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再澄清我的观点和立场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再澄清我的观点和立场   
bystander
[博客]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663

经验值: 1581


文章标题: 再澄清我的观点和立场 (822 reads)      时间: 2008-1-21 周一, 下午7:05

作者:bystander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再澄清我的观点和立场


我甚少看中文书,对中文网的投入感也不大,中文写作能力只有业余水平,纯粹是兴趣而已。我不是民族主义者,从不标榜自己爱国,不会替中国共产党说好话,不会为中共出谋献策,也不会刻意妖魔化西方或美国。不过,与网友谈及有关中国的话题时,我会尝试客观地就我所知,解释我认为哪些政策会较为符合中国的利益。总的来说,我对美国的情况比较感兴趣,看问题时一般会以美国为立足点。

我在早期的文章如《共产主义的“原罪”》或《富裕社会的“刁民”》,又或者近期的帖子如《美国人的希望》,都谈及到我的基本政治立场,老芦要了解我的政治观点,绝对可以从阅读或批驳那些文章入手,何必要从《滞胀世代》系列文章推敲我的政治意图,误以为我写作《中美探戈舞》的动机就是要为中国抱不平?思考经济问题时,我的着眼点是利益的考量和事实的陈述,政治和道德价值判断都不是重要考虑。

《也谈儒家思想和亚洲价值》是三、四年前写得比较草率的一篇随想。当时根本没想过读者会有什么反应,许多细节都没解释清楚,也许真的可能会引起误解。诚如老芦所言,文章的第一段已经出了错:美国其实在八十年代甚或七十年代,早已向拉丁美洲国家推销那所谓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方案。然而,同一段里我说到“恶名昭彰的所谓全球化”,其实是指1999年在西雅图发生震惊世界的抗议行动后,每次在世贸会议期间都会有反全球化组织召集大规模示威集会;同时近年全球化更成为了西方左派攻击的对象,美国国内反对把工序外移(outsourcing)的声音此起彼落,甚至主流媒体上也经常可以见到抨击Walmart及其它跨国企业的言论。相信是我在原文的表述过于简单,给了老芦太多想象空间,才会误以为我是在发表“危言耸听”的言论。

(在扫除贸易壁垒的问题上,学术界里仍有颇大争议。讨论的前提是必须区分双边贸易、多边贸易以及NAFTA等所谓trading blocs。拉美近年反美情绪高涨,查韦斯等多个国家的领导人,都经常痛骂新自由主义,指前政权与美国订立的所谓自由贸易协议,即free trade agreements 或FTAs,本质上都是不平等条约。不少美国左派评论更指NAFTA协商的整个过程完全是黑箱作业,没有经过国会讨论,议员毫不知情,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的市民大众全都给蒙在鼓里,所有得益却尽归少数利益集团。虽然这些跟我原本写的没多大关系,但再一次提醒老芦,不要把问题看得太过简单。)

一直以来,我对讨论问题的态度都是就事论事,不会去刻意揣测别人的意图或动机,也不会破口大骂、无的放矢。在我写的文字里不会找到“西方妖魔”或“妖魔武器”等意思的字眼,原因是我根本从来不曾有过妖魔化美国的意图,而且我对这种玩弄文字的骂人伎俩也甚为反感。议论事情时,只要拿出事实和道理便已经足够,既不须乱扣帽子,也不须猜度用心,更不必以情感用语去掩饰理据不足。记得曾经有网友质疑说,我写作《滞胀世代》的唯一目的,不就是要“唱衰美国”吗?请试想想,假如美国的经济基本因素(基本面)不是出了严重问题,单凭我这一张嘴,真的就可以把一个超级大国唱衰吗?

老芦在引文时也实在太不细心。我在《也谈儒家思想和亚洲价值》一文谈及中美关系的部份,其实共有两段,但老芦只引了其中一段:

“不过,中国现时持有大量美国债券作为储备,假如大量减持,足以令美元霸权彻底崩溃;因此,老美暂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在军事等方面,中国不可能与美国硬碰,要拼就只有拼经济。过激的民族主义或爱国主义只会令中国变得更为孤立,对经济发展不利。”

但在之前的一段我已经清楚说明我的忧虑,指当时在美国甚嚣尘上的所谓“中国威胁论”,对中美关系和中国经济发展可能构成负面影响:

“中国虽然平安渡过亚洲金融风暴,而且还成功加入世贸组织,但布什政府上台后,对中国不甚友好,视中国为威胁,并在贸易、能源、军事和国际关系等问题上,处处与中国为难,企图封杀中国发展的空间。由于形势险恶,中国在开放金融和民主改革等问题上必须步步为营,不能操之过急,稍一不慎,便有出现动乱的危险。”

提出忧虑,指出双方存在共同利益,不宜轻举妄动,难道这也是“祸国殃民”的主张?难道指出“老美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就等同于主张要先发制人,跟对方拚个玉石俱焚?中国为什么既不能也不会大手抛售美债,我在题为《中共的尴尬处境-提上来谈对萧峰网友文章的一点看法》的帖子已经解释过,不赘。至于所谓“拚经济”,是指一心一意把经济搞上去,让对方刮目相看;任何一个有基本理解能力的人,都不会将之理解为“不顾一切后果,搞垮美国经济”。不知究竟老芦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再曲解我的观点?

老芦问我当日为什么没有立即回应。但事实上我已经在《也谈儒家思想和亚洲价值》贴出后第二天再写了一篇题为《再谈新自由主义和儒家思想-答芦笛先生》的文章解释我的立场,老芦还跟贴说:“谢谢回应,等我好好想想”。不用多说,我没有他心通的异能,到今天都不知道老芦在想些什么。假如老芦真的担心误解了我的说话,又不想被指有意抄袭,可以在文章末端加入附注,这是一般学术人士都知道的做法。


作者:bystander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bystander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0604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