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陆文:我眼中的毛泽东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陆文:我眼中的毛泽东   
多元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陆文:我眼中的毛泽东 (799 reads)      时间: 2003-7-27 周日, 上午9:59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陆文:我眼中的毛泽东

(博讯2003年7月26日)



此人三言两语很难评说,纵然长篇大论也难评说。如果大家能知道总设计师内心

对此人的评价,你就知道我这句话的份量了。我一直相信总设计师“摸着石头过河”

这句名言,因此,赌沙蟹、炒股票、婚外恋,我都是跟着感觉走,对此人的评价也是

这样。



当然,每个人站在自身的立场和利益,来议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瞎子摸象,一

叶障目,都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一有立场,你的观点就有

以偏概全的倾向。除非读者与你的看法相同,否则,你就得不到鼓掌。不过,我认为

,大家都从自身的遭遇和感受出发,或者凭着自身思维的优势,三个臭皮匠,顶个诸

葛亮,经过一代人的孜孜不倦,这人一只脚一个头,那人一个屁股一个肚皮,就有可

能拼凑出一头完整的大象来。



如果大着胆,站在中华民国的立场上看,尤其在独夫蒋介石同行必妒的眼里,这

人肯定是个好逸恶劳、精力过剩的不稳定分子,有吃有住,家里还有不少良田,女人

嘛,也如老财豪绅家中的流水席那般川流不息,可仍然不甘寂寞,到处兴风作浪,与

政府作对(他后来也说自己: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当时的警察与军队好像都是些

废物,不是些共和国卫士,从来都没有机会将他送进监狱,判他个十年八年徒刑。其

结果他实现了理想,可这个理想的代价吓煞人,整个中国却因他死了几千万人,其中

一些人只是说了句他的坏话,而遭受了毁灭。有一种说法,没有这类人的存在,中华

民族的民主化进程自辛亥革命之后,可能要加快一些。目前的社会状况,也像一个外

国领导人所说的:他所有的努力,只是在沙滩上建筑了座理想的城堡,潮水一来,就

冲塌了。在我眼里,既然世界上命定有富人,那么,煽动穷人两把菜刀闹革命,打土

豪分田地,是没有意义的。这种血腥的暴力行为,还不如渐进式的改良主义来得好。

因为暴力的结果,死掉了一批穷人,可穷人依然存在,不过是换了批新富人、又完成

了一次新的历史循环而已。



这人玩弄同僚是老手,你看他玩弄张国焘、刘少奇、彭德怀、周恩来,方法之巧

妙,手段之残忍,这些都不必说了,因为这毕竟是他们自己的事;他玩弄民众也是老

手,比如先给农民土地证,吃只空心汤团,然后以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的形式

,变相没收农民的钟爱;对工人也不必说,嘴说工人阶级有力量,还作秀请掏粪工人

跟他们一起上天安门城楼,却只给他们一点儿的工资,让他们成年累月挣扎在生产线

上、饥饿线上;对知识分子更不用说了,简直不把他们当成人,这个用不着我为他们

诉苦,他们顾影自怜,已经利用话语优势,诉苦二十多年了。



玩弄我更是小菜一碟。少年时,他先让我住在没有电灯的蹩脚的房子里,并连续

三年锲而不舍地饿我的肚子,饿得我两眼发花,腿儿发软,夜里没法睡着,一早就挖

野菜,寻找吃的东西。我们这儿有个枪毙鬼叫王四妹的,仅仅为了一张别人的粮油供

应证,就将一个孩子扼杀在芹菜田里;还有一种传说,当时我们这个地处长江三角洲

的小城镇,吃人肉的现象也出现了。可想而知,我的饥饿不是个别现象。如果饥饿的

确是自然灾害、苏修逼债所造成的,我无怨无悔,也能理解。问题是,究竟是不是这

回事呢?后来我终于发育了,双腿之间有了些绒毛了,他就发了只红卫兵袖套,煽动

我贴大字报,叫我免费帮助他打倒刘少奇,事情完了,过河拆桥,送我到乡下插队。

而且还有本事叫我自己写申请要求上山下乡。到了乡下,晚上我睡在用氨水甏当床脚

的竹榻上,白天则咽着硬梆梆的双季稻米饭,嚼着咸萝卜,挑河泥削草茎,唯一的娱

乐,就是一天到晚,听田野里的广播喇叭聒噪“北风哪个吹,雪花哪个飘”,还有“

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可怜的我,当时只有一件衬衫

,白天劳累得汗水直流,流得衬衫上满是盐霜,晚上临睡前赤着膊将它搓洗,为了第

二天能再穿。而这所有的努力,只是为了赚至多价值五只角子的工分。这还不算,他

还时不时让地段派出所打击我,不是大扫除、查户口,就是叫县工人纠察队打耳光、

扁担绑……



要知道我还是个工人阶级子女、黄包车夫的儿子呢,像我这样出身的人,政历一

清二楚的人,在他手里都没有喝到蜜糖,老是受苦受难担惊受怕,更不用说那些地富

反坏出身的子女了。



因此,我对这个人没有好感,他死了,我一点都不可惜,甚至在被迫参加他的追

悼会上,我还差一点还笑出声来。(不过,我十分喜欢他的舞文弄墨,尤其那首《沁

园春》。)说到这儿,我的良心,还有我的勇气,也叫我代表中国几千万插青,当着

全世界人民的面,说:来世,砍了我们的头,也不愿跟这老人家活在同一块土地上。



江苏/陆文 03、7、 随感



说明:



这篇文章是一家之言。我去世的父亲,那个黄包车夫,如果看见这篇东西,不打

烂我的嘴巴才怪呢。愿父亲在天之灵,饶恕我的胡言乱语。我知道,工人阶级的子弟

,按理不应该对老人家大不敬。



的确,老人家很难把握,他仿佛天生与富人有仇,对知识分子也有虐待倾向,他

对他们的不满与仇恨从何而来,在我眼里,一直是个谜。我真诚地希望有识之士赐教

。他还有个特点:说的话,穷人都比较喜欢听,尤其是“为人民服务”这类字眼,可

是我不知这些话是否出于他的内心。另外,他对吃不怎么考究,也不像康生那样搜集

古董,他只有二个爱好,就是喜欢女人和红烧肉,这二点倒与我志同道合。在某一本

关于他的回忆录中说:一男警卫穿着他婆娘的衣服,模仿他婆娘的走路姿势,还有说

话的腔调,老人家碰巧看见了,也跟着警卫们笑了起来,并没有责备这个警卫战士。

由此推想,老人家在生活中也许是个比较随和、容易相处的人。



我相信大家都能勇敢地说出对他的看法与感受,老人家完整的立体形象肯定不久

就能出现在大家面前。



如果有人认为我说的过分,也没办法,因为这是我的切身感受。对于那些由于他

而遭受不幸,甚至死亡的人来说,比如王实味、张志新、李九莲,肯定会认为我说的

不痛不痒,甚至涂脂抹粉,他们也许恨不能从棺材里跳出来亲自动笔呢。



最近在网上看见一网友写的新材料:“辽宁省革委会将张志新特大反革命案上报

中央后,毛圈阅:同意枪决。汪东兴文革回忆录中,提及此事。为此,张志新由中组

部平反,而不是辽宁省平反。”假如这个材料是真实的,我说以上的话更觉得问心无

愧理直气壮。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2941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