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陪床杂记(8):今夜,我们都是窦娥(下)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陪床杂记(8):今夜,我们都是窦娥(下)   
金唢呐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7/06/19
文章: 1504

经验值: 61256


文章标题: 陪床杂记(8):今夜,我们都是窦娥(下) (1148 reads)      时间: 2011-3-17 周四, 上午11:30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陪床杂记(Cool:今夜,我们都是窦娥(下)


金唢呐


关于医生自己称自己是“弱势群体”,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是“高危行业”的说法,我也不止一次听他们说过。据说有一次有个年轻医生在菜市场与人发生争执,本来事态就要平息,他不知怎么说出了自己是医生,结果对方一听,“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睁开眉下眼,咬碎口中牙。”上去一顿臭揍,旁边人拉都拉不住。所以就有了这样的说法:在外边和人吵架,千万不要暴露自己的医生身份。这当然只是个例,但中国医患关系紧张程度确实是世界独有,医院被砸、医生挨揍并不罕见。而且这种现象在其他国家恐怕看不到,至少到不了这个程度,这也算是又一个中国特色吧。

首先这种现象在西方发达国家看不到。说起来西方各国的医疗问题也不少,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但患者也就是私下发发牢骚而已,总体上对医生还是比较尊重的,即使有纠纷也是律师出面。相比较而言,好像美国人对医生牢骚更大一些,欧洲和日本要好一些。街上举横幅的也见过,有些是针对医疗制度和政策的,也有些是针对具体事的游行,比如反应停事件的受害者、因使用血液制品而染上艾滋病的血友病人都举行过集会游行,要求增加赔偿,但召集亲戚朋友抄家伙砸医院、打医生的事儿我还从来没听说过。

发展中国家我没有去过,但据那些从非洲参加完援助工作回来的医生们说,非洲人觉悟低、胆子小,非常听话,见了医生毕恭毕敬的,把医生的话奉为最高指示,医生说什么信什么,医生怎么说就怎么做,从来不敢造次。不过这些援非医生觉得非洲群众还是不如毛时代的中国人民,虽然愚昧程度相似,但还是受了些西方的影响,其中最令人反感的就是“病人的隐私权神圣不可侵犯”这一条。很多非洲国家病人的病历上不会注明哪个病人是艾滋病患者,内科医生还好办,外科手术时一旦扎破了手,就有被感染艾滋病的危险,让他们感到十分恐怖和紧张。

中国左右两派(此处指比较极端者,不含中左、中右)都从骨子里恨透了老邓。左派恨老邓搞了市场经济和资讯开放,尽管是不完全、有限的,已经把国家引向了不归之路。前者造成了一切向钱看,后者让老百姓知道了部分不该知道的事情,导致蒙骗成本急剧增加,党和政府难以继续操作。现在左派们虽然口气挺大,但他们也承认,回到过去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他们的实际要求并不高,一是希望中国到此为止,不要再往前走了;再就是不管卖什么肉,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之类的羊头一定要摆好挂正。民主派则认为8964一声炮响,彻底断送了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可能,否则中国早已实现了多党制、议会制、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现在中国大地正在普照着民主自由的阳光。

要说医闹,大概最厉害的可能还要数俺们东北那嘎达。东北银胆子野、火气大、下手重是全国出了名,“东北虎”让各地黑社会都闻风丧胆。除了一万日本关东军逼得几十万东北军连夜退出沈阳城外,好像大事小事从来没怂过。一般学习“治理‘医闹’先进经验”,恐怕还得去东三省取经去。据我所知,东北很多做法都是“第一个吃螃蟹”,至少下面四个做法都是在东北首先推出的:

公开聘请当地公安局分局副局长或派出所所长担任医院副院长、警察担任医院保卫科副科长职务来维持医院秩序。仅沈阳市一地,就有27名公安机关领导被聘为27家三级院主管安保工作的副院长,任务是“指导医院打击‘医闹’”;

公开实行“警察进医院”行动,在医院里设立警务室。医院警务室实际上就是派出所的又一个派出单位,维护医院和周边秩序。碰到手提警棍的大盖帽,人们还是有顾忌的;

公开正式招聘(或临时高薪聘请)退伍特种兵、退役散打运动员在医院保卫科、院长办公室任职。过去医院保卫科都是安排职工家属的地方,考不上大学的孩子别的地方去不了,保卫科不要什么学历,什么人都可以在里面混日子。现在不一样了,里面还真有点会真功夫的高手。我亲眼见过三个病人家属气冲冲地要找院长理论,一个小伙子从院办室挺身而出阻拦,这三个人推搡半天愣是纹丝不动。后来有人告诉我说,这个人从小练武术散打,在全国比赛拿过铜牌,真动起手来再来三人也不是对手;

私下与黑社会勾结,采取“以夷制夷”策略。当然,这只是传闻,并没有真凭实据。一般医院不会直接与黑社会勾结,但很多医生都会结交一些黑白两道通吃的能人,反正黑老大或者情妇也得看病,碰到实在难缠的医闹就人找人、人托人,最后连哄带吓再给点钱而息事宁人。

很多中老年医生都这样教导刚入行的新人,不要轻信任何人,要把每个患者都当做潜在的“医闹”来对待,要时刻提醒着自己“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不要被患者可怜的表象所迷惑,不要忘记患者朴实外表所掩盖的刁蛮。医院里大大小小、形形色色、专业业余的“医闹”我都听说过,自己也在医院遇到过。经常看病的老病号,对医院门口扯着白色横幅、拿着小喇叭要求高额赔偿的场景一定也不陌生。这里面有些是患者的无奈的、合理的抗争,也有些是无理取闹,带有黑社会色彩的讹诈牟利“职业医闹”在有些地方确实也存在。

医生是“弱势群体”“高危职业”这个词,我最初是从一个研究生嘴里知道的。她是某中等医院的内科医生,考得是我们学校的脱产研究生,而且表示毕业后想从事教学科研工作,不想再回到临床。我们这里临床医生来读研究生的倒是有几个,不过都是在职的,因为基础研究招生分数比临床低,混个学位更容易,拿到学位后还回临床。而且绝大多数也就是来几个星期,大量的实验都是交给别人做,或者自己胡乱编几个数据。这个研究生不一样,说什么也不干临床了,说是钱虽然拿得稍多一些,但每天担惊受怕、操心受累,再这样下去非成精神病不可。

一般来说,医学院校毕业的学生找工作时首选都是大医院,高等院校研究所人们兴趣不大,收入低不说,关键是活动圈子小,只有你求人没有人求你。毕业二三十年后参加同学聚会时,风光的都是搞临床的,搞基础的总是跟黄花鱼一样溜边,觉得见人矮三分,甚至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不过最近一两年好像有了些变化,搞临床的开始羡慕这些搞基础的了。首先从医学院校同学聚会看,白发、秃顶、豁牙的都是那些搞临床的。相反,这些在学校清水衙门混日子的,倒是个个面色红润,悠哉闲哉。而且说话的口气也不一样了,过去开篇词都是,“来晚了,对不起,不过实在没办法,某省委书记点名要我去会诊……”“失陪了,我得先回去,某省长电话一个劲催我……”这两年可不一样了,说起话来唉声叹气的,“你们多好啊,上完课夹着课本就回家了,那狗屁的科研,不就是做点再编点,然后发论文获奖拿津贴。哪像我们,一天到晚忙得跟打仗似的,还要到处受夹板气。我们承受的精神压力你们可想象不出来,社会黑暗、江湖险恶啊。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还挺有自豪感、成就感,现在可不同了,灰溜溜的,人人都盯着我们,郁闷透了”然后就滔滔不绝一发而不可收地诉起苦来。

下面我就来个“沧海集萃”,把我听到的给诸位转述一下。

“我们前几天接受个病人,是个发高烧昏迷的孩子,送到我们那儿的时候已经40度好几天了,我们一刻也没耽误抢救,最后还是死掉了。其实我们没有任何错误,患者家属可不管这一套,来了一群人,把急诊室砸了、医生打了不说,还在急诊室设灵堂烧纸,弄得医院没法工作。把警察找来,人家看了看挨打的医生说‘也没伤筋动骨,不过就是挨了几巴掌,你们挣那么多钱,挨两下就挨两下吧’”(这让我想到文革时某干部到农村下放劳动,老乡听说他的工资收入说:如果我能挣这么多钱,天天让我撅着屁股挨斗我都愿意)

“你听说过这事儿吧,某县医院抢救一人建筑工地的民工,花去二万多元,看到病重的民工刚做完手术,身体正在恢复当中,医院也没有向他催款,让其继续治病,而民工眼看用去这么多的钱,建筑老板也不肯付钱,绝望之中从五楼跳下,当场死亡。从事故鉴定和公安部门的勘察结果来看,均与医院无关。可是死者家属认为,患者是死在医院,你就得赔钱。纠集了几十号人来闹事,将该医生的办公室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扬言不教训医生誓不罢休。而且还到政府门口静坐,政府主管部门吓坏了,把医院院长叫过来,根本不听解释,让医院以大局为重,赶快给钱把这些人打发走,否则就摘乌纱帽,最后医院只好乖乖给钱了事。”

“现在媒体也操蛋,为了转移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拿我们当替罪羊。前些日子我们医院来了个省委宣传部的狗屁部长,待遇比副省长都要高。院长们走马灯一样轮流去看人家,谄媚相让人恶心。不过院长们也是为了医院好,一是为了让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上多宣传医院,这可比做广告好使多了;再就是医院出了事儿给我们兜底。现在医院只要一出医疗事故,一有人闹事儿,就得赶快去宣传口找人,给封口费:别在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上曝光,还有就是得找人网络删帖,这要是没点关系谁理你啊”

“唉!别看我们医院大楼那么气派,医生们看上去那么神气威风,其实谁都敢欺负我们,医院和医生受患者的欺负、警察的欺负、政府的欺负、媒体的欺负,我们就像唐僧肉,谁都想上来吃一口。都说我们黑,政府官员黑不黑?公检法黑不黑?怎么这些人都不挨揍啊?谁他妈的都知道柿子要拣软的捏!这个社会真他妈的操蛋!”

【未完待续】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金唢呐于2011-3-17 周四, 下午10:01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金唢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05178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