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活在1989》第十二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活在1989》第十二章   
草根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5/02/13
文章: 2510

经验值: 12437


文章标题: 《活在1989》第十二章 (756 reads)      时间: 2007-11-15 周四, 上午3:03

作者:草根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活在1989

第十二章

1、

那年头的北京城,满街都是跑生意的,随便一个小瘪三都敢跟你谈几百万几千万的生意。

都说中关村是北京的硅谷。动物园那边立了个大牌子: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往前7公里。学院南路口也有个大牌子: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往前2公里。朝着这个路牌一直走,就到了中关村。中关村原名中官,是太监的意思,年老退休的太监在这儿买地养老,造坟墓,死的太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地皮就成了坟墓。北大里面不仅有太监的坟墓,还有太监的塑像。后来中国科学院要在这儿安家,科学家们受不了“中官”的名字,北师大校长陈垣建议,改名为“中关村”。虽然避开了太监坟墓的晦气,却带来新的晦气,有人说,中关村就是“中国关押犯人的地方”,于是后来的反右派、文革运动都在中关村发家。有人说,太监阴魂不散,所以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太监习气重,阉割自己表演忠心的特多。

1993年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去考究中关村的来历,中国人向来健忘。那时候咱们只知道中关村有很多大公司,有很多寻梦的年轻人。康华公司已经奄奄一息,四通公司已经换了主人,这丝毫不能阻碍中关村前进的步伐。用咱们中法科技大学流行的歇后语来说,中关村的前途,那是小孩的鸡巴——来日方长。

我毕业后第一次到北京,到处奔波乱七八糟的生意。所谓乱七八糟,那是当年北京城的特点。你在中关村、海淀路的地下室随处都可以看到高技术公司的牌子,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有五六种或者更多的名片。他们同时倒卖电脑、打印机、海关没收的汽车、保健品、进出口配额……什么东西都能倒卖。那年头你跟北京人不能谈小生意,每个北京人都是胸怀大志的样子,开口就是几百万几千万的生意,虽然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做成一笔买卖。

我找到在中关村混的段誉,他和老乡小强、师兄丰验合伙开了个“拓扑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英文名字叫“topper”,我猜想是加料机之类的意思,段誉说:“不,topper 是 top 的比较级,比顶尖的还要顶尖。”

拓扑公司挂名的总经理是一个老太太,段誉的远房阿姨。那时候外地人在北京城开公司手续麻烦,所以他们就找了个退休老太太当法人代表,月薪250元。拓扑公司的三位股东同时也是其他几家公司的推销员,给大公司到处拉客着挣点钱维护拓扑公司的开销。整个拓扑公司就是某座大楼里面的半个柜台,一部电话,还有三个股东中的某一个,名片上印着“业务经理”,这是中关村最低级别的职位。每次跟客人讨价还价,柜台上的那个业务经理会装模作样给住在地下室的另一个业务经理打电话:“张总,这个客人说,海洋公司的价格比咱们还低啊!”然后转头对顾客说:“我们总经理说了,如果不要发票的话,价格可以再降200元。”我看了几次之后,也就明白了他们的生意奥秘。他们根本没有存货,都是先跟顾客谈价格,再到海淀路某个大公司的仓库提货,纯粹的皮包公司。

段誉和丰验都是书生气十足,丰验师兄刚刚拿到博士学位,一毕业就野心勃勃地要创业,办了个停薪留职就出来了。商场上的事儿跟读书是两码事,段誉就找来了鬼精灵的颇有商场经验的小强。那时候小强在苏南的一个小塑料厂当经理助理,这似乎不能满足他的野心,也正寻思着要创业。

小强一坐到酒桌上就满脸流气,跟几年前比多了些社会上特有的那种油滑。

“强哥,你是89年毕业的吧?人大的怎么分到塑料厂去了?”

“老弟,您还不明白?我这人86年就是学潮分子,戒严后带着小妞去南京上海串联,6月3号回北京就赶上了,您说还他妈的有什么好工作?”

“强哥艳福不浅,现在那小妞还跟你?”

“操,跑了,看我没前途,跟别人结婚出国了。”

“嫁了个洋人?”

“清华的,在美国留学。六四一开枪,就拿到绿卡了,操。”

“操,六四血卡。”

“老弟你呢?就这么辞职了?有女朋友吗?”

“有。也吹了。”

“也是因为你没有好工作?”

“不。她老爸还可以给我找到机关的工作。我不愿意在那鸡巴圈子混,要做生意,就吹了。”

“老弟,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干!”



2、

崔健说:“爱情就像一场运动,说的必须都是真的,相比之下那多少年的运动好像全他妈都是装的……爱情来到我身边,像一场革命把生活改变……”,我不知道崔健这小子到底有过什么样的情人,大概《一无所有》的时候就恋爱过一次。《一块红布》的时候也恋爱过。崔健流行了一阵,但始终没有太流行,也算是幸运。这世上什么东西一旦高雅起来,就开始变得俗气。八十年代中国校园流行四大俗:围棋,诗歌,吉他,西方哲学,转眼就培养了一群俗人,一个比一个能装逼。

我不知道崔健什么时候写这首歌,这首歌总让我想到馨儿。她偎依在我身边的时候,让我感动得要流泪,我心里默默的想的就是崔健那句歌词。馨儿喜欢靠在我的肩膀,晚上我们一起走路的时候,她会握住我的手。跟别的女人相比,她的手尤其柔软,或许是我握住她的手的一瞬间,我的心忽然柔软了。

“你真的没有骗我。以前你老说你很穷,以为你考验我。”

“爱情就像一场运动,说的必须都是真的。”

她抬头望着我笑,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会变成弯弯的月牙。

“你不要太担心,钱总会有的,你名牌大学毕业,技术又好。”

“我想辞职做生意,挣钱买房子。”

馨儿是个什么事儿都要跟父母商量的人。第二天她就转达父母的意见。

“你最好不要这么早辞职,要多认识点人,拉点关系网,才好做事。”

“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我那些初中同学做生意挣了百多万了,我大学毕业反而没钱。”

“我爸说,可以帮你想办法调到机关工作,他说你有政治头脑。”

“你没告诉你爸我是天安门最后一批撤退的六四分子?”

“所以呀,你更要到机关去。过三五年六四平反了,邓小平一死,赵紫阳重新上台,那时候肯定要起用六四的人。”

“我对政治没兴趣,它别对我感兴趣我就谢天谢地了。”

“你总是自暴自弃。”

“算了,我现在一想到政治就恶心。我只想钱,别的什么也不想。”

“连我都不想吗?”

我把她搂在胸口。她喜欢偎在我胸前,听我的心跳。

“如果我不嫁给你,你会恨我吗?”

“我不恨你,我会恨那个娶你的人,会逼得他走头无路。”

她抬头看我,满眼的幸福。


3、

馨儿让我到他家去。她父亲准备了很多好酒。

“过年了,这些酒你拿着,拜年送礼需要的。”

“伯父,我附近的亲戚只有一个舅舅,不需要这么多的。”

“嗨,你们厂长啦,工经委王主任啦,你都要去拜年。王主任跟我说了,市领导已经把你们厂作为‘重视知识分子优秀企业’,要给集体企业和乡镇企业树立一个典型,电视台和报社都在准备呢。”

“我们厂长只喜欢实干的人,不喜欢别人搞送礼这一套的。”

“呵呵,我和他相识很多年了,还不了解?送酒只是一种礼节。你看王主任,哪天缺酒了?都是工作需要不得不喝,喝酒喝出脂肪肝了,还得喝。有些道理你还没有想仔细。你看小林,搞了个‘农民工商协作’,就引起了市长的重视。你们工厂80个人,这二年来了9个大学毕业生,本身已经是县委市委都要重点宣传的,现在全厂只有你一个是重点大学毕业的,技术也最好,所以呢,现在对你是一个机会。上次王主任开会遇到我,还打听你的事。领导都需要政绩,政绩需要典型,小林的情况你最清楚了。”

馨儿的父亲对这些事情的洞察力,我不能不佩服。我心中憋了一口气,不想靠这种方式出人头地,投靠权贵给他们当道具我不愿意。

我转头看看馨儿,看到她期待的目光,心软了。

当我按响厂长家的门铃,心跳血压都倍增,想必是面红耳赤。厂长开门了,哈哈一笑,“ 草根,太好了,来,喝一杯。”他和我拉家常喝酒,跟平常加班以后陪我们喝酒没有区别,我很快就放松了,只是那句准备辞职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王主任家是馨儿陪我去的。主任也是个风趣幽默的人:“哟,老太爷自己不来,叫千金小姐来了。”然后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跟我聊天,说些看起来鸡毛蒜皮的话,我却小心翼翼,唯恐说错了话让馨儿难堪。王主任大大夸耀了我们厂长,说这老头真是“周公吐哺, 天下归心”,我说起当初自己找工作的尴尬困境,确实可以说“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王主任说:“悲剧,悲剧。”

出了王主任的家门,馨儿说:“你知道吗?他平时过年都要躲起来的,拜年送礼的人太多,应付不过来,这次还是我爸专门给他打电话约好的。”

我和小林说起自己给领导拜年的尴尬。小林说:“你未来的岳父用心良苦,你这家伙,最放不下面子和脾气。”

“他们想培养我应酬。”

“你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

“是吗?为了爱情,咱不得不迁就。”

“也不知馨儿怎么看上你。追她的人不少呢。”

“她说我和别人都不一样,眼界高,别人热心的东西我不屑一顾。”

“问题是,她喜欢的某种东西,你是不是也不屑一顾?”

“也许吧。”

“老头子可能看错人了,馨儿倒没看错你。”


3、

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辞职经商的,是吴刚的停薪留职。1992年的夏天,小林辞职了,到我们县城找小林商量一些生意方面的门路。喝酒当然少不了我。

吴刚喝了半斤二锅头,似乎还没有醉。他是个表情深沉的人,看人的时候眼神里有一股很深沉的东西,这深沉象一个黑暗中的水潭,让人摸不着底。

“小林,听草根说你在县里干得不错?都说你是市长的红人。”

“官场上,不能跟任何一派人走得太近,也不能走得太远。”

“你真的是这块料。”

“你不是也干的挺好的?怎么下的决心?”

“将来的时代,是商品经济的时代,这是必然趋势。在官场混,不可能真正理解商品经济,必须真正投入到商业里面去。”

“你的意思是……实习,为将来做准备。”

“一颗红心,两种准备。谁也不知道我们这辈子还有没有希望。经商至少可以解决眼前的经济问题。”

我说:“如果你一不小心成了亿万富翁,准备干什么?”

“钱可以发展人脉。人脉就是影响力。”

吴刚的眼神再次变得很深沉,那种自信的表情,与小林有几分相似。

我说:“如果我很有钱了,就找个乡村居住,养鸡养鸭养鹅。”

他笑了。“不错,很有隐士的风格,以后可以当兼职的国事顾问。”

“你以为我是陶弘景严子陵啊?隐居了还关心国家大事啊?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吴刚哈哈大笑:“老兄真是神仙!”


4、

那天馨儿把一位同事的来信撕掉了,被我数落几句。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她不过是想和你一起进修。你总该帮帮朋友,怎么可以假装自己没收到信。”

“你知道我为了这个进修机会找了多少人,花了多少心血吗?她要来,也要付出同样的代价。”

“对朋友应该有点义气。”

“你总是高尚得让人忍无可忍!如果她也去进修1年回来,就是我的竞争对手,你不明白吗?”

“但是她毕竟是你的朋友啊!”

她不再说话。这时候我忽然明白我和她之间很深的鸿沟。

几天后我对她说,决定辞职做生意去。她低下头,说:“你喜欢的事情,我不会拦着你。你是男人,应该追求自己的理想。”

我看出她眼中的疏远和失落。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是也可以说是一种解脱。

直到最后分手,她对我说: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但是希望你原谅我。

我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头脑里一片空白。


5、

小强自称会看相,我给他看了馨儿的照片。他眯着眼镜对光线看了一会儿,说这女人天庭饱满,地宅宽阔,准头饱满,乃是很早就可以成事业的有钱的福相。看她卧蚕丰满红润,嘴角紧缩,应该是床上高手,但是嘴唇单薄,人中肤浅,乃是情意不够之人,眼角颇有细纹,以后可能会有外遇,还是尽早分手的好。

我有些伤感。小强观颜察色,安慰我:“你老弟有什么好伤心的,看你一双大雁眼,根本就是大文人的料,落难才子必有佳人,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我苦笑:“是吗?哥们你也算个大才子啊,你也长了双大雁眼。”

小强不是一个嘴巴紧的人。他喜欢一边抽烟一边说他过去的事情。比如说他如何试探搂住某个女人的腰,说他当初带一个北京信息学院的女老乡晚上逛紫竹院,那老乡在树荫下有了点情意绵绵,他却忍住没有上她,现在想起来就后悔。有时候还讲一些他们塑料厂的男女色情故事。

“那些乡下女人,生了孩子再出来打工的,有个屁廉耻!”他眯着眼抽烟,那张烟雾后面的脸浮上江南小痞子的神情,“只要你在工厂还有点权,想摸谁的奶子就可以摸谁!靠,那些车间主任部门经理什么的,都是色狼。”

“你也摸?”

“我们名牌大学毕业的,在乡下女人看来都是他妈的——尤物!别看咱们在北京城啥鸡巴不是,到了小工厂那就是香港刘德华郭富城那种偶像。你不勾引女人会有女人勾引你。”

我笑笑:“你还没说你到底有没有玩乡下女人呢。”

“乡下女人,正点的都到了服务业当三陪,到了工厂就是二等的,老板找几个过得去的当文员陪客人吃饭唱歌,女人要当仓库管理员什么的都得有点姿色陪经理主任睡觉。他妈的当中国人就得这样,有逼的卖逼,没逼的卖命,卖良心。”

我说:“你摸女人的奶有什么感觉?会良心发现吗?她们也如饥似渴需要安慰的。”

小强的眼神里有一丝邪狠:“靠,咱们要不是到了工厂,知道女人的奶可以随便摸,还真的不懂得什么叫人权。妈的,就凭我们鬼大那群混混,也配搞政治?”

我始终不知道小强有没有做过色狼,是否像登徒子那样来者不拒。这小子绝对是个才子。我想象柳永或唐伯虎被一群相貌平庸的乡下妇女围着调戏是什么感觉。竟有些幸灾乐祸。


作者:草根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草根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109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