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心平气和说说青蒿素 (修改稿)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心平气和说说青蒿素 (修改稿)   
金唢呐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7/06/19
文章: 1504

经验值: 61252


文章标题: 心平气和说说青蒿素 (修改稿) (1806 reads)      时间: 2011-9-27 周二, 上午10:06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心平气和说说青蒿素


金唢呐


最近,中国科学家获得美国生命科学大奖的消息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因为研究是从六十年代末开始的,左派认为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甚至有极端者认为是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提出知识分子就该被老毛经常收拾,整得越狠越出成果,整一点出一点,狠狠地整出一批。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而相反的观点认为中国人本来就不笨,若不是专制压制了中国人的发明天赋,早就该像日本人一样,拿诺奖拿到手软。那个时期所取得的一些成就,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1950年代以前教育和科研的基础之上,都在吃民国教育的老本。如今国内的科学界,实际上还是在还旧体制的账。

铁杆中医认为这再一次证明了中医中药优于西医西药:治疗疟疾时西医西药是山穷水尽疑无路,中医中药柳暗花明又一村。而反对中医者认为青蒿素纯粹是个西药,它的发现也与传统中医无关:“一大群科学家,走进一间老祖宗留下的房子,翻箱倒柜试图寻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在屋后的垃圾堆里发现了宝贝,后来还有证据表明,这个宝贝不是屋主的,是一个房客偶然留下的,并被屋主丢弃了的。”(见《“中国神药”青蒿素与中医无关》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31/36/70/3_1.html )而方舟子称:“青蒿素是文革期间集中全国力量用人海战术研发出来的。动用了数十个单位的500多名科研人员,用5年的时间筛选了4万多种化合物和草药,最后才很偶然地发现了青蒿素。中医和中医典籍提供的众多药方没有派上用场,和拿着一本《中国植物志》一个一个往下筛选的效率差不多。” “1693年,康熙皇帝患疟疾,所有宫廷御医和民间中医都束手无策,最后是靠吃法国传教士提供的金鸡纳树皮粉末治好的。从金鸡纳提取的西药奎宁进入中国后,成了最受热捧的、最著名的药物之一。在京剧《沙家浜》里,新四军赖以治疗疟疾的药物是奎宁,而不是青蒿或别的中草药。”

我前边说过,中国人的理想生活就是吃肉、骂娘、获奖,奥运会的金牌早就让咱拿的手软了,缺的就是一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得主。和平奖、文学奖尽管已经拿过,但毕竟含金量和自然科学奖不可同日而语,况且拿奖的人都是通缉犯或在押犯人,对政府和国民(大多数)来说也不是什么光荣事儿。如今青蒿素燃起了人们的希望,一时间成了中国的热门话题,狼烟四起,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本坛网友dch点了我的将,让我说两句。我知道这题目怎么说都要挨骂,好在是在网上,说两句就说两句,据说挨砖还可以攒人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现在还是蒙蒙怔怔的)。

1、青蒿素获奖值得骄傲
首先,作为中国人,我觉得应该为青蒿素获奖感到骄傲。领奖的屠呦呦说的不错,这是中国送给世界最好的礼物。青蒿素确实在疟疾治疗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认为不应该因为发生在文革期间、发生在一党专制的中国,就否定这项成果的意义。至于能否、应不应该获诺贝尔奖,我觉得是个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的事情,哪怕让世界顶尖科学家投票,也会有不同意见。依我看,获“临床医学奖”名至实归,至于诺贝尔奖,由于它的获奖条件是“对人类社会发展有重大影响的原始性创新成果”,我认为还是稍差了点。尤其是对于医学科学发展的影响看,我觉得不过是为临床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抗虐药物而已。如果有朝一日获得诺奖,我想恐怕也是由于它对于贫困地区的特殊意义。

2、青蒿素并不是目前唯一有效的抗虐药物。
任何学过许国璋英语的大概都知道,世界上第一个有效的抗虐药奎宁早在19世纪20年代就在南美洲被发现了:相传有一个患严重疟疾的印第安人来到了厄瓜多尔南部洛哈省的马拉卡拉斯地区,由于口渴难耐,他爬到了当地一个小池塘边喝水。小池塘里浸泡了许多树,水很苦,但喝完水后,他的病情却好了许多。这件事很快在印第安人中传开,从此印第安人便最先开始用这种树皮治疗疟疾。后来传教士胡安·络佩斯知道了这个古老的秘密,并把一块金鸡纳树皮带到了西班牙,用它治好了西班牙驻秘鲁总督夫人安娜·辛可伯爵夫人的疟疾。于是这个消息在西班牙广为传播。以后法国药师佩雷蒂尔和卡文顿猜想金鸡纳树皮中肯定含有治疗疟疾的成分,便尝试着进行分离,于1826年从金鸡纳树皮中提取到有效成分奎宁。

目前,奎宁仍是治疗疟疾的首选药。此外,还有氯喹、哌喹、乙胺嘧啶等药物临床上仍在使用。只是由于这些药物使用年代久远,疟原虫在长期和药物接触过程中产生了耐药性,而青蒿素使用时间短,所以耐药问题还不明显。尽管如此,青蒿素仍然不能单用,临床上必须和奎宁或哌喹组成复方使用,现在常用的组合是ACT(奎宁+青蒿素)和ATQ(哌喹+青蒿素)两种。换句话说,目前青蒿素是治疗疟疾的之一,而不是唯一药物。

3、青蒿素并不是唯一的中药有效成分提取物。
如果青蒿素是唯一一个或者是第一个从中草药中提取的有效成分的话,那对医药学发展的启示作用要大得多。可实际上临床使用的这个碱那个素这个甙那个酯的非常多,有民国发现的,也有毛时代,近30年更多。我知道现在临床常规使用的就有麻黄碱、黄连素、山莨菪碱、灯盏花素、川穹嗪、葛根素、斑蝥素、蚓激酶、蝮蛇抗栓酶、银杏叶内酯、黄芩甙、小檗碱等。至于说已经开发出来、临床上还未常规使用的更多。国外从传统植物药中提取成分的例子也不少,像吗啡、阿托品、筒箭毒碱、强心苷等都是,这些药物临床使用频率都远远超过了青蒿素。但是青蒿素确实有它特殊的意义,后面我要提到,因为疟疾都发生在穷国。

4、青蒿素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疟疾感染问题。
随着青蒿素使用增多,青蒿素的耐药问题也跟传统药物奎宁、哌喹等一样,出现了耐药问题。世界卫生组织本年度1月12日在日内瓦联合发起了一份题为《遏制青蒿素耐药性全球计划》的行动纲领(见《世卫组织及其伙伴发起遏制青蒿素耐药性全球计划》http://news.163.com/11/0117/14/6QJUBV7000014JB5.htm)。随着时间推移,青蒿素早晚也要和其他抗虐药物一样,因抗药性问题而导致疗效下降。我认为疟疾的根治还要靠两种手段来解决:(1)通过改善卫生条件遏制疟原虫的传播,像很多传染性疾病如蛔虫病、沙眼等,最后都是因为卫生条件改善而消失,跟药物关系不大;(2)研制疟疾疫苗,像消灭天花、小儿脊髓灰质炎一样而消灭疟疾。最近疫苗研究也取得了喜人的进展,技术上、安全性上已经基本过关,正在进行II期临床试验,包括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的疫苗就正在临床试用。问题是恶性疟疾每年导致100多万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为非洲撒哈拉地区的5岁以下儿童,如何研制出让这些非洲贫困地区用得起的疟疾疫苗,仍然是让世界卫生组织头疼的课题。

5、青蒿素的意义重大是因为疟疾都发生在穷国。
在新药审批条件越来越苛刻的今天,开发一个新药的成本是10-13亿美元。任何商业制药公司,都要计算投入的成本能不能收回。而相比较其他西方开发的新药而言,青蒿素确实是一个廉价新药。青蒿素研制过程是1969年开始,1988年投入生产,长达近20年的时间,若计算投入产出比,完全是赔本赚吆喝,基本是在为非洲人民尽义务。据官方报道:目前每年全世界抗疟药销售额约15亿美元,我国出口的青蒿素仍占不到1%的份额。外国商家低价从中国购买原料或成品改换包装,转手成倍加价出售,赚了高额利润。其实不仅是药物,什么东西只要沾上中国人的边,从织帽编筐到架桥修路,都是中国人的最便宜。毛时代几乎是半卖半送,即使到了实行市场经济的今天,价格低廉也仍然是中国商品的特点。

所以,像这种赔本赚吆喝的买卖,国外资本家是不会做的,要做的话也是当做慈善事业来做。譬如说,2008年大慈善家比尔.盖茨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宣布捐献1.687亿美元,用于资助疟疾疫苗研究,以帮助疟疾肆虐的非洲。盖茨谈及抗疟资金缺乏时讽刺说,“眼下用于研发防治疟疾药物的钱还不如用于研发防治秃顶药物的钱多,”原因很简单,“秃顶挺糟糕,富人也受它折磨。这就是治秃获得优先考虑的原因。”盖茨正在与英国药品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公司合作,资助研制有效期更长的“新一代”疟疾疫苗。2010年比尔•盖茨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疟疾疫苗只要再3年将可问世。(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03122.htm )

6、青蒿素确实与“毛主席革命路线”有关。
不能否认,青蒿素的研制成功确实与“毛主席革命外交路线”有关,连方法也是“人海战术”。疟疾和其他疾病不一样,是非常典型的“穷人病”,一般发生在极度贫困国家或战乱国家。据官方报道,青蒿素抗美援越战争期间,由于战地处在热带丛林地区,军队疟疾病发率高,而且各种疟疾交叉感染严重,大大影响了军队战斗力,能否治疗疟疾也自然成了战争能否取得胜利的条件之一。由于缺乏有效的抗疟药物,越南政府向我国政府紧急求助。为此,我国制定了国家523计划, 以寻求新型的抗疟药物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斗争。下面是关于这项计划的官方报道:

1967年5月23日至5月30日,根据中央“加强热区战备和支援越南南方”的指示,针对东南亚恶性疟疾严重影响部队战斗力的情况,由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召开了疟疾防治药物研究工作协作会议,会上部署了研究新型抗疟药的任务,成立了疟疾防治药物研究工作协作领导小组,制定了《1967-1970年疟疾防治药物研究工作协作规划》[科十字第118号/后科字第388号]。

本次会议成立了疟疾防治药物研究工作协作领导小组,为了保密起见,此机构以召开会议的时间为代号,称为“523项目小组”,并相应设立了“523办公室”,作为研发工作的领导机构。

“523项目小组”由国家科委、国防科委、总后勤部、卫生部、化工部、中国科学院各部门组成,国家科委为组长单位。领导小组下设办事机构,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字236部队(军事医学科学院)为主,中国科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医药工业公司各派相关联络员参加,办公室设在人民解放军后字236部队,负责处理日常研究协作的业务工作,交流科研情况。广东、广西、云南、四川、江苏、上海、北京等省、市、自治区和广州、昆明、成都、南京军区,以及广西军区、上海警备区等分别联合组成了“523项目地区小组”,并相应设立了办公室,主要从事日常工作的组织、协调及为后勤保障创造条件。

“523项目小组”是在“文化大革命”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成立的,参与人员以军队为主,地方有关部门为辅,基本是从各单位抽调来专职从事此项工作,共有六十多个医药卫生科研机构及医药院校参与,参加研究的科研人员先后有五百多人。

在文革期间,狂热的政治理念与人们的现实生活紧密结合,控制了国家的意识形态,并渗入了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全国上下一片混乱,工厂、农村、学校、机关都难以正常运转,工农业生产严重倒退,国民经济大幅衰落。科研机构也不例外,很多科研人员被打成“反动权威”,连一般的人身自由都难以保证,更不用说从事科研工作了,没有被打倒的科研人员,也必须参加各种政治运动,很难在科研方面投入更多精力。而当时“523项目小组”这一组织由于是中央领导直接批示成立,因此权限很大,可以动用国家相关资源,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物质、人员的调动,可谓“统一计划、统一规划、统一行动”,因而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为科研工作开辟出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环境。同时,在那个时代,精神力量的巨大作用是我们现在难以想象的。物质生活的极度贫困,并没有阻止人们狂热的政治激情。对于上级布置的政治任务,相关部门及人员往往可以全力以赴、不计报酬的投入;分属于军队、地方不同系统的不同单位,往往可以在上级机构的统一指挥下,协同作业,分享信息,这也为全国大协作,完成重大项目创造了条件。



应该承认,这个科研成果确实体现了“集中精力办大事儿”的社会主义优越性。这本来是“中国人民送给越南人民的礼物”,后来虽然没有在越南战场上派上用场,但最终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束后的80年代成功了,客观说,这确确实实是一项拿得出手的科研成果。文革期间这种大会战很多,我知道的有针麻大会战醉、棉酚大会战、老慢支大会战,其他的像鸡血疗法、甩手疗法、卤碱疗法、红茶菌疗法等,也都是“全国一盘棋,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的模式。只不过其他的都是闹剧,青蒿素几乎是唯一成功的战役。由于主要是在非洲使用,而且是几十年以后才开始使用,所以在中国的知名度远不如上边那几个大会战名头大,以至今天被称为“埋没了四十年的成果”。

实事求是讲,现在中国科研虽然没什么突破性的成果,但平均水平要比那时候高得多,我八十年代出国的时候,进外国实验室基本上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看着什么都新鲜。现在硬件比大多数国外实验室一点不差,理论水平和实际动手能力也不次,有水平的论文每年也能出一些。但现在的知识分子已经没有了毛时代的那种热情,那时候只要是上边下来指示做科研,热情还是挺高的,把接受科研课题当成一种幸福,靠着一种政治狂热来搞科研。当时虽然胡闹也不少,但因为个人私欲造假的却没有,跟现在一切围着“钱”转还是不一样。而且这种动辄几十甚至上百单位参加的“科研大会战”,一干就是十几年,恐怕现在很难再搞起来了。杨振宁说,如果中国搞民主,科学发展会落后,我看他除了指民主可能会引发动乱以外,可能也包含这层意思。也不能说人家讲的完全没有道理,有些标志性的科研,可能确实需要这样的大兵团作战。

现在大多数科研人员对自己的研究课题没兴趣、没热情,也没有什么社会责任感,完全是盯着名利,老老实实在实验室做实验就觉得亏了什么。其原因就像我在《人至痞则无敌》中说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无解。要想让科研人员不造假很简单,首先官员不造假,历史不造假,政治不造假才行。过去封闭状态,上边怎么说怎么是,老百姓相信,是闭着眼说瞎话。而现在资讯这么发达,是睁着眼说瞎话。譬如上至政治局委员下至县太爷,这些官员们的博士帽是怎么戴上去的谁都清楚,三年大饥荒是天灾还是人祸谁也明白,这时候当局再独享造假说谎的权力而不让百姓造假说谎,就没什么道理了。政治上也是一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说过这么一句话:“中国要发展就一句话:‘婊牌理顺’,当婊子就不要立牌坊,立牌坊就别做婊子。”其实,人家不知道你当婊子也就算了,明明是誉满四海天下皆知的青楼头牌,非要竖块贞洁牌坊,还要别人对着牌坊三叩九拜,时间一长就是现在这个结果:弄得整个国家乱糟糟、闹哄哄,成了闻名世界的造假大国、造假强国。

胡乱写这么多,饿得受不了了,吃饭去了,以后再聊。

【全文完】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金唢呐于2011-9-28 周三, 上午10:38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金唢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1591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