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一.序篇)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一.序篇)   
飞虎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65

经验值: 15810


文章标题: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一.序篇) (1140 reads)      时间: 2013-8-15 周四, 下午8:59

作者:飞虎队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一.序篇)


大概在三十年前我来到我现在生活的地方,那时我还只是一个无知小孩,却异常地多愁善感伤春迟暮,读二年级时怀念一年级,读三年级了又开始怀念二年级......某年春天,阳光明媚中,我闲荡在空无一人的校园林荫道中,突然想起晏几道的词句:“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不觉一股莫名的伤感袭来,仿佛人生已时日无多的悲哀。

现在想想非常可笑,在我还根本没有什么古旧可怀的年少时代,我却莫名其妙地矫情怀旧,到了今天我已经直觉到我的人生真的已经所剩不多了的末年,我却逐渐醒悟到其实过去根本就没有什么可值得怀旧的,我曾经非常迷恋我生活的地方,但最后我却发现这是我的坟墓。命运之神大大地捉弄人,曾经执着想要的东西,她最后会给你,但是以一种颠倒的方式。就在前不久我还躇踌满志地琢磨着我是不是要再把那些关于什么中国文化之类的陈年故纸翻出来再研究研究,再尝试培养一下对这些垃圾的爱好,但是我突然就发现我已经彻底失去了对这些东西的兴趣,我醒悟到我过去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我在网上厮混了十几年,沉迷了十几年,最后发现到头来都只是一场空幻迷梦,大到社会小到个人都变得越来越没有希望,我饱阅的只有人性中的奸险歹毒。这就是我自以为的为所谓的中国民主化运动默默斗争十几年的结局么?最后自己一个人在贫病中在无人知的角落里默默而终。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但我觉得似乎应该给过去做一个记录划上一个段落。过去无可怀,未来无可期,我有的只有眼前,我要尽我所见尽我所思尽力回忆而写,没准也可给历史留下一点参考资料吧。

大概在上世纪末的时候我开始接触到了电脑网络,一开始我关心的只有电脑游戏,我现在仍然感觉得到在那之初还没有浸淫到网络政治只有单纯的游戏世界时是非常单纯快乐的,但我今天想要重温一下这种感觉却已经奇怪地提不起一点劲头了。

谁也想不到,我的第一篇网络处女作竟然是跟政治毫无关系的,那时我经常光顾一个专门报道和讨论盗版游戏资讯的网站,为了表达我对那些神秘制作者的感激之情,我热情洋溢地长篇大论地引经据典地撰写了一篇专为某品牌盗版系列(盗版也是有品牌的,而且是非常专业和系统的)辩护的文章,甚至为保证文中引证准确还专门跑到书店去查资料^_^,今天看来也许很幼稚,但老实说我却觉得这是我做过的所有事情中少有的不那么傻逼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候我有一颗单纯的心,我怀着单纯的心做单纯的事,没有任何功利,于是也就没有任何愚妄,而且无害于任何人(因为那些正版绝大多数本来就未在中国发行),但我快乐了自己。

而且我完全是非常严肃认真地去做这件事情的,甚至就连后来我写那些“揭穿中国文化的弥世谎言”类型文时虽然也经常怀着深重的使命感,但仍不免有一丝恶作剧的心理在里面:你们这帮傻逼,我又来给你们添堵来了!^_^

有趣的是,我当时写那篇文章,竟然是先在稿纸上写出来,写了满满好几大张纸,修改之后,再在电脑上输入发表。也许是因为当时考虑到在网吧写的话不管在线还是不在线都是要按时间收费的,所以才先打了草稿。而且手稿我竟然这么多年来还一直保存着,但奇怪的是就在此时我想要再去把原稿找出来看看还有没有更多的细节可资回味,却莫名其妙地再也找不到了(所以我一直深信有命运之神这种神秘的力量,什么东西你想要它的时候你会发现就是找不到或得不到,当你不需要它了的时候,它却出现了)

说到盗版游戏,有一个可笑的小插曲,当时的某个暑假或是寒假,我在中关村买了很多盗版游戏盘(现在想想确实傻逼得紧,买这些垃圾用得着专门跑到中关村去买么?),用一个大纸盒子装着,准备带回家去,在西客站过安检时,一个警察叫停了我,把我叫到一边去,勒令我打开行李包,取出那个装游戏盘的纸盒子,用严厉的口吻对我说:你这是盗版知不知道?

我当时对这些安检什么的完全没有概念,我以为除非我的包裹里有个炸弹什么的它才会响警报呢,直到站到监控屏幕后面我才看到原来在X光机后面可以把你包裹里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一刻,也不知道是我新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情急之下豁出去了,我竟然不知死活地顶撞了对方一句:我一学生,我能买得起正版吗?

我当时真的是用很嚣张的口气和姿态对对方这么说的。

不怕大家笑话,我得承认:一直到今天,我都还是一个愣头愣脑的莽撞汉,更何况当时。

没想到的是,这家伙瞪了我一眼,似乎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我,居然就这样什么也没说就把东西还给了我,让我走了。

北京的警察哦,众所周知这帮混蛋跟土匪强盗也没什么区别,但他们就这样让我走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到中关村去买盗版了,我开始上这些盗版游戏网站,我惊讶地发现完全可以从网上直接邮购到这些盗版游戏(当然,现在网速快了可以直接下载),于是我就在假期里让他们直接给我邮寄到家里,那可还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哦,那时候还没有什么淘宝网,亚马逊也才刚刚创建没几年,我这就算是亲身经历了最早的电子商务吧。虽然我只是个小买家,但也算小小地参与了一下这个划时代的历史进程吧。

我当时把那篇马屁文章发在那个盗版网站上,可想而知受到了他们的热烈欢迎,我也初次享受到了被人赞赏的快乐,这也算是我的网络创作生涯的开端吧。^_^

没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我偶然发现,当年那个小盗版网站的主人,现在已经创建了据说是中国最大最专业的游戏资讯网站并成为了老总(当然他早已不记得我),我感到我自己真是个毫无用处的废物,人家卖盗版的都成了公司老总,我这个当年买盗版的,现在却连买盗版的钱可能都开不出来了。

所以说只有出来卖的才能真正发达。^_^

我购买了成百上千的盗版游戏,虽然绝大多数游戏我买回来只是装上看了一眼就删掉了,根本就没有玩过,也许就只是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十几年来就这样让它们尘封在那里。但这种生活曾经带给了我很多快乐。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卖盗版是犯法,那么买盗版算不算犯法呢?

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特别诚实,什么臭事都不怕坦然示人,这点我跟绝大多数支那人还真是完全不一样,一般的支那猪是男盗女娼坑蒙拐骗贪污受贿杀人放火什么坏事做绝千万倍,但打死都不会承认。

所以,欢迎大家去向FBI举报我,反正我估计我这辈子也没大可能再踏足美国也不怕谁能把我怎么样了。

不过,我的游戏生涯没能持续多久,本来,我从小是个懵懵懂懂胸无大志的昏噩莽孩子,玩游戏这东西又很容易上瘾,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真的是玩得很废寝忘食,时常几天几夜地不吃饭不睡觉,也给现在落下了一身病痛,我甚至还真的曾可笑地幻想着要是能就这样一直玩下去玩到天荒地老终其一生该有多好。

那时候,网吧已经开始出现了,但还很不普及,更多的是那种电脑游戏厅。我就读的那个烂学校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旁边的游戏厅总是被周边一些同样的烂校学生挤得爆满。后来我无意间发现一个清静的去处,是一个挂着电脑培训招牌的网吧,但奇怪的是,其实并没有人在那里上网,所有去的人都是在那里打游戏,但因为地段偏远所以门庭冷清。

网吧是一个女老板开设,手下好几个也不知道是亲戚还是邻居的十几到二十岁小女孩在帮着管理。那时候,把到机房玩电脑叫做上机,而进学校机房是要可笑地穿鞋套的,所以学生间就把出去玩电脑称作“带套上鸡”,每次出去玩,大家就会这样互相开玩笑:你又出去上鸡!带套没有?

但我在那里就是上不了鸡,很奇怪,所有去那里的人都是在玩游戏,都可以被允许,但那个管事的小女孩就是死活不让我玩游戏,每次我一玩游戏被发现,就会被严厉喝止。那么不让我玩游戏我干什么呢?答曰:我们这里是学习的地方你可以学习。

我学习你妈个鬼啊我学习!那时候的电脑还很简陋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学习什么呢?

原来是可以让我上网。

其实,之前在家里时我也上过一下网,我还从《电脑报》上找了一些知名的网站登录了一下下,像什么渔人码头之类的我现在还记得(从今天的角度来看纯粹就是些无聊透顶的个人主页而已,即使在当时我也觉得索然无味),那时的网络还很冷清不繁盛(当然也可能是我没发现路径),吸引人的内容还不多,我上了几天就觉得没什么兴趣了,于是又回头去玩游戏。

但是在那里我只能上网,说起来真可笑,这就是我网络生涯的开始,但从一开始却是不情愿的,被迫的。我本来是想玩游戏的。

一直到最后,我都搞不懂为什么她们宁可让我上网也不让我玩游戏,这是非常费解的一件事情:因为在她们那里上网其实她们经常是赔本的,那时网费很贵,而且是按小时计费,她们给我拨号连接后每小时的网费成本实际上比我每小时付的上机费还贵出许多。通常都是只有我一个人在上网,其他寥寥两三人在玩那些脱网的单机游戏(那年月似乎还没有什么网络游戏)。

当然,我开始上网后所做的主要事情也仍然是到处搜索那些游戏资讯,于是就有了前述的网络处女作。

我订阅购买的报刊杂志也是以游戏为重心,像什么《家用电脑与游戏机》啊,《大众软件》啊,我这种不成器的家伙整天看来看去关注点都在那些游戏信息上。

终于有一天,阴差阳错的,我现在记不起来到底是《家用电脑与游戏机》还是《大众软件》,我也懒得去一一翻阅查证是哪一期,反正就是那种每本杂志都会有的编辑篇首语之类的,石破天惊地出现了几个字:“民运分子”。

“民运分子”?这个词可真够新鲜的,我看着有一种眼熟的感觉,我大概明白它的意思,但我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曾经看到过,这种词今天你可想而知当时是不大可能被允许出现在国内媒体上的,我想也许只能追根溯源到89年的时候吧,那时我也还是一个对政治懵懵懂懂的无知少年,但我记住了刘晓波等人的名字。

要知道我本来就好奇心很重,而且天生反骨,越是大逆不道的东西我越是感兴趣,正巧当时似乎正值发生了炸馆事件等等政治热点事件的时期,国内讨论政治的气氛也开始松动,我也在漂泊异乡的苦寂生活中读了一些余杰老侠(刘晓波)等人的书,开始对政治产生了兴趣。

提到这个词的那句话大意是说这个作者怀着愤慨之心在网上与这些“反动的”“卖国的”“民运分子”展开论战,痛斥了他们。

我顿时大感好奇:在哪里有这种地方?

我马上投入搜索,从此,开始觉得上网变得有趣起来了。

谁也想不到,我的网络政治生涯竟然就是这样从一本完全不相干的游戏杂志开始的。

因为这句话,这个词,互联网向我展开了一个波澜壮阔的网络政治世界,从此开始了我十几年凶险诡异的网络政治斗争生涯。

作者:飞虎队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飞虎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4468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