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治史应有的态度-------同张朴张戎商榷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治史应有的态度-------同张朴张戎商榷   
侯一岳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治史应有的态度-------同张朴张戎商榷 (985 reads)      时间: 2005-12-02 周五, 上午12:16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治史应有的态度

-----------------对张戎“毛书”中关于胡宗南是‘共谍’问题之我见

按照张朴说法,张戎[毛书]“中文版已定在明年初,由台湾[远流]出版社以繁、简
两种版本全球发行”。但是,中国时报记者傅建中先前曾发表文章,批评[毛书]把
国民党将军胡宗南说成是中共“ 卧底”。傅建中的消息来源,是胡宗南的长子胡为
真。

按照傅建中的评论,这个公案是胡的后人VS张戎及其丈夫,争论的核心是胡宗南是
否中共间谍。双方各执己见,张戎坚持出中文版而不修改原来对胡宗南的定论。傅
建中把这段公案付诸报端,寻求公义。

先不论谁是谁非,作为作者之弟和中译本翻译的张朴,却说傅建中现在发表这样的
评论,是“显然想赶在出版之前,用他的文章来“抵消”这本书的杀伤力。”这种
说法,显然不够客观公正。张戎的[毛书],有什么‘杀伤力’?难道要去杀伤一个
不应该杀伤的人?傅建中的文章,如果经得住历史的检验、符合历史事实,那么,
就可以“抵消”[毛书]的这部份“杀伤力。”因为,你这个“杀伤力”本身,充其
量只能是负杀伤力,其结果,只能是引起‘反弹BACKFIRE’,杀伤了本身,影响了
本书的CREDITABILITY。

张朴说:“红色间谍在毛泽东夺取政权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张戎在书里揭
露了四大间谍,其中之一是胡宗南。”

我没有机会拜读原书,但对这“四大间谍”,非常感兴趣。希望张朴还能将胡之外
其余三人,逐步揭露出来,搬将过来,满足我们博客的好奇心。

好了,书归正传。

先谈胡宗南。

张朴转来了[毛书]第29章:蒋介石是怎样失去中国的(节选),依此作为胡宗南为
[共谍]的证明和证据。到现在为止,这大概就是“揭露”胡宗南为“共谍”的全部
程序和过程。在张朴没有拿出新的证明和证据之前,我们博客只能这么认为。


[毛书]文中开宗明义:“经过多年的研究,我们认为:胡宗南的真实身份,和张治
中一样,是黄埔出身的红色代理人。一九二四年,孙中山想在苏联资助下征服全中
国,请莫斯科出钱出师资,组建国民党黄埔军校,蒋介石做军校校长,周恩来任政
治部主任。莫斯科当仁不让地在军校里埋下许多钉子。”

随后展开了“论述”,洋洋洒洒。按照张朴张戎提供的这些“证据”,我认为,还
没有充份证据来证明胡宗南是“共谍”。何以见得?

在整个“节选”中,除了第一段是说胡宗南是黄埔军校学员,“军校里,大家都公
认他是共产党”之外,其它的,都是一步跨到了47年三年国共内战中,讲的都是胡
宗南连续在陕北被毛击败的事情。

我们先看看胡宗南在黄埔军校的情况。毛书说:“胡宗南是第一期毕业生。军校里,
大家都认为他是共产党。这是因为他与军校卫兵司令胡公冕过从甚密,胡公冕是公
认的共产党员。这时贺衷寒等有影响的人物为胡宗南??话,加上胡又发起组织了反
共的孙文主义学会,他就没有被当作共产党人对待。两胡一直是好友,抗战时蒋介
石派胡宗南守在延安的南边,胡宗南有时派人去延安,派的就是胡公冕。今天,中
共正式承认胡公冕是地下党员。胡宗南有个亲密朋友是军统头子戴笠。胡结婚是戴
笠做的媒。戴笠命令胡军中的特务把上报的情报抄送胡一份,这么一来,没人敢报
告任何对胡的怀疑。”

请大家注意,毛书,不是说岳全传,张戎不是刘兰芳,史书不能这样写。史书中所
有的消息、来源、引用材料,都应该交待出处。比如这句:“军校里,大家都认为
他是共产党”,就需要交代来源,注明出处。这才是治史的正确态度,不论你在西
方还是东方。

我还注意到了,张朴转来的毛书“节选”,统统没有这个交待,完全是刘兰芳在说
书。请问张朴,这是张戎[毛书]英文原文就这样写的?还是你翻译或转过来时“偷
工减料”了?

除了描写胡宗南在军校“就是共产党”一段,剩下的全是写国共两军陕北撕杀的场
面,而且,还是以说书的形式。这中间跨度不可谓不大:二十多年过去了,胡从一
个尉级小军官,升为统帅几十万大军的上将西北王。在这个阶段中,胡作为老共
“卧底”,是谁发展他的?他又如何接受指示,同何人单线联系?还是利用交通员?
他的顶头上司是周还是毛,还是康生还是罗青长,或者乾脆就是熊向辉?都没有任
何交待。

在这个“节选”中,张戎的画面是从1947年2月28日展开的,说“蒋介石从南京电召
胡,部署进攻延安。同一天,毛就得到了情报,决定延安紧急疏散。”接着,张戎
用了不少篇幅描述胡宗南被打得落花流水的几场战斗-------青化砭战斗、羊马河战
斗、蟠龙战斗还有宜川战斗,无一不是以攻打延安共军的国军惨败为结局。张戎的
描写到1948 年3月23日毛离开陕北东渡黄河告一段落。

在这长篇大论描写陕北战争中,“节选”没有任何地方做出任何交待,说明在这场
历时一年的“交锋”中,胡宗南是如何充当“卧底”的。
在没有做出任何交待的情况下,“节选”得出结论:

“胡宗南继续给蒋带来一次次全军覆没,最后一共有几十万大军丧失在他手上,连
同美国援蒋武器的三分之一。蒋介石逃往台湾时,派飞机来接胡宗南。胡想留在大
陆,却被部下一拥而前,急拥上了飞机。到台湾后他受到监察院的弹劾,说他‘受
任最重,统军最多,莅事最久’,‘贻误军国最钜’。弹劾因蒋介石的庇护而失败。
之后,蒋还派胡主持‘反攻大陆’的工程,包括派人潜入大陆。这些人都一一落入
中共的罗网。胡死于一九六二年。蒋介石后来也许意识到他用人的灾难性错误。黄
埔是他的基地。但是他的侍卫、台湾后来的行政院长郝柏村告诉我们,蒋在晚年
‘对黄埔军校的人都不愿谈起’。”

在对这个结论做出分析和评论之前,我想针对“节选”一开始就提出的主题先行的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们认为:胡宗南的真实身份,和张治中一样,是黄埔出身的
红色代理人”来表明,这话,没有任何材料和证据加以支撑。因此,基本可以认为,
这种“认为”,是非常荒谬的。

好了,我们再来分析“节选”最后的结论:因为胡宗南“继续给蒋带来一次次全军
覆没,最后一共有几十万大军丧失在他手上,连同美国援蒋武器的三分之一”,就
能证明胡宗南是“卧底”?如果这种指控也能站得住脚,那么我必须说,这是彻头
彻尾的莫须有。因为,如果以胜败论“卧底”,那么, 共军所谓三大战役中,蒋军
损兵折将的统帅多了去了,黄维、杜聿明、郑洞国等一大票住过“功德林”的被俘
国军高级将领,是否都要按“共谍卧底”来论处?因为战败,就必须背上“黄埔军
校里曾埋下一群中共的钉子”的骂名?这是哪里的法理?这又是哪家的逻辑?

“节选”的结论说:胡宗南身边有一些中共情报人员,最知名的叫熊向晖。但熊等
不是决策人,不可能下一系列具体命令,导致胡军一再被歼。熊本人在1947年5月21日
就离开了胡宗南。”

而张朴一开始也说:“当然,傅建中提到了胡宗南身边的中共情报人员熊向晖。但
张戎在书中明确提到:熊向辉不是决策人,不可能下一系列具体命令,导致胡宗南
军一再被歼。更重要的是,胡进攻延安时,熊已经离开了。你翻遍熊向辉的回忆录,
也找不到他在这段时间起了什么作用。”

事实到底如何?我们还是来看看熊向辉自己如何说的吧。熊在他所着的“地下十二
年与周恩来”(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91年出版)书中说,胡1943年就要进攻延安,是
熊电台密报延安,朱德明电警告胡宗南,胡放弃进攻(23页)。45年,胡升为上将,
准备保荐熊赴美留学。

46年,胡向蒋介石提出[攻略陕北作战计划],要“犁庭扫穴”,“直捣延安”。熊
再度密报延安,后蒋命胡“暂缓”,熊再告延安(45页)

1947年,准备留学的熊,在蒋经国证婚下,在南京同谌筱华结婚。(59页) 3月2日,
在杭州的熊,被毛人风派人找回南京,见到胡宗南。胡让熊先别走:“推迟三个月。
要打延安了。打完这一仗,你再走。明天就回延安。”(62页)

当天,胡给熊一公文包,里面两份绝密文件:1是蒋核准的攻略延安方案,2是陕北
共军兵力配置情况,让熊按此画一草图,供蒋看。(63页)
熊“照抄不误”。

这熊果然记忆力非凡,事隔几十年,他仍然能记得方案的大致内容:
“右兵团指挥官整编第一军(简称整一军)军长董钊,率整一师三个旅,整二十七师
两个旅,整九十师两个旅,工兵两营,于宜川被面平路堡至龙泉镇之间准备攻击位
置;左兵团指挥官整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整三十六师三个旅,整十七师两个旅,
工兵一营。于洛川北面段仙子至旧县之间准备攻击位置。

总预备队整七十六师三个旅,配属战车一营,驻洛川待命。以上共十五个旅,组成
陇东兵团。发起进攻时间为三月十日佛晓。发起进攻前一日起,调集上海、徐州飞
机94架,分批轰炸延安地区,一部监视黄河各渡口。发起进攻时,陇东兵团向保安
方向佯攻,迷惑敌人;右兵团占领临真、金盆湾等地后,沿金延大道两侧,向延安
攻击前进;左兵团占领富县、茶坊、甘泉等地后,向延安攻击前进;右兵团依左兵
团协力,以闪击行动迅速夺取延安,并会同左兵团于延安附近,包围歼灭共军主力”。
(66-67页)

3月3日,熊随胡专机回到西安。熊通过共谍王石坚,把所有秘密传给延安。不久,
国军整二十九军从陇东开往洛川途中,遭共军阻击,四十八旅长何奇阵亡。(67页)

3月7日,熊再找王,告之蒋密电胡,进攻日期推迟三天。王说,延安来电,已将情
报告毛。毛周都认为,“很及时,很得用。” (67页)

3月10日,胡在洛川召开军、师、旅长会议,任命熊为机要秘书,传达蒋核准的功略
延安方案,命所属各团、营、连3月13日准备,14日佛晓开始进攻。所有这些秘密,
熊写好后用一个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的信封装好,托人带到西安,交给了王石坚。


3月19日晨,胡军攻占延安。而熊完全跟随胡在陕北活动。3月24日,熊还有一卫兵
陪同胡,乘吉普车进入延安。熊在这里住了差不多两个月。怎么能说“胡进攻延安
时,熊已经离开了。你翻遍熊向辉的回忆录,也找不到他在这段时间起了什么作用。”
呢?张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熊说,3月25日,他陪胡查看毛周朱的原住处,到了王家乒、杨家岭还有枣园。在毛
泽东的窑洞里发现一纸条,写着:“胡宗南到延安,势成骑虎。进又不能进,退又
退不得。奈何!奈何!”胡哈哈大笑。(80页) 就在这一天,进行了青化砭战斗,胡
的整三十一旅被歼,旅长李纪云被俘。

4月14日,胡军整一三五旅在羊马河被歼,代旅长被俘。熊在延安。
5月4日,胡军整一六七旅在蟠龙镇被歼,旅长李昆岗被俘。熊在延安。(85-86页)

5月21日,熊带一警卫员,离开延安到西安,6月去南京,七月到美国,进入密西根
大学,又得到俄亥俄州WESTERN RESERVE大学的奖学金,转入该校读硕士。

总之,张戎书中所说的国共在陕北的几次交锋,熊都在现场。张朴的话,不足采信。


总而言之,以目前张朴所提供的“材料”来看,张戎[毛书]安在胡宗南头上的不实
之词,应该拿掉或推翻,还胡家一个公道和清白。起码,应该在台湾出版中文书之
前,修改一下或做点什么。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2697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