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 数学家和物理学家Pascual Jordan其人其事(三)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 数学家和物理学家Pascual Jordan其人其事(三)   
断章师爷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9/08/25
文章: 615

经验值: 27036


文章标题: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 数学家和物理学家Pascual Jordan其人其事(三) (877 reads)      时间: 2010-6-10 周四, 上午4:46

作者:断章师爷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 数学家和物理学家Pascual Jordan其人其事(三)
断章爷师

20世纪物理学界中几乎没有一个人象P.Jordan 那样集辉煌的科学成就和可卑的政治劣迹于一身,强烈地反映了人格的矛盾, 折射出人性的弱点。

30年代纳粹在德国上台后,P.Jordan 所有的具有犹太血统的师友和同事都遭到了迫害。他早年师事过的二位数学教授Edmund Landau (1877 – 1938)和Richard Courant(1888-1972) ;他的物理学恩师M.Born 和 James Franck (1882-1964,1925年物理学诺奖获得者);以及他的亲密合作伙伴Eugene Wigner(1902-1995)和John von Neumann (1903 – 1957,计算机之父) 都被迫离开德国。

然而,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33年5月P.Jordan 竟然参加了纳粹党,同年11月甚至还加入了冲锋队。1939年他又投身空军,在Peenemünde的火箭中心基地担任了气候分析专家。战争期间,他有心从事先进武器的研制。但是由于他以前的老师朋友和同事几乎都有犹太血统,所以他在当局眼中被认为是政治上不可靠的人士。 因此从未受到实际上的重用。

那麽,为何P.Jordan 的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的行为会变得如此激烈呢?从他的家庭背景似乎找不出令人信服的线索。比较合理的解释是P.Jordan 的激进源于一战以后在德国社会内部引起的动荡后果,使得政治走向极端的两极分化,最终导致了民主的魏玛共和国的消亡。

P.Jordan 是在一个传统的路德教宗教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按他自己以后的叙述,12岁那年,作为一个在原教旨主义者家庭长大的孩子,他经历了一次痛苦而深刻的的精神反省。其实,在当时的德国对于一个思想活跃的年轻人来说,与僵化的传统妥协并不罕见。他试图坚持用对圣经的文字诠释来反对唯物的达尔文主义,认为达尔文主义对于人类社会是一个痛苦的灾难(quälendes Aergernis)。但是P.Jordan 那些比较进步的宗教老师告诫他,在宗教和科学之间没有本质上的矛盾。这些观念伴随P.Jordan 终身,他曾经撰写了不少以宗教和科学为主题的文字,并且发表过多次演说。

上世纪20年代初,P.Jordan 从故乡汉诺威来到了哥丁根,当时认为凡尔赛条约的过高赔偿要求是不公正的并且威胁到魏玛的民主共和的见解在德国社会乃至学术界内是相当普遍的。这样的政治观点在P.Jordan 哥丁根大学的同事里面也很有市场。但P.Jordan 的政治倾向走得更远,这种观念持续滋长,最终使他堕落为一个民族主义者的极端右翼份子。他的这些观念自然很容易迎合纳粹运动的宣传,而且自从19岁那年他视为精神支柱的基督教会的保守右翼在30年代开始支持希特勒。希特勒将他的侵略战争政策涂上神圣的宗教色彩,把自己打扮成执行上帝使命的工具。对此,几乎所有的教会组织都保持沉默甚至表态支持。

P.Jordan 在20岁那年就已经站在好战的立场上开始在那些致力于推广德意志精神遗产的杂志上用笔名发表一些文章。至于究竟他的政治倾向偏激到什么程度,现在还无从细究。但是,从他使用笔名这桩事看来,他并不想在同事中间暴露自己的政治活跃面目。

P.Jordan 认为十月革命的发生和苏维埃政权的建立是人类历史上最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纳粹强烈的反共立场随后又混合了反犹太主义,对于具有强烈民族主义色彩和好战的意识形态的人来说自然是很有吸引力的。但是P.Jordan 的极大部分老师朋友和同事都有犹太背景。所以他对于自己所参加的党派如此反对犹太人感到很难理解。 根据战后P.Jordan 自己提供的辩解是他有一种非常天真的观念,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声望影响第三帝国政权。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他设想的一个稀奇古怪的计划就是建立所谓的“现代物理学”,例如以 A.Einstein 为代表的相对论,以及以 N.Bohr 为代表的量子理论是对于“布尔什维克的唯物主义” 一帖最好的解药。

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在早期还不存在什麽压力时,P.Jordan 就加入了纳粹的冲锋队组织。据我以前在MP所的同事说起,30年代中期全德 国冲锋队的人数不足300万,到了40 年代已增加到850万成员。 当然,那时极大部分成员参加的目的不是出于理念的认同, 而是因为冲锋队员可以配给较多的日常生活用品。

P.Jordan 的这种努力自然毫无成效。尽管纳粹穷兵黩武的政策和强烈的反共反苏的立场与 他的观念完全一致, 但是纳粹坚持的反犹主义绝对不容许接受具有犹太血统的A.Einstein 和N.Bohr 所创立的相对论以及哥本哈根量子理论。因此在30年代上半叶P.Jordan 在执政的纳粹当局者眼中是个不可信任的人。

P.Jordan 的学术生涯在他参加冲锋队期间是几乎中断了,从1928年起他一直窝在很小的 Rostock大学里, 直到1944年才回来接替了Max von Laue 在柏林大学的位置。

我以前在PM所的同事极大部分出身哥丁根,据他们口口相传,P.Jordan 绝对不象那个狂热的反犹太主义者数学家Oswald Teichmüller (1913– 1943),后者当时的疯狂程度绝不亚于文革期间“我们”那些红卫兵小将,他挎着冲锋枪将哥丁根大学数学系的所有犹太教授全部赶走,使得整个数学系成了个空壳。后果遗留至今,哥丁根大学数学系的元气再也没有恢复过来。P.Jordan 也与Philipp von Lénárd(1862-1947, 1905年物理学诺奖获得者)以及Johannes Stark(1874-1957, 1919年物理学诺奖获得者)不一样。他们两人都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公开支持希特勒的排犹主义理论。二战后,Philipp von Lénárd因为已届83岁的高龄而免于刑事诉讼;Johannes Stark则列为主要战犯罚以4年苦役。

然而P.Jordan 毁掉的只是他自己。 由于私底下同情犹太人,他力图通过书信与已经流亡到德国境外的老师和朋友继续保持私人联系。他甚至多次呼吁纳粹政府重视基础研究,应该投入比与研制武器密切相关的应用研究更多的钱财。与P.Jordan 相比,不太参与政治的W.Heisenberg尽管是德国铀开发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却始终保持低调的政治姿态,从未参加纳党派。从另一方面,P.Jordan 遭到几乎所有他以前的老师朋友和同事们的反感乃至憎恨。

P.Jordan 早期的冲锋队员的身份以及他在战争期间发表的几篇激进的支持纳粹的文字,在1945年以后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整整2年期间,他没有任何工作。即使他被再次应聘为大学教授,很多相关权利例如指导博士研究生等也一直到1953年才完全恢复。他的朋友和同事,犹太裔的瑞士籍物理学家W.Pauli在战后问他:“Jordan,你怎么能写出那样的东西来?” P.Jordan 反驳说:“Pauli你怎么能这样看待那个问题?“如果没有W.Heisenberg和W.Pauli的帮助,他不会如此轻易地通过各项对于纳粹党徒的审查,也完全没有可能重新被应聘为教授。Pauli以他一贯的尖刻方式解释P.Jordan 的政治像差:“Jordan有一个袖珍的光谱仪,他能够从鲜红色(指共产主义)中区别出深褐色(指纳粹)。“此外,他认为:“(天真的)Jordan对于每一个政权都是同样的忠心耿耿”。W.Pauli给汉堡大学的校长写了推荐信,于是P.Jordan 在那儿重新获得了教授的位置。W.Pauli还善意地建议他远离政治,而且“比较担忧对于他的退休金“。

但是P.Jordan 并没有履行他对W.Pauli保证远离政治的允诺。他在阿登纳执政期间积极地参与了关于重新武装西德的社会辩论,在50年代后期成为基督教民主党的议会成员,并且再一次站在他以前的老师朋友和同事的对立面。当时,包括M. Born, W. Heisenberg在内的十八位社会著名人士签署的《哥丁根十八人宣言》(“Gttingen Achtzehn ”),旨在反对德国联邦国防军使用原子武器装备。然而P.Jordan 并没有列名其上,相反他代表基督教民主党撰写了批判《哥丁根十八人宣言》的反击文章,声称他们的行动威胁到世界的和平与欧洲的稳定。

对于P.Jordan 的文字,M. Born感到十分恼火,但是他未曾作出公开的反应。真正让M. Born生气的是P.Jordan 试图推卸全部责任,他辩称这些文字是匆忙之中赶写出来的,以至于造成了一些误解。M. Born的夫人Hedwig写了一封长信表示了她的愤怒。她在信中谴责P.Jordan “当我在读您的书时,巨大的恐惧慑服了我:您竟然能如此轻描淡写地对待人类遭受的苦难!”嗣后,她立即着手搜集了Pascual Jordan所有的政治著作,并且冠以《Pascual Jordan,基督教民主党出钱豢养的宣传家》的标题付印出版。

同情纳粹政权和支持基督教民主党的立场,严重影响了P.Jordan 的科学声誉。1954年,M. Born因为对于量子力学的贡献而荣膺物理学诺奖。没有人怀疑,如果P.Jordan 不卷入政治漩涡的话,他必然可以和他的恩师以及多年的合作伙伴M. Born一齐站在斯德哥尔摩市政府大厅的领奖台上的。

P.Jordan 1980年去世。二战以后他潜心于引力理论的研究,但是他的工作再也没有达到1925年至1930年间的辉煌水准。正如Silvan S. Schweber 在《An Introduction to Relativistic Quantum Field Theory (Repost) Summary》中指出的P.Jordan 是物理学最辉煌时期的一个幕后英雄。他因为误入歧途而让自己在物理学世界中建立的卓越贡献蒙上了羞耻的尘埃。

“Pay to Caesar what belongs to Caesar ---------- and God what belongs to God”。P.Jordan科学上的业绩不容漠视;P.Jordan政治上的劣迹也不应掩饰。

(全文完)

作者:断章师爷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断章师爷于2010-7-22 周四, 下午12:50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断章师爷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317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