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从萧洛霍夫看韩寒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从萧洛霍夫看韩寒   
马悲鸣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898

经验值: 57789


文章标题: 从萧洛霍夫看韩寒 (1486 reads)      时间: 2012-2-07 周二, 上午2:18

作者:马悲鸣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从萧洛霍夫看韩寒

马悲鸣

本人再次申明,从来没看过韩寒的书,今后也不打算看。

无它,我只看比我年龄大的人写的东西,盖因他们有我所无法经历的经历。子侄辈是看着他们长大的,故不会看他们写的东西。

最近韩寒被方舟子等指责为代笔,这也有可能吧,但要有充分的证据。即使真有证据的话,也在韩寒手里,他也不会拿出来,--每个人都有权拒绝证明自己有罪。

现在人们指控韩寒的办法是,他写的东西好多都是他不曾经历过的。比如他不曾上过大学,却写大学生的生活,他不曾去过他出生之前的医院,却写那个时候的医院。这种指控有点荒唐。大家都看过张艺谋导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是改自苏童的小说《妻妾成群》。苏童1963年生于苏州,怎么可能见识到分不清民初还是清末的妻妾成群呢?他的小说也是代笔吗?

类似的指控在苏联就有过,包括诺贝尔文学奖获得着索尔任尼琴在内的大批苏联作家一致指责另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萧洛霍夫年仅23岁就发表的获奖作品《静静的顿河》是夺人之作。下面的文字抄自维基百科《萧洛霍夫》。

【米哈伊尔•亚历山大罗维奇•萧洛霍夫,1905年5月24日-1984年2月21日),出生于维约申斯克区顿河流域,苏联作家。连任多届苏共中央委员,当过苏联作家协会书记,两次获得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勋章。

1922年(15岁)时,前往莫斯科,加入“青年近卫军”,来年(16岁)与一位哥萨克的女教师玛丽姬•格罗斯拉夫斯卡娅结婚。并发表第一部短篇小说《胎记》。1924年(19岁)他回到顿河开始创作,1928年(23岁)《静静的顿河》第一部在苏联《十月》杂志上一发表就声誉鹊起,立刻受到国内外的瞩目,在德国销售量甚至超过雷马克的《西线无战事》,年轻的萧洛霍夫跃升世界级作家。1937年至1938年之间多次致信斯大林,几乎遭受迫害。40年代以后与权势媾合,对「持不同政见」作家报持不友善态度。1956年除夕和1957年元旦,在《真理报》连载《一个人的遭遇》。1965年以《静静的顿河》一书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另一部长篇《新开垦的处女地》被认为是《静静的顿河》的续作。

获诺贝尔奖后,一些持反对立场者忍不住发难,包括索尔仁尼琴在内的文坛重量级人士,直指《静静的顿河》真正作者是当年客死异乡的被俘白卫军官,也就是哥萨克作家费多尔•科如科夫(F.D.Kryukov),萧洛霍夫偷了他的手稿。否则何以萧洛霍夫能对陌生的顿河流域哥萨克与战争有生动描写,年仅23岁的作家,一没受过教育,二没生长背景,要完成这部巨作实在不可能。对此,萧洛霍夫一直未发表意见,晚年过得非常不平静,这个问题至他过世后仍是谜团。自《静静的顿河》后他确实未写出任何一部有分量的作品。萧洛霍夫另一个令人诟病的地方,是他为战后苏联文艺界的高压政策辩护,并参与批判以索尔仁尼琴为首的自由派作家。

1999年,「顿河」手稿被发现存于萧洛霍夫密友库达绍夫的远亲家中。当时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财政部筹款,以50万美元购得,俄罗斯文献鉴定专家委员会鉴定手稿确为萧洛霍夫手迹,目前珍藏于「高尔基世界文学研究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2005年命名为“萧洛霍夫年”。】

坚持夺人之作说者仍可说,手稿不过是夺人之作后的手抄本。但夺人之作的直接证据仍是拿不出来。

江青同志在文革开始时曾经说她的女儿问她什么是《顿顿的静河》,由此而发感慨,说萧洛霍夫真是害人啊,那是《静静的顿河》。

其实这不应该怨萧洛霍夫,而应该怨她自己的女儿没记准书名。

萧洛霍夫确实在《静静的顿河》之后再无如此优秀的作品问世。但这不难解释。其一是该作品倾注了太多心血,而耗尽了作家的灵感,故难有更多的作品继续下去。这现象很普遍,施耐庵只一部《水浒传》。罗贯中只一部《三国演义》。吴承恩一部《西游记》。曹雪芹连一部《红楼梦》都没能写完。连篇累牍地能写的当然也有,如狄更斯、巴尔扎克、大仲马等,但小仲马只有一部《茶花女》。

另外,文学创作是需要灵感的。这灵感一旦受到冲击,很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很多挨了政治运动好整的作家,即使后来解放了,却再也写不出好作品了。其实不一定挨整,就是受到来自竞争对手的无端指控,也往往会失去灵感。陀斯陀耶夫斯基深深地敬爱托尔斯泰,却被托尔斯泰在《论艺术》里狠狠地臭骂了一顿。从此他的创作灵感大减。萧洛霍夫在《静静的顿河》发表后遭到包括索尔任尼琴在内的多数自由派苏联作家长年质疑,尤其是受到苏联文艺部门的重用后,自然也很难再找回创作灵感。不管棒杀还是捧杀,总之是杀。

现在回来说到韩寒。有人说他七门功课不及格,包括语文,却能成小说家,这是不可思议的。其实上大学与否和写小说之间并无因果关系。高尔基《我的大学》说得就是他从无上过正经学堂,萧洛霍夫也没上过什么学,索尔任尼琴是中学数学老师,王小波学的是商检,都与文学无关。

网上甚至有人说:“当年张铁生读书无用论交白卷上大学可是进了局子的,而且不只一年两年,是很长时间的。而现在上海滩的骗子导演的文学天才,事实上是宣扬了读书无用论,罪莫大焉!结果却是赚了名气和远比上班族所得多达成千上万倍的钱。这些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的人为了自己的面子还在帮骗子圆谎,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疯狂的时代必有疯狂的人群。”

看来语文不及格的韩寒赚了写小说的钱不但不道德,而且还应该判刑才对。张铁生的荒唐是他交白卷还能上大学。韩寒是交白了卷没上大学。这是本质的区别。游戏规则是上大学必须通过入学考试。张铁生没通过却上了大学违背游戏规则。韩寒没通过,或者根本就没考,自然也没上大学,并不违背游戏规则。全世界哪个国家法律规定,该国语文不及格者不许写小说了?

韩寒经此被指代笔的打击,创作灵感很有可能不复再振,从此被坐实过去的作品确是代笔,--“为什么后来写不出来了呢?”

我劝韩寒,为了不给对手证明你过去的作品出自代笔的口实,也要重振你的灵感,接着写下去。虽然我仍是不会看你的作品。

作者:马悲鸣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马悲鸣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22279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