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流行病检讨报告:SARS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流行病检讨报告:SARS   
bystander
[博客]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663

经验值: 1581


文章标题: 流行病检讨报告:SARS (41 reads)      时间: 2020-2-05 周三, 上午10:14

作者:bystander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流行病检讨报告:SARS

2003年3月,香港沙田韦尔斯亲王医院发生严重医疗失误事故。该院的医护人员因疏忽而没有对高危的肺炎病患者实施适当的隔离措施,以及进行详细健康状况检查,以致非典型肺炎在院内集体爆发,继而向小区蔓延。接连出现多宗小区感染的消息,转瞬间在香港触发极度恐慌。世卫更实时发出警告,声称全球正面临SARS疫症大规模爆发的危机。让人怀疑的是,根据香港医学会及医院管理局提供的资料,2003年1月至4月小区感染肺炎的数字,事实上较2002年同期略低,而无法确定原因的肺炎个案(即广义的“非典型肺炎”)死亡率,则较2002年同期轻微高出约百分之五。

从这些统计数字看来,爆发严重疫症之说完全站不住脚。当时香港社会陷入近乎非理性的极度恐慌,主要有四个原因:(一)在未经严格反复测试和验证下,世卫毫无保留地接受香港大学实验室提交的报告结果,并向全球发表公布,指SARS疫症是由一种新品种的冠状病毒所致。(二)疫症爆发期间有三百多名医护人员怀疑受到感染。(三)一个私人屋村淘大花园传出三百多人怀疑集体感染SARS的消息。(四)许多来自内地无法确定真伪的传言,导致社会上充斥着大量夸张失实的报导和评论。

冠状病毒一向被认为与伤风感冒有关,但世卫的专家们在没有足够证据下,断言引致SARS的冠状病毒是新的品种。虽然香港和美国的实验室,都分别从个别患者身上隔离出冠状病毒,但是世卫急不及待发表公布,一口咬定冠状病毒就是SARS的元凶,未免过早下结论。其后在加拿大进行的一项大型研究测试发现,即使采用灵敏度最高的聚合酶链反应测试技术(polymerace chain reaction;一般简称PCR),在三千多宗SARS疑似个案的样本中,只有约百分之四十带有所谓“SARS病毒”。进行这项测试的研究人员又发现,对照组的被测试者中,约百分之十五带有SARS病毒,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病发迹象。

不过,世卫并未因应加拿大研究报告的结果,撤回SARS是由感染冠状病毒引起的说法,反而采取削足适履的办法,将任何无法证实由感染冠状病毒致病的个案,剔除出SARS的确诊病例以外。根据世卫后来发出较严格的指引,SARS的确诊病例,必需依照检验结果认定,即PCR检验结果呈现阳性,或者血清抗体检验呈现阳性,或从病患者身上取得的测试样本中分离出SARS病毒。然而,许多人都没察觉到,世卫作出的这项修正,已经足以令SARS的新增确诊个案大幅减少。

(严格来说,根据Koch’s postulates对病原体的定义,即使发现病患者身上带有病毒的基因或抗体,都不足以证明这种病毒一定就是致病的源头。接受ELISA之类的所谓抗体测试后呈阳性,只能证明过去曾经受到感染,免疫系统作出过反应而产生抗体,不能简单地等同于确诊患病。至于PCR,其实是一种“大海捞针”式的基因复制技术,可以应用于将潜藏在身体组织内的极微量的病毒基因无限量放大。然而,因发展PCR技术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科学家Kary Mullis却一再指出,病原学上使用PCR技术去尝试证明残存病毒基因与病症之间的因果关系,完全是对科学技术的滥用。)

2003年9月27日,香港医院管理局公布,根据世卫对SARS更严格的定义,修正SARS疫症爆发期间香港死亡人数,由原先公布的299人,大幅减少至159人。同年11月4日,台湾当局亦公布将当地SARS的个案总数,由665宗,调低至364宗;同时患病的死亡人数,亦由原先的180人,大幅下调至37人。这些数据显示,在SARS肆虐期间,误诊的个案比率,竟然高达百分之四十五以上!

SARS疫潮爆发期间,香港公立医院负责照顾SARS病患者的医护人员,总数约为五千八百人,受感染个案共三百八十多宗,即百分之七以下,情况不算特别严重。(扣除大量怀疑误诊个案,染病比率只会更低。)当时不少医护人员申请休假,令值班人手异常紧张;工作过劳和沉重的压力导致免疫系统减弱,相信是医护人员染病的主要原因之一。一名医生更去函英文《南华早报》,说医院管理局当时发出指引,要求医护人员定时抽取病人呼吸道的分泌物,以作检验,但院方却没有提供护眼罩,以致病毒很可能通过飞沬进入眼部,造成感染。

至于香港淘大花园发生怀疑集体感染事件,世卫调查小组参考了香港卫生当局提供的报告,得出大规模感染纯粹是“运气不好”的结论:“一名患有慢性肾衰竭的男子到淘大花园E栋拜访他的兄弟,将疫情带往那里。同栋其它住户稍后出现腹泻,带有大量病毒的排泄物送到污水道系统中,然后某些住户马桶防止臭气回送的水封系统干了,让带有病毒的水滴微粒进入,浴室中的抽风机又将这些微粒吸出,送到天井后,经由打开的窗户送往其它住户家中。此外,下水道破裂曾一度导致淘大花园停水,这让带着病毒的排泄物在管线中停留一段时间,有了大量复制的机会。”

撰写调查报告的人自己大概也不相信,世上竟会有如此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情。举例说,病毒必须借助其它生物的活细胞始能繁殖,在粪便中又怎样能够“大量复制”?所谓“超级传播者”之说,也很难让人信服(类似个案通常只会在医院里发生)。被指为疾病源头的男子,数天里先后两次到淘大花楼散播病毒,为何期间自己却没有病倒?报告也没有解释为何世界各地的SARS个案中,就只有淘大花园的病患者,出现严重腹泻的病征?为何卫生当局一开始便排除食物中毒或食水被细菌污染(如大肠杆菌)等较为合乎常理的可能性?在众多不明朗因素下,将三百多名病者送进没有足够隔离设施的SARS病房,是否有草菅人命之嫌?

在疫症高峰期,世界各地的媒体上,出现大量夸张失实、缺乏常识和不负责任的言论。对疫情一知半解的政客;企图掩饰过失的官员;习惯以煽情手法争取眼球的媒体;再加上世卫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等国际知名卫生组织,全力开动宣传机器,结果让全球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理性和常识都被抛诸脑后,药石乱投的情况尤为严重。以香港的医院为例,就曾经一度使用超出安全剂量的Ribavirin(试验证明这种药物对抑制SARS病情没明显效用,而且很可能引致严重贫血等后遗症),以及在尚未详细了解病况前,使用极可能导致肝脏和肾脏受损、肌肉萎缩以及骨枯(即血管坏死)的类固醇疗法。

根据世卫网页上的统计数字,累计全球确诊SARS个案为8089宗,死亡人数为774人。当中有多少个案是误诊?有多少人是因为医疗失误或误用药物至死?我们当然不得而知。但是,全球每年因流感至死的人数高达三十多万,因肺结核或疟疾等疫症死亡的人数更在百万以上,都是不争的事实。只因为小规模爆发SARS疫症而高喊“狼来了”,这玩笑是否开得太大了?

(原文写于2005年11月,这里略作修改。)

作者:bystander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bystander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137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