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舊文重貼,紀念六四,「從馬悲鳴談到丁子霖」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舊文重貼,紀念六四,「從馬悲鳴談到丁子霖」   
范似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3/12
文章: 211

经验值: 310


文章标题: 舊文重貼,紀念六四,「從馬悲鳴談到丁子霖」 (568 reads)      时间: 2003-6-04 周三, 下午12:22

作者:范似棟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我向來對馬悲鳴文章很感興趣。馬的文章大概地說有二個特點:一是,有新意,或力求新意,這些新意在道理上能否成立,見仁見智,我也沒有特意地逐個地審核推敲,但總的來說很不錯。任何事的評議都是比較而來,你看看其他網友,其他異議分子的東西,你就不能不說馬的東西不錯了。至少不丟中國大陸人的臉。張三一言先生說,馬文實事求是探索事理少,這是對馬的要求高,張認為原來馬可以探索得更多,也是曲線抬舉馬的一個說法;二是,行文流暢,言辭不俗。你也可以說他是嘩眾取寵求語必驚人,其實能達到取寵也很不容易,即使是取一時之寵。



馬文的缺點是,多少有點意氣用事,出口傷人,比如說持不同意見者是「渾人」;多少有點不夠全面不夠持平。



關於「割據廣場」,嚴格地說,這個「割據」是不夠準確的。但是我們也應理解馬的意思,馬文的特色就是生動和新鮮,能做到這已不容易,因此而帶的不準确就不必苛責。



反正「六四」廣場上那麼回事,基本情況大家都清楚。如不說「割據」怎麼說?馬後來改說「佔領」,比較平實多了。我想還有個字供大家參考,就是「賴」字,學生們是「賴」在廣場上不走了。



這個「賴」是合法還是非法?可能一下子爭不清楚。因為,首先中國的法律不夠清楚,大家對法律的理解也不一致,更重要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和人民都不把法律當回事。這個國家建國幾十年了,法律從來不是回事,今天就能把它當回事嗎?



所以我換個中國人傳統的角度談「賴」的問題,暫不談合法性。合法性本身是個問題,怕一下說不清。



學生要「賴」在廣場,政府要學生撤出廣場,89年五月份的北京的焦點就在這廣場。一個要占,一個要撤,說穿了,這個形勢就是戰爭的形勢,兩方面的行為也就戰爭行為。



我們的老祖宗孫子說,「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守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回顧當時的情況,把軍民魚水情,人民子弟兵,國家是人民的國家,為人民服務的,種種中共的政治宣傳扔掉,估量一下當時雙方的實力。學生強大還是共產黨政府強大?我看是共產黨政府強大。兩者強弱差多少?差太多。所以按用兵之法,學生應該考慮的是孫子的後面一條,「不若則能避之」。但學生們不知退避,不知強弱,反而在廣場上劃地擺了個擂台,要與當時的中共政府鬥力比武,所以從兵法上說,從「賴」在廣場上開始就犯了大錯。犯了大錯就必定要付出代價,流血死人是正常的。這是從技術層面的評估,并不預設立場。



或許有人不同意,說學生們有人民支持,政府只是一小撮獨夫民賊,可能是你對,我也不爭辯,也不想爭,大家基本概念有分歧,什麼是「人民」?在中國有普適意義的「人民」概念我都沒找到,也沒搞懂,可能根本沒有「人民」,或者人民只是象之乎者也一樣是無意義的虛詞。



但那時廣場上的大學生們卻一點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他們是真的覺得人民站在他們的一邊,於是覺得自己的力量很大。



「鎮壓學生的人沒有好下場」,「人民政府為人民,人民政府不可能對人民開槍。」,「大學生是國家的寶貝,希望和明天。」有些人堅持這些神話原來是想用來約朿中共政府和軍隊的, 結果卻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成為學生和市民自己流血犧牲的直接原因。



學生們認為自己很有道理,如果這個看法不錯,那麼講理,動口不動手就是學生的優勢。要堅持學生們的優勢,就要堅持文攻,避免力鬥。學生們的劣勢是沒有權力沒有實力,這也是明擺的。但是學生們沒有堅持自己的優勢反而拋棄自己的優勢,沒有避免自己的劣勢反而擴大自己的劣勢,這就是「賴」在廣場的得失之道。





所以馬悲鳴的結論,指出學生「割據廣場」是激化矛盾的關鍵,是基本正确的,是有深刻意義的。但是,馬沒指出,這個「割據廣場」的無賴做法是中共教的。中共是怎樣教的,用「五四」或「四五」的實例,通過諸如丁子霖這樣的中共政工人員,這樣的教師知識份子教導廣大人民的。假如丁子霖的兒子不死,她還會去按照中共的政治教科書去欺騙別人的子弟嗎?如果兒子死後她就改惡從善了,那麼她的兒子死得值了。



「賴」在廣場就好象上門佔著人家的客廳,你再有理人家怎麼不打你呢?你要說,這怎麼是人家的客廳?這個國家是中國人的,學生是這個國家的主人,或將來的主人,反正我們不是外人,天安門廣場上,就象在自己的家裡。好,如果你信這些中共教科書上的東西,也是這樣想的,那麼說你是把這個中共政府當自己的政府,那你應該尊重這個政府的意見。政府要你撤,你就更不該死「賴」在廣場上不走。



你或許有另外一套說法:這個政府早已變壞了,腐敗專制,背叛了人民,成了人民的敵人。不管你這個想法是以前就有的,或許參加了遊行才有的,那麼我要提醒你,這個政府既然是你們的敵人,你應該重視敵人的力量呀。你既然能把他當敵人,就不許他把你當敵人?他是一個強大的敵人,兇惡的敵人,你跟他逗著玩,老虎頭上拔毛,或與虎謀皮,老虎火起來把你吃了,邊上看的人還說老虎不好。老虎會吃人,你是正常人的話應該早知道的呀。你「賴」在廣場上是幹嗎?要麼你不把他當老虎,不把他當敵人,要麼你是等著老虎來吃你。



一方面把中共政府當自己的親人,一方面又把中共政府當作自己的敵人,思想混亂,才會有「賴」這樣的下下策。小孩子怎樣在自己的父母跟前耍嬌發嗲,怎樣哭鬧使性,滿地打滾?我看和廣場上的「賴」是差不多。是小孩子不好,還是父母不好?馬單單說小孩子不好,就是馬的偏面性。沒有平時父母的寵壞,哪有孩子的滿地打滾。中共是耍「賴」慣的,耍「賴」長大的,才會有學生「六四」的耍「賴」。



現在人們對「六四」很吃惊,覺得中共不應該開槍動武,好象是譴責,其實是讚美;好象是譴責中共的現在,其實是讚美中共的過去。中共過去殺過八百萬蔣軍,殺過更多的反革命分子,地主,富農,為什麼許多批評六四鎮壓的人在四十年代, 五十年代, 文革時期都支持中共呢?原來因為過去中共沒有殺丁子霖們的老子并豢養了丁子霖們,所以丁子霖們說大屠殺的中共好,現在殺了丁子霖的兒子,所以丁子霖說現在小屠殺的中共不好。



從「六四」槍聲中才惊醒的中國人實在是後知後覺,六四悲劇的發生就是因為中國有一些人、因為愚蠢、因為私利、因為附勢、因為遺傳因子、因為狗屁,長期拒絕覺悟直到「六四」才後知後覺。他們與六四下令開槍和開槍的人比,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作者:范似棟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范似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52211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