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薄熙来和他的乌有之众(6)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薄熙来和他的乌有之众(6)   
金唢呐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7/06/19
文章: 1504

经验值: 61252


文章标题: 薄熙来和他的乌有之众(6) (1846 reads)      时间: 2012-4-18 周三, 下午9:59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薄熙来和他的乌有之众(6)


金唢呐


第二是树立了威信。通过打黑除恶,百姓把薄熙来和王立军视为包青天,重庆干部一提起两人无不战战兢兢的。《薄熙来之歌》里面的第一句“你的目光像刀剑,闪烁着寒光…”一点也不夸张,就是那么回事,确实像重庆宣传部说的,“打黑起到了震慑作用”、“形成高压态势”。毛左们说某些人不愿意薄三上台是怕他上台后打击贪官污吏,断了官僚集团的财路,我认为人家说的有道理。薄三是个不按规矩出牌的家伙,一高兴什么事情都办的出来,一旦上台,真没准大开杀戒。

重庆打黑除恶有两个特点,一是范围大、出手重、效率高,说是“霹雳手段”一点不过分。虽然各地都揪出过不少高级别的贪官,但那多是象征性的,像重庆这么个小地方能在短时间内干掉这么多高官,恐怕还没有过。据“敌对势力”说,至今重庆的铁山坪还关着大批待查犯人,也不知是真是假。即使八十年代初的从重从快的“双打”,也没这么利索。不能不承认薄三带王立军来重庆打黑没选错人,王立军确实是个人才。像什么公检法联合办案、刑讯逼供都是王立军的杰作。搞这一套光有创意不行,重要的还得有魄力和组织能力。

还一个特点是高调。明确告诉重庆干部群众和全国人民,这都是俺薄熙来和王立军的成果,跟别人没什么关系。其实像文强这样的副省级干部各地也扳倒了不少,甚至还有不少职位更高的。像陈良宇、陈希同都是政治局委员,成克杰是人大副委员长,还有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天津市检察长李宝金,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以及郑筱萸、李真、刘方仁、慕绥新、马向东、李纪周等,职位比文强都不低,但冤无头、债无主,不知道是谁给拿下的。而且办案人还刻意回避,生怕别人认为是个人行为。唯独重庆,就是要人们知道是薄熙来和王立军干的。

第三是薄三通过打黑清除了异己,安排了自己的人马。“敌对势力”所说的“动机黑”,恐怕指得就是这一条。只要是重庆人都知道,薄三安排了一大批东北干部,公检法系统尤甚。按照正常的干部任免程序,不光速度不行,恐怕也没这么多岗位。坐掉私营企业主更不用说,这次重庆事件曝光后人们也算明白什么叫打黑了,就是对于某些领域的私营企业,尤其是利润高、黑社会容易涉足的建筑、煤矿之类的领域,能收编的收编,不能收编的拿下,然后找个罪名塞到监狱里去。文强也是打黑起家,其打黑除恶的结果就是使自己成了重庆黑恶势力的新兴代表。王立军也不例外,新近爆出的山西某打黑英雄也是这样,把黑窑主干掉后把煤矿给了自己人,然后坐吃红利。

我并不认可“敌对势力”的说法:“薄熙来应该在民主法治的框架内打黑除恶”。这道理很简单,中国根本没有什么“民主法治的框架”。在中国目前这个“伪民主法治的框架”里,只能是像其他省市一样象征性打黑,根本不能像薄三这样大规模整肃纲纪、严惩渎职,取信于民、树立威信。说实话,即使将来中国有了“真民主法治的框架”,我也不相信能将几百万贪官绳之于法。恐怕也只有按照“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的原则,不搞清算,捞了就算捞了,今后不再捞就是了,顶多象征性地处理几个。套用一句医学术语,现代民主法治框架的最大特点是“预防为主”、“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部长出公差顺便回家看了趟孩子就让你下台,阿扁贪污就换个不粘锅马英九上来。真正批量惩治贪官并不适合,其效率低、耗时长、成本高、“宁可放过一千绝不错杀一个”的弱点必将暴露无疑。

按照目前中国的制度和体制,不打黑则已,打黑只有这么个打法,舍此无他。薄三的打黑方法实际上跟古代帝制的做法差不多,只不过又加了点运动色彩:皇帝派个钦差大臣下去,持尚方宝剑,握生杀大权,剥皮灌草,杀无赦斩立决,不受任何约束。可惜现代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不是封建君主,没有真龙天子的权威,胡温上台,全靠下面抬轿子。再则也没有那个动力,对于皇帝来说“此朕家事”,而胡温再过一年就回家去了,没事儿得罪人图什么啊,弄不好还惹个安史之乱出来。

尽管薄三和王立军不按法律程序“黑打”一气,但客观说,除了方竹笋案和高应朴案以外,恐怕基本上没什么冤假错案。老百姓所说“处级(还有版本是‘科级’)以上干部,一枪一个有冤枉的,隔一枪打一个有漏网的”,是指不分部门、综合统计的结果。如果是要害部门,具体说是涉及“人财物”的权力部门,按照现在的量刑标准,一枪一个可能重了点,挨个抓起来下大狱肯定没错。私营企业主更不用说,哪个没有偷税漏税、行贿涉黑行为?即使是轰动一时的“李庄律师案”,如果叫起真儿来,恐怕也不可能查不出问题来。在中国,律师的重要任务就是伪造证据,送银子搞定法官,这都是公开的秘密。但愿李庄律师是个例外,是只白乌鸦。

要说这些人冤枉,值得同情,恐怕也就是一条:同罪不同罚。为何其他地方的官员可以逍遥法外,唯独重庆官员受罚?同是重庆干部,为何也有那么大的差别?最重要的是,你薄熙来和王立军查老子可以,为什么不让俺查查你薄熙来和王立军,你凭什么享受这个特权?你以为你是皇帝还是毛泽东?你他妈的算老几啊!

将来中国不打黑则已,如果真想打黑的话,恐怕只能是这个模式:1、划出一定范围来,如政治局委员、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公检法成员等,让这些人享受豁免权,既往不咎;2、打黑者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手段和程序不受约束,可任意采用非法搜查、刑讯逼供、暴力取证等手段;3、异地打黑,让甲地的官员到乙地去扬威,乙地的官员到甲地去过瘾。

诸位可能要问,你老金脑袋出毛病了吧,怎么想出这么个荒唐办法来。俺老金脑袋从来没有让美国电梯夹住过,完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荒唐社会只有用这个荒唐办法。当然,这种打黑的方式就是短期内见效,所以深受目光短浅民族的喜爱。这种打黑的后果就是留下一堆的后遗症,激发更多的社会矛盾和仇恨,更重要的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根本不具有可持续性。从薄三这次打黑失败,进一步说明程序正义的重要。薄三整个打黑过程罔顾正常的司法程序,完全是黑社会收拾人那一套。况且薄三的目的并不仅仅在于治理社会治安和整治贪污腐化,而是通过打黑捞民意、博眼球,扫除一切障碍,建立起忠于个人的薄氏王国,这些只要不是白痴,谁都看得出来。

在重庆,薄三俨然就是个黑帮老大,连做派都很像。出入前呼后拥,言必称薄书记,大事小事都要请示汇报,群臣们一有机会就表忠心,连《薄熙来之歌》这种恶心玩意都能搞起来。不过吊诡的是,黑帮最讲忠诚义气,连身上刺青都爱写“忠”、“义”(好像“义”还爱用繁体字),可最后做掉老大的通常就是本帮会的二头目。这次重庆王立军事件也不例外,“坑灰未冷山城乱,立军原来是战友”,到头来还是反目成仇,以内讧告终。薄三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会栽在自己最信任的的战友手里,“想当年,重庆山头飘红旗,立军紧跟薄主席”,两人是何等的亲密无间,这恐怕是毛左们打死也不愿相信的事情。

这就是中国面临的实际问题,无论是“黑打”,还是在“伪民主法治的框架内”解决问题,都无法解决中国的吏治腐败问题,更不用说什么根本、彻底。从一定意义上说,薄三的黑打是“反腐败加速亡党”,在“伪民主法治的框架内”解决问题约等于“不反腐败最终亡国”。如果胡温敢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反腐,最终恐怕也是薄三这个下场,甚至有可能更惨。我觉得作为中国人就得认账,“五不*”条件下搞市场经济,就得是这么个结果,绝不存在第二种可能。除非你像朝鲜一样不搞市场经济,或者不再坚持“五不”,逐步过渡成现代民主法治国家。就如同你在沈大高速公路上跑车,怎么也不可能到广州一样。按小品的说法就是“跳蚤只能生跳蚤,下不出别的玩意儿来”。


*五不:指2011年吴邦国“五不宣言”—— 2011年3月10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吴邦国委员长指出:“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未完待续】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金唢呐于2012-4-19 周四, 下午1:48修改,总共修改了2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金唢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3243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