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alienjf:贫富差剧是不可避免的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alienjf:贫富差剧是不可避免的   
alienjf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alienjf:贫富差剧是不可避免的 (945 reads)      时间: 2007-6-23 周六, 上午2:58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在经济学理论研究上,和传统的自然理论科学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经济学理论的研究相当程度是建立在社会经验论,总结论的基础上,他缺乏向理论自然科学类似的,严格遵守人为主观设计的实验和模型,无法身临其时,其地的,获得试验的每一步精确反馈。因而在很多问题上,在面对社会很多实际问题时,他就缺乏一种完全客观公正的视角,难以十全十美了。

如今在经济学理论的研究中,就有这么样一个明显的,有勃于通常人们所了解的社会经济规律的一个国家集团的经济现象。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中国的经济成长用很多标准来看,都无疑可以算的上是奇迹,高效平稳的长期经济增长,就算在中央果断镇压64民运的反革命暴乱之后,很多西方人都预见到,中国社会可能重新走向保守化动荡化,政府封闭化,经济会受到社会变革的冲击,海外投资信心也会受到沉重打击,中国经济难以再保奇迹增长。

结果是中国反而进入了经济社会发展最高速的黄金10年,并一直维持到今天。在外汇储备,和国家GDP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就是一个用理论和西方的经验论完全无法解释的一个现象。

经济学,虽然没法精确的试验反馈来告述我们每一个精确的细节,但我们也可以从外观上,去解剖事物,看到影响中国经济发展明显的一些因素,也许会给我们找到一条合适的答案(也许并不完全正确,但非常接近)。

我在这里要讨论的主要是关于的是政治的部分。
在89年之后,东欧倒台了,苏联不复存在了,和中国一样,很多的前共产主义国家都在孕育着新的变革,去迎接国家经济的发展,这里面有体制上的问题,也有经济转型,人民副利,等等的一大堆的问题在跟着伴随着有待解决。

到今天,已经有整整17年的时间了,事实告述我们,没有进行体制改革,和政治改革的中国,反而在经济发展上走的更远一点。当然,我们不是说俄罗斯的转型就一定不成功,只是这个成功和中国所取得的成就,在我们看来,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这点,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必须承认。

中国为社么没有走进拉美化,和后共产主义化失败的后尘呢?很多民运分子对此的解释是,中国从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进入过市场经济的高速公路,既然没有进入过,那么也就不用担心会翻车,会出现好象在俄罗斯出现的经济阵痛的现象。这个说法,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有一定的道理,中国不健全的工业,市场结构,以及社会福利保障,远没有80年代的苏联来的系统和全面。
但是这个说法,也乎视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苏改革之前,两国都同样面临keol所说的“短缺经济”的困境,都是连基本生活的资料都供不应求情况。短缺经济是计划经济,高度集中的特有现象,也是其资源配置效率较低的一个表现之一。苏联如果说在整体经济规模上一定有比中国出色的地方,也就只是在于,苏联的重工业生产的系统化和完备化,是中国远远没法相比较的,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短缺经济的供不应求是全方面的,主要还是表现在人民物质生活是否丰富的基础上。

因此如此看来,生活资料的短缺不但不是弊端,反而可以构成强大的动力;由短缺到过剩,可以为经济增长提供一个广大空间,人口越多,经济增长的潜力空间越大。

解决这类办法的应变之道,在于大量的吸引外资,利用外资伴随进行国内经济改革,引进市场经济体系,抛弃计划经济,同时国家扶持免税或者低税率,提高关税,并且降低银行存息,加大发放国家贷款的利度和强度,这也是中国自80年改革到今天,最为成功的一种经济方式的运用手段。

俄罗斯等前共产主义国家和地区也必须如此,才可以缓解短缺,和振兴国家经济,但是到今天,中国的成就不但是耀眼和夺目,且不可追赶的,在某种层度上说,前共产主义国家的改制,基本上到今天来说,都失败了。

中国现在出口产品中,并非一般人所认为的只是低端加工产[品的出口,中国今天的出口,有56%以上是工业制成品的出口,这其中包含了,现代化的远洋巨轮,发动机,中小型电机,和重型锻压设备等等等。。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共产党早期所梦想的四个现代化其中的工业现代化,正在变为事实。而这些市场份额的占有,本来却是东欧前共产主义国家改革前所梦想得到的,结果中国共产党却在没有体制变革的前题下,用外资引资,完成了中国出口战略的一个巨大转变。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国家的物资出口中,类似服装等低端劳动产品的份额会越来越少,其它工业制成品和高附加值的产品份额越来越多,中国的短缺历史也早已变成了过去的故事。

那为社么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反差呢?中国为社么会比改革后的前共产主义国家还要成功呢?那我们必须明白,市场需要发挥效率,外姿进入要得到安全,就必须有一个稳定和强大的中央政府的存在,稳定的社会秩序和宏观经济环境是经济改革成功的温床和大前题。中国国家的稳定和次序,使俄罗斯只到今天都没有走过中国在十年前就走过的道路。选择激进路径使俄罗斯丧失了政治与经济的稳定,市场体系不能有序运转,其效率自然无法体现。市场经济没有稳定的政治稳床,是不可能生根发芽的,这不在于国家的政治体系。

有成就,就自然也有改革的副产品,就有社会的分化,这是无法乎视的,在中国今天的左派和右派看来,(也有人说是改革派和毛派),这最大的分歧在于,中国的社会变革是该融进全球化,去接受市场经济的改革,和市场经济自动调节的事实,还是面对更加加大的贫富差距,变的更加保守,一如毛泽东时代人与人的差距几乎没有经济水平上的差距,提高和完善人民的社会保障机制。

看问题,我们要的是本质,中国改革只要中国经济仍然以增加出口作为主要的增长动力,就必须保持劳动力的低价格水平以及庞大的低收入群体,经济增长的成果就只能由少数人攫取,贫富悬殊这一结果就不可避免。这就是改革的“比较优势”理论作为主流导向的产品之一,中国领导人认识到中国要现代化,要富裕,就必须进入市场化,加入全球分工,吃全球化的的大蛋糕,在选择权面上就变成了,“为己所能为,成为全球经济体系中的一个支柱”

“比较优势”“比较优势”,中国的“比较优势”和美国西方比起来,基本上就没有可能拿,产品的核心技术,完善的管理系统,市场研究体系,和现代化的人力管理,去和西方竞争,那么唯一拿的出手的,只有剩下的是近乎无穷的劳动生产力。这就是“比较优势”的一个真相之一。

既然,中国整体经济不可避免的要从以增加出口为主要动力而开始的化,那么中国必须有一大群低收入,低劳动保护的人群存在,才可以参加全球竞争,才可以退动社会发展,在宏观上看,腐败的确是加剧贫富悬殊的一个现象,但却不是主要原因。

只要市场化的规律存在,资本流向少数人就是不可避免的,区别只是在于流向的方式。

在市场经济的改革中,中国付出了代价,也得了回报。这些都只不过是中国经济奇迹的一部份表现方法而已。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4487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