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吉钟贡:中共对新冠病毒的一切表演是中共十多年前对毒肝素恶行事件抵赖和甩锅的故技重演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吉钟贡:中共对新冠病毒的一切表演是中共十多年前对毒肝素恶行事件抵赖和甩锅的故技重演   
NABC60






加入时间: 2008/04/24
文章: 2868

经验值: 135202


文章标题: 吉钟贡:中共对新冠病毒的一切表演是中共十多年前对毒肝素恶行事件抵赖和甩锅的故技重演 (190 reads)      时间: 2021-2-25 周四, 上午12:15

作者:NABC60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吉钟贡:新冠病毒疫情中中共的故伎重演

(原标题为:中共对新冠病毒的一切表演是中共十多年前对毒肝素恶行事件抵赖和甩锅的故技重演)

新冠病毒的源头调查是全球190多个国家的共同要求,但大半年来中共的多方阻挠,直到最近才得以进行。从国际调查组公布的结果,正如人们早已预料的,没有任何确定的结果。美国政府没有参与这次调查,但立即声明将对这次调查获得的数据进行独立研究。

也正如人们早已预料到的,中共也会利用这个没有结论的调查结果,作为它的一次重大“胜利”,让它能够更“理直气壮”甩锅新冠病毒。调查结果一发表,它就急不可待地要求调查组来美国。

新冠病毒从中国武汉开始肆虐全球,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中共在最初的关键时期内,对疫情的隐瞒,欺骗,和对知情者的打压的结果,这已是铁证在在,无可抵赖的事实。在短短十多年中,冠状病毒二次首先在中国爆发并扩散全球,这不是一件偶然事件,这是中共几十年来倒行逆施,破坏自然环境的必然结果。

新冠疫情从2019年底在中国爆发以来,中共强力迫使新闻媒体噤声,并逮捕了至少10名报道疫情真相的记者,至今仍有7人被监禁或下落不明。习近平所极端害怕公之於众的,正是美国新,旧两届政府都对中国的新冠病毒紧追不舍的。

一年来中共对新冠病毒自作聪明的种种表演,让人们回忆起2003年发生在全球10几个国家的中国毒肝素危机中,中共也用尽了种种抵赖,栽赃,污蔑,甚至倒打一耙的伎俩。只是在美,欧科学家在短短三个月内,用先进的科学技术破解了毒肝素的全部秘密,中共才被迫承认了它的恶行。

中共如何把一个病人广泛使用的抗凝血药肝素变成一个杀死病人的毒药

肝素是一种天然抗凝血药,它可防止血液中血块的形成,但不能破坏已生成的血块。人类使用肝素作为预防外科手术中的血栓栓塞,心脏,肺部的血栓生成和洗肾中的抗凝血药物已有半个多世纪。由于其结构和组成的复杂,直到现在肝素的获得还采用从猪肠粘膜中提取。它是由多种六碳糖衍生物组成的粘多糖硫酸酯盐,分子量为3000—30000。其中硫酸基约占40%。肝素是目前人类已知的负电荷密度最高的生物分子。

由于肝素的钠盐为带负电荷的粘多糖大分子,它不易透过肠粘膜,故常用静脉注射。肝素钠注射液用于抗凝血药已有长久的历史。对于此药的生产和使用都已有成熟的工艺和标准,也有标准的检测方法保证其质量和安全性。这已是一个有安全保障的药物。

但从2007年底开始,至2008年2月,突然大量出现病人使用此药后严重的过敏反应和死亡。在短短几个月中,在美国造成几千名病人的严重药物反应,并造成81名病人死亡。在其它11个国家还造成68名病人死亡。中毒事故主要发生在美国和德国,也发生在加拿大,法国,意大利,荷兰,丹麦,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死者主要为心脏手术病人和洗肾病人。医生观察到的主要付反应有腹痛,腹泻,高烧,低血压及各种过敏症状。

这一突然出现的毒肝素危机,对广大的病人(仅在美国便有1200万洗肾病人)和他们的家庭造成严重冲击。这让全世界所有使用肝素的病人都突然处于恐怖之中,不知何时这种痛苦的药物过敏反应甚至死亡会降临在他们身上。

2008年1月9日,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收到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研究人员在多个洗肾中心,评估洗肾过程中出现小血块的报告。FDA结合当时突然出现的肝素药物的严重反应和死亡,联系到中国的毒奶粉和祸害美国,加拿大的毒饲料,估计肝素制剂有可能遭到毒品污染。

1月17日,FDA决定开始召回市面上的肝素制品。从肝素召回中很快就发现,引起严重药物反应和死亡事故的肝素,绝大部分都由美国Baxter公司售出。而Baxter公司的肝素制剂,均由中国常州的中美合资PSL公司提供的肝素活性物制造。

但这些造成严重医疗事故的肝素活性物,在制成药用产品前,都已经过标准方法的分析鉴定,并未发现除了少量通常都能测到的无毒污染物如蛋白质,核酸,脂肪等外有其它特殊的“污染”。由此,这种造成严重后果的污染物,它一定是一种与肝素十分相似,标准鉴测无法发现的东西。

2008年3月19日,美国FDA宣布,经过初步鉴定,来自中国的肝素活性物中的“污染物”为,多硫酸软骨素,其含量从百分之2,到最高达百分之50之多!

为了彻底解开这个“污染”的秘密,美国FDA的实验室,美国三个大学的实验室,和几个欧洲的研究单位中的几十位顶级科学家,投入了对这个神秘污染物的研究。

中共首先利用一家中美合资公司发动这场毒肝素危机,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计谋。其目的是为了掌握推卸责任的“话语权”,使他们能够“倒打一耙”地将责任完全推给与其合资的美方,并使中共自己逃脱上次毒蛋白粉事件中,在世界压力下被迫承认加入三聚氰胺的尴尬。

2008年4月17-18日,中国派7名专家参加美国等12国肝素问题国际讨论会。会后发表声明认为:“根据目前掌握的有关肝素钠不良事件报告数据及不良事件相关研究等信息,中方专家认为,在美国等国家发生的肝素钠不良事件的直接原因尚不能最终确定为多硫酸软骨素所致。发生不良反应的美国百特公司(即Baxter公司—本文作者)肝素钠注射液,其原料来自美国常州SPL公司(明明是一家中美合资的“常州SPL公司”,却被说成“美国常州SPL公司,以混淆视听)。法定代理人为美国人。日常生产管理由美国SPL公司派驻总经理全面负责。其肝素钠生产工艺和标准由美国SPL提供,符合美国药典和美国百特公司的合同要求”。

这就是造成几千名病人严重药物过敏反应和149名病人丧命的凶手“淡定”,“轻松”,“事不关己”,罔顾事实,和凶恶的倒打一耙的声明!

这份声明故意回避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即多硫酸软骨素,这个经化学加工的非天然产物,为什么会出现在由动物内脏提取的天然产物肝素中,而且最高含量竟可高达百分之五十?声明纠缠於“多硫酸软骨素与临床死亡及不良反应间的因果关系”。难道如果这个人为加入的毒素是一个不致病的东西,中共就有理由把它加入肝素中吗?

声明中强调,常州SPL公司其肝素钠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由美国SPL提供,符合美国药典和美国百特公司的合同要求。如果真是如此,难道美国的生产工艺,质量标准,美国药典,百特公司的合同要求中,都有加入多硫酸软骨素这一条吗?

由于中共的毒肝素在美国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美国提出视察中国肝素工厂的要求,但中共却无赖地提出,美国必须同时让中国视察美国的工厂。

中国驻美使馆二秘Ning Chen公开认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肝素或其中的杂质造成了问题。他无视其它国家的68名假肝素死难者,和德国已在使用中国毒肝素的洗肾病人血液中查出血块的事实,无理地认为,肝素引起的疾病只出现在美国,说明问题都是美国本身引起的。

为何中共的官员,驻美使馆人员,和“专家”们面对他们作恶的对象提出的合理要求,能够如此蛮横拒绝,并将它们作恶的严重后果无耻地推向受害者一方?这是因为他们对他们这个精心策划的恶毒计划有着“充分”的信心,据此他们可以“毫无风险”地制毒,贩毒,又能逃脱责任的追究。

中共虽然“机关算尽”,但他们还是遗漏了一点,西方世界对于揭露中共诡计恶行真相的决心。

经过三个月的研究,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Ram Sasisekharan 领导的,美国和欧洲的科学家们组成国际科研团队,首先於2008年4月23日,在《自然生物技术》发表由26名科学家署名的论文《多硫酸软骨素是造成肝素恶性临床症状的污染物》。

首先,他们利用高解析度核磁共振确认,造成恶性临床症状的毒肝素中,存在由beta-葡萄糖酸的1号碳原子与beta-氨基半乳糖3号碳原子链接的双糖重复结构单元。这正是硫酸软骨素分子中的重复结构单元。而这个重复结构单元,在不引起恶性临床症状的肝素中完全不出现在核磁共振谱中。他们还从出现恶性临床症状的肝素中,分离出符合上述重复结构单元的多糖,并与多硫酸软骨素标准样品比较,确认为同一物质。

这就铁证如山地证明了,中国毒肝素是制毒者在肝素中人为加入了多硫酸软骨素。

2008年6月5日,他们又在《新英格兰医学》发表了由23名科学家署名的论文《掺假肝素造成恶性症状和机体发烧过敏》。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论文首先有力地证明了,多硫酸软骨素和病人死亡的关系。研究者们发现,人为加入的这个毒素可引发两种发烧过程。其中一种发烧过程引起血栓和降低血球浓度造成危险的低血压,而另一个途径是产生各种过敏毒素。在随机实验中,所有加入多硫酸软骨素的肝素都引发以上的各种生理反应,而正常肝素都没有。

他们还发现猪和人对多硫酸软骨素出现相似的过敏反应,对猪静脉注射含多硫酸软骨素的肝素和多硫酸软骨素都出现低血压。

这两篇论文的发表,完全揭开了发生在中国的,震惊全球的毒肝素事件及其严重后果的真相。

这二篇论文不但完全揭露了中国毒肝素的真相,更揭露了中国制毒者的恶毒用心。这些制毒者们当然知道,由于软骨素的beta-多聚糖的立体结构,它的所有制品都只能口服,不能用于注射,因为人体血液中没有代谢它的酶,对人体血液系统它是一个毒素。由此他们又利用软骨素和肝素都是极为相似的多聚六碳糖,将它们混合在一起便很难明确鉴定软骨素的存在,更不可能进行分离。他们可以无风险地制毒,贩毒又能逃脱责任的追究。他们甚至丧心病狂地在肝素中加入一半的多硫酸软骨素。

但他们没有估计到西方国家的科学家们利用先进的科学武器在极短时间内便明确鉴定了这个人为加入的毒素,而且还分离出了这一毒素,并与这一毒素的标准样品进行化学结构和毒性的对照实验,铁证如山地证明了造成如此严重医学后果的正是被制毒者们人为加入肝素中的多硫酸软骨素。

2008年7月1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颜红瑛讲:“经过中美双方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共同调查发现,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药物,集中在美国的百特公司,其原料中含有的多硫酸软骨素可能是导致病人死亡的直接原因”。

这位代表中国政的新闻发言人,只字不提这个造成如此严重后果的中国肝素事件的真相。更没有交代,是谁策划和和生产了中国的毒肝素,他们的目的为何?

这位中国政府的发言人,再一次混淆视听,厚颜无耻讲,“中美双方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共同调查”。对于这个影响12个国家的毒肝素事件,从中国派出的科学家代表团,到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官员,除了想方设法掩盖事实的真相,就是倒打一耙企图嫁祸于人,哪有中国参加的共同调查。虽然在大量证据面前,中国被迫承认了多硫酸软骨素,这个被中国的制毒者加入肝素中的毒物,是造成病人死亡的直接原因,但还要玩弄文字游戏,加上“可能”两字。

按照这位中国新闻发言人所发布的这个“新闻”,被中共的“新柏林墙”完全与世界隔离的中国老百姓,所得的的全部信息是,“美国百特公司的肝素注射液,出现了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经过中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帮助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共同调查发现,其原料中含有的多硫酸软骨素可能是导致病人死亡的直接原因”。

如此无耻的谎言,竟出自代表中国的中共官员之口,这是中国14亿老百姓的真正的莫大悲哀!

2011年2月23日,美国众议院能源和贸易委员会召开听证会,研究2008年的毒肝素危机事件。该委员会提出,谁应为造成81名 美国人死亡的事件负责?该委员会要求FDA提供有关中国犯事者的文件,并要求中国提供更多的有关情况。

该委员会还指出,美国每年有1200万人需用肝素,并且百分之80的肝素来自中国,美国公众有权得到这起事件的真相。但这些合理的要求都因中国政府的无理阻挠而无法实現。

2012年2月,美国FDA宣布,另外14家中国公司也参与毒肝素生产。这14家公司已列入肝素“进口提防”的公司名单,让美国边界口岸截留它们的产品。加上原来已列入该名单中的8家中国公司,共有22家中国公司列入该名单中。

毒肝素危机与新冠病毒危机的对比

1.二次危机的爆发

毒肝素危机的爆发:

从2007年底开始,至2008年2月,美国,德国,加拿大,法国,意大利,荷兰,丹麦,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突然大量出现病人使用抗凝血药肝素后严重的过敏反应和死亡。在短短几个月中,在美国造成几千名病人的严重药物反应,并造成81名病人死亡。在其它国家还造成68名病人死亡。死者主要为心脏手术病人和洗肾病人。医生观察到的主要付反应有腹痛,腹泻,高烧,低血压及各种过敏症状。

新冠病毒的爆发:

11月17日,湖北省一名55岁的病人是目前已知的确诊的第一个新冠病毒病例,就此疫情便在中国武汉快速发展。到2019年12月31日确诊病人266例,隔天便快速增加到381例。此后,从1月5日到17日疫情在武汉已快速,全面大爆发。

2.二次危机涉及的各方对危机的应对

美国对毒肝素危机的应对:

2008年1月9日,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收到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研究人员在多个洗肾中心,评估洗肾过程中出现小血块的报告。FDA结合当时突然出现的肝素药物的严重反应和死亡,联系到中国的毒奶粉和祸害美国,加拿大的毒饲料,估计肝素制剂有可能遭到毒品污染。

1月17日,FDA决定开始召回市面上的肝素制品。从肝素召回中很快就发现,引起严重药物反应和死亡事故的肝素,绝大部分都由美国Baxter公司售出。而Baxter公司的肝素制剂,均由中国常州的中美合资PSL公司提供的肝素活性物制造。

但这些造成严重医疗事故的肝素活性物,在制成药用产品前,都已经过标准方法的分析鉴定,并未发现除了少量通常都能测到的无毒污染物如蛋白质,核酸,脂肪等外有其它特殊的“污染”。由此,这种造成严重后果的污染物,它一定是一种与肝素十分相似,标准鉴测无法发现的东西.

2008年3月19日,美国FDA宣布,经过初步鉴定,来自中国的肝素活性物中的“污染物”为,多硫酸软骨素,其含量从百分之2,到最高达百分之50之多!

为了彻底解开这个“污染”的秘密,美国FDA的实验室,美国三个大学的实验室,和几个欧洲的研究单位中的几十位顶级科学家,投入了对这个神秘污染物的研究。

经过三个月的研究,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Ram Sasisekharan 领导的,美国和欧洲的科学家们组成国际科研团队,首先於2008年4月23日,在《自然生物技术》发表由26名科学家署名的论文《多硫酸软骨素是造成肝素恶性临床症状的污染物》。

首先,他们利用高解析度核磁共振确认,造成恶性临床症状的毒肝素中,存在由beta-葡萄糖酸的1号碳原子与beta-氨基半乳糖3号碳原子链接的双糖重复结构单元。这正是硫酸软骨素分子中的重复结构单元。而这个重复结构单元,在不引起恶性临床症状的肝素中完全不出现在核磁共振谱中。他们还从出现恶性临床症状的肝素中,分离出符合上述重复结构单元的多糖,并与多硫酸软骨素标准样品比较,确认为同一物质。这就铁证如山地证明了,中国毒肝素是制毒者在肝素中人为加入了多硫酸软骨素。

2008年6月5日,他们又在《新英格兰医学》发表了由23名科学家署名的论文《掺假肝素造成恶性症状和机体发烧过敏》。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论文首先有力地证明了,多硫酸软骨素和病人死亡的关系。研究者们发现,人为加入的这个毒素可引发两种发烧过程。其中一种发烧过程引起血栓和降低血球浓度造成危险的低血压,而另一个途径是产生各种过敏毒素。在随机实验中,所有加入多硫酸软骨素的肝素都引发以上的各种生理反应,而正常肝素都没有。

他们还发现猪和人对多硫酸软骨素出现相似的过敏反应,对猪静脉注射含多硫酸软骨素的肝素和多硫酸软骨素都出现低血压。

这两篇论文的发表,完全揭开了发生在中国的,震惊全球的毒肝素事件及其严重后果的真相。

中共对毒肝素危机的应对:

2008年4月17-18日,中国派7名专家参加美国等12国肝素问题国际讨论会。会后发表声明认为:“根据目前掌握的有关肝素钠不良事件报告数据及不良事件相关研究等信息,中方专家认为,在美国等国家发生的肝素钠不良事件的直接原因尚不能最终确定为多硫酸软骨素所致。发生不良反应的美国百特公司(即Baxter公司—本文作者)肝素钠注射液,其原料来自美国常州SPL公司(明明是一家中美合资的“常州SPL公司”,却被说成“美国常州SPL公司,以混淆视听)。法定代理人为美国人。日常生产管理由美国SPL公司派驻总经理全面负责。其肝素钠生产工艺和标准由美国SPL提供,符合美国药典和美国百特公司的合同要求”。

由于中共的毒肝素在美国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美国提出视察中国肝素工厂的要求,但中共却无赖地提出,美国必须同时让中国视察美国的工厂。

中国驻美使馆二秘Ning Chen公开认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肝素或其中的杂质造成了问题。他中国驻美使馆二秘Ning Chen公开认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肝素或其中的杂质造成了问题。他无视其它国家的68名假肝素死难者,和德国已在使用中国毒肝素的洗肾病人血液中查出血块的事实,无理地认为,肝素引起的疾病只出现在美国,说明问题都是美国本身引起的。

2008年7月1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颜红瑛讲:“经过中美双方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共同调查发现,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药物,集中在美国的百特公司,其原料中含有的多硫酸软骨素可能是导致病人死亡的直接原因”。

中共对新冠病毒危机的应对:

封锁隐瞒疫情,欺骗全世界

从1月5日到17日疫情在武汉已快速,全面大爆发,武汉已沦为人间地狱。而武汉市卫健委官方网站竟报告,截至1月12日24时,确诊病例41例,此后5天均报告无增加确诊病例。

中共在疫情开始的一个多月的疫情发展的最关键阶段,自始至终对外严密封锁被传染人数,死亡人数,诊断数据等病人数据,又严格拒绝世界卫生组织,和全球一切国家的有关专家进入武汉。这就使全世界对这场疫情一无所知,更无法了解病毒的传播速度,而掌握病毒的传播速度正是阻止疫情发展的关键。

压制打击“疫情吹哨人”

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医生,2019年12月31日在微信上与7位同事交流,认为武汉已出现SARS疫情,提醒同行们注意保护。2010年1月3日当地派出所认为他们“在网际网路上发布不实言论”,而遭受警示和训戒,并将他们搬上电视示众。这是中共为了掩盖疫情真相,而对了解真实情况的业务人员,作为“疫情吹哨人”而打击的典型事件。

压制报道新冠病毒

在2019年12月,武汉各医院采集了9名不明肺炎病例样本,送给微远基因,北京奥博,上海公卫中心,和华大基因等进行检测。到12月底和1月初检测结果陆续反馈医院。基因测试都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

中共夸耀它很早就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新冠病毒的基因。但实际上在中国的三个实验室先后得到基因后,中共一直严加控制。直到一家实验室於1月11日在病毒学家网站上公布后,中共才不得不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掩盖了二个星期。

中共拖延提供基因信息,影响了全球所有国家对病毒扩散的认知,也拖延了对检测方法,药物,和疫情发展而开展的研究进程。

从2020年1月初揭开病毒基因密码,直到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才能宣布全球紧急状态。在这被中共严密掩盖的30多天里,疫情扩张了200倍!

事后,一位基因测试公司人员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品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1月3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它相关信息,已有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指定的保藏机构保管,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这和湖北省卫健委的要求一模一样,其目的就是不让国内外了解疫情的病原体,无法及时对即将到来的疫情作出正确的预测和准备。

中共卫健委密令消除病毒样本

2020年1月3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出秘密通知,命令有新冠病毒的实验室立即销毁病毒样本,或者把这些样本送到指定的机构予以保存,并通知实验室没有政府的批准不得发表任何有关病毒的文章。这个命令还禁止石正丽实验室公布基因序列,不准其发出潜在危险的警示。

隐瞒疫情的人传人

当中国的调查武汉疫情的专家组在1月来到武汉时,有专家怀疑有人传人,要求湖北省卫健委如实上报。但这位卫健委的领导却当场反问,“你们是不是怀疑我瞒报啊?”

中国的研究人员在疫情初期即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武汉初期的传播动力学》,显示武汉大约每7.4天,病例数就会增加1倍,自2019年12月中旬开始,密切接触者间就已发生人际传染,包括李文亮医生和夏姓护士都是人传人感染。

从这篇论文可知,中国部分医疗和科研人员元旦期间就已经获知人传人证据,而中国控制下的世界卫生组织到1月14日才宣布“有限人传人”,中国1月21日才正式宣布人传人。中国就是这样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伙让全世界失去了宝贵的15天!”

2020年1月5日,中国著名病毒学家张永振领导的上海公共卫生中心,在完成病毒基因排序工作后,通知了国家卫健卫生健康委员会,并提出这种新病毒与SARS相似,可能会人传人。他还提出:病毒应该会通过呼吸道进行传染,我们建议在公共场所采取防范措施。

但由于中共的严密封锁真相,使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根据中国发出的信息,没有根据认为有明显的人传人特点,不建议出行者采取防范措施”的错误信息。

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市,华盛顿大学医院,病理学和免疫学博士何迈先生调查发现,去年底多家武汉医院已经有了新冠病毒人传人的明确证据。他的调查收集了2019年武汉出现的多个病例。

他举例说:武汉新华医院在12月27日和28日,接受了一家病人,这是父母和儿子。先是父母发病,然后他们把儿子也请来检查,他们的CT症状,CT表现都是一样的。这一家人之间的相互感染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传人的例子。2019年12月29日,武汉中心医院收治了一对母子新冠病人,也是家庭中人传人病例。

何迈博士还调查收集了多个医护人员感染的病例。其中,2020年1月1日,武汉中心医院接受了一位新冠传染病人,这位病人是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开诊所的医生,他是被他的病人感染的。

让60000中国“布毒大军”从武汉流向全球

在病毒最早时期,中国封锁了国内旅行,却允许航班离开中国让病毒感染世界。中国谴责我们对他们国家的旅行禁令,尽管他们自己取消了国内航班,并将公民锁在家中。

武汉在1月23日正式实施封城。封城的目的应该是阻止武汉的所有患者和可能的感染者离开疫情爆发地武汉,同时也阻止外面的人进入武汉而受感染。但十分奇怪的是,在武汉封城前,中国竟让6万武汉人去到世界各地。这是在这场疫情中一件十分耐人寻味,值得探讨的事!

英国南汉普顿大学的大数据研究团队,通过大数据分析,模拟描绘出武汉1月23日封城前,近6万人的运动轨迹。他们以电脑针对6万名武汉人的手机和航空数据进行分析,了解到在封城前离开的人士,如今已散布到中国以外的382个城市,这些人至少包含834名确诊患者。

台湾对新冠病毒危机的应对:

李文亮医生的有关SARS疫情的微信发表于2019年12月31日夜晚。2020年1月1日凌晨,海峡另一边的台湾疫管署成员在浏览微信时便发现了它的截图。截图中的SARS字样,引起了疫管署的高度警觉。微信讲到华南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还贴着检验报告和胸部电脑断层图。此图无日期,无医院公章,所以这个图可能是医生拿到报告后顺手拍的一张照片。

台湾疫管署官员当时就判断这是人传人的危险肺炎,并于当天下午召开记者会,通报大陆发生疫情,并马上对武汉直飞台湾的班机做登机检疫,拉开了台湾防控疫情的大幕。

从凌晨看到李文亮微信截图,到当天下午6时开始应对新冠疫情。这是全世界响应最快的,让台湾做好了大陆疫情扩散到台湾的准备。正因为有了充分的准备,对受到中共操控的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肆虐,千百万人患病死亡之时,台湾能控制病例在500以下,且80%为输入性病例,还能做到不停课,不封城的,举世公认的良好防疫效果。

为了核实大陆的情况,台湾疫管署在发现李文亮微信的当天上午,便向大陆发出了询问信,但大陆方面向台湾回复的还是武汉卫健委的隐瞒真实疫情通告。台湾方面当然没有听信。这是因为17年前SARS疫情中,由于中共对疫情的封锁,曾使台湾沦为仅次于大陆的严重疫区,台湾已经对中共没有任何的信任。

台湾在2020年1月1日中午,也向世卫组织发出了中国大陆疫情的报警信,而世卫组织竟然始终没有任何的回复。这个用世界各国的经费供养的国际卫生防疫组织,竟然可以对影响全球千百万人生命安全的重大流行病警讯,采取如此不闻不问的态度,这充分证明这个应为全球人类服务的国际机构 已沦为中共危害世界安全的帮凶。

台湾在新冠病毒疫情中能够“独枝一秀”地免於疫情的肆虐,是由于17年前的SARS疫情中曾是中共隐瞒疫情3个月的受害者,因而一见到“SARS“ 的台湾疫管署便立即警觉,并判断中共有再次隐瞒人传人的可能。

台湾的抗疫成功,反过来也证明,新冠疫情之所以能够肆虐全球,造成千万人染病,百万人死亡,均因为在疫情开始处于可以控制在武汉一地的最初20多天内,中共的一切反人类所作所为,使全球失去了这关键的20天所造成的结果。

3.对二次危机真相的追踪

美国对毒肝素危机真相的追踪:

2011年2月23日,美国众议院能源和贸易委员会召开听证会,研究2008年的毒肝素危机事件。该委员会提出,谁应为造成81名 美国人死亡的事件负责?该委员会要求FDA提供有关中国犯事者的文件,并要求中国提供更多的有关情况。

该委员会还指出,美国每年有1200万人需用肝素,并且百分之80的肝素来自中国,美国公众有权得到这起事件的真相。但这些合理的要求都因中国政府的无理阻挠而无法实現。

2012年2月,美国FDA宣布,另外14家中国公司也参与毒肝素生产。这14家公司已列入肝素“进口提防”的公司名单,让美国边界口岸截留它们的产品。加上原来已列入该名单中的8家中国公司,共有22家中国公司列入该名单中。

全体WHO成员国要求独立调查追踪新冠病毒源头:

2020年WHO成员国会议上,所有成员国一致要求派独立调查组到中国调查新冠病毒源头,但中共却长期拒绝让调查组入境,直到2021年1月WHO公开表示不满。正如人们的预料,调查组在中国一个月的调查并未对新冠病毒的源头取得实质性的结论。

调查组发言人宣布的唯一“肯定”的结果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新冠病毒源头无关,以后不再对它研究。

发言人还公开要求美国放弃掌握的情报。

在调查组1月9日公布调查结果后,中共立即认为调查组否定了中国是新冠状病毒源头,因而急不可待地再一次提出调查组去美国。

2021年2月12日,世卫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举行的例行吹风会上说,没有什么假设被排除在外。

他说: “在与调查小组的一些成员交谈后,我希望证实,所有的假设仍然是开放的,需要进一步的分析和研究。”

与他在之前的吹风会上所做的那样,谭德塞告诫说,这次调查不会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但他说,它增加了重要的信息,使人们更加了解病毒的起源。他并表示,这次使命使人们对新冠疫情的早期情况有了更好的了解,并确定了需要进一步分析和研究的领域。

他说,他预计调查小组的报告将在下周完成,而且在报告发表后,他会讨论调查的发现。

在谭德塞做出上述表示之际,《华尔街日报》星期五援引有关调查组人员的话说,中国当局拒绝向调查人员提供2019年12月中国武汉市爆发疫情初期发现的174个早期新冠病例的原始、个性化数据,这些数据可能会帮助他们确定新冠病毒 首次在中国开始传播的方式和时间,双方因为这些细节的缺乏而发生激烈的争论。

报道说,世卫组织的调查人员说,中国官员和科学家提供了他们自己有关这些病例的详尽摘要和数据分析,还提供了对武汉疫情确诊前几个月的医疗记录进行回顾搜索的汇总数据和分析,称他们没有发现病毒的证据。

但是《华尔街日报》说,世卫小组成员说,他们没被允许查看这些回顾性的研究的原始基础数据,这些数据可以让他们自行分析病毒在中国开始传播的时间和范围,而世卫成员国通常提供这类数据作为世卫组织调查的一部分。

世卫小组的澳大利亚微生物学家多米尼克·德怀尔(Dominic Dwyer)对《华尔街日报》说。“所以,你知道,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对这些数据的解读变得更加有限,尽管另一方可能认为它是相当好的。”

报道援引德怀尔的话说,中国当局拒绝提供最初的174个新冠病例以及2019年12月前几个月可能出现的肺炎等早期病例的原始和个性化数据,导致世卫小组与他们的中国同行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中国不愿提供数据加剧了许多外国政府和科学家的担忧,他们担心中国在搜寻疫情源头的过程中缺乏透明度。

美国国务院本周表示,希望看到世卫组织调查的相关数据。

白宫发言人莎琪(Jen Psaki)在星期二的发布会上说,拜登政府希望对调查结果及其基础数据进行独立审议。

除了中国和美国对调查结果发表了绝然相反的反应外,尚未见到其它国家的反应。

以上是世界进入21世纪以来,由中共直接策划或由中共的隐瞒,欺骗 和操控而造成的二次世界严重健康卫生危机。从中共对这二次危机的应对中,可清楚地见到中共的策略就是操控,掩盖,抵赖,倒打一耙,和甩锅。

在毒肝素危机中,即使美国,欧洲科学家完全破解了中共策划的这个阴谋,中共也万般无奈地承认了在肝素中加入了过硫酸软骨素的事实,但还是顽固拒绝美国的调查,至今仍拒绝交代,谁策划了这场危机,谁执行了这场危机,以及他们的目的。对于当今的这场新冠病毒危机,中共还处于继续掩盖,抵赖,甚至操控和甩锅的阶段。世人还需要耐心等待,但像毒肝素危机一样,西方科学家的持续研究一定会解开新冠病毒的一切秘密。

作者投稿

作者:NABC60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NABC60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12489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