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说几句薄熙来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说几句薄熙来   
萧峰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481

经验值: 3840


文章标题: 说几句薄熙来 (2190 reads)      时间: 2012-4-06 周五, 下午11:58

作者:萧峰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说几句薄熙来

我本来就对薄小没有什么好感,起因可能是受同学的影响。据当年的同学说:薄小曾经执掌洛阳拖拉机厂,在他的主持下引进了一条油嘴生产线,但出于某种原因,生产线安装好后就一直不能正常生产,从此我就知道了薄小,也是从此对他有了负面印象。

至于薄小目前的处境,为他鸣一鸣不平是应该的,因为这也是伸张人权的一项工作,为自己讨厌的人鸣不平更彰显一个人的品格,但这是有前提的,首先标准必须保持一致,有些人对薄在重庆的所作所为大唱赞歌,又对他的现状表示愤怒,这就只能说明此人现今的愤怒并非出自公正之心,完全就出自对薄的私人感情。因为薄小在重庆的所作所为,对人权的践踏比他现在受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他的所作所为评功摆好,完全是妄顾人权的原则。这种双种标准的人居然在华人中还有那么大的影响,真是让作为华人之一的我感到悲叹。

很多人说:薄小在重庆为平民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具体有什么什么什么……,但我说,这一切,当年的毛泽东也做过,所以他率领的红军曾经在江西一带很受民众欢迎,而且毛做的比薄小更好,打土豪分田地分浮财让江西百姓得到的实惠更多。而薄在重庆的打黑连现代版的打土豪分田地也算不上,只能跟大清帝国的抄家没产有得比,因为当年毛泽东在江西,打了土豪是实实在在把田地分给百姓的,而薄小在重庆的抄家没产,却没有后续的分财行动,抄家没产的成果最终何去,能够说清楚的人恐怕不多。抛开合法性不说,单讲百姓得到的实惠,薄在重庆也比不了毛在江西。后来江西百姓的最终下场大家都很清楚,直到现在,江西仍是华东最贫穷的省份,打土豪分田地能给百姓带来的实惠是决难持久的。重庆如果继续让薄小执政,他能给百姓带来的实惠也同样是无法持续的,理由很简单,抄家没产的事,只能做一轮,没有第二轮的可能性的。上面这些都是抛开合法性,只提百姓实惠而言的。

下面要讲的就是合法性,当年毛在江西打土豪分田地是不合法的,我说的法是自然法则,也就是人类自古以的形成的习惯,这是比由现今的部分人类制定的任何法律都要高的法,这就是承认和尊重私有财产。虽然根据共产党人的信仰,私有制的恶之源,所以必须打破,但共产主义的实践已经证明了这样的信仰是违背自然法则,也为人类所唾弃。而薄小在重庆的所为,跟共产党的信仰毫不沾边,只是纯粹的对财富的掠夺,说白了就是谋财害命,而且是动用公权力进行谋财害命,让人躲都无处可躲。

有人坚持说重庆打黑中被打的都不是好人,他们都是什么什么什么……。我要说:首先,打黑本来就是政府的应有之义,而且是持续性的作为,但重庆将打黑作为一种急风骤雨式的运动,本身就是很不正常的;其次,公权力打黑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否则就是黑社会的黑吃黑,而薄小在重庆的做法是典型的黑吃黑,人们将他叫作黑打,是非常精准的描述。从已经公之于众的案例看,没有一例经得住程序正义的考验,面对这样的打黑,任何利益中立的有识之士都会觉得毛骨悚然;第三,被薄小黑打的重庆富豪,我相信肯定有人是从事违法勾当的,也可能有些人确实不是好人,但这大体上都可以归类为财富的原罪和资本的罪恶,就这两方面而言,他们是理应受到打击的。但打击的是他们资本现行的罪恶,以及他们财富的原罪,并非对他们实行肉体消灭和抄家没财,简单地说,这些人虽然可能做过可恶的勾当,但罪不致死,虽然发过不义之财,但财富也并非都取之无道,对于这样的人和财,黑打虽然简单,但是不是公权力应有之义,如果公权力都用简单的方式处理社会的问题,是绝对维护不了这个社会的公义,反而制造出更多的不义。

如果只以百姓得到实惠来评判领导人的功过是非,是非常有害的思维方式,公权力的责任从来就不是让百姓得到实惠,而是让社会得到公义,百姓的实惠应该由百姓自己去谋求,公权力要做的只是保护百姓谋求实惠的权利。

还有人说薄在重庆要公开个人财产,中央的温家宝还没这个胆量。我是不相信薄小会真的公开他家庭的财产的,实际上也没有见到过任何有关他的财产的资料,如果把这怪罪为中央不准,是无法使人信服的,中央不强制公开,但也没有强制不准自愿公开,薄小愿意公开,谁能拦得住,只是即使他公开了,又有几个人相信他公开的是他家庭财产的全部呢?反正我是不信的。

薄小在重庆还有个很大动静的唱红运动,唱红还一度发展成全国性的活动,我所在的单位就组织了一次唱红大会,每个到会的人还发了一件名牌的鲜红的T裇,估计也花了纳税人好几万元,这样的运动从现代政治伦理上讲它至少违反了信仰自由的原则,它等于用公权力倡导一种信仰,可以姑且称之为红色信仰。公权力倡导一种信仰其实和它打击一种信仰都是同样地违背信仰自由原则的,公然违背信仰自由原则的公权力就很难计算它与黑社会之间的距离了。

最后再几句风凉话:薄小眼下的遭遇,如果一个普通的公民,受到这样的遭遇,无疑是令人愤怒的,但如果是薄小,我只能说他是咎由自取。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中共党员,而且还是中共高层的成员,在他加入这个党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权利也一并交给党了,现在党所要的不过是他本人实践入党时的承诺。听从党的安排,服从党的指挥正是他的入党誓言,现在党安排他失踪,党指挥他沉默,现在他的一切不就是党的安排和指挥吗?既然他起过誓要服从的,现在就是他实践自己誓言的时候了。他能有什么怨言呢?既然薄小本人都无怨言,旁人又何苦多嘴呢?

作者:萧峰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萧峰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686375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