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印尼人物志之二----老金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印尼人物志之二----老金   
leedscat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4/30
文章: 39

经验值: 225


文章标题: 印尼人物志之二----老金 (1032 reads)      时间: 2008-9-26 周五, 上午1:21

作者:leedscat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老金

老金年逾花甲,是我们项目员工中最年长的一位,算起来,也是我们父辈中的年岁,出于尊敬,我们称呼他一声金老大,他倒也不避讳,应声时笑得眯孜孜,有滋有味的倒像是在享受。

老金的长相着实不敢让人恭维,一百八十公分的大个子,颇有些“虎背熊腰轩辕相,声若洪钟恶来胆”的架势,两只壮硕的眼袋大过布满血丝的眼睛,左额上一道疤,眼角边搓衣板似的鱼尾纹和微微隆起的肚腩却无法遮掩住他的年岁,这倒罢了---只是一头飘逸的长发如同《水浒》中蔡庆耳边那一枝花似的标新立异---这样的人,只要你看过一眼,一辈子都忘不了。和他熟悉的人笑话他一把年纪了,还休生养性的培养艺术家风格,敢情是用来吸引涉世未深的女娃娃们的。他也直言不讳:“别看我年岁不饶人,长得也没你帅,那东西可不孬,不信,咱练练。”笑得一桌人捶膝喷饭。

老金不好读书,据他自个儿说,家里共三兄妹,他排行中间,由于父亲去世得早,自小缺少管教,一直酷爱拳击,讲义气,行仗义,是个惹事儿的主。慢慢长大成人,越闹越凶,大舅眼见着慌神,上上下下托足了关系,才把十七岁的他送进了一家国企工作。初时他学的是“刨、吹、铣”,三年满师后,转行干起重,几年下来,穿钢丝绳,吊葫芦,牵滑轮,从起重队的搬运一直干到队长。这几年,他也没闲着,打过架,斗过殴,酗过酒,蹲过监。恰逢一九七四年那次他们企业的一辆货车坠入了省西的大峡谷,由于地势险峻,作业条件恶劣,大型设备无法施工,在拘留所蹲了八天的他被单位保了出来,带了几个人,用最简单的滑轮钢丝绳装接,花了十多个小时,硬是把那台近20吨的货车带着货吊上了平面。事后论功行赏,单位原想给他评个先进,谁知上上下下都摇头,最后也只能作罢,他倒也无所谓,神游四海的照样我行我素。后来结了婚,有了孩子,身上的戾气才慢慢散去----说到这里,他冲我们眨眨眼,“谁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啊,人啊,需要磨,磨过了就知道社会的苦……”我们这才觉悟道,原来打架也可算是一种磨练。直至后来我们见到了他的那根肋骨---贤淑良德的老婆,才不觉恍然大悟。

结婚后的老金简直是吃错了药似的转变,积极入党,评先进,五一劳动奖章,不得不让我们感叹主的造物弄人和爱情的伟大动力。八十年代末期,国内电力行业大兴土木,他又转部门搞起机务,什么安装,检修,上上下下的满世界跑,空暇之余,又和一个颇为信赖的徒弟组建了一家注塑公司,自己任总经理,把常务管理丢给了徒弟,两年下来,生意一直还算不错。但有时金钱是一种腐蚀剂,就好象和印度洋的和煦的海风一般,吹在身上固然舒服,长期下来也会闹出个风湿骨刺什么的。徒儿原本就不是省油的灯,吃喝嫖赌样样不俗,花光了流动资金,卖光了固定资产。老金一怒之下,一纸诉讼,把徒儿告上了法庭,律师说肯定胜诉,不胜诉把头提下来给他当马桶,谁知道徒儿的媳妇抱着两岁的娃娃在他家门口跪了半个钟头,哭诉了几年的辛酸,他心一软---不仅改成了庭外和解,还给娃娃塞了个红包。那日酒后,老金讲了这个故事,问我是不是太傻,我说“老金,你赚的是人心”。

上帝对人都是公平的,他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定打开一扇窗。莫说如今老金长得固然凶相,性格却大相径庭的一团和气,说他是人见人爱的活宝倒也一点不过分,刚来工地不到半个月,上至厂长下至保安清洁工,没有一个不认识他,每次别人一见到他,一个印尼军方的横挂式敬礼加上生硬的中文,“Mr. Gold, 你好”。他缓缓挥挥手,“同志们幸苦……”那架势横是赛过小平八九年天安门阅兵。据说一件颇为离奇的事情一直在工地传颂:他和项目业主经理通过肢体语言夹杂中文和印尼文(指老金用中文,那位用印尼文),比划着交流了半小时,谈了工期进度、质量控制以及人生理想,还欢迎人家去他家做客诸如此类……从此后这位经理一谈起老金便竖起大拇指,“Mr. Gold, bagus(好)”---可见他超强的沟通能力。

不仅如此,老金善于利用这种自生的资源,从而转化为工作上的优势。九三年他们企业在印尼苏门答腊岛承包了第一个境外项目,他主管锅炉安装,兼后勤部部长。那时国内条件不如印尼,刚来时,员工还抱着一种新奇的态度,三个月下来,新鲜感一过,烦躁情绪开始滋生,外加生活费补助有限,一个个面露菜色,老金不通英文,更不通印尼文,一个人开着货车,一路比划着问过去,一直开到两百多公里外的棉兰(印尼第二大华人聚集城市)悄悄载了两头猪回来。众人打开车后盖的油布时顿时傻了眼,两头猪被堵上了嘴,拴上了蹄,分别绑在车厢里的两包水泥上,身上压满了蔬菜。众人这才知道他用心良苦---由于印尼是穆斯林国家,教徒不仅不吃猪肉,连养猪也是违反教规的,因此冒了天大的风险,精心伪装,一个粗汉心细如此---实是出于无奈。由于该项目依山而建,周边都是茂盛的原始森林,他又组织轮休的员工去林子里捉野鸡蜥蜴,去海边钓鱼捕蟹,一方面缓解情绪,另一方面解决伙食。两年下来,项目做完了,周边的野味也被捕得七七八八。

07年年底初,老金在原来的单位退休,由别人介绍到我公司,开始我并非很留意这个人,由于他现场经验比较丰富,就把他委派到苏拉威西的项目做质控工程师。此前,我们和移民局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那位心和肤色一样黑的印尼局长为了能搞到点好处,常常隔三岔五的组织军警来我们驻地查签证,轻则罚款,重则提人,害得我一快到印尼节日就组织员工集体外出---名是旅游,实为避祸。老金来后没多久,让项目经理给他派了个车,带着一盒不知什么东西单枪匹马的去了警察局,项目经理越想越不对,给我打了电话,我知道老金之前的经历,怕惹出什么事端不好收拾,连忙让项目经理组织现场的人员去接应,一方面又找人通知业主,让他们派人来协调,谁知人还没组织好,他就大摇大摆的回来了。此后,移民局平静得通太平间一样……下面的员工忍不住好奇,问老钱怎么摆平,他还卖关子:“我送了他们点东西。”最后抵不住众人央求,终于道出实情,苏拉威西蚊子多,本地的驱蚊方式是用点燃的椰壳熏蚊,所以送了他们一盒风油精,还答应每个月送他们一盒……众人跌得七荤八素……打那以后,风油精就成了我们项目员工居家旅游,走亲访友(指印尼人)的必备良药。印尼人也将风油精视为身份的象征,如果一个人身边没有一瓶风油精,表明此人无社会地位。作为最时髦的举措,通常是某人走进办公室,向同伴抱怨天气太热,然后煞有其事的从上衣口袋掏出一瓶绿色的风油精,旋开盖子,在食指上蘸一下,然后轻轻的在太阳穴上涂抹,涂完后还在人中的位置擦得干干净净,深深吸气,缓缓吐气:“Bagus(好)”。移民局定期派人来我们办公室取风油精,提醒的动作也颇为简单风趣,两个手指在太阳穴比划比划,新来的员工不知根由,私下问是不是在学一休哥……一时间,风油精在当地风靡,搞得我们认识的印尼人身上都带有一种夹杂着汗臭和风油精的混合味道……回国后我定下家规,从此风油精不准进门。

一个月前,老金向我请假,说腹下隐隐作痛,想回国安排个体检,结果查出阑尾炎。手术前我正好在国内,顺道去医院看看他。看他精神还不错,两人开起了玩笑,他说这一推进去,眼睛一闭,刀子一下,还不知道是好是坏。我笑道:“你进去前带瓶风油精,万一看到阎王爷,把风油精给他,他就送你回来了,据我知道,下面的驱蚊方式是用牛头马面的大粪熏蚊的……”笑到他疼得叫医生。

前几日中秋,董事长来现场慰问并视察工作,还带了个香港风水先生,聊得比较投缘。饭后我让他给算一卦,他丢出几个铜板,批了个“屯卦”,说是生生之相,乃是大吉。那家伙颇有专业知识,前前后后说了不少,多半是吉利的话语,我大致听了囫囵吞枣,最后收尾前,他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句作为点睛:“有其德者,必逢其功”。不知怎的,我想到了老金……

作者:leedscat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eedsca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94264 seconds ] :: [ 22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