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四)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四)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四) (715 reads)      时间: 2006-7-19 周三, 下午5:08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2000年10月的最后一天,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最后一天,聪美说好久没有去店里了,早上开车送我去了日本桥后自己便驶向了银座,临别告诉我今天最好早点下班,有重要的事找我商量,我问是什么重要事,她就是死也不肯说,只说是关于她那个店今后的事。每天见面一起生活,居然还要搞的这么神秘,我只是轻描淡写地认为女孩子都爱这样来点折腾,号称情调。

下午的东京,开始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一直不停,窗外已经是一片秋色,雨中红叶,令人想起一年前的那个秋天,真所谓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与聪美一起走过了才几个月,转眼又是那么多浓浓的日子,这究竟是我把这一切儿女情长的东西看得太重了,还是世田谷这家人有着一种令我魂不守舍的特异工能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进入深秋,东京的白昼明显的短了很多,傍晚坐进聪美来接我的车子时,还不到6点的天气已经几乎是全黑了,雨不仅没有停,而且下得更大,要不是聪美来接,没有带伞的我估计走到地铁站是何等的狼狈不堪。

“聪美,不要太累了哦,店里最近情况怎么样了?”

“你现在一点都不注意我,不关心我,我又没有一直在店里。”显然聪美对我的粗心近乎了愤怒,虽然声音不大。我这才扭头看她,顿时惊讶万分,刚才大雨催人,急着钻进车内,此刻借助大街上的灯光才看清了,聪美不仅换了一套服装,上身穿着粉色的羊毛套衫,下面配着薄呢短裙,最大的变化是头发成了直发,好像不是乌黑的,是深栗色的,一下子从原来的金色卷发的聪美脱胎换骨成了一个典型的东方女孩。

“噢,你去过美容室了?”我问了一句多余的话,立刻自嘲地笑了。显然,聪美不是从银座,而是从世田谷而来的,我从她的服装上和今晚精致无比的夜妆上确信无疑。聪美并没有回答我,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沿街的灯火辉煌的景色在侧面的窗外成为令人晕眩的万花镜,色彩斑斓地被分割,又被雨水重新组合,聪美的沉默让我爆发了一种冲动,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时,才觉得今天车内的气息也不同,她换了香水,一种令人心情荡漾起来的幽幽的微香。

“放开,危险啊。”聪美叫了起来,车速也减慢了。

“停下,给我抱一下再开。”我固执地说,并不松开抓住她的手臂,而且是不容置疑地强调我的要求的口气,我承认我喜欢现在的聪美,她的速度,野性隐藏在这种文静的打扮中,让我想起她是爱米莉的妹妹,她身上流动着跟爱米莉同样的血液,也隐藏着被埋没过了的香织的那种冷艳,我会彻底地去发掘她,揭开她的成熟与幼稚矛盾地结合下的面纱,而此时此刻的我近乎了迫不及待。

车一下子刹住了,好像是停在外苑大街的一个幽静的侧道上,树木很茂盛,以至于我们的车灯照射的四周比刚才大街上的反射暗了不少,左侧还有很高很高的深深的围墙,估计是皇宫附近。聪美关了车灯的同时,我已经按下了她座椅的靠背,抱住了她并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嘴唇,今晚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换了人间,虽然黑暗中我无法看清她,但是她的嘴唇上的香气却也是不同寻常的甜润。

“你疯了啊,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喝醉了啊?轻点啊。”聪美一把推开我的手,她的腹部虽然还看不什么大的变化,但是我的手却已经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那个部位微微的隆起。

我的企图是没有止境的,但是立刻遭到了聪美的阻止:“大哥,说话啊,你让我停车,我停了,可别在这里乱来啊,”她努力扭转头,但是又被我堵上了嘴,我的确疯了,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似乎要夺回所有自己曾经压抑过的和失去过的东西,贪婪地展现自己的男人本性,而今晚的聪美我确信具有偿还这一切的能力,尽管我一直认为对聪美来说她真的很无辜,也像她曾经呐喊过的:“这不公平啊。”

此刻我回答了聪美:“我没有对聪美不公平,聪美早就获得了我的一切,已经没有人比得上聪美了。”

聪美果然彻底糊涂了:“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哈哈哈,你记性倒是挺好的,是在笑话那时的我吗?”她用尽全力抓住我脸颊,看着我,那张尚未消失稚气的脸,又恢复了一份我对她的熟悉,并唤起了一份理智。

“大哥,别说那些了,我知道我那时说出来很多让你难过的话,其实最感到不公平的是你自己,你一直躲避隔离我和家里,以前跟爱米莉也是那么躲避和隔离,我知道的。不要再这样了好吗?我相信你现在是全身心地爱我的,但是就是不能全身心地爱我们全家所有人,一直在保持距离,我今天找你想好好谈谈的也是跟这个有关的,我们别在这里这样,另外找个地方好吗?”聪美一针见血地说了一通,把我脑子彻底浇醒了,渐渐松开了她。

车子重新启动,驶向越来越热闹的地方,那是我最熟悉的新宿南口地区了,聪美把车开进了京王百货店的地下停车场后说:“我们去对面的老边饺子馆吃晚饭吧。”我知道新宿有著名的“老边饺子馆”,不知道聪美为何会选择这里。

她锁了车门,另外套上了黑色外衣:“我什么都吃,你没问题吧?”

“我是中国人,你忘了?吃饺子当然没问题。”

聪美拿着一把伞,递给我说:“呵呵,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个店?就是因为你是中国人呢,这个店曾经是邓丽君最喜欢的,来东京据说必定要来这里,邓丽君你们中国人都知道的吧?我很喜欢她的歌,最喜欢的就是那首《つぐない(偿还)》,虽然以前在台湾就出名了,但是真正的大出名却是在日本,是日本让她更走红的。”

我刚想反驳她,台湾有三千万中国人,大陆虽然对邓丽君百般贬低封禁,但是至少有1亿人喜欢她的歌,官方根本无法阻拦。聪美已经轻轻地哼了那首歌——愛をつぐなえば別れになるけど(偿还了就分手)
こんな女でも忘れないでね(这样的女人你也别忘记)
優しすぎたあなたの(你真是太温柔了)
子供みたいなあなた(像孩子般的你)
明日は他人同士になるけれど(明天我们就是陌生人了)

“喂,什么啊,我不喜欢这个歌词,真是的,那就吃这个邓丽君吧,我也不讨厌此人,快走吧。”我有点不耐烦地催她了。聪美扫兴地看了我一眼,才挽起我手臂一起出了停车场,看见橘红色的成田机场的巴士,不由得感慨万千,风雨中每天究竟有多少中国人在这里消失在东京这座城市中,他们的明天又会被命运抛向和方呢。

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些,我打开伞时,聪美紧紧地靠着我一起渡过了熙熙攘攘的街道,雨伞下的世界很小,却很温馨,互相也很有依靠,聪美的肩头已经有了些水浮现,一拍便是湿漉漉的感觉。远处大百货店和银行大楼集中的新宿西口车水马龙,正是下班的高峰时间,工薪族行人也达到了高峰。

我们在店内坐下后,聪美今天一副做东的样子,擅自点了饺子的套餐,其实这个饺子馆我从来没有进来吃过,不知道为何,似乎很少在日本进入这类概念中既不算高档也不算低档的饭店,但是与聪美来了,倒也符合她得随意,不觉得十分尴尬,似乎我在聪美面前从来不知道尴尬这个词,一直能相处的心安理得,包括刚才车内图谋不轨的那种荒唐之念。

各类五花八门的饺子上来时,也就是那种日本人喜爱的过家家风格,量很少,每种一小笼,打开只有2个,每次尝一个,聪美都要做拍手状,要是初来日本的话,我心里肯定会骂日本人真虚伪,不过现在是自己的妻子,倒是觉得十分可爱,也就任她无声地胡作非为去了。

饺子是东北风味的,其他另有特色菜肴,却是符合我这个上海人口味的淮扬料理,聪美还特意点了一个店内推荐的“皇帝锅”,我们谁都没有提喝酒的事,要的都是乌龙茶,聪美说乌龙茶去油腻帮助消化,还问我是否喜欢乌龙茶,我回答说:“我来日本之前没有喝过乌龙茶。”

“中国人不喝乌龙茶的?哦,对了,你是喝龙井茶的,日本人好像都不知道这个茶,只知道乌龙茶,在没有跟你去中国前,我还以为乌龙茶就是中国茶呢。呵呵,日本人是不是在你看来都很傻傻的?”聪美狡黠地看着我,她自知自己在我面前这方面肯定是漏洞百出的,但依然能想什么就说什么,这也是聪美最可爱的地方。

我没有跟她继续谈论茶的问题,只是喃喃地说:“聪美今天真漂亮。像日本人了。”

聪美坐到了我身边:“我本来就是啊,你也是日本人。”的确,从法律上说我也是,但是还有着太多太复杂的情结,聪美不会懂这些,我也不希望让那些世界上复杂的东西玷污了她纯洁的心灵,“大哥一直希望我是这样的打扮,是不是?呵呵,我知道,可是,人不能只看打扮的啊,大哥第一次在原宿见到我时肯定心里充满着说不出的感觉吧?”

“嗯,你变得太快了,从一个Cosplay的小姑娘变成了大家闺秀,又变成了欧洲留学生,又成了女老板,现在又成了这样,我都来不及接受消化呢。”聪美夹了一个绿馅的饺子,我示意她要蘸醋,她听从了,却一口塞在了我嘴里,是芹菜馅的,有点别致的味道,好在我不讨厌吃芹菜。

“知道我为什么说你不公平吗?”聪美自己也吃了一个红红的饺子,不知道那是什么馅,我担心会不会是辣椒,结果她说是西红柿的,“我要跟你谈点事,也就是我店里的事。”

“说吧,我听着呢,是不是又想搞什么新名堂了?”

“不,你先说,”聪美把头凑近了我耳朵:“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就先答应我,我再说。”天底下的女人大概都会使用过一次这种耍赖的方法对男人提要求的,聪美也不例外。

“聪美,别闹,现在怎么还说这种话,真是自己折磨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肯说?我就要你说。”女人到了这个地步,无奈的答应大概是唯一的出路,我突然觉得聪美今天完全是别有用心,她看透了我很多很多的心思,却一直不露声色,我立刻意识到了今天她改变了这么久的发型决不是偶然的,她想跟我说的也绝对不是一件寻常事。

未完待续

——东京博士 2006年7月19日(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拷贝转载)

老边饺子馆的特色饺子




老边饺子馆的皇帝锅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062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