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ZT: 海城豆奶案开庭家长不知 死亡女生之母含悲身亡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ZT: 海城豆奶案开庭家长不知 死亡女生之母含悲身亡   
寒江月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ZT: 海城豆奶案开庭家长不知 死亡女生之母含悲身亡 (630 reads)      时间: 2003-11-14 周五, 上午2:05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造成3000名学生入院、1名学生死亡的“海城豆奶事件”于11月11日开审,“肇事豆奶”的生产厂家鞍山市宝润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郝国栋、其子及其女婿等三人被鞍山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但受害学生家长对开庭消息均不知情。而“豆奶事件”中惟一死亡的女生李洋的母亲,也因对女儿的离去无法释怀而于今年6月服毒身亡。



  发生于今年3月19日的这起恶性事件曾被当地政府瞒报,直到两周后大批家长带着孩子进京求治,此事才被媒体披露并引起社会极大关注。据记者了解,当地有关部门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罚,仅当地教育系统就有多人被撤职或行政处分,但具体情况一直未对外公布。



  被告被控“生产不合格产品、偷漏税及包庇”



  庭审长达13小时,控辩双方纠缠于技术细节



  11日的开庭虽是公开审理,但是大部分曾分外关注“海城豆奶事件”的媒体都不知道开庭一事,参加旁听的媒体记者只有当地个别报纸。记者找到昨天的《鞍山日报》,有关此事的报道只有100多字,甚至连检察院以什么罪名对被告提起公诉这一重要细节都没有披露。



  昨天下午,记者多次与负责此案公诉的鞍山市人民检察院方面联系采访,对方都予以婉拒,原因是“请示了领导,领导认为案子还没审完,不接受记者的采访”。记者问:“既然是公开审理并已开庭,能否透露检察院以什么罪名起诉被告的?”对方答复:“对不起,这个也不方便说。”



  最后记者终于从一位旁听了此案的当地媒体同行处获知,检察院指控被告罪名共有三项,涉及郝国栋父子的是“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和“偷漏税”,而郝国栋的女婿则被指控犯有“包庇罪”。



  检察机关列举了公安机关经过两次侦查取得的大量证据,认为被告为了降低成本,擅自更改了生产豆奶的原料配方,比如“将非活性豆粉改为活性豆粉”,造成许多饮用了该厂豆奶的孩子身体出现不适。



  据这位同行介绍,11日的庭审场面非常激烈,但是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大部分的时间都纠缠于“自行更改生产配方及原料、配料和生产流程的行为是否违法”、“抗营养因子是否是导致中毒的罪魁祸首”等技术性环节上,庭审时间居然超过了13个小时,从上午8点开庭一直到晚上9点30分才宣布休庭。



  受害学生家长不知道开庭一事李洋母亲悲痛过度已服毒身亡



  在“海城豆奶事件”中,海城铁西、站前等8所小学中共有3900多名学生喝了“肇事豆奶”,其中先后有近3000名学生出现腹痛、抽搐、昏厥等中毒症状,但是当地政府一直没有按国家有关规定将此事上报卫生部;4月4日,铁西小学六年级女生李洋死亡。正是李洋之死使海城众多学生家长又惊又怕,引发了家长们纷纷带着孩子进京求治,此事在发生近20天后终于被媒体曝光。昨天下午,记者再次与海城方面进行联系时却惊讶地发现,包括李洋的父亲在内的众多受害学生家长都不知道“此案公开审理”的消息。李洋父亲李国松不住地追问记者,“什么时候审的?在哪儿审的?”而记者4月初曾采访过的多位学生家长也表示,根本就不知道案子开庭的消息,“要是知道,怎么也要去听啊!”



  那么旁听席上坐的又是什么人呢?据《鞍山日报》披露:“部分市人大代表、犯罪嫌疑人家属代表等参加了旁听。”采访此案的当地同行告诉记者,11日的庭审现场并没有受害学生家长前来旁听;尽管此案事发在海城,但是庭审却在海城所属的鞍山市,两地之间还有一段距离。



  采访中记者还获悉了一件令人惋惜的事情,在“海城豆奶事件”中惟一死亡的女生李洋的母亲,因为一直对女儿的离去无法释怀,已于今年6月服毒自杀身亡。此前有关部门对李洋之死的鉴定结论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刑事诉讼案并未附带民事赔偿对责任人的处理不为公众所知



  “海城豆奶事件”被曝光后,包括本报在内的全国多家媒体都派出了记者前去采访。当时各媒体一直在追问“为何不按规定将此事上报中央”,但当地政府对此始终予以回避,这个问题也一直没有答案。



  今年4月记者在海城采访时,还找到了一份海城有关部门《服用学生豆奶患者的就诊办法》,上面对家长带着孩子进京看病的应对居然是“后果自负”;而那段时间海城火车站往北京等方向去的火车票也已停售,一些学校还安排老师“家访”,看“家里有没有人去北京”。



  记者注意到,11日的开庭只涉及生产企业及其负责人的刑事责任,因李洋的家属和其他学生并没有提出民事诉讼,该案也未附带民事赔偿。



  而对于“海城豆奶事件”中公众最为关注的“瞒报”责任,记者曾通过其他渠道获悉,当地有关部门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颇为严厉”的处罚,仅当地教育系统,从校长到教育局,再到教育厅,有多人被撤职或行政处分,但是具体处罚细则一直没有向媒体透露。昨天下午记者先后致电海城市政府及教育局等部门,对方确认了“有包括学校、行政等不同部门在内的多名责任人受到行政处罚”这一情况,但是当记者问及“哪些人受到处分”这一具体问题时,对方答以“时间已经很久了”,并没有予以明确回答。



  国家“学生奶”计划遭到重创辽宁至今未恢复供应学生豆奶



  除了严重的社会影响外,“海城豆奶事件”还重创了国家“学生奶”两大计划,即在东北三省推行的“学生豆奶计划”和在全国推行的“学生饮用奶计划”。



  事件发生后,辽宁省教育厅于4月11日向全省教育局发出紧急通知,不仅从次日起在全省范围内暂停“学生豆奶计划”,还将“无辜”的“学生饮用奶计划”一并停止。



  随后全国其他省份纷纷效仿,四川、浙江等多个地区也宣布停止组织学生集体饮用奶制品的计划,有些地区即将上马的“学生饮用奶计划”也因此暂缓进行。加上“非典”的影响,这两项原本为提高孩子身体素质专门制订的计划推广工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陷于停顿状态。



  这种持续性影响甚至表现在当有关部门希望重新启动“学生奶”计划时,却遇到了来自教育部门的阻力。辽宁某地一位教育局领导就曾对媒体记者说:“学生奶一旦出问题就以集体性事件表现出来,就像这次‘海城豆奶事件’,社会舆论和公众的压力实在太大,而且首当其冲的就是教育部门,这也是为什么学生奶一直强调‘安全第一’的原因。”



  此外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在“豆奶计划”推行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掺杂进了地方利益的争夺,比如原本辽宁省有几家国家指定的学生奶定点生产企业,但鞍山市仍然希望本地的企业鞍山市宝润乳业有限公司作为学生奶的供应者,没想到就出现了非定点生产企业质量不过关酿成的恶性事件。



  昨天下午,辽宁省教育厅有关部门负责人答复记者,自4月12日被紧急叫停至今,“学生奶”计划一直没有恢复。曾鹏宇



  

转自搜狐

http://news.sohu.com/48/53/news215525348.shtml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9202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