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燃指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燃指   
NOEQ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燃指 (1092 reads)      时间: 2003-10-07 周二, 上午9:56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燃指







12 年前, 当我还在读我的硕士学位的时候, 有一天一个对中国的儒家理论极其感兴趣的美国同学, 跑来问我对孔夫子的看法如何. 我的这个叫TOM 的美国同学正在攻读中国文化的博士学位. 我记得他是似乎是拜在那个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历史学家杜维明教授的门下. 他兴冲冲地想从我这里了解倒我们这些中国人究竟是如何看待这位在他心目是为伟大的思想家的.



非常不幸, 他完全没想到我是一个对儒教极其厌恶的家伙. 滔滔不绝地对他说了一大通关于儒家学说的坏话, (具体说什么忘了) 大意是, 从5.4以后, 儒家在中国知识分子当中的地位就完蛋了. 除了供批判之外, 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中国人被它给害惨了.



印象很深的是, TOM 一直静静地听我大放厥词,没有半句争论. 只是到了末了, 他仿佛是自言自语地问我:



“如果儒家理论中没有积极正面的东西, 那我学习它还有什么意义?”



我一直记得TOM 说这话时的那凝重的神色和带着迷惘的口气. 这使我很久以来, 都一直对他怀有一种内疚感: 想必我的那番批评, 给他带来了相当的困惑失落.



但是他TOM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的: 其实他的那句话给我带来的思考, 远远超过我一整个晚上的那些批评. 他说的那个 “Something Positive”, 使我仿佛在一夜就忽然明白了许多的事情: 原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其实 每一个人都在寻找一种对他来说是 “有意义, 有价值” 的东西. 一种可以给自己带来自我肯定的事物. 如果人老是生活在一个对自己的持续的批评和否定的过程之中的话, 那么他的结局大概不是发疯便是自杀了.



50-60年代出生的, 属于 “无产阶级”那一派的许多中国人, 他们物质生活曾经是一度极其贫乏的. 但他们的精神世界, 在50-70年代的那一段时间里, 总的说起来却是非常地幸福和亢奋的. 好象每天的生活都是在天堂里. 分析起来, 原因无非就是马列和毛思想, 给他们带来了那么一种短暂人生的价值感和意义感吧. 他们从中肯定了自己生命存在的价值.



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 当然同样也有一些 “正面的东西” , 可以来肯定自己存在价值的. 只是和60-70年代哪会儿比起来要复杂得多. 我想这里面同样有所谓 “三个代表”之类的冬冬. 但是它们不同于老江同志所说的那个政治上的 “三个代表”理论. 你不妨说这些东西分别为: 金钱, 性, 和爱国主义.



伟大的沙翁曾经给人下了一个定义: 人一半是天使, 一半魔鬼. 这话什么意思? 或许可以结合今天中国社会的现状来理解: 贪与嫖, 无疑是潘多拉的盒子中, 被释放倒今天的中国最多的两样东西. 无数邪恶有此而生. 无疑应该属于人性中 “魔鬼” 的那一面了.



但是一个人, 譬如说一个贪官好了, 他会仅仅在嫖多捞足中感到满足么? 按沙翁的这个理论来看的话, 未必会是如此. 人性中的善与恶, 应该是象是一块跷跷板那样的. 当代表恶的“欲望”这一头翘得太高太危险的时候, 代表善的 “理智”的这一端, 就必须有一块 “重物”稍稍地往下拉一拉, 好保持心理心理上的一点平衡.



说人的天性倾向于腐败和堕落. 吃,喝,嫖,赌,贪, 大概只要是人, 免不了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这方面的 “寡人之疾”的. 这句话基本没错. 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 “食色性也”的意思. 可有一点非常奇怪的是, 迄今为止, 竟然没有哪一个社会, 无论是专制的, 还是自由的, 会公然地将人类社会的这些 “自然”的肉欲, 当成一种公开的美德, 大张旗鼓地给予宣传和赞扬.恰恰相反, 倒都是将它们看成是一种罪恶. 即便是在中国, 人们也会经常看到一个吃喝嫖赌贪五毒俱全的贪官, 在他的丑闻没有东窗事发之前, 曾经在大会小会各种的场合下, 大声呼吁保持 “廉洁”. 这样 事情屡见不鲜.



网上的随便同志, 说鬼话技术一流. 但他说的一句话我倒是印象很深的. 叫做 “压秤”. 保持人的心理平衡, 大概用 “压秤”这个名词来形容, 倒是非常贴切.



一种来自意识或潜意识当中的, 对是非, 对错的天生的感知能力— 或者是叫做 “良心”东西, 在这里起着关键的作用. 人都有这种天生的感知能力, 会意识倒什么是 “好”的, 什么是 “不好”的, 什么是 “对”的, 什么又是 “不对’的. 当他做了错事的时候, 他会自己责备自己. 这时候人的良心就不平衡了. 需要什么东西给压一压.



“犬儒”派中国知识分子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比较精致的哲学解释. 按他们的说法, 耽溺于肉欲金钱, 其实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了不起的坏事. 因为它会使老百姓远离那个肮脏和危险的政治中心. 如果每个人都以搞女人和搞票子为第一要务的话, 那么就断然不会出现象孙大炮这样的乱臣贼子. 国家必定长治久安.



这样的理论解释, 一下子就使得原本不是那么高尚的肉欲, 上升到了 “忧国忧民”, 这样一个 道德的珠穆朗玛峰上来了. 你还非得花天酒地, 泡妞打洞不可. 否则的话, 就是所谓的 “清流误国”. 换言之, 腐败不是道德问题, 不腐败, 反倒成了道德问题.



说来好笑, 犬儒主义者们躲避 “道德”, 如同躲避烧红的烙铁一般, 可最终呢, 他们自己也还是没能绕得过 “道德”这倒卡去, 屁股上还是肉生生地被这块 “烧红的烙铁” 给狠狠地吱了一下. 余谓不信, 不妨读读网上的两位最著名的 “犬儒”派作家, 出尘和芦笛的文章, 就知道他们的 “道德”烙铁, 就在他们的屁股底下坐着呢. 烧人烧己两不误.



举这个例子, 无非是想证明我的朋友TOM的开头所说的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 批判和否定在价值上是豪无意义的, 如果你没有试图从正面 “肯定”一些什么东西的话.



但是, 这里的悖论是: 一旦你试图 “肯定”什么的时候, 实际上这就是在做道德判断了. 不管你意识到还是没有意识到. 你的白生生屁股已经在冒烟了.



那个靠着美国民主制度的荫庇, 在美国 “愠食”的随便同志, 是另一个有趣的的例子. 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最痛恨民主, 人权, 道德的一个作者. 在所有的场合下, 他都会告诫别人, 不要以道德, 而要以“利益”作为评判是非曲直的标准. 他的一句最经典, 也是最具有 “中国特色”一个语录, 大概就是将那些同情和支持刘荻的许多普通的中国人, 都一概称之为 “良心杀人犯”. 意思是说: 人的良心, 也可以成为机枪那样杀人的武器.



可就是这个提倡 “不讲良心” 的随便同志, 在写文章批判自己的对手的时候, 往往祭出的第一个杀手锏, 就是良心武器. 用我原来的话说, 就是他在批判 “民主人士”的时候, 他总是第一个瞄准了对方 “良心靶子”的. 譬如说; 他是第一个在网上义正词严地批判 这些刘狄的支持者们 “不讲良心” , 利用这个小姑娘的故事给自己赚稿费的人. 你想想看: 当别人在坐牢的时候, 民运分子正在利用小姑娘的鲜血来肥自己的腰包呢! 你说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严重的道德良心指控么? 这和鲁迅所痛斥的那些吃人血馒头的家伙, 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我举这个例子不过是要说明, 良心这个东西其实是根本是无法绕开的. 有些人用高呼 “不要良心”的口号来试图证明自己的理性和公允和 “独立”, 其实都不过是一些障眼法罢了. 他们在推销他们自己的 “良心”的时候, 什么“公允”和 “独立”呀, 统统都得给我摆一边.



古人的IQ倒是比他们高得多. 所以江湖上才有 “盗亦有道” 之说. – 连打家劫舍的那些绿林强盗, 都承认自己应该遵循某些共同的 “游戏规则”的 — 其实说穿了就是一些道德规范. 譬如小偷, 他在偷别人的钱财的时候, 当然是如同随便同志所说的那样, 是只考虑利益, 不考虑道德的. 否则的话, 他就无法下手. 可问题在于, 如果这个小偷真的是完全不讲 “良心” 的话, 那么他就必须同意, 其他的小偷也可以 “以其人之道, 还治与其人之身” - - 他也必须以同样的态度, 欢迎其他的梁上君子光临倒他的府上 “仙偷”一把了. 可天下, 有谁曾经看倒这样高尚的 “梁上君子” 呢?



“独知”所面临的, 也和这种 “小偷的道德”在逻辑上的背谬是一致的. 既然是以 “独立”做为知识分子的一种 “存在价值”. 这里当然也牵涉倒良心问题. 如果 “独立”是一种美德的话, 那么, 在倡导这种美德的同时, 就必须同时也鼓励和支持其他的知识分子也能象自己一样保持 “独立”- - 对政府也好, 对个人也好, 包括对自己所鼓吹和提倡的一系列观点和思想, 都保持 “独立评判”的权利. 这才是真正的 “独知”所应有的起码的思想境界.



但事实却象是一个闹剧, 那个声称 自己是 “独知”最起劲的卢笛同志, 其实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最不能容忍别人对他保持 “独立”的家伙. 撇开他那无数才华横溢的骂骂咧咧的文章不说, 他和随便共同发明出来的那个 “良心杀人犯”一词, 就已经在 “道德良心”上将所有支持刘狄的人和 “杀人犯”等同了. 这和30年前惹得中国人迫害狂集体大爆发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虚拟名词: 什么 “反革命” , “走资派”, “资产阶级法权”等等, 有什么很大区别吗? 无非是说明, 他们口中的所谓的 “独立”, 其实还不如强盗的那个 “道”更搞笑.



“独立” 是否比 “不独立”是否爱在价值观上离真理更近一些? 其实也未必. 批评 “良心” 不等于批判者就没有自己的 “良心道德”标准. 你只能说: 他们可能尚未明确地定义 “他们的”良心是什么. 或者他们完全是在模棱两可地玩弄文字游戏而已. 与左派和右派不同的一点是, 这些所谓的 “独立派”知识分子, 很多人都是一些玩世不恭的, 自我崇拜到走火入魔的在野文人, 仅就他们在文学造诣这一点来说, 他们在缱词造句和 “跳跃性, 简单联想” 方面的功夫, 很多时候的确可以胜过左右两派的. 上面所说的那个 “良心杀人犯” 就是一个很成功的例子. 所谓可以一下子将 “良心”和 “杀人犯”这两组原本毫不搭界的事物, 经过 “跳跃似联想”后, 加工成一个新的名词.



如果随便和芦笛真的没有 “良心”的话, 那么他们何苦要出来大声地谴责所谓 “杀人犯”呢 ?



这就说到了其实人不可能在一种真实的 “没有良心”的状态下生活. 就象在现实环境中不可能存在 “绝对零度”, 或者是 “绝对纯度”一样. 人的生存状态, 决定了人必须时时刻刻 “肯定”或 “否定”一些什么 .他不可能处在一种即不肯定, 也不否定的 “良心中立’的位置上. 这就回到了我一开头时所引用的, 我的朋友TOM 的那个关于存在的 “意义”的问题: 什么对人来说, 才是他认为 具有“积极和正面”价值的东西呢?



说白了, 左派以虚拟的 “国家”作为他们的 “良心”标准. 而右派则以具体的 “个人”生存权利作为良心的标准. 而在 “独知派”那里呢? 他们的良心标准则是游走于这二者之间的那个 “犬儒”哲学. 为了活而活着, 就是他们全部人生的目的和价值 – 这种无可奈何的中国人, 我想占的数目是非常庞大的. 是中国人中的绝大多数.



为了活着而不得不去当 “犬儒”, 这好理解. 可为什么宁愿放弃跟自己切身利益有关的那些权利, 而跑去爱那个空洞无物的 “国家”? 这里面的道理乍看起来是蛮令人费解的. 所谓的爱国者, 有一大半其实不过就是一些名不见经传, 斗鸡走狗的新一代纨绔; 还有的是一些骂爹草娘泡妞的街头混混和小骗子; 或者是中饱私囊的而不得不避难到国外的贪官污吏; 还有就是因为在官场上因为不得志而郁郁寡欢的穷酸秀 才和刀笔吏. 一股脑地投入到了这崇高的 “爱国”的行列中来, 他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呢?



读郭沫若的那首早期名诗 “女神”时候, 我原来一直有一种困惑的: 为什么凤凰浴火自焚之后就一定可以进入 “永生”呢? 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这么一种 “火”的话, 那么这个 “火”会是什么? 你总不可能蒙蒙胧胧地说那是某种菩萨神明的 “灵火”吧. 总得有一个比较具体点的名词来说明这种 “火”的性质是什么: 自由之火, 民主之火, 还是人权之火? 研究来研究去都觉得很不象. 到最后, 我只好承认只有一样东西才是最有可能的: 那就是爱国主义这张底牌了.



腐朽因爱国而神奇, 堕落因着爱国而崇高. 当我一把 “爱国之火”和 “凤凰涅磐”的故事放在一起思考的时候, 反倒觉得茅塞顿开了. 其实说了半天: 不就是告诉中国人应该用 “爱国主义”烙铁去烧自己, 烧别人麽? “涅磐”是什么? 不就是一种抽象意义上的, 心灵和道德的升华吗? 靠着这种 “升华”, 人们完成了对自己从否定到肯定的良心 “再生”过程: 无聊, 琐亵, 猥屑, 专制, 腐败, 堕落, 失败, 扭曲, 恶毒, 蒙昧, 自私. 肮脏, 流氓… 都在 “爱国”的激情下面, 转变成一种对自我的伟大和崇高的肯定. 好象这些东西都不存在了.



我常常喜欢用 “大便上浇冰激凌” 来形容中国人的爱国主义. 说得虽然粗俗了些. 但实在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比比这更贴切的形容了. 将丑恶和肮脏, 包裹在美丽动人的外表之下,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主义, 可以在这方面跟中国的爱国主义相比美.



但是右派 (譬如象我这样的死不改悔的老右! ) 则公然拒绝, 任何凌驾于个人权利之上 的所谓“国家”, 具有任何的道德上的正当性. 用非法的, 暴力的手段剥夺公民的某些最基本的权利 – 譬如言论自由的权利, 是无法忍受的. 在右派的眼里, 对任何一个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侵犯, 也就是对这个社会全体公民的整体的侵犯.



在右派那里, NOTHING IS PERSONAL ! 在公民的权利问题上, 右派们认识到的是: 这里没有刘荻, 只有陈荻,王荻, 李荻, 林荻…. 人类的命运是一体的.



这就是为什么洛杉机警察暴打金恩, 结果却导致了一场暴动. 可以这么推测: 如果美国政府胆敢用同样的手段对待任何一个象刘荻这样的小姑娘的话, 这件事情早就是另一起更大的暴动的导火线了.



1960年的美国民权运动, 起因也不过是一位美国的黑人妇女, 拒绝在汽车上乘坐白人给她所指定的那个位置. 以后, 这个黑人妇女所在的那个 “邻居” , 或者叫 “community”里其他的那些黑人们, 也都纷纷起而效由, 终于变成一场推动到整个国家法律政治制度大改革的运动. 当人们从那个黑人妇女的遭遇上, 看倒了自己有可能遇到的同样的不公平待遇的时候, 他们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黑人妇女的问题, 而是大家 – 全体的邻居们, 都会遇到的一个共同的问题. 他们必须共同起来抗争 – 就算是在一个民主社会底下, 都必须是如此.



可以想见的是, 如果没有一大批象马丁. 路得这样, 被中国的随便, 和随便们称为 “良心杀人犯”美国民权和民运人士 “多管闲事” , 今天美国社会能否有这么多的进步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从一个更浅显的道理上说, 我们关心刘狄, 其实并不是我们的 “良心高尚”, 恰恰相反: 其实乃是出于我们的一种自私和恐惧.用西方社会普遍的道德准则 “GOLDEN RULES” 来解释, 就是肯定人们之所以用会用一种更公平和更人道的方式对待别人, 实在是因为他也希望别人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 在耶酥那里, 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命令: 要爱上帝, 同时也 “爱人如己”— 换言之, 关心别人和爱别人, 首先起源于自爱, 而不是其它别的什么 “高尚”动机.



关心别人的命运, 也就是关心我们自己的命运. 这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复杂的良心就可以明白. 刘荻的不幸, 就是我们邻居, 甚至是我们自己的家人的不幸. 不但如此, 这样的不幸, 今后还非常有可能同样落在那些没有头脑的爱国主义者, 爱共主义者们, 他们自己, 或许是他们自己家人的身上. – 我说的基本是事实是, 中国人的这个命运, 其实业已经重复了上千年之久了.



如果不是这样话, 我就无法明白, 在历史上, 为什么外国的入侵者, 往往只用非常少的一些兵力, 就可以横扫大半个中国呢? 区区一个班的日本兵, 居然可以在南京的下关地区的一个仓库里, 杀掉上千个的中国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算是赤手空拳, 与其坐着等死, 挺身反抗或许还有一条生路呢?



想来想去: 总算明白一个道理: 这以往的中国皇帝, 一直到今天的阿共, 还有那些个的 “犬儒” 们, 其实都一直在用 “猪权”道德理论造孽嘛. 这个理论大致上已经将所有的中国人都教化成了一种低等的动物, 以为活着, 吃饱, 交配, 就是一个人一生的全部 “价值” 了. 用这种理论教导出来的国民, 当然个个都和猪差不多, 是绝对不不懂得, 也不会为自己的同伴被宰而感到悲伤愤怒的. 更别说起来反抗.



如果你把十个中国人抓了起来, 挨个枪毙掉其中的九个, 那剩下的第十个中国人, 你猜他会怎么样? 我想你最有可能的看到的情形就是: 这唯一剩下的一个中国人, 他会呆坐在地上, 献媚地笑着. 他会说那九个死了的都是 “坏人”, 所以遭报应. 而他自己却是这10个人中唯一的好人. 因此老天肯定会保佑他福星高照. 大难不死. -- 这就是为什么10多个日本人可以一口气枪毙掉上千个以上的中国人的原因吧.



活着, 吃饱, 性交, 如果我们今天仅仅是以这三样东西为人生的全部意义, 我们当然不必关心象刘荻, 李荻, 卢荻, 王荻 那样的中国人. 他们是死是活的确和我们无关. 可惜的是, 我们毕竟还会感到恐惧, 感到不满, 也感到愤怒.



20多年以前, 我曾经到过一个寺院里 “体验生活”. 那是在浙江省的一个非常有名的寺院里. 当时我在那里遇到一个来自西安地区的游方僧, 年龄很青, 大约只有30岁出头. 眉清目秀的. 他告诉我说, 他是个农民. 只有小学文化. 他结过婚, 有过孩子, 但是因为农村里的生活太苦了, 老吃不饱, 所有就只好出来做和尚. 他云游天下, 走遍各处的名山大川. 走到那里, 吃到那里.



有一天, 我在无意当中偶然发现这位老兄的两手指头模样丑陋. 十分吓人. 那些指头 弯曲, 变型, 不但长短不奇, 还伤痕累累, 看上去就象一些烧胡了的腊肉一般 . 更使人不解的是, 他居然只有7个手指头. 剩下的三个不知怎的就没了.



经不住我就一再追问打听, 他告诉我说, 其实这也是他 “修行”的一部分. 这个功课叫 “燃指”. 修行的人, 要吧自己的手指头放在油灯上烤, 经年累月, 一直烤到那个指头被完全烧焦了为止. 他说他这么多年来已经烤掉了三个手指头了. 一直坚持到现在.



我骇然不已. 连他的名字都不敢问了. 只尊称他为 “燃指和尚”. 我以自己的 “小人之心”猜测, 这个 “燃指和尚”这么折磨自己, 大概是为了获得同行对他的尊敬, 以提高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就凭者他这一手的残指, 无论去到什么地方, 都要将其他修行的人给一把比下去的. 只要他向稍稍地象其他的和尚们 “露” 这么一手, 得, 这下面几个月的 “供养”, 大概就不成问题了. 我还猜想也许是因为出家人禁欲. 无处派遣. 一旦欲火攻心熬不住的时候. 不用这种残酷的自我折磨的办法, 恐怕无法压制自己生理上的需要吧.



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告诉我说: 他这么做, 无非就是提醒自己: 人生一切皆苦. 有情之物, 都难免败坏之苦. 但若以他一人之苦, 可以换来世上其他更多的众生摆脱无常与轮回之苦话, 他倒愿意以一己之身, 救度世人. 换言之, 他之所以要吃这样的苦, 完全是为了到地狱里去超度他人的 – 这话听起来就象雷峰和洪常青那样伟大.



但是我坚持认为, 其实这不过就是另一种方式的 “自残”而已. 那有什么高尚的道德意义可言? 只不过是, 人折磨自己到了这么一个地步的时候 , 想必也是到了一个 “成仙”了的地步了. 好象“走向共和”那出电视剧里的那个李总管莲英一样, 当了一辈子的宦官, 到了末了的时候, 你看他简直就成了一个 “老阉精” . 他要一位少不更事的大好儿童步他的后尘, 自宫做太监. 不用强迫, 不用威胁, 光凭一张嘴就将你搞定. 就可以把你的心给全说活了. 以为当太监就是天底下最美好差使. 说是: 你看当阉人有什么不好呢? 这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 什么荣华富贵什么都有了. 自宫又怎么样? 云云. 好家伙, 这 “老阉精” 自残还不过瘾, 不够, 非得要再说出一套一套的 “道德”理论不可, 哄着让别人也跟着他一块上.



割鸡鸡, 烧指头, 说到底还都属于小菜一碟. 不过是肉体上的自残而已. 但我在想: 中国人古人所说 “扪灭良心”, 是不是应该算得上是 “自宫自残’的最高层次呢? 练武的人常说: 外练筋骨皮, 内练一口气. 又说: 练武不练功, 到老一场空. 说的就是这内心的修炼, 其实才是修武的最高级的境界. 同理, 如果人练到联 “良心” 都没有的时候, 那种自残的功夫, 又岂是李莲英和 “燃指和尚”等平庸之辈所能比得了的? 你已经不能将他们当人看待了, 而只能看成是精灵鬼怪.



不邪你还不服呢.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03708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