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邪?(下)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邪?(下)   
金唢呐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7/06/19
文章: 1504

经验值: 61252


文章标题: 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邪?(下) (1999 reads)      时间: 2012-12-07 周五, 下午8:14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邪?(下)


金唢呐


一提中国科研的问题所在,人们批得最多的大概就是“浮躁”、“急于求成”、“急功近利”、“弄虚作假,抄袭剽窃,学术腐败”等等。这些我都同意,都是事实。不过这些用不着上网来说,开会时就可以讲,形容词使用频率合理,语调阴阳顿挫运用恰当,再配合适当的肢体语言,弄点雷鸣般掌声大概没什么悬念。既然来上网,还是说点平时不便说的东西吧。

首先中国目前无论是官员还是教授,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自尊(虽然个个死要面子),更谈不到自律。我记得这是网络写手俞天任(冰冷雨天)在谈到日本公务员为什么少有腐败时提出的观点。我觉得非常有道理,什么“高薪养廉”、“加大打击力度”都是扯淡,现在中国一贪污就是几百万,再怎么提薪也到不了这个水平吧。要论“打击力度”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犯罪现在还有几个国家敢判死刑啊?为什么会没有自尊,一是跟毛时代针对知识分子和干部的群众运动有关,这些我在《二杆子》系列里说过;当然不能把一盆子屎全扣在毛主席头上,跟现在的金钱崇拜也有关系。

人的因素这里不展开说了,还是说点跟建立科学体制有关的吧。

我前边说过,作为一个后发国家,需要在本国的土壤上移植、构建现代意义上的科学传统。社会科学这块比较复杂,需要考虑原有的文化传统。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国家来说,如何对待原有文化传统,确实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胡适所说“研究问题、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造文明”,目的之一就是在考虑如何在原有的文化传统的基础上引入现代文明,还可借此证明传统文化的价值。

而自然科学就要简单得多。国际上通用的方法就是两个:1、请师傅进来带徒弟;2、走出去拜师再回来按照师傅的方法带徒弟。以后再在此基础上通过不断的“扬弃”,创建一套自己的体系出来。“一张白纸没有负担”绝不是意味着可以找一帮从来没有摸过画笔的稚童来胡抹乱画,至少也要找个美术老师指导一下、学一学才能动笔不是?

美国基本上采用的是第一种做法。就像我前边说过的,美国像一块巨大的磁铁,把世界各地的师傅和有苗头的学生都吸引到了美国,最终把美国建成了今天这样一个超一流国家。当然,希特勒上台后的迫害犹太人运动、欧洲的两次世界大战,加速了这一过程。这也就是网友们在跟帖中说的,美国的物理学就是一帮德国人建立的。

中国在50年代初期,基本上也是这个路数,“以俄为师”、“苏联一边倒”,并亲自去苏联给斯大林拜寿(还被晾在了宾馆里),并把持不同意见的人扣上“反苏”的帽子加以整肃,按现在的说法大概就是“逆向种族主义”了吧。不过毛主席确实是真心地学习苏联,希望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现在看来毛主席当初就是找错了师傅。这拜师很重要,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巫婆跳大神,找这么个二把刀师傅,能学出什么名堂才怪。苏联搞革命可以(有列宁式的政党),搞艺术可以(有传统),重工业也可以(毕竟是社会主义,有“集中精力办大事儿”的优势可供利用),而基础科学研究只是少数领域有亮点,整体水平跟欧美根本没法比。俄罗斯至今还是一个靠出口天然气和石油赚外汇的国家(当然还有武器),科研水平能高到哪去?起码在生命科学领域,整个这一百年,就没拿出什么过硬的成果。沙俄时期还出过像巴甫洛夫、门捷列夫、波波夫、米丘林这样的大家,以及那一大堆优秀的数学人才,这一百年苏联出过能与之比肩的人物吗?

国内五七年反右,各级科学院都有知识分子因“反苏”而获罪的右派。据我所知,这些右派说白了就是看不上苏联来的科学家,嫌老毛子水平太凹。中国从50年代开始强制推行李森科学派,大批特批经典遗传学派、基因、染色体学说,其结果就像谈家祯说的:“由于受李森科的影响,三十年来我国在遗传学研究方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很多时间被白白耽误了,没有做工作。最近几年做了些工作,但主要也是跟在别人后面跑,更多的还是在补课。”其实连90年代进行的院校调整,也是一种“补课”。

不过苏联毕竟还是比中国强,如果一直跟着苏联这二把刀的师傅学,中国也不至于现在这样。我以前说过,斯大林模式的主要问题是血腥和僵化,但是人家不胡来,类似大跃进小高炉炼出百无一用的牛屎铁的蠢剧、文革闹剧,人家可是一出都没有上演过。无产阶级领袖都是无所不能,从科学到哲学都要插一杠子,斯大林也不例外。但斯大林主义中反智色彩要比毛泽东思想弱得多,而且阶级斗争观念也要差得多。斯大林在修改李森科《论生物学现状》的报告时,把“资产阶级遗传学”这个提法给删掉了,并在旁边作了批注,反问道:“哈哈哈,数学是什么阶级?达尔文主义是什么阶级?”

大概苏联数得出的闹剧就是那个被后人称为“科学骗子”的李森科。依我看,李森科主要问题是虚妄、靠政治打压学术,从根本上否定孟—摩学说,但有些李森科的某些说法还是有点道理的。像嫁接杂交和获得性遗传,现在就可以用横向基因转移和表观遗传学来解释,作为孟—摩学说一种补充修正也还说得过去,这跟中国的鸡血疗法、“锉刀微积分学”之类的闹剧完全是两回事(某清华大学教师为迎合时尚,对微积分用“锉刀锉出微积分”加以解释,竟得以登上《红旗》杂志,名噪一时)。

科学的发展必须有传承和积淀。具体到一门学科、一个研究领域来说也是这样。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个大牛实验室干上几年,把大牛的思想和做法照猫画虎地搬到自己国家来,干上十几年至几十年,就可以有点模样了。据美国社会学家哈里特•朱克曼的一项调查研究报告:美国92位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中,有48人曾在前辈诺贝尔奖获得者手下当过学生或做过晚辈合作者。

像被称为“世界物理学发源地”的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是世界上最早的物理实验室,是从科学家私人住宅中扩展成一个研究单位,成为大学生和大学教师实验场所的(套用一句毛主席语录就是“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电磁场理论的奠基人是麦克斯韦是第一任教授(相当于实验室主任),以后是诺奖得主J.J.汤姆逊,汤姆逊的学生中有卢瑟福、朗之万、汤森德、麦克勒伦、W.L.布拉格、C.T.R.威尔逊、H.A.威尔逊、里查森、巴克拉等等,这些人都有重大建树,其中卢瑟福、布拉格父子等7人获诺贝尔奖;卢瑟福的学生和助手中有鲍威尔、哈恩、玻尔等12人获诺贝尔奖;玻尔先是去了汤姆孙主持的卡文迪许实验室,几个月后转赴曼彻斯特,参加了以卢瑟福为首的科学集体,从此和卢瑟福建立了长期的密切关系,这为他在物理学上取得成就奠定了基础。玻尔的手下又有海森堡、泡利、朗道等8人获诺贝尔奖。

日本也是这么做的,而且取得了成功。从1860年日本政府即开始采用“用客卿”(雇用大批外籍专家从事各个领域的工作)和“派客卿”( 选派海外留学生)政策。日本大学,绝大多数都是“用客卿”和“派客卿”的成果。

像北海道大学(前身为1876年设立的札幌农学校)连首任校长都是美国人克拉克博士。克拉克博士在返回美国时候,对送别的师生们大声说了一句话,Boys,be ambitious!从此,这句话就成了北海道大学的校训。我们参观北海道大学时,翻译可能觉得直译作为校训分量不够,就将这句话翻译成“要做有理想有抱负有志气的好青年”,让人听着耳熟。中国人熟悉的江田岛海校是学英国,连建造学员宿舍用的红砖,都是从千里迢迢之外的英伦三岛高价运来的。在日本海军最辉煌时期,江田岛海军学校和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英国达特茅斯海军学院并成为三大海军学院。战败后陆军不好找饭吃,海军日子好过:到中学教英语去!而日本陆军大学校引进的是普鲁士军事参谋教育与制度,后人认为这跟军国主义的产生不无关系。据说现在日本有一种说法,认为二战失败主要是跟错了人。当年和英国结盟的时候,无论是日俄战争、日本海大海战都打得顺风顺水;英美同源,所以现在跟着美国混也不会差到哪去。

日本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学生,因为笨,所以玩不出花样来,只有甘拜下风,按照毛主席语录去做:“拜他们做老师,恭恭敬敬地学,老老实实地学。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结果就像我前边说过的,日本已经将现代意义上的科学传统成功地移植在了日本本土。

日本现代物理研究的基础是由一批从19世纪后半叶到20世纪之初留学海外的学者回国后奠定的,其代表人物是长冈半太郎及其学生仁科芳雄。长冈半太郎早年留学德国师从玻尔兹曼,并于1904年提出了土星原子模型,这一模型的核心理论与7年后卢瑟福提出的模型十分相似;而其弟子仁科芳雄则先后在英国卡文迪实验室师从卢瑟福,在德国哥廷根师从希尔伯特,在丹麦哥本哈根师从玻尔,并在哥本哈根与克莱因共同提出了克莱因-仁科公式。

1931年,仁科芳雄在京都大学开设量子力学讲座,汤川秀树、朝永振一郎、坂田昌一等都是忠实的听众。以后汤川秀树、朝永振一郎都先后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坂田昌一虽没有获奖(是不是跟寿命太短有关,只活了59岁),但光是那“坂田模型”对基本粒子研究的影响就不得了,以后又提出了名古屋模型、统一中微子模型和四重态模型。老家伙可能还记得,连初中物理都没学过、炼钢需要多高温度都不清爽的毛泽东对“坂田模型”推崇的不得了,称坂田昌一是“辩证唯物主义者”,并一度号召中国人学习“坂田模型”。说到这不得不五体投地的说一句,伟大领袖的政治嗅觉确实是超敏感,因为坂田昌一是科学家里为数不多的服膺恩格斯的人,还专门写了篇文章:《我所遵循的经典——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

以后朝永振一郎的学生小柴昌俊和南部阳一郎(成果是在日本做出来的,获奖时已加入了美国籍)均是朝永振一郎的学生,分别在2003年和2008年得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而另外两位200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小林诚与益川敏英则是坂田昌一的门生。

日本人虽然很“愚笨”,但就这么一代一代的薪火相传,逐渐积累,拼智商的物理学竟然成了日本的“传统强项”。套用一句毛主席语录就是“我死了以后有我的儿子,儿子死了,又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在我这外行看来,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小柴、小林的学生们也要拿奖了。因为拿诺贝尔物理奖的大多都有传承,多来自那几个有传统的实验室,斜刺里杀出个程咬金的情况不多见。倒是生命科学领域,程咬金们很常见,像澳大利亚发现胃幽门螺杆菌的那两个大夫,似乎找不出什么师承关系来。所以依我看,中国在近期拿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的可能性最大。

最初中国也想走这个路子,清末民初的那些“普罗米修斯”们,带来不少文明的火种。像蔡元培改革北大时提出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之类的办学思想,一看就是舶来品,绝不会在中国土生土长出来的。胡适、陶行知更明显,从学术到言行都是杜威的弟子做派,就是脚踏实地改造中国文化和教育。可惜全叫那些留日、留法、留苏的游学生们给搅和黄了。那些人在日本、法国、苏联都没正经上学,净学些“下克上”、“把对手送上断头台”、“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阶级斗争”之类的歪门左道。

中国民国出国的那些人我印象里师从大家的不少,至少从比例上看比现在高得多,五六十年代国内大部分科研成果也都是这些人做出来的。扬振宁、李政道都在费米手下干过,钱伟长、钱学森都是超音速之父冯•卡门的亲传弟子。只不过这些人一回国要么就水土不服,在各次政治运动被整的七荤八素,像斯贝发动机的理论创始人吴仲华;要不就为虎作伥,像写出遗臭千古的论证“亩产万斤”文章、对大跃进胡闹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的钱学森。这还不如郭沫若,人家只是写写马屁诗来作践自己,没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危害。

以后钱学森还嘴硬,多次论证“亩产万斤”的可能性,1993年甚至得出“粮粒”可以达到亩产10万市斤的结论!一些毛左和铅粉也跟着起哄,说什么人家钱老是有前提的:“如果植物利用太阳光的效率真的是百分之百…”。真他妈的扯,这跟说“如果康熙真的不得病、不衰老,至少还可再活五百年”有什么区别!钱老还装傻充愣地跟温总理提什么“钱学森之问”:中国为何不出大师?答案很简单,把冯•卡门、费米那一套原封照搬过来就一切齐活,几十年后肯定大师辈出。

不光钱老那一代人不行,我们这一代也不行,没从国外带回什么好东西。国故里有国粹和国渣,几十年来我们的做法是弃粹取渣;外来的东西也是一样,“取其糟粕、去其精华”已成为国人的传统。我们这代人从国外带回的先进理念就是“出版或死亡”、“SCI崇拜”、“科研要跟经济利益挂钩”。这些“先进理念”在国外虽然存在,但毕竟还有制约因素,有它一定的积极作用,而且也没像中国闹得这么邪乎。这些“先进理念”一经引入中国,就像引入了没有天敌的外来物种一样,加之又有适合生存繁衍的环境,就出现了这么个后果。像SCI是美国人搞出来的,初衷是提供一种全新的文献检索工具,以后又用来评估文章的学术价值,到了中国就变成了“Stupid Chinese Idea”,造就了今天这个局面。

说实话,现在国内高校搞科研一点鸟意思也没有,大家都毫无兴趣,就是奔着那点奖励。据有人计算,如果中国大陆晋升职称、博士毕业不要求SCI论文,至少有1/3英文杂志要减刊,或者干脆垮掉。很多科研就是制造垃圾,那些论文很多连“速朽”都谈不上。一天到晚就琢磨着编辑部、审稿人、基金评委们好哪口,如何把一篇文章拆成三篇发表。记得SCI培训班特邀教授讲课说到这个问题时还油墨地说:“把整鸡拆成鸡翅、鸡胸脯、鸡大腿卖,比卖整鸡划算”。静下来想想,真是他妈的没劲透了。

可俺老金比不得老芦,大俗人一个,至今还处在“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境界,白花花的银子生生落入别人的腰包还真有点不甘心,况且这还是个能力的象徵,丢不起这个人。其实以我为代表的大部分中国人大概都是这样,但凡不涉及个人损失时个个慷慨激昂,都是英雄;与自己利益相关时绝对都是“我不当王八蛋谁当王八蛋”的态度。再说,现在刚12月份,就有几个来商量着报我研究生的了,“望着那一双双期盼的双眼”,人家都指着你脱贫致富、就业谋生、晋升获奖,各自后面免不了还有个的游说集团,面子上也抹不开啊。

想想看活得真是挺没劲的,每天在那浪费生命、糟蹋东西。我们现在用的那台仪器是一百多万元买的,用它制造了大概八九篇无甚价值的SCI论文(即使不是垃圾论文,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现在那台仪器已经过时了,马上准备淘汰掉近台新的。加上买试剂药品的投入、奖励的投入,即使不考虑人力成本,一篇论文平均下来也得花费十好几万。说实话,还不如到投稿公司买篇现成的(现在到投稿公司买一篇SCI论文,大概是5-8万)。前一段我看央视CCTV2采访一个厂长,他含着眼泪对记者说,由于西方经济不景气,现在中国出口一件玩具只能赚几毛钱。这TMD得多少工人干活才够我们这么糟蹋的啊,想想就是造孽。

不过倒过来想想,中国SCI论文世界第二的位置不就是这么拿下的吗?国人心目中的大国崛起,这至少也是指标之一吧。现在人们富裕了,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享受了不是?多年前国内一开会就说“中国SCI论文数排在N位,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是不是将来我们可以自豪地对后代说:通过我们这代人的努力,把中国SCI论文落后的帽子,甩到太平洋去了!

本来想写个上下篇做告别,不料想又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如果还不收手的话又是个长篇系列。这网络写作就是容易上瘾,也不用考虑“摘要不超过250字”、“拉丁字母要用斜体”,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真TMD痛快。而且,水平高低不说,写出来就是金氏风格,还真有人看。如果下点功夫在国内弄个博客,糊弄个几千点击率没什么问题。说实话,我的科研论文自己都很少看,别人论文中参考文献引用,不少就是看看摘要,然后拿过来给自己做佐证。

可惜总这么玩下去也不行,把正事都耽误了。说起“正事”,记得老芦有一次跟别人在网上打架,有人劝老芦回去干点正事。老芦掷地有声地答道:清扫垃圾就是正事儿(凭记忆,若有误请事主出来更正)!想想也是,难道整天费尽心思琢磨“如何选择4-6个关键词”就是正事儿?

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


【全文完】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金唢呐于2012-12-08 周六, 下午3:48修改,总共修改了2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金唢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8791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