们有所不知的是,美国南加州索尔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tudies)发现,COVID-19其实不是呼吸道疾病,而是一种血管疾病。该项研究证实,SARS-Cov-2病毒中的刺突蛋白,就是导致病患者血管受损的罪魁祸首。更令人震惊的是,即使没有病毒,光是刺突蛋白本身,便足以对人体细胞及血管造成伤害,引发血栓、中风、心脏病及其他心血管病。

2. 目前在西方国家广泛应用的几种疫苗,要么利用腺病毒当作载体,让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进入人体,刺激免疫反应(AstraZeneca及Johnson & Johnson);要么通过mRNA技术,引导人体细胞自行制造刺突蛋白,再产生免疫反应(Pfizer/BioNTech及Moderna)。可是当初研发疫苗时的一个基本假设,即刺突蛋白是惰性和无害,已被证实为有误。研究发现,刺突蛋白不会停留在接种的部位,而是会进入血液循环系统,依附于不同的细胞及组织上,如肌肉组织、肺部、心脏、脑部、脾脏、肝脏、肾上腺和卵巢等等。与此同时,免疫系统也会对表面附有刺突蛋白的细胞发动攻击,引发"免疫战争",严重者更可导致自体免疫疾病(auto-immune disease)。

3. 视频访谈中师声称,接种疫苗后在血液中出现的刺突蛋白,可能会对血管及内脏造成不良影响,因此"高风险族"不适合接种疫苗。但这是否代表疫苗对一般人的健康就不会构成风险?不属于"高风险族"的人是否就能安枕无忧?根据医师所说,接种部位的刺突蛋白,可能会因触碰、揉捏、挤压等原因,进入血液循环系统,造成另一重风险。但问题是:这到底是特殊情况还是普遍现象?加拿大一位医生Dr. Charles Hoffe对数百名曾在他就职诊所接种过疫苗的人进行D-dimer血液检测,发现当中62%的接种者出现不同程度的微血管栓塞(microscopic blood clots)。Dr. Hoffe没料到的是,就在他公布发现并向医疗同业提出警示后,便立即被所属医疗机构及社交平台"灭声"。

4. 刺突蛋白进入血液循环系统后,不仅会导致血栓,也有可能对神经系统造成损害。一项研究发现,刺突蛋白会于接种疫苗后侵入神经系统及脑组织,甚至有可能穿过血脑屏障(blood-brain-barrier,其作用是将大脑和脊髓与进入人体的所有物质完全隔离),引发神经系统疾病。传统上使用的灭活疫苗一般不能通过血脑屏障,但针对SARS-Cov-2病毒研发的疫苗却存在这种风险。穿越血脑屏障不仅会触发影响神经系统中的慢性炎症及血栓,也有可能导致中风、贝尔氏麻痹症(Bell's palsy,即神经功能障碍引致的面部瘫痪)或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等疾病。

5. 当疫苗发挥效用,免疫系统便会作出反应,产生大量引发炎症的物质(如cytokines;即细胞因子或细胞激素),引导免疫细胞往受感染处,对表面附有外来物质(刺突蛋白)的细胞作出攻击,导致诸如发烧、疲劳、肌肉疼痛、关节疼痛、心率变化、呼吸急促、耳鸣、头晕等症状。少数严重者会出现过敏性休克(anaphylaxis)、免疫风暴(cytokine storm;又称"细胞因子风暴",即免疫系统产生过多细胞因子,可导致器官衰竭)或格林.巴利综合症(Guillain-Barré Syndrome,免疫系统对部分外周神经系统作出攻击)等自体免疫疾病。

6. 不同疫苗会有不同副作用。AZ疫苗曾被欧洲监管机构建议停用,原因就是静脉血栓风险较预期为高。至于莫德纳和辉瑞疫苗,较受瞩目的副作用是心肌炎(myocarditis)和心包炎(pericarditis),症状包括心肌细胞损坏、心脏收缩能力减弱、心律不整等。尽管不良反应个案以轻症居多,但有心脏科医生提出警告,称心肌炎会对患者心脏功能造永久性损害,严重者甚至会有性命之虞。另一个关注点是,这些副作用多半是出现在年轻人身上。鉴于30岁以下的人染疫死亡率极低,而且英国最新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以16-17岁这个年龄组别为例,即使从未接种疫苗,自身对COVID-19有免疫力者,也有接近60%之多。以风险与效益之间的权衡作为考虑,强制年轻人接种疫苗,明显弊多于利。

7. 还有一个较少人注意到的风险,就是辉瑞和莫德纳这两种疫苗中所含的message RNA成分异常脆弱,必需在任何时候保持于摄氏零下60-70度冷藏,因此mRNA有可能会在制作、包装、运送及储存过程中损坏或变质,因而令疫苗失去效用。暂时没法估算在施打前就已经变质或失效的疫苗所占比率有多高,也没有人知道接种失效疫苗是否会对健康构成危险或损害。

评估疫苗风险的困难之处,在于没有足够的公开数据可作参考;但更值得关注的是,在许多疑问尚未有定论之前,官方的宣传机器已经开动,掩盖一切与主流不同调的声音,令理性讨论变得不可能。

对主流观点或官方立场持怀疑态度的人,经常会被抨击为反科学、愚昧无知或非理性的阴谋论者。更糟糕的是,在今天取消文化大行其道的氛围下,那些对疫苗提出质疑的人,几乎无一例外地受到主流媒体及社交平台封杀。最近的一个事例,就是德国海德堡大学病理研究所所长希尔马赫(Peter Schirmacher)对接种疫苗后两周内死亡的40多人进行尸检后,确定当中30%至40%是死于疫苗,不料这个极其震撼的报告才刚发表,默克尔政府便立即采取行动,动员亲官方的专家学者们出来扑火,试图将希尔马赫的发现给边缘化,以免影响公众对疫苗的信心。

以政治干预或高压手段禁制言论,既窒碍对客观知识的探求,也无助于应对当务之急。本着真理越辩越明的信念,我认为有必要深入论证为何"对疫苗提出质疑就是反科学"这种论调,本身就是个没有科学根据的伪命题,并希望以此作为本文的总结。

在冠状病毒的族谱里,可以感染人类致病者,已知的有七名成员。除了SARS-Cov-2病毒之外,还有2003年流行的SARS非典病毒和2013年发现的中东呼吸道综合症MERS病毒(两者均已绝迹);另外四种分别为OC43, 229E, NL63以及HKU1,都被界定为季节性风土病病毒,当中至少有三种可能已经在人群中传播了数百年;其中两种是导致约15%人类呼吸道感染的病原体。不过最关键的是,迄今人类尚未研发出可以有效预防任何一种冠状病毒感染的疫苗。

对于相对稳定的病毒(如麻疹、天花),疫苗可以充分发挥防疫效用;但对于异变能力较强的病毒,像流感病毒(如最常见的rhinovirus)或冠状病毒(coronavirus),不管科学家们如何努力研发疫苗,效用也极其有限。那些满以为刚发现新病毒短短数月,就能一蹴而就、药到病除的人,不是对疫苗研发全无概念,就是对科学一窍不通。

一般疫苗的研发过程,从动物实验到人体测试,从搜集临床数据到确定符合安全标准,再于医学期刊发表报告以及通过监管机构审批,往往需要五年或更长时间,才能正式投产及广泛使用。然而,自去年疫情爆发以来,各大制药商在研发疫苗时,都采取"赶鸭子上架"的敷衍态度,急于搬出尚在试验阶段、安全及效用成疑的技术,只求赶紧抢占市场份额,对质量检定不屑一顾(如测试人数严重不足、第三期临床观察从两年缩减至两个月、故意绕过既有监管程序,以及隐瞒不良反应等)。美国FDA等监管机构也草草了事,急就章批出"紧急用户许可证"(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或EUA),之后便摆出一副玩忽职守的庸碌姿态,对接收到的疫苗不良反应报告置之不理,不作任何跟进,任由不计其数的接种者充当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生物实验的"白老鼠"。

根据以色列卫生部7月22日发表的报告,辉瑞疫苗对新冠病毒的有效率已从95%下降至39%,明显不足以阻挡Delta变异毒株在以色列肆虐。报告又称,在今年1月接种疫苗的人群里,疫苗有效率仅为16%;在2月接种疫苗的人群里,有效率仅为44%。辉瑞发言人对此作出的解释是,接种疫苗后体内产生的抗体确实会随着时间渐渐消失,因此未来新冠疫苗要像流感疫苗一样,必须年年施打,甚或每半年补打一次。

疫苗效用大打折扣,是制药商故意欺骗公众的"计划性报废"伎俩(planned obsolescence,意谓"designed to fail")吗?那些当初以为接种两剂后就可以终生免疫的人,会不会有被蒙骗的感觉?最讽刺的是,与以色列毗邻的巴勒斯坦国,不论卫生环境或生活素质,都跟以色列差上一大截,至于总体疫苗接种比率,就更绝对没法可与以色列相提并论,可就是偏偏没有像以色列般爆发新一波疫情!(详见以下链接)

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country/israel
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country/state-of-palestine

那些至今依然坚信疫苗有效的人,请问可否对此给出一个合理的"科学"解说?

今年5月Delta毒株在印度肆虐,西方主流媒体纷纷转播印度染疫者横尸街头的惨况。一些评论人除了表达同情外,还不忘提醒观众们要避免类似人道灾难发生的唯一办法,就是在Delta毒株入侵前赶紧接种疫苗。不过,其后的两个月里,印度的确诊染疫数字竟然垂直式急降了90%,其间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却一直低于7%。可是各大主流媒体的评论人已经无意本着对科学的热爱,继续跟进报导印度的情况,探问难以置信的奇迹何以会在那里发生?

从科学角度看,任何命题或假说都有被推翻的可能,唯有秉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是其是,非其非,知识才会有所增长。罔顾事实,把千疮百孔的歪理当作教条,强迫所有人接受,固然与科学求真的精神南辕北辙;那些向强权或既得利益靠拢,假借科学之名误导、欺骗公众的所谓专家、学者,就更明显违反人类最起码的道德操守。可惜现今世界的所谓"科学"早已变质、堕落,就连其他诸如自由、人权等文明价值,都正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

是否有必要接种疫苗,本应就是每个人在享有知情权下自愿作出的决定。可惜今天许多既有的原则及价值已经彻底崩坏,导致人们应有的基本权利被剥夺,在身不由己下参与了风险不明的生物实验。至今依然未曾作出决定人,若经过深思熟虑、权衡利弊后,认为自己不适合打疫苗的话,就应该尽可能捍卫自己的权利。反正要验证疫苗是否货真价实,总要有人愿意充当"对照组"(control group)吧?若然就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我们失去的岂止是自由和人权,就连藉以保住小命的那点基本常识,都将一并化为乌有!

哀哉!

作者:bystander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上一次由bystander于2021-8-10 周二, 上午12:27修改,总共修改了7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bystander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7102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