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大郎显然是入了望文生义之瓮!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大郎显然是入了望文生义之瓮!   
古迷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大郎显然是入了望文生义之瓮! (636 reads)      时间: 2003-11-04 周二, 下午9:54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1。鲁迅之“慨”



众所周知的释义本来就是:这(帝国主义)真有些“顺”“逆”不分,玉石俱焚之(气)慨了!与鲁爷原文对“帝国主义”轰炸国军嘲讽和幸灾乐祸的笔调完全一致。



而大郎居然改成了:这(帝国主义)真有些“顺”“逆”不分,(因此它或鲁爷或大郎有了)玉石俱焚之慨(叹)。与上下文根本无法协调。





2。林雨堂之“慨”



林爷的语言本来更是平实易懂,通解本是:秋......色淡,叶多黄,有古色苍茏之(气)慨,不(再)单以(春夏早已有之)葱翠争荣了。这是与全文咏颂秋天(即人之老年)的原意一脉相承的。



大郎却偏要改成了:秋......有(令林爷或大郎产生)古色苍茏之(感)慨,不单(与)以葱翠(为特征的春夏)争荣了。这无非是对秋天的咏叹,还是落入了“老气横秋”的俗套,有违林爷上下文反其道而行之的本意。不通之至!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07127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