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转帖]拨乱反正!非纳税人不得拥有投票权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转帖]拨乱反正!非纳税人不得拥有投票权   
还原历史






加入时间: 2005/12/19
文章: 156

经验值: 5830


文章标题: [转帖]拨乱反正!非纳税人不得拥有投票权 (201 reads)      时间: 2020-12-20 周日, 上午12:37

作者:还原历史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童大焕评论文章:这是2020年美国大选以来最重磅的一篇文章。2020年美国大选是一次人类文明的重新启蒙,这场世纪大启蒙,对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格局的影响,比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更为深远。

它的时代历史背景是:

【A】科技进步使人的生存变得格外容易,人类上万年农业时代的温饱堪忧基本上全面终结,人类不再为一口饭而一辈子疲于奔命,很多人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精力关心(离思考还很远)生存、饭碗之外的事情。

【B】科技进步的结果是城市化、大城市化,上万年“衣锦还乡、告老还乡”的农业农村时代被彻底终结,人们不再为衣食发愁,但却要为在工作所在城市的租房、买房担忧。人们短时间内向少数大城市高度聚集,不同城市和地段,房屋价值的落差越来越大,不仅成为财富差距的主要原因,而且成为新移民、特别是年轻人安居乐业的主要焦虑。


【C】科技进步——大城市化——人口集聚——分工精细,这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因果联系,分工精细的结果就是专业化+效率大幅度提高,越是单位时间贵、效率越高的,在分工中获得的收益在社会总财富中占比越大。
比如,快递小哥一个人月收入6千元,是农村农业收入的6倍,但他服务的对象,假定200人里可能有10%的人一小时平均价值500元以上,一天省2小时,这20人在需要快递服务的那一天里每人就可以多挣1000元,而另外90%的人,时间不那么值钱,收入未必增加。

这就必然导致劳动价值的极化,进而带来收入差距的拉大。

【D】科技进步带来的效率提高,比社会分工精细化带来的效率提高和财富极化更加气势磅礴,机器换人、人工智能彻底颠覆劳动价值论,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的“无用阶层”开始批量出现,由此带来的名义财富差距拉大,超过史上任何时代。

【E】名义财富差距的拉大(实际上,市场自发形成的一次分配财富差距,其中绝大多数都以企业形态为全社会共有,倒是由政府税收等二次分配形成的财富差距,大部分由深层政府的亲密集团形成分肥机制,多数用于私人挥霍和消费,很少用于生产和创造,因为分配集团不善于市场创造),闲暇时间的增多,无用阶层的形成,现实城市生活的压力,以及,大多数知识分子理解不了财富、经济增长和分配的逻辑,于是,全社会、全世界呈现出狂飙突进的左倾趋势,对人类文明的根基悄无声色地日渐侵蚀甚至釜底抽薪。

【F】大学、媒体、大城市,尤其成为左派的摇篮:大学里充斥看不清财富逻辑的知识分子,媒体从业者遍布充满理想主义的年轻人,大城市里到处游荡着焦虑而迷茫的年轻新移民。

image.png

【G】技术进步为建制性、系统性舞弊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旁门左道,以前的舞弊多是个案性的,现在的舞弊,一个小程序可敌万马千军,甚至不留痕迹!

有一个不知是段子还是事实,但我更愿意相信是事实:疫情使很多大学不得不上网课,某大学一学生因车祸去世,教授们很难过,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非常诡异:这位学生明明已去世,但教授们仍然源源不断地收到她发来的作业,而且成绩都很好。原来,网络代课已经成为一个产业!若不是这个偶然,教授和大学根本无法发现。

本次美国大选,堪称伟大的西德尼·鲍威尔律师,冒着生命危险进行公益诉讼,主攻多米尼(多猫腻、都没你、多米诺)投票系统网络作弊。日前她在媒体视频采访时说:全球精英玩弄全球“MZ选举”已经15~20年,他们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它已超越党派,驴象两党都有参与从中获益,《黑客帝国》发生在现实,这里九成的人犯罪,邪恶与阴险罄竹难书,这里腐败又深又广!

请注意,这里的15~20年几乎和全球互联网化同步!互联网的全球成熟,正是1998年前后。

技术进步日新月异,但人性千万年未变。善与恶、美与丑、卑鄙与高尚、正义与邪恶,都会同时嫁接到任何新的技术之花上。

贤者识其大,愚者识其小。自古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在上述大时代背景下观察和思考本次美国大选,基本上就处于盲人摸象状态。

【2】

正是全球左倾化的社会底色,给了AOC等毫无政治、经济和思想经验的年轻极左分子“四人帮”登上民主党议员这样一种全国性政治舞台的机会。如果美国社会一步步迎合MZ党的政纲,不断降低投票门槛,不断提高企业税收,甚至如加州2014年“47号法案”一样,盗窃甚至公开抢劫低于950美元只相当于“监狱一日游”,于是加州人创造了“免费购物”这个词,来形容这种荒唐事。

image.png

西雅图在自杀路上走得更远,据悉,该市议会正在讨论一个被称为“扶贫”的法案,如果一个人因为贫穷而闯入你的私人住宅,或者偷走你的东西,或者抢走你的东西,然后卖掉是为了支付基本生活费的话,可以免罪。

如果类似法案得以推行,人们的财产安全和生命安全感必将大为降低,在城市层面上,大城市中心必将沦为犯罪的天堂,美国历史上大城市中心贫民化、底特律化、南非约翰内斯堡化的历史必将重演。在国家层面上,南非化、委内瑞拉化也是必然结果。

【3】

野蛮和文明斗争,野蛮常常战胜文明,最大规模的是游牧文明战胜更先进的农业文明,那是因为武器装备的落差,主要是骑兵对步兵的降维打击。

左和右斗争,左常常战胜右,因为左派没有底线;

小人和君子斗争,小人常常战胜君子,因为小人抱团且没有底线;

善和恶斗争,善常常落荒而败,因为善讲规则,恶敢于突破一切道德和规则。

因此,“在保卫自由时极端不是恶,在寻求正义时中庸不是善”。

【4】

百年来人类最大的误会恐怕是民主,一些人把民主奉若神明,奉若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但民主若不以财产权为底线,那就是人类文明自由落体下坠的无尽黑暗与深渊。

人类历史上家族内部的长子继承制是个“道似无情却有情”的伟大设计,或者说是无数悲剧和血泪凝成的财产权、生命权保护的结晶。1947年印度废除了土地的长子继承制,导致土地碎片化,农场主承受风险的能力大幅度降低。50年后,一遇灾害性气候,农场主的自杀率大幅度提高。同期的雇农自杀率则没有区别。

推广到社会政治领域,财产权是民主权利的起点。没有达到一定财产或纳税门槛的,不应该拥有投票权。

image.png

海边的西塞罗《为什么说这次大选,敲响了美国衰败的丧钟》讲了罗马衰败的历史:

罗马帝国的衰败,起于一件事,公元212年,罗马皇帝卡拉卡拉颁布《安东尼努斯敕令》,宣布向所有境内民众普发公民权,力图用扩大公民基数的方式调整罗马的选民结构,制衡参议院……

卡拉卡拉没想到的是,他的这项改革将罗马推向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安东尼努斯敕令》颁布之后,整个罗马立刻进入了“混乱的三世纪”,罗马皇帝换得快如走马灯,帝国内战无休无止,更关键的是,后来再出无论多少“大帝”试图改革、励精图治,想“让罗马重新伟大”,都于事无补了。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政治游戏者们都知道,拉支持自己的新人入局,比改变局内老人的思想,容易的多。但这是种偷懒的做法。

民主在超越一定限度之后,其制度性的衰亡就是不可避免的。眼下的美国,正在越过这条线。

【5】

民主政治中只搞多数决而不坚持“财产决”,一定会与白左理论合流。

白左理论其实是用高尚的名义将抢劫合法化,先通过语言腐败,把肮脏的不劳而获的诉求包藏在高尚的语言里,再通过权力,将这种肮脏的诉求合法化制度化。

替天行道、有求必应、普渡众生、解放人类,等等,都是无限美好的大词。问题是谁来承担成本?羊毛出在谁身上?

白左们似乎认为财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他们又认为自己有先天的政治正确由他们来掌管真理、分配财富。最后的结果是伊朗、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化。知识分子起源于巫师,至今还在那里装神弄鬼,妄称上帝。

他们为了一枚鸡蛋,敢于杀掉整只母鸡。民粹联合权力,全面绞杀市场和资本,就是他们的必然归宿。

法国是“自由、平等、博爱”的白左发源地,也是深受白左祸害的国家,黑人和穆斯林正在快速占领法国。这种道德病毒,像新冠病毒一样,迅速传播到全世界。

【6】

辉格《宪法对抗》(2016-05-18),至少四年前的文字,字字惊心,点点滴滴都敲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琴键上。这才是真正的真知的宏大视野和远见:

image.png

1)纳税额与投票权的分离是近代政治堕落的基础动力之一,

2)没有堕落的更彻底是因为庞大中产阶级的存在,

3)福利制度在不断放大食税阶层,

4)离开其社会结构基础,三权分立并不能自我维持,最高法院的刹车皮并非永远指望得上,

5)州权避免让事情变得更坏,但效果也颇为有限,

6)未来政治对立将更多表现为州际差异,

7)所以问题之一是保守派是否能赢得足够多的州从而控制参议院,而这取决于人口分布,食税人口向大城市化聚集或许是好事。

【大焕后注: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 于2020年12月4日下午在乔治亚州萨凡纳(Savannah)举行的"捍卫大多数集会"发表演讲。他说,川普总统赢得了7400万选票。川普政府这四年赢得了60年来最大比例少数族裔选票,并在美国国会增加了十多个席位。总统大选竞争在全美各地法院仍在继续,他们将抗争直到每张合法选票得到计入,非法投票被清除。】

【大焕再注:至于说“食税人口向大城市化聚集或许是好事”,指的是按州分配的选票平衡了按人口比例分配的选票,一定程度上中和了民主的“多数决”。】

8)总有一天众议院也会拿参院开刀,就像当初下院对上院动手一样,

9)未来保守州会更强硬的抗拒联邦权力,

10)当这种抗拒达到禁止联邦官员入境执法的程度时,分裂便开始了

11)宗教是抵抗国家权力越来越深介入私人生活的另一把保护伞,宗教自由也是近年来能够帮助个人避免政府管制/干预的少数几条还在起效的宪法原则之一,但自由派正在不遗余力地摧毁这把保护伞,

12)好消息是,这一对抗将让更多基督教派站到自由一边,或许libertarians也不得不创个教派才能在法庭赢得对抗国家干预的豁免权,

13)从百年以上的长期看,保守派终将凭借生育率而取胜,问题是在此之前文明崩坏到何种程度,制度重建会有多艰难,

14)另一个好消息是,到目前为止文明世界还足够大,一处之崩坏会让其他几处觉醒,从人口/社会结构看,比如澳洲在被食税者彻底绑架之前觉醒的机会比较大

15)第三个好消息是,欧洲在不久之后便会经历一次大觉醒,至少其中一些国家会,最快可能会在下届选举中就会表现出来,

16)福利制度是食税阶层的创造,而最低工资和智能机器将是其放大器,后两项都正在大跃进之中,未来福利负担的膨胀将非常惊人,

17)随着州际差异扩大,财富创造者逃离福利州,福利州财政崩溃,福利负担大规模向联邦政府转移,联邦增税不可避免,此时州与联邦的对抗将迅速加剧,到时候假如保守派能够长期控制参院,自由派可能会推动一场分州运动,比如把加州分成两个,旧金山和洛杉矶各归一州,这样他们在参院就多出两席,无论如何,一场大型宪法对抗不可避免,分州之争也是一种可能方式。

@卫东屯的Porco:纳税额和投票权挂钩不会催生新独裁吗?

@whigzhou:从1295年模范国会直到1918年,选举权一直和纳税义务关联着,选出了几个独裁者?不负责任的选民才最喜欢独裁者,墨索里尼希特勒查韦斯无一不是在暴民无产者欢呼拥戴之下上台的。

【7】

袁腾飞主张“千万别给穷人选举权!”:他说《我和中国“民主派”不是一伙的》(百通云超大姐大2015-03-20),我也要说我和中国“民主派”不是一伙的。袁腾飞在文章中写道:

中国“民主派”大多没我了解历史,特别是英美民主史,都以为“天赋人权”是指“政治选举权”。都错了!不是指“民主选举权”,是指“人身自由权”。无论英国,还是美国,在漫长的历史发展阶段,都只给上等人民主,给下等人什么?自由!

【大焕注:当然,这里的自由仅指个人权利范围内自由,如迁徙自由、财产自由、信仰与言论自由等的消极自由,却没有也不应该有个人侵犯、或要求权力以高尚的名义集体侵犯他人自由的自由,后者正是积极自由主义的邪路与末路。】

image.png

英国、美国,都是发展在前、民主在后,经济发达之前没一个搞普选的,哪怕当年英国立了宪、美国建了国,在之后的200年左右都有基本的财产和纳税要求,只有尽了社会义务的上等纳税人才有民主权利,自身难保的穷人、文盲、家庭妇女、有色人种都无权选举。英国是1911年、美国是1964年,等到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壮大后才搞普选。

中国台湾、韩国、新加坡同样如此,二战后穷人居多时都不搞民主,只赋予穷人自由——自由谋生权和自由迁徙权,等到几十年后穷人变少、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普遍壮大,分别跻身成为亚洲四小龙后,才放手民主。

民主是种权利,尽了社会义务才有权利资格。

有人说有了选票穷人素质就会提高。无知透了!

委内瑞拉穷人有了选票,立刻选出查韦斯,沆瀣一气洗劫中产阶级,国民经济大幅倒退。

饱受一战之苦的德意志魏玛共和国穷人有了选票,立刻选出希特勒,携手血洗其它民族。

【8】

2014年1月,我曾写下《古今多少民主派不知民主是何物》,观点也是一样的。虽然对中国语境的判断过于乐观了些,整体判断成立。小标题如下:

1 拥有民主英雄的时代是不幸的

2 民主不是驯服权力的笼子而是权力本身

3 民主求公宪政护私

4 基于财产的民主和基于人数的民主

5 公有之下无宪政也无民主

6 非民主体制下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吗?

7 私有化的几个评价维度

8 从世界观照回到中国语境

9 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10 集权,分权?政左,经右?

11 民主,是各人做各人的主

深圳河南岸,以前也是有自由无民主。后来,港台民主在激进青年中泛滥,我写下《两岸三地在焦虑中迷失》描述港台现状,并于2014年6月19日做客暨南大学第204期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做了同题演讲,主要观点发在《同舟共进》2014年08期。

人们常说,无选票,不纳税。

但更为基础的应该是:无纳税本来就不该有选票!

财产权是人类社会一切权利和道德的基础。

image.png

私域部分自由最大化,各人做各人的主;公域部分权力最小化,对公域有一定贡献的才有公治权。

只有拥有一定财富数量或达到一定纳税额、纳税年限的企业和个人,才能参与城市和国家的公共治理。

这一条,应该成为民主的底线原则和铁律。

【9】

河北有个大W集团,创造性发明了“私有,公治,共享”的企业治理模式,是我迄今为止见到极高效、极能减少腐败和信息不对称、实现劳资共和的企业治理模式:

在分配制度上限定所有者、管理层和员工层分配差距倍数的背景下,由具有一定年限的员工和普通管理层一人一票MZ选举集团管理层(有选举权的员工年限随集团规模扩大而拉长,目的是保证“选举人团”限定在相对稳定的人数,就像各国议会普遍在500~700人之间。被选举人资格反而更宽松,普通管理层或一年以上员工即有被选举权,可谓深得MZ制度精髓),避免了所有层信息不对称、无能或腐败下的任命制,使企业在公共治理中变得高效而且实现全员共享。

创始人孙大W先生给这套治理模式取了一个在中国语境下不太讨巧的名字——“私企立X制”,导致一些人误解和忌惮,有的人认为其哗众取宠,有的则认为其对Z治另有所图。

一个非常精妙、值得推广的优秀企业治理模式,价值被严重低估。

作者:还原历史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还原历史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331471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