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南海争端:又一道无解的难题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南海争端:又一道无解的难题   
金唢呐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7/06/19
文章: 1504

经验值: 61252


文章标题: 南海争端:又一道无解的难题 (1649 reads)      时间: 2012-4-26 周四, 下午5:17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南海争端:又一道无解的难题


金唢呐


最近一直在医院陪床。我陪床的方式很老套:背上个书包,里面装几本耐看的书,类似于文革时期的雄文四卷,再灌上满满一壶茶水,待到病人入睡,便一口茶一页书,倒是也不觉得闷。左边陪床的小伙子完全是现代派头,空着手来,在楼下小卖部买一瓶饮料,就位后掏出智能手机,一句话不说,忽而上网忽而游戏,玩得津津有味,不知这算不算传说中的“闷骚”?右边陪床的是位农村来的大妈,人家的做法是找一个有字幕的电视连续剧(现在大点的医院病房里都有电视),跟着其中的情节时而眉头紧蹙时而开怀大笑,日子过得也很充实。

等病人出了院回到家里上网看新闻才知道,南海又粗大事了!大概事情经过是这样吧:先是我威武的海上城管驾着世界上先进的海监船高调出发,前去整治菲佣在南海黄岩岛私搭乱占行为。国内外广大愤老愤中愤青的一致叫好,以为马上就会看到一场城管爆打菲佣的好戏,联想丰富者还认为党中央会以此为契机,重振在江湖上消失已久国威军威。没想到菲佣不服,纠集了数艘军舰与城管对峙,最后中国城管为避免再次发生群体事件暂时撤退,而菲佣还不依不饶,要到国际法庭讨个说法。国内各路人马也骂声一片,鹰派嫌政府太软弱,大骂曼青无能(影射满清);鸽派则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弄得中国政府和军队灰头土脸,里外不是人。

我理解整个过程就是这样,谬误之处还请各位关心时事者指正。

列宁同志教导我们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完全是屁话,文革、大跃进和反右不过才过去几十年,如今的八零后九零后已经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知谁背叛谁了)。看看中国以前处理周边关系,不管是打还是谈,也不管是打赢还是打输,也不管对手是强还是弱,占理不占理,最后吃亏受损的一定是咱们中国,而且通常吃的还是哑巴亏,说都没脸说去。

我印象里自建国后中国和各周边国家就一直在搞“重新勘定边界”的工作,任务之繁重、规模之浩大好像远远超过了其他国家,一直到二十一世纪还没利索,2009年还看到一个新闻报道,说“中越陆地边界勘定画句号”。这连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又被越南捉了一次冤大头,中国和邻国“重新勘定边界”,基本上可以看做明赠暗送的代名词。

说起来这也算是毛主席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毛主席的办法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文过饰非,把一切功劳归于自己,把一切错误归于别人”。明明是地图上有的领土,就因为无人居住就被讥为“国民党地图开疆”,然后在“重新勘定边界”时就大片大片地送掉。再不就是号称为了对付弹丸小岛台湾,为了让周边小国弱国“把中国抬进联合国”,而有意为之,至今还被人赞誉为“伟大战略部署”。还有些跟意识形态有关,比如中缅边界,通过“一批中国人赶走了另一批中国人”的黑色幽默方式打跑国民党,为缅甸贡献了大片领土。我把秦晖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附在后面,老秦把前后经过写得清清楚楚,诸位有兴趣可以自己看。

不过不得不承认,毛主席在忽悠人这方面确实称得上“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的天才”,林副主席一点没说错。从来卖国只能做贼,只能偷偷摸摸,稍不留意走漏了风声就是身败名裂。唯独在咱们的领袖这里,可以大张旗鼓地干,并成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行为。像1962年中国和尼泊尔谈判边界时候,为了与印度争当亚非拉新独立国家的龙头老大,北京对这位毫无谈判实力的国王,送上重礼——部分喜马拉雅山。毛主席指出:“珠峰举世闻名,中国和尼泊尔单独拥有都不好。最好是一家一半,让它成为边界之峰,友谊之峰。”这可不是我胡乱调侃,这些话都收在了老一辈无产阶级外交家的回忆录里,现在还被自豪地引用。这本来是卖国证据,应视为国家一等机密,没想到由毛嘴里说出来就成了豪言壮语,真他娘的邪门。

说实话,现在的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处理国际事务有些地方还不如毛时代。不管怎么样,毛主席的混不吝的做法确实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再加上那时候信息封锁,人们闹不清是怎么回事,只见阿三挨打,不知道阿三吃肉。明赠暗送领土,也不能说一点效果没有,起码在国际上树立了慷慨大方、不算小账的大国形象。而且那时候中国穷,再加上瞎折腾,值点钱的东西都支援远处的阿尔巴尼亚和非洲黑兄弟去了,拉拢左邻右舍,用得上的也就是这点领土了。

文革过来的人都知道,当年西哈努克创作了一首《怀念中国》,里面歌词有这样一段“啊,亲爱的中国啊,我的心没有变, 它永远把你怀念;啊,亲爱的朋友,我们高棉人啊有了你的支持,就把忧愁驱散。你是一个大国,毫不自私傲慢,待人谦虚有礼,不论大小平等相待。你捍卫各国人民自由独立平等,维护人类和平。”我觉得这也不完全是拍马屁,也是歪嘴亲王流落他乡受到贵宾礼遇后个人感情的真实流露,不信看看当年藤森在日本过得是什么日子,连发蜡都要自己花钱买,藤森可是还有日本国籍和血统啊。

环顾周边国家,除了巴基斯坦,中国跟个个都有新仇旧恨,跟谁都尿不到一壶去,真称得上是“我们的敌人遍天下”。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被如此多的核弹包围着。真是奇了怪了,中国周边国家一个比一个穷,可搞起核武来,一个比一个利索,而且导弹射程也都经过精心计算:打美国和欧洲够不着,打北京上海正好。前几天看报道说印度试射“烈火5”导弹,中国针锋相对和俄罗斯搞联合军演,“敌人磨刀,我们也要磨刀”,真不知道这些人是肿么想的,印度和俄国的关系地球人都知道,如果中印打起来,鬼才相信老毛子会替中国出头。

作为中国人想想也真冤枉,咱天朝从来没亏待过谁,但好像所有周边国家都是永远也喂不饱的白眼狼,包括现在的菲律宾。我把话搁在这儿,即使把黄岩岛拱手相送,菲佣们也照样不领情,好像欠了他八辈子早就该还一样。而且这些南蛮北狄东夷西戍们不管国力多弱、政府多烂、领导人多无能,只要遇到中国,个个都是大智大勇,最后多少都能沾上便宜。南海争端实际上根本不存在什么“争端”,而是南海诸国把中国逼得忍无可忍。从七八十年代开始,人家就大干快上,到处凿眼打井,海上油气田开采早已经成了国家支柱产业了,南海明珠没几个是中国实际控制的。中华民族现在简直就成了谁都想捉弄的弱智群体,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其实不到,至少差十万),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智障人士聚集地。

其实这也不奇怪,如果某人和左邻右舍、同事同学都打了个遍,一定是该同志的为人有问题、脑子有毛病,怨不得别人。中国人现在和周边国家关系糟成这样,恐怕也得检讨一下自己,光声讨太平洋彼岸的美帝国主义于事无补。依我看,这跟在国内看到的乱象一样:凡事不讲原则,没有长远打算,想起一出是一出,处理问题毫无章法,不是左倾盲动主义就是右倾投降主义。

解决南海争端,无非一个是谈,一个是打。我想不出能谈出什么结果来。说到“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知道的例子有两个,一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的一个什么小岛,好像就是这种方式解决的。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地球人都知道,那哥俩儿谁跟谁啊。再就是中日合作开发东海油气田,也勉强算个成功的例子,据说结果是“日本赢得了面子,中国赢得了里子”。但日本肯这么做的具体原因是油气田距离日本太远,无论是管道输送还是LGN船运输,从经济上说都太不合算,不如干脆做个顺水人情(详见《逐鹿在东海》:http://www.64y.net/bbs/thread-1230-1-1.html )。就这样国内舆论还不依不饶,为写这篇文章我专门查了一下百度百科《春晓油气田》的条目(http://baike.baidu.com/view/9570.htm ),里面还有这么一句:“2008年6月,中日就东海合作开发问题达成一致意向。被戏称的中日第二马关条约,呵呵,细节略。”谁说中国人不懂幽默,这么严肃的学术资料里还不忘来句“呵呵,细节略”。

所以啊,除非中国跟菲律宾之间关系特别好,兄弟不分彼此,或者是菲佣阔的不得了,根本不在乎这点地方,否则没什么可谈的。如果真要是告到了国际法庭,虽然我没查看具体的条文,看看距离就知道,黄岩岛就在人家家门口,距离中国大陆坐船还要好几个小时,再加上菲律宾是个小国穷国,光是同情分(如果有的话)中国也不占便宜。再说,菲律宾再烂也是民主国家,阿基诺也是民选总统,借他一万个胆也不敢玩什么“重新勘定海上边界”,恐怕条约还没出来就爆发菲版的“五四运动”了。至于中国惯用的“当众说大话,背后使小钱”伎俩,恐怕也不好使。事情已经闹到了如今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没人敢接这个烫山芋,好像菲律宾人民已经上街游行了,我看新闻图片上连乖乖女都成了愤怒的小鸟,不知道为什么会气成这样。

至于说到打,恐怕国内形势不允许吧。连薄熙来王立军处理起来还这么费劲,那还有什么权威打仗?退一万步说,即使美国不掺和,战事顺利,中国人民城管大获全胜,以后的事情该怎么处理。这不禁让人想起鲁迅《娜拉走后怎样》里的那句话:“从事理上推想起来,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新中国成立以后,一共打了三次大仗。客观说,这三仗打得都挺漂亮,打出了威风、打出了志气,不过最终结果都很悲惨,无一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最后胜利无一例外都是属于对手。

朝鲜战争的结果就是丢了台湾,腾飞了日本,而且培养了以戏弄中国为乐的流氓国家朝鲜,让中国颜面扫地,狼狈不堪;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结果就是永久丢失了藏南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还让赫鲁晓夫留下千古绝问:“中国单方面停火、后撤,当然很好,但是,中国部队当时不从原有阵地前进,岂不更好?” 赫鲁晓夫这句话今天也用得上,“301海监船回来当然好,当初不去岂不是更好?”而且不管怎么说,当年中国军队是打了个漂亮的胜仗才撤回来的,这海监船可是连个肉腥都没尝着就灰溜溜返航了,也不知道灰头土脸的去转一圈干什么,完全是自取其辱。

中越边界自卫反击战更不用说,“教训越南小霸”是为了拯救红色高棉,将柬埔寨人民永远置于水深火热之中,成了我党又一污点。而且和中印边界一样,怎么吃的还得怎么吐出来:当年胡耀邦有名言,“国威、军威看两山”。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又逐渐“国威、军威撤两山”,中国军队撤出了两山的大部分据点,到了1996年两山正式划归越南。中国老兵们如果想到老山猫耳洞去寻找当年血染风采,还得办出国签证护照才行。

这次南海争端使我想起一句俺们这嘎达常用的一句喻事歇后语:豆腐掉灰堆――吹不得打不得(跟新时代歇后语“吴法宪他弟——无法办”是一个意思)。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份上,叫我看所谓“南海争端”还真是没解。恐怕最后除了睁只眼闭只眼让菲佣实际占领黄岩岛(弄不好还再搭上绿岩岛青岩岛蓝岩岛紫岩岛)以外,没什么其他咒念。

【完】


秦晖:缅甸拒绝中国建坝之惑
(http://view.news.qq.com/a/20120211/000002_2.htm )
……
关于缅北和克钦地区的“内政”

这里显然涉及到一些在我们这里的语境中至今无解的问题,即“主权”是否高于“人权”?“主权”是否只能或只应该由统治者来代表?政府意志是否等于国民意志?与一个独裁政府达成交易去做该国国民普遍反对的事,就是“不干涉内政”吗?但是,笔者认为在这里可以越过这些敏感问题,因为密松电站所在的克钦地区情况是有它的特殊性的。

这是因为包括克钦邦在内的缅北地区的现状实际上是与几十年来我国政府在这里的强大影响密切相关的。

缅甸是个多民族国家,历史上孟族、掸族和缅族都曾在今缅甸版图内建立过相对强大的王国,但没有哪个王国曾经直接管理过今天缅北的所有地区,尤其是克钦地区。当然南边这些王国与北边中国的元明清等朝势力的影响都曾达到过这里的许多地方,今天基于不同国家立场对谁的影响更强可能会见仁见智,实际上在不同时代这种影响也是不断进退的。但毋庸置疑的是,当近代意义上的国际关系开始在中缅之间形成时,缅甸已是英国的殖民地。真正把控制延伸到缅北并与中国发生矛盾的是英国人,而且英国殖民势力处于扩张期,相应的就是中国势力的退缩。

然而中国与亲中国的当地土著一直在反抗,边界的划分也长期未定。1914年英国以印缅共同宗主的身份提出了“麦克马洪线”,这条线的中印段现在基本上是中印东段实际控制线,但我国并未承认。而中缅段在1960年实际上成为中缅两国正式划定的北段国界以前,中国也是不承认的,当时中国主张的是更靠外的一条界线,包括了历史上曾是中国属地的一些地区,今天的密松恰好就在这条界线上。

当然在抗战以前由于国力孱弱,当时的中国政府实际无力控制这片地区,因此如今有人讥为“地图开疆”。但是当时英国人对今缅甸境内各族实行严格的分而治之,不允许缅族、哪怕是臣属于英国的缅族势力进入,所以那时这些地区的克钦等民族受英国影响固然很大(克钦人使用拉丁字母克钦文,并绝大多数信基督教,英文教育比缅文教育发达,至今不少地方懂英文的克钦人还比懂缅文的多),受中国影响,甚至受掸人影响(克钦与掸历史上就有混居现象,英治时对缅人进入克钦地区极力排斥,对掸人则相对宽松,今天这里的掸语地名很多就体现了这类历史因素)也很可观,但是缅族的影响却是微乎其微。

中缅先后卷入的抗日战争又带来了新变化。一方面在抗战前期英国置身事外,中国却因沿海被封锁,严重依赖缅甸国际通道,被迫接受英国要挟,未经边界谈判就临时通过换文承认了英国控制的既成事实,从而有了所谓“1941年线”(主要涉及掸邦北界)的说法。另一方面抗战后期英美卷入,日本侵占缅甸,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以蒋介石为司令、美国将军史迪威为参谋长、而英国人参与甚少的“中印缅战区”成立,缅北控制权因而经历了剧烈的变化。1942年中美中英宣布废除以往的不平等旧约,签订平等新条约,其中的中英新约并未肯定“1941年线”,“边界未定”成为公认的事实。而在实际控制方面,中国远征军不仅在战时一度控制了大部分争议地区,而且由于果敢汉族土司宣布内附,重庆政府予以接受和正式委任,中国军队进入佤邦,以及1946年中国军队为修建第二中印公路(又称新中印公路,即今腾密公路)留驻密支那及克钦地区等情势,抗战后中国对这些地区仍保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乃至控制力。尽管国民党政府后来忙于打内战,并未积极扩大这种控制力,但把这个时期的状况仍然讥为与抗战前一样的“地图开疆”,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这个时期的许多争议地区不仅在中国地图上划在中国一侧,而且实际上也控制在中国人和认同中国的势力手里。

而英国势力在抗战后虽然重返缅北一些地区,但却远远未能恢复战前旧观。一是战前旧观本来就没能通过条约获得法理支持。二是不仅很多地方仍有中国军队留驻,另一些地方也在战时乱局中为地方民族势力(包括亲中的和不亲中但也不附英的势力)控制。加上战后不久缅甸就于1947年独立,英国仓促退出缅甸,其在缅北控制的一些地方也未能完成移交,更何谈其他地区了。

不仅英国在殖民时期搞分而治之阻止缅族势力进入这些地区,导致当地与缅族的传统关系本来就弱于与英、中的关系,战时的多数时段由于当地民族追随中英两国抗日,克钦人军队尤其在抗日中立下赫赫战功,而缅族的民族主义者却在很长一段时期错估形势,企图通过联日反英争取独立,因此受到日本利用,不但站在了中英的对立面,而且也和与中英同舟共济的克钦等缅北民族加深了对立。尽管日本战败前夕以昂山将军为代表的缅族民族主义者终于认清形势举兵反正,避免了像印度的鲍斯势力那样在战后被淘汰出局,得以保留了战后缅族代言人的资格,并且在战后的反英斗争中与同样争取自立的缅北少数民族有了联合的可能,但是历史的阴影终难消除,缅族想要继承英国人在缅北的势力并非易事,何况这种势力在抗战中也已大幅削弱。


边界条约与缅共革命

在这种情况下,缅甸民族主义政治家们主要的思路有二:一是通过尽量宽松的联邦制,以向少数民族放权来换取他们对联邦国家的认同。二是打“中国牌”,借助中国的力量来搞定缅北。昂山本人力推第一种方式,于1947年独立前夕与多个少数民族势力签订了“彬龙协定”。该协定不但给予各少数民族以极大的自治权,而且规定10年后这些民族如果仍无法与缅族共处,可以选择退出联邦。这就是今天缅甸各少数民族要求自治的法理理由。但即便条件如此优惠,仍有一些少数民族不愿接受。而更为不幸的是在彬龙协议刚签订不久,昂山将军就被暗杀,继任的领导人并未正式宣布废除这个协定,但却不予实行,使协定实际上成为废纸,导致少数民族强烈不满。

昂山之后的领导人吴努等转而借助“中国牌”,希望利用中国政权更迭之际,借新政权的力量消除旧政权在缅北的力量,于是缅甸成为最早承认新中国的非共产党国家之一。而此前在中国内战末期,国民党的败军退至边境争议地区,强化了抗战后中国人对当地的控制。这虽然在南段边境(即东掸邦、佤邦一带)最为明显,北段的克钦地区其实也是如此。作为中国内战的延续,1952年新中国的解放军也进入这些地区与国民党作战。于是缅北出现了中国的国共两军和各个民族势力各据一方的局面,除了几个点外,缅甸中央政府对边境几无控制能力。

而当时的新中国迫切需要外部承认,对缅甸政府相当感激。到1950年代末60年代初,虽然新中国根基已固,需要承认的迫切性已经缓解,但当时国内因“人祸”导致的大饥荒和其他极左做法引起云南许多地方出现边民外逃,因此也需要解决边界问题。在这几年的边界谈判中,中国政府基本是以中缅段麦克马洪线和“1941年线”为基础,承认了缅方对绝大部分争议地区的主权要求,只有片马和班洪两个点,因历史上的抗英事件曾导致舆论沸腾,在国人心中有强烈的记忆,得以留在了中国版图内。在其余地区,中国政府不但应缅甸的要求撤回了1952年后进驻的解放军,而且在撤军后缅甸政府仍然无力填补真空的情况下,应缅方要求出兵争议地区击败了国民党军队,再把地方移交缅甸。就这样,一批中国人赶走了另一批中国人,不仅在地图上而且也在实际控制方面把当地交了出去。这个故事主要发生在佤邦,但在克钦地区也如此,笔者此次在密支那见到前缅共克钦族老干部吴茂银,老人就讲述了当时他的家乡其培一带中国人赶走中国人的故事。

这样划定了中缅边界后,缅甸控告当时的台湾当局“侵略缅甸领土”也就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在缅甸向联合国(微博)告状后,仍未被解放军赶走的一些国民党残军也在国际压力下被迫撤离前争议地区。而缅甸当时甚至还提出“修改”麦克马洪线,进一步索取该线中国一侧的独龙江地区,中国政府做自己的内部工作表示可以考虑,因为我们反正“不承认”麦克马洪线,所以我们虽然愿意以该线为“基础”,但缅甸越过该线提出要求则是可以的。虽然后来缅方急于结案而收回了“修改”要求,但中国政府这种对“不承认”的解释也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但不管怎样,中缅边界问题总算是解决了。如果从此两国果然“互不干涉内政”,后来的许多故事也就不会发生。尽管1962年后缅甸军人政变废除了“不成熟的民主”,独裁的军政府推行“缅甸式社会主义”激化了社会矛盾与民族矛盾,即使在没有中国因素的克伦、克耶地区也出现了反抗,但是真正大规模的抗争还是中国支持下的缅共发动的。1960年代,刚刚解决了“云南境外蒋军残部”骚扰问题的中国在极左思潮控制下又急于发动“世界革命”,以人力物力大规模支持缅共开展“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但内地的缅共武装不久被打垮,缅共的“人民军”集中到缅北,先后在背靠中国的沿边一带形成了东北军区、中部军区、815军区与101军区等大片割据地带。它们是当时缅甸境内最大的反政府势力,也是今天缅北几支主要的“民地武”之前身。这些割据的中国背景今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缅共中的中国知青”故事甚至已经成了知青史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公平地说,当时中国并没有“收复失地”的民族主义动机。中国支持缅共与缅甸政府打仗当然很难说是“不干涉内政”,但也很难说是国家之间的“侵略”。中国是打着“国际主义”(实际上就是左派的“普世价值”)和“世界革命”的旗号干预缅甸局势的。缅北的“人民军”虽然基本上是中国出钱出枪甚至出人(不仅派出顾问,大量干部战士是越境参加“革命”的中国人,甚至缅族的缅共领导层也曾长期居住中国并从中国返回),但中国并没有干涉缅共领导层的所谓“大缅族主义”。在缅北实际浴血奋战的非缅族将士与缅共高层的矛盾日渐发展。加上国际国内大气候的变化,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幅度改变对外政策,决定与缅甸军政府修好,缅共因而被抛弃。到1989年缅共终于彻底失败并且不复存在。但无论是缅甸军政府,还是中国对此都没有做好善后工作,使得前缅共的四个军区蜕变而来的四支“民地武”与联邦政府的关系一直处在不稳定状态。
……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金唢呐于2012-4-26 周四, 下午8:07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金唢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31596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