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顾媚(流星划过夜空之二十)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顾媚(流星划过夜空之二十)   
狗狗狗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顾媚(流星划过夜空之二十) (859 reads)      时间: 2002-1-08 周二, 下午4:57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清初大文人朱彝尊有一首不起眼的小诗《题顾夫人画兰》:

眉楼人去笔床空,往事西州说谢公。尤有秦淮芳草色,轻纨匀染夕阳红。

这位擅画兰的“顾夫人”就是顾媚。余淡心在《板桥杂记》里把她记在“丽品”卷。

能诗擅画,并被推为“南曲第一”青楼女子,身边是少不了风流才子的。天生的尤物,哪个男人不爱呢?于是,竟有了“座无眉娘不乐”之说。十七世纪中叶的大明国,北方清军压境,中原流寇横行。而在那烟雨都透着酸气的秦淮河畔,却依旧是纸醉金迷。

欢场上的男女,谁的话作得了真?青楼里的夫妇,几人能走得到头?却偏有一位叫刘芳的书生把与顾媚的“夫妇之约”当了真。痴心的要与顾媚做起夫妻来。可顾媚的性子那时候还是秦淮河里的水。哪还记得枕边的山盟海誓?一场镜花水月游戏的结局是刘才子郁郁而终。而顾媚却背上了“负心”的恶名。

祸不单行。更有才情不够,得不到顾媚青睐的无赖之辈,竟诬赖在顾家丢失了东西,闹起官司来。还多亏了余淡心的排解才将事态平息。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不知是不是对将要来临的天下大乱有预感,抑或是看透了世态炎凉。顾媚终于决定:要从良。

或许是前生的约定,更可能是顾媚的眼光独到。崇祯十六年(1643年)顾媚嫁给了被后人誉为清初三大家之一的合肥人龚鼎孳(三大家为吴伟业、钱谦益、龚鼎孳)。不过,当时他还只是任大明国的兵科给事中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官。他们夫妇二人多彩的人生要从婚后的第二年才开始。

1644年,甲申巨变。李自成攻破了北京城。而大明国的兵科给事中摇身一变成了大顺国的直指使。竟替闯王巡视起皇城来。未几,多尔衮大兵又进北京。龚鼎孳迎降。又变成了大清国的左都御使。终至刑部尚书。

而此时,“顾媚”已经不存在了。她现在是尚书夫人“徐横波”(婚后,龚即为其改姓为徐)。现在要看她起高楼看她宴宾客了。来向尚书大人求诗文的总不会忘记向尚书夫人求一幅兰花。而画上的落款也已经是“横波夫人”了。龚汉奸是性格旷达之人。对顾媚的一往情深亦不怕见于言表。每有人指责其在甲申年的行径时,他总是直言:“我原欲死,奈小妾不肯何”。余淡心说顾媚“益轻财,好怜才下士”于是乎,来府上乞讨的也尽是雅人。一位举子在京城应试落第。拿了一篇八股文求“横波夫人”转给龚尚书。题目是《而为贤者为之乎》。云:“数亡主于马齿之前,遇兴王于牛口之下。河山方以贿终,功名复以贿始”(多会说话!)夫妇二人潸然泪下,当即赠银八百。只是再大的文名再好的人名,也没能使龚鼎孳摆脱名登《贰臣传》的命运。

楼起楼塌,人来人往。看在人家眼里的是荣华富贵。而在作为一个女人的”顾媚“心里,最大的愿望却仅仅是为自己生个儿子。可这最大的企盼却也是她终身的遗憾。

流星一闪而过。清人《香咳集选存》收顾媚诗一首。其小传云:徐横波,字眉生,一字智珠,号眉庄。本姓顾,名媚,江苏上元人。合肥尚书龚芝麓侧室。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79073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