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轉貼徐明旭舊文﹕年輕一代藏人為何仇漢?拉薩314事件反思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轉貼徐明旭舊文﹕年輕一代藏人為何仇漢?拉薩314事件反思   
偷著樂
[个人文集]




性别: 性别:男

加入时间: 2004/02/15
文章: 366

经验值: 5707


文章标题: 轉貼徐明旭舊文﹕年輕一代藏人為何仇漢?拉薩314事件反思 (1071 reads)      时间: 2009-3-30 周一, 上午5:06

作者:偷著樂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從1989年3月8日拉薩戒嚴到今年3月13日,西藏近20年沒有發生大騷亂。許多中國人可能以為西藏已經太平,中國的青年則可能根本不知道世上還有個西藏問題,而且如此嚴重。其實早在十年前我就在拙著《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1999年2月明鏡出版社出版)中預言西藏還將發生大騷亂(第350頁),并論述了它必然發生的原因。

314事件給全中國人敲響了警鐘,使他們從遺忘或無知中惊醒。達賴與西方人權衛士的反應更令他們大吃一惊,大開眼界,增長了許多見識。314事件打先鋒的依然是僧人,打砸搶燒殺的主力依然是藏族平民,特別是青年,包括進城民工乃至中學生。他們的原動力不是宗教、民族狂熱,而是仇富心理,所以他們不僅攻擊漢人開的店鋪,還攻擊藏人開的店鋪,把藏族女店主馬阿英社推下樓,使之腰椎骨折(有可能癱瘓)。

這同1992年洛杉磯黑人騷亂打著“反對白人种族歧視”的旗號卻打砸搶燒韓裔、黑人商店如出一轍。達賴在民族狂熱、宗教狂熱外又找到了新的反華武器——仇富狂熱。這就是孔子說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西方民主國家對仇富暴徒的反應是嚴厲鎮壓,美國約翰遜總統與老布什總統都曾開槍鎮壓1967年的底特律黑人暴亂(那次還出動了坦克與武裝直升飛机,打死41人,打傷2250人,逮捕法辦4000餘人)與1992年洛杉磯黑人暴亂(打死55人,打傷2300人,逮捕法辦5000餘人)。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人指責他們侵犯人權,為何中國政府鎮壓藏獨暴亂就是侵犯人權?餘

1980年代末的騷亂青年已經變成中年,這次打砸搶燒殺的主力在1989年拉薩戒嚴時有的尚未出世,有的還是幼儿。他們沒有受過文革與1980年代末三次大騷亂的影響,從小享受中國政府的恩惠長大,從未受過任何打擊或壓制(不管是文革還是平息騷亂),生活水平比上一代騷亂青年富裕得多。他們為何比1980年代末大騷亂時的暴徒還要仇漢、凶殘呢?那時藏獨暴徒雖也打漢人,卻沒有殺死燒死漢族平民,而這次卻殺死燒死了17個漢族平民,其中包括嬰儿,這樣瘋狂的仇恨從何而來?

燒死以純服裝店的5名女店員(4漢1藏)的不是達賴派來的訓練有素的藏獨分子,而是3個進城打工的鄉下藏族姑娘,初听似乎不可思議——她們有這樣強烈的宗教仇恨與民族仇恨嗎?——細想不足為奇:這3名凶手平時最眼饞的不就是漂亮的服裝嗎?她們平時沒有大量的錢買服裝,自然就嫉恨服裝店與店里的人,藏獨暴亂一發生,她們就趁机發泄。就像燒死達孜縣摩托車店5名漢人(其中包括一名嬰儿)的兩個藏族男青年平時最眼饞的是摩托車一樣。這一現象再次證明了我在《陰謀與虔誠》里說過的“藏族市民永不滿足”,無論政府給多少錢都沒有用。

那些暴徒絕大多數穿的是時裝而非藏袍,說明藏人并非如達賴與西方人權衛士所說的那樣渴望保持西藏傳統文化,蔑視現代物質文明,一門心思轉經拜佛、超度來世。必須指出,藏獨暴徒燒的店鋪即便是漢人開的,房東也是藏人。他們還燒了一所學校與許多藏人民宅。達孜縣被燒摩托車店的藏族房東告訴中國電視台記者說:他與漢族店主關系很好,后者生了孩子,他送糌粑酥油祝賀。可見他就沒有仇漢情緒,因為他自己是富人,沒有仇富情緒。這說明改革開放确實使一部分藏人富起來了,并非如達賴與西方人權衛士所說的那樣藏人越來越窮漢人越來越富。當然中國政府沒有本事讓所有藏人都像那位藏族房東那樣富裕,就像美國政府也沒有本事讓所有美國人都擁有自己的房子。

我在西藏工作過多年,接触過無數藏人,深知大多數藏族中老年人天性善良平和,這與他們信奉佛教不無關系。從錄像看,這次藏獨恐怖活動的主力與1980年代末西藏暴亂時一樣仍是藏族憤青——任何一個國家、种族的人只要到西藏去生活上一段時間,就能輕易從相貌上辨別藏人與漢人,根本不會相信“中國軍警扮成藏人”打砸搶燒的神話。這些藏青從未經歷過農奴制時代,生長于改革開放時代,從小受到市場經濟的影響,利欲熏心、狂熱拜金、享樂至上、縱情聲色,沒有一絲佛教徒清心寡欲、慈悲為怀的气味。任何一個國家、种族的人只要到拉薩的舞廳、酒吧、夜總會去就能遇見這樣的藏青。在那里多呆些時候,就會看到這些藏青因酒醉、吃醋而相互鬥毆。如今有了“西藏獨立”這一冠冕堂皇的借口,正好大顯身手。

這兩起縱火案以及另外兩起各燒死1人的縱火案為何很快被中國警察偵破?當然是因為有目擊者揭發,而在當時的情勢下,漢人逃命都來不及,怎敢在現場看熱鬧?只有藏人才敢呆在現場,可見向中國警察揭發藏獨恐怖分子的正是藏人。据警方稱他們收到300多條線索。中國電視台還播放了拯救漢人的藏族醫生、佛徒的采訪記實,可見藏獨暴力也不得藏族民心。這一事實生動說明了廣大藏民并不如達賴所說的那樣仇恨中國政府與漢人、日夜盼望獨立,也說明中國軍警并未如達賴所說的那樣在拉薩大肆屠殺藏人。英國著名雜志ECONOMYST駐北京記者Miles在314事件時正好在拉薩,他是唯一奇跡般沒有被赶走的外國記者,他以目擊者的身份寫的文章也證明中國軍警并未如達賴所說的那樣在拉薩開槍血腥鎮壓藏獨暴徒。

然而得到中國政府與漢人好處最多的藏族大學生卻相信達賴的謊言,中央、西北、西南民族大學的藏族學生因此靜坐抗議“中國軍警殘酷鎮壓”,這就是我在《陰謀與虔誠》里指出的“藏族精英恩將仇報”。我還指出,藏人的民族思維方式是非理性的神話-宗教思維,很難學好科技,他們的數理化成績普遍很低。為此中國政府規定,藏人考大學的錄取分數線只有漢人的一半。他們以很低的考分進入大學,自然很難學好功課,在漢族同學與老師面前抬不起頭,心中非常苦悶。他們听了達賴與西方廣播后恍然大悟,原來他們之所以功課不好抬不起頭,不是因為自己智商低或思維方式有誤,而是因為受了漢人的种族歧視,于是他們變成了滿腦袋自由、民主、人權、自決的藏獨鬥士,這便是他們不相信中國電視的報導只相信達賴與西方廣播的謊言的根本原因。

這情景很像文革初期。文革前几年,毛澤東反复強調“千万不要忘記階級鬥爭”,要求教育界大力貫徹“階級路線”,中國各大學党委被迫放低分數線,招收了許多貧下中農子弟。他們入學后功課跟不上,在領導、老師與功課好的同學面前抬不起頭,心中非常苦悶。文革一開始,毛澤東告訴他們,建國17年以來中國的教育界被“修正主義教育路線”與“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專了政。他們頓時歡喜若狂,因為他們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之所以功課不好抬不起頭,不是因為自己腦子笨,而是因為受到“修教路線”與“資知”的迫害。為了反抗迫害,他們高舉“造反有理”的大旗,瘋狂地鬥爭、侮辱、虐待、迫害校党委干部(放低分數線招收他們的恩人,“修教路線”的執行者)與眾教授(“資產階級知識分子”)。

北京大學校長兼党委書記陸平被“革命學生”吊打。西安交通大學校長彭康被“革命學生”逼迫在烈日下長時間跪在毛澤東像前,最后倒斃身亡,還被剖尸。蘭州大學校長兼党委書記江隆基被“革命學生”頭帶鐵籠游街,他憤而自殺身亡。我在華中工學院親見党委書記朱九思及眾干部、眾教授被“革命學生”戴高帽、挂黑牌,手持面盆與筷子,赤足踩著滾燙的砂石路,沒完沒了游街,邊游邊敲盆邊“自報狗名”——“我是牛鬼蛇神XXX”。可見恩將仇報也是普遍的人性惡,特別是有一個極其強大的權威以某种極其崇高的理論狂熱煽動的時候。今日某些藏族大學生與文革初某些貧下中農大學生何其相似,只不過把毛澤東換成了達賴與西方人權衛士,把路線鬥爭與階級鬥爭換成了自由、民主、人權、自決。

由于中共高度重視培養藏族干部,這些沒有真才實學、只會高喊自由、民主、人權、自決的藏族精英在畢業后很快會被提拔為官員,領導許多有真才實學的漢族專業人士。這時他們高踞于昔日的漢族同學之上,應該得意了。可是他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與藏族的面子,就要時時處處擺出比自己的下屬高明的架勢,結果經常出洋相,甚至出事故。他們在惱羞成怒之餘,恨不得把所有漢人都赶走,這樣就沒有人同他們比較、出他們的洋相了。于是他們就暗中同情、甚至支持藏獨,無論中共給他們多少高官厚祿都沒有用。

西方人權衛士在民族問題上一貫采取雙重標准。北約用轟炸禁止波斯尼亞的塞族獨立,卻用轟炸支持科索沃的阿族獨立,肢解了塞爾維亞。北約成員土耳其正在血腥鎮壓庫爾德獨立運動,甚至越境進入伊拉克追擊庫爾德游擊隊,美國不僅不譴責不轟炸土耳其,反而派特工在肯尼亞綁架了庫爾德獨立運動領袖奧卡蘭,將其交土耳其判處死刑。西方不准美國的夏威夷獨立、不准英國的北愛爾蘭、蘇格蘭、威爾士獨立、不准法國的科西嘉獨立、不准西班牙的巴斯克獨立、不准印度的克什米爾獨立、不准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獨立,不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獨立,堅決反對阿布哈茲與南奧塞梯獨立。他們單單支持科索沃與西藏獨立,因為他們害怕中國富裕強大,千方百計地、不擇手段地分裂中國。這不是意識形態之爭,也不是文明之爭,而是中國要發展而掌權西方白人為了維護其世界霸權遏制中國發展之爭。這是西方白人霸權主義發動的新冷戰。西方主流媒體之所以在西藏問題上大肆歪曲、顛倒黑白、不惜造假,就是為新冷戰服務的,這叫做兵不厭詐。

許多西方白人出于同樣的原因愿意相信歪曲造假。同理西方白人霸權主義也要千方百計地、不擇手段地分裂、遏制東方白人俄國的發展,雖然俄國早已放棄了馬列主義、世界革命,與西方信仰同一個上帝與基督,掌權西方白人仍不放過俄國——支持車臣恐怖分裂分子、北約東擴、肢解俄國在歐洲唯一的盟國塞爾維亞、在波蘭捷克建立反導系統等等——難道他們只是為了搞跨在野的俄共嗎?

可惜西藏不是科索沃,中國也不是塞爾維亞。西方人權衛士只看見600万藏人及600万維人,看不見12億漢人。他們妄圖利用1200万藏人與維人分裂擁有12億漢人的中國、搞垮中國政府是不現實的。西方媒體大肆譴責中國政府煽動民族主義,這不是贊揚中國政府深得民心嗎?藏獨暴徒在3月14日燒死了包括嬰儿在內的17名漢族平民,漢族的民族主義還用得著中國政府煽動嗎?這樣的事放在歐美各國如何?難道要拍手叫好才算自由、民主、人權?西方人權衛士最大的錯誤就是無視12億漢人的感受與力量。正如我在《陰謀與虔誠》里指出的,西方人權衛士越是支持達賴搞藏獨,越是縱容藏獨暴徒打砸搶燒殺,漢族人民就越是感到他們喊得震天響的“自由”、“民主”、“人權”虛偽,越是支持政府,他們自己也陷入了catch 22的怪圈之中。

作者:偷著樂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偷著樂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95763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