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自有后来人”:有感于书记之死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自有后来人”:有感于书记之死   
寒江月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自有后来人”:有感于书记之死 (698 reads)      时间: 2003-11-05 周三, 下午10:47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自有后来人”:有感于书记之死



寒江月





戴镣长街行,

告别众乡亲。

砍头不要紧,

只要主义真。

杀了我一个,

自有后来人。

杀了我一个,

自有后来人。



我这一代的人对这首歌应该不陌生吧。 它的名字是《就义歌》, 是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里的一首男高音独唱.唱歌的男演员衣衫褴褛,戴着手铐脚镣,在闪亮的刺刀下走向刑场,一路高歌“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



这首歌是从先烈夏明翰的《就义诗》改编而来。夏明翰,湖南衡阳县礼梓乡人,生于1900年农历8月1日,中国共产党早期活动家,1925年后出任中共湘区执委委员兼组织部长,并负责农运工作。1927年起,历任武汉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秘书,中共湖南省委常委委员,平江、浏阳特委书记和湖北省委委员。1928年农历2月29日,年仅28岁的夏明翰在汉口被害,临刑前写下《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小时后,每听这首歌,不由从心里感到先烈们的慷慨悲壮。现在想想,也觉得一个人总是要有某种坚定的信仰,尤其是“还有后来人”的信念,才能如此视死如归吧。 “自有后来人”也是整整几代人的希望。我们就是被当作“后来人”来教育的。记得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的第一篇课文是“首都,北京,天安门”,每天早上到学校后的第一件事是全校升旗仪式,在学校里学会的第一首歌曲是“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每年清明节自制花圈,到烈士陵园去扫墓,每个学期至少一次听老红军讲革命故事……这些全在是文革前。那时候,真的为烈士们的事迹感动,真的有身为“后来人”的感觉,当然,那时候并不懂得什么叫做“使命感”。



不知道这种身为“后来人”感觉是何时消失的。只知道先是一种屈辱的受骗感,然后深沉的失望,接着是强烈的幻灭感,最后,终于自愿放下了“后来人”的精神重担, 远走他乡。



最近,围绕11月1日湖南长沙县委书记李振萼之死的争论让我为夏明翰的一代难过--如果他泉下有知,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首先,有关李振萼之死有两个不同的版本。



版本一(潇湘晨报):

“本报讯 前日下午,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的青竹湖高尔夫球场内,发生一起意外事故,长沙县委书记李振萼不幸命殒球场。目前,有关方面正在协调处理此事。”



该报道接下去说:“据知情者介绍,当日下午3时许,李振萼到达球场。工作人员为其准备了电瓶车,李振萼先上了电瓶车,当球童准备将球棒等物放上电瓶车时,电瓶车不知何故已快速开动,随即,电瓶车翻下高坡,车上的李振萼当场受伤倒地。当晚7时许,经医院多方抢救无效,李振萼因伤势过重终告不治。”



版本二(三湘都市报):

本报11月2日讯 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书记、长沙县委书记李振萼,昨日在完成引资谈判、返程星沙时,因座车翻入路边深谷,身受重伤,因公殉职。



该报道强调:“据可靠消息,11月1日,李振萼与几位来长沙县投资的企业家,在位于长沙市开福区境内的青竹湖高尔夫球俱乐部进行谈判。当日下午4时多,谈判完成后,李振萼一行返回长沙县。不料在下山途中,李的座车突然翻滚到路侧10多米深的低谷下。李振萼头部严重受伤,当场昏倒,随后被紧急送往湘雅医院救治。但因伤势太重,最终殉职。据悉,李振萼的追悼会定于11月4日在长沙殡仪馆举行。(本报记者)”



(以上两个版本均引自搜狐网的“时政评论”专栏“新闻应该怎么做--三评长沙县委书记之死”http://news.sohu.com/88/99/news215209988.shtml )



且不说李书记之死的真相究竟如何, 令人无法不深思的是,这两个报道上网之后,引发了网民们的一片欢呼和嘲讽。在这两个截然相反的版本中, 人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个版本,不由分说地认定了这位李书记是“贪官”。昨晚我在新浪网上看到209页,2000多条评论, 我翻了50多页,无一例外,全是嘲讽。



今早,秋雨霏霏,我一边喝咖啡,一边在电脑上继续跟踪这条新闻,看见的却是官方与民众全然不同的态度:



官方:

“长沙晚报讯 昨日下午,湖南革命陵园李振萼遗体告别仪式会场显得格外肃穆与沉重,是一片黑色和白色的海洋。长沙各界人士和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长沙县各界代表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挥泪送别因公殉职的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长沙县人民爱戴敬仰的好书记李振萼同志。

毛岸青、邵华和省有关领导及老同志送来花圈和挽联,对李振萼同志因公殉职表示哀悼,对其亲属表示慰问。



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梅克保,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罗海藩,市委副书记、市长谭仲池,市委、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府、市政协、长沙警备区在长的领导同志和老同志参加李振萼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对李振萼同志因公殉职表示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



当然,报道也免不了替群众感觉一番:“长沙县各界干部和群众获悉李振萼同志去世的消息,无不感到震惊,无不沉浸在万分悲痛中。许多村组干部、普通党员、平凡百姓和企业老总或打电话或亲自到长沙县委办公室问讯,大家都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他们表示化悲痛为力量,把长沙县的明天建设得更加美好。 (稿源:长沙晚报)"



民间:

搜狐网友:湖书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59分 IP地址

请大家注意,日本人在星期六绝对不会上班。也不会谈什么业务。放屁。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50分

《湘晨报》的同志们,真为你们担心,你们要用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等着挨办吧。唉。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49分

长沙的同志们真可谓用心良苦,千方百计抬出一些大人物。这样一贴上皇太子护身符,事情基本定性了,哪家新闻机构还敢参与呢。《潇湘晨报》,等着挨办吧。唉。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48分 IP地址:

我真担心,车上的其他同志有没有受伤?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46分 IP地址:

今后,领导干部陪日本鬼子吃、喝、嫖、赌,万一乐死了,都算因公殉职!----大快人心!!!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43分 IP地址:

大快人心------少了一个贪官。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41分 IP地址:

死得好!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41分 IP地址:

官死民欢笑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32分 IP地址:

长沙人民的好书记,可惜死得不是地方。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31分 IP地址:

消息应该真实,不要编造;人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是不会被欺骗所左右的。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29分 IP地址:

我建议:先查清他有多少家产,多少存款。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29分 IP地址:

生的伟大,死了狗雄。腾出空位,补缺贪官。三陪小姐请节哀:书记死啦书记在,倒下一个嫖客补两条色狼,生意还是看好的!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15分 IP地址:

建议为这样难得的好书记下半旗,全国莫哀30天。呜呜呜,我哭呀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11分 IP地址:

这个社会还是人民当家作主吗?总有一天,火山爆发,同这些公仆算帐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10分 IP地址:

继承李书记的革命遗志,把党的高尔夫事业进行到底!

搜狐网友:zhengaredong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10分 IP地址

死了一个书记,把当官的人丢了

一篇新闻把记者的脸丢了

中国的“公仆”和中国的“克里空”!

中国的“主子”和中国的“奴才”

搜狐网友 发表时间: 2003年11月05日22时08分 IP地址:

兔死狐悲啊。贪官送贪官,这种贪官应该多死几个,天杀贪官。不要脸,还因公殉职。

……



想像一下吧:一群各界官员在殡仪馆里举哀,外面却围着一群人爆笑,这场景真是尴尬得令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宁愿选择去相信李书记不是贪官,宁愿相信“版本二”,但是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不再相信那事业是美好的了,人们甚至不再相信那事业本身了? 我曾经听过,也读过许多很美好的故事,关于群众如何冒着生命危险掩护革命者的故事。我真的怀疑,如果—God forbid—如今那种情景再来一次,还会不会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掩护李书记们?



还是回到李书记之死的新闻吧。 “新闻应该怎么做--三评长沙县委书记之死”的作者江山的评论中提到,“七品芝麻官”长沙县委李书记之死,居然惊动了新华网, 该网发布消息说李是“因公殉职”。换句话说,官方已经为李书记该棺定论了,但网民们还是不依不饶,不一会儿功夫,网民评论的贴子直线上升,仍然是一片嘲讽。



我不想再翻那些贴子了。不需要太多的时间,真的。从1928年到现在,不到100年;从1949年到现在,不到60年;从1989年到现在,不到15年。 夏明翰所期待的“后来人”呢?他们在哪里?我在网上找到了夏明翰烈士的照片,看着照片上那位满怀着“还有后来人”的坚定信念从容赴死的青年,我依然充满尊敬。



只是,慷慨悲壮的《就义歌》,今天唱来,份外苍凉。







11/5/2003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4278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