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美国为世人上了丑陋的一课:你没有大规模杀伤武器,就无法避免美国的攻击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美国为世人上了丑陋的一课:你没有大规模杀伤武器,就无法避免美国的攻击   
大刀爹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美国为世人上了丑陋的一课:你没有大规模杀伤武器,就无法避免美国的攻击 (737 reads)      时间: 2003-4-11 周五, 上午11:45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伊拉克只是一个试点——印度前线访问乔姆斯基录 【熊三 译】

乔姆斯基



朗谦君(VK Ramchandren)



印度前线 2003 年4月2日



侬·乔姆斯基,麻省理工学院的讲座教授,现代科学语言学的奠基者,以及对美国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持批判态度,誉满全球的名政论家,是当今美国反对帝国主义运动中的重量级人物。今年3月21日,在一面进行学院式科学研究一面兼顾政治活动,繁忙而充实的一天之后,他与本节目的朗谦君就美国进军伊拉克交谈了半个小时。





朗谦君:当今对伊拉克的侵略战争是近期美国外交政策的延长呢?还是应该看作走向新阶段的一个质变。



乔姆斯基:应该看作一个新阶段,虽然并非没有前例可循。



其实,这次可以看作一次试点式的初演。伊拉克被看作是一全无防卫力量,极容易取下的目标。他们的设想是﹕伊拉克的社会将很快崩溃,军队很容易就可进入,美国政府很快就可控制一切,扶植傀儡政权并设置军事基地。下一次再寻求一教难的目标。南美的安地斯山地区,伊朗或是其他。



所谓「试点」,是想建立一新的国际关系「正当模式」。此新模式即所谓「预防性」攻击战争。(请注意,此正当模式是只对美国适用的)举例言之,当印度侵入东巴基斯坦以阻止可怕的屠杀时,并不能建立什么新的以人权为理由行事的模式。因为印度不是可以这样行事的国家。同时,当年美国是极力反对印度此项行动的。



请注意,此「预防性攻击战争」与通常所谓先发制人的防御性战争是不同的。举例言之,如果有一架飞机横越大西洋来向美国投弹,美国是有权在它还未能投弹以前就把飞机打下来,或甚至去攻打此飞机起飞的机场。先发制人的防御攻击是指对一正在发动或即刻就要发动的对己方之攻击的一个反应。



预防性战争的方略则全然不同。他认为美国(只有美国,别人是没有此项权力的)有权力向全世界任何他认为有潜力向它挑战的国家发动攻击。不管以什么理由都行,只要美国认为有一天会被它威胁,他就可以先攻击之。



此预防性战争的新方略是在去年(2002) 九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白纸黑字写着的。他使全世界的人们不寒而悚,这也包括美国国内一些搞国际事务的圈内人士。我这里可顺便提一句,此圈内人士中反对战争的比例是反常的高。国家战略报告基本上说美国要以武力统治世界,因为他在此方面(仅在此方面)是最具优势的。不但如此,他要将此优势历久长存。因为一旦任何有竞争潜力的对手要冒出来向其挑战时,美国就先将其摧毁。



此次对伊攻击是落实此项新方略的第一遭。如果顺利成功,(由于对手没有什么防御能力,成功大概没有什么问题)西方的律师,「知识份子」,名嘴们又可高谈阔论此国际事务之「正当模式」了。假如你想在可预见的将来以武力来统治世界的话,确立此项模式的「正当性」当然成了当务之急。



此项说法虽然是不寻常,但并非没有先例可循。为显示其窄狭性,我举一个先例。在1963年,狄恩。艾契荪在美国国际法学会给过一个演讲,认为美国攻击古巴是正当的。甘乃迪政府当局对古巴的攻击是采用大规模的国家间恐怖主义行动及经济战的方式。而谈话发表的时间也是很有趣的,是紧接着古巴飞弹危机,世界刚刚经历了核战边缘之后。他当时是甘乃迪政府当局的资深外交事务顾问,广受尊敬的长老级人物。艾契荪说﹕「当美国对向它在世界的地位﹐名誉与权威的挑战回应时﹐不存在什么合法性的问题」(大意如此)。



布什当局的战略方案也采同样的说辞。艾契荪虽是重量级人物,但他所说到底并没有成为战后美国的官方外交政策。现在它成为白纸黑字宣示美国官方政策,并第一次付诸实施。它并要未来提供一个先例。



这种「正当模式」的建立,当然只对西方国家适用。世界其他人种是不行的。这是深藏在西方文化深处的种族主义情怀,可以追溯几个世纪的帝国主义行为。它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已变成潜意识的一部份。



因此,我认为此次战争是崭新的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并且是有意要如此的。



朗谦君:这次行动美国未能牵动大批同伙,是否也是崭新的一页呢?



乔姆斯基:那倒不是新事。举越战为例,美国根本没有要寻求世界的支持。但你说中了重要的一点,那确是不寻常处。为了政治上的需要,美国不得不迫使全世界其他国家接受他的立场,但是未能成功。这是非比寻常的。通常,世人早就屈服了。





朗谦君:那么,这显示「外交上的失败」,还是要重新定义「外交」二字。



乔姆斯基:我根本不认为这是「外交」——只能说是「胁迫」的失败。



与第一次海湾战争相比就更清楚了。那次,美国胁迫联合国安理会接受其立场,虽然世界上大部份国家是反对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被牵着鼻子走了。在安理会中只有一个国家反对,那就是叶门,它因此,即刻的受到了严厉的惩罚。



在任何你认为可认真对待的司法系统中,由胁迫达成的协议通常是被认为无效的,但在国际事务中,由强权经胁迫而达成的结论就叫做外交。



而这次最有趣的是胁迫没能成功。大部份国家坚定的站在他们国内大部份人民的立场。最具戏剧化的是土耳其的例子。土耳其是一非常易受伤害的国家,它受制于美国的威迫利诱之中。但是出人意外的是,他的新政府坚守了占他们国民90%的人的立场。因此,土耳其受到美国的严词谴责,正如同德国法国因为采取了他们大部份民众的立场而受到严词谴责一样。在此地,受到赞扬的是义大利与西班牙,他们的领导人物,不顾90%本国人民的反对,尊从了华府的指令。



这是另外一件新生事务。我以前从未看过对民主是这样的憎恨与藐视,并且是如此肆无忌惮的公开言之。不但政府当局如此,号称信仰自由主义的评论员等人物也是如此。有整箩筐的文章致力于解释像法、德这些「老牌欧洲」国家以及土耳其等等为何要来扯美国人的后腿。这些名嘴们竟然无法理解这些政府之所以如此,不过是顺从民意而已。一个严肃对待民主的政府理当如此。



这是对民主的真正藐视,正如同在联合国发生的一样,是对国际体系的全盘藐视。现在已经有人大喊不如解散联合国算了,华尔街日报以及政府内外,都有人这样叫嚣着。



全世界现在对美国都有非常大大恐惧感。这问题已经严重到成为主流媒体讨论的议题。在即将出版的新闻周刊之封面故事即题为﹕「为何全世界对美国政府是如此害怕」。几周前的华盛顿邮报也有一类似的头版报导。



当然他们皆认为错在全世界而非美国本身。只是先要认识到全世界有这样错误想法的事实我们才能想个法子来对付。



朗谦君:认为伊拉克对美国会造成明显而即刻的威胁的想法当然是没有什么事实根据的。



乔姆斯基:没人重视此项指控,有趣的很,唯一的例外是美国民众。



这几个月来,政府宣传机器的效果成成绩斐然。这一点从民意调查中可清楚的看出。比较民意调查在各国间的结果显示美国民众对战争的支持比其他各国都高。但也不要太被这些民调结果误导。如果你对这些民调结果观察的仔细点,你就会发现美国民意与世界其他各地还有另一不同之点。那就是从2002 年 9 月以来,60% 的美国人民相信伊拉克对美国构成即刻的威胁。这一点即使在科威特或伊朗也没人相信。





更有甚者,现在 50% 的美国人相信,伊拉克需对世贸中心大楼的攻击负责。这一点是2002 年 9 月后才变成是这样的。事实上,紧接在2001 年 9/11 事件后,只有 3% 的人相信此点。在政府的大力宣传下,一周年后相信的人上升到 50% 。如此一来,现在人们如果相信伊拉克人曾经以恐怖行动攻击美国,而现在仍在计划再次继续攻击,那么也难怪人们会支持此项战争的。



这些都是2002 年9 月间才开始的事,是政府大力开动宣传机器以后的事,也是期中选举的高潮期。如果让社会,经济等内政问题成为竞选的主要议题,布什当局将会大败。但他们成功的将这些议题压在第二线,而强调国家安全的议题。在这种情形下,人们在强有力的权力巨伞下,抱成一团。



这几乎是八十年代的翻版。请注意,现在几乎是李根及布什一世的原班人马又在当权。贯穿八十年代,他们在内政上的劫贫济富政策为害大部分人民,而从民意调查中我们知道人们是反对的。于是他们采用了恐吓政策。似乎尼加拉瓜两天时间就要进军德克萨斯州以征服美国。而瓜纳达(Granada) 的空军基地将被苏俄用来轰炸我们。这种荒谬绝伦的说法接二连三,年复一年,没有断过。1985 年,李根政府竟然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理由是尼加拉瓜政府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假如有人在火星看到此幕闹剧,必定啼笑皆非。



他们现在又在依样画葫芦。总统大选期间大概又会出些新花样。因为如果让内政议题成为竞选主题的话,布什政权危矣!



朗谦君:你的著作中曾提起此次侵略战争将在国际恐怖主义行动及核武战争的威胁上造成严重的后遗症。



乔姆斯基:我不是提出此项看法的始创者,我只是引述中央情报局及其他情报机构以及所有关于国际关系及恐怖主义专家们的意见。外交事务季刊(Foreign Affairs)、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 美国国家文理学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的研究报告、以及哈特-卢德曼(Haart-Rudman)关于恐怖主义活动对美国威胁的高层专案委员会的调查报告,皆同意此观点﹕恐怖主义活动及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扩散问题都将更趋严重。道理很简单,半是为了复仇,半是为了自卫。



事实上美国为世人上了丑陋的一课。它向世人清楚的表明﹕除了获取大规模杀伤武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避免美国的攻击。



试将北韩与伊拉克作个比较。伊拉克是衰弱而没有防卫自己的能力。事实上是该地区最弱的国家。虽然它是由一个恶魔在统治,但它对任何其他国家皆不构成威胁。反观北韩,它对邻国确实构成威胁,但它并未遭受攻击,这道理很简单﹕它有吓阻力量。他的大炮阵地对准了汉城,如果美国向其发动攻击,它有毁灭大半个南韩的力量。



所以美国向世界诸国宣示的是﹕假如你没有防卫自己的力量,则我们会在我们选定的时刻随意攻击你。如果你有吓阻力量,我们会放过你,因为我们只攻击没有防卫力量的对手。换句话说,它向各国宣述的是,你们最好能发展出一套恐怖主义网络,要不就发展出大规模杀伤武器,或是其他有凭有据的吓阻力量。否则,你们就有可能受到「预防性攻击」的可能。仅就此点,对伊战争就会促进恐怖主义行动及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扩散。



朗谦君:你认为美国政府将如何对待战争在人道及人文上造成的后果?



乔姆斯基:自然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诚实而象样的人是不会依赖暴力——因为无人能知道后果。一些在伊拉克运作的慈善及医疗机构估计,后果将极为严重。大家都希望不至如此,但估计可能影响一百万人。在有此可能的情况下仍进行暴力行为,这本身就是犯罪行为。



在开战以前,伊拉克已经是一场人道上的浩劫。即以最保守的估计,十年的经济制裁在伊拉克起码造成几十万人的死亡。如果还有一丁点诚信与良心的话,美国应对经济制裁造成的灾害付出补偿。



这情况与轰炸阿富汗有点类似。当轰炸初起时,你我曾谈过此问题﹐显然美国永远也不会去调查一下轰炸的后果。



朗谦君:或作任何必要的投资。



乔姆斯基:当然不会。首先,没人问起这个问题,因此也就没人会对轰炸的后果有个估计。然后,也没有关于后果的报告进来。最后,它从新闻中消失,以后也就没有人会再记得这个议题了。



在伊拉克,美国会认真做一场人道及重建伊拉克的戏,会扶持一个它称作「民主」的政权。「民主」这里当然要解读成尊从华府的指令。不久后,它将很方便的忘掉在伊拉克发生的事,而向下一个目标迈进。



朗谦君:这次,依你看,媒体名副其实的尽了它宣传的义务吗?



乔姆斯基:它现在是主队的拉拉队队长。只要看看CNN 就行,真是令人作呕。——但那一台都一样。在战时,理所当然是如此。媒体是崇拜当权派的。



但更重要的是在战争开始前它将民众导向战争的过程。仅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政府的宣传机器就使大部份民众相信伊拉克对美国构成即刻的威胁,以及伊拉克应为 9/11 攻击世贸大楼事件负责。这是了不得的成就。假如你问媒体中人,他们会回答说﹕「我们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啊。」这确实是如此。媒体从来没有作过这样直接的陈述﹕伊拉克即将入侵美国,或是它曾经对世贸大楼发动过攻击。它只是不断的含沙射影,一个暗示接一个暗示,直到人们相信为止。



朗谦君:但是,看看它受的阻力也不小啊,不管宣传机器如何卖力,不管将联合国如何藐视与矮化,它似乎未能达成预期的效果。



乔姆斯基:这也很难说,联合国本身亦处在一非常危险的地位。



美国政府很可能将其解散,虽然我想大概还不致如此。但是至少它会尽量萷弱联合国的重要性。因为如果联合国不能尊命行事,要它何用?



朗谦君:侬,你是老牌的反帝份子了,经历了越南、中美洲、海湾战争等等。你对这次抗拒美国对伊拉克侵略战争运动的广度、深度及发展的神速,观感如何?我们对于此次全球动员起来的非常表现,甚为感动。



乔姆斯基:啊,那倒说的也是,这的确是史无前例。全世界反对战争的声音是普偏而巨大的,即在美国也是如此。举例言之,昨天我参加波士顿市中心近波士顿公共广场处举行的反战抗议活动。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在那里活动。我第一次在那里参加抗议活动是 1965年 10 月,并在活动中发表演说。那是在美国开始轰炸南越四年后的事。南越的半壁河山被炸毁,而战事已经延伸到北越。我们根本无法进行抗议活动,因为受到身体上的攻击。攻击我们的是得到信仰自由主义的报章与电台支持的学生们。他们谴责竟然有人敢反对一项由美国政府发动的战争。



这一次就不同了,在战事正式开始之前已经有了大规模的反战抗议活动。而在正式开战的当天,再次有大型反战示威活动。——与此相对的是没有支持战争的示威活动。与前次相比,真有天壤之别。假如不是因为前面我提及的恐惧因素,参加反战活动的人还会更多。



政府当局知道,它不能像越战那样进行一场长期具毁灭性的侵略行动。因为民众不会容忍它。



现在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进行一场战争。首先,选定一个微弱的对手,一个没有自卫能力的对手。然后开动宣传机器,要不就宣称它要侵略别人,要不就说他对美国构成即刻的威胁。再下一步,是要达成一迅速的胜利。在1989年布什一世时,一件泄密文件中透露出美国政府将必需如何打仗。在其中它就叙述到,美国只能对付一甚弱的对手,而必须迅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否则,公众的支持很快就会消失。像1960 年代那样,战争可以进行好几年而不遭受反对的年月一去不返了。



从好些方面都可以这样说,1960 年代以降的进步运动,促使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在各个领域更趋向文明。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24966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