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我读方方的《万箭穿心》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我读方方的《万箭穿心》   
老礁




性别: 性别:男

加入时间: 2014/05/06
文章: 332

经验值: 14521


文章标题: [原创]我读方方的《万箭穿心》 (382 reads)      时间: 2020-11-27 周五, 上午1:01

作者:老礁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我读方方的《万箭穿心》

(今天看到方方入选BBC2020年“巾帼百名”名单,发今年3月15日的旧文祝贺,并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新冠肺炎肆虐,武汉封城,生民涂炭,万户萧疏,方方逐日的《武汉日记》破空而出,成了厚重的阴霾中的一道亮光。方方的日记每天都从当日气候说起,像邻家大姐的家常,说小民的困苦,说遇难者和家庭的悲戚,也指斥在上者的失误和导致的乱象,平实、真实,也收敛,为全国和世界了解围城内的真实生活开了一扇窗口,也为围城内1000万人打开了一扇可以透气的天窗,方方的日记成了许多人逐日的期盼。

因此也就有了许多的媒介介绍方方女士,由此人们知道了方方曾是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和她之前许多的作品。而我之前是知道方方的,从我两年前读过她写的小说《软埋》开始,起因是朋友在微信上发来了一篇“工农兵座谈批判小说《软埋》”的报道,工农兵大批判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有人又祭起了这面臭名昭著的破旗,这让我感到了时空倒错的错愕,更激起了我的愤慨。我就找来了《软埋》读了,我想看看方方在《软埋》中写了什么,又让那些所谓的“工农兵大批判组”从历史的粪坑中还魂。看完后我写过一篇短文:

《软埋》不长,只有107页。写一个失忆的老太太丁子桃,多年前还是川北豪强家族的儿媳妇黛云时,土改时娘家全家被批斗后枪毙。她父亲是个读书出身的很开明的士绅,哥哥是共产党的干部,为救父母在赶回家的途中被暗杀。他的公公听到这个消息,不愿挨斗受辱,全家包括佣人16口全部自杀让儿媳黛云'软埋'(不用棺木,直接用土埋葬)。同时安排儿媳黛云带着儿子从地道逃脱。在地道出口登船,船触礁沉没,黛云失去儿子,也失去记忆,被部队吴医生救活,变成了丁子桃。吴医生很照顾丁子桃,多年后又相遇,吴医生已丧偶,与子桃结婚生子。吴医生车祸亡故,儿子青林从父亲遗留的日记中发现父亲吴医生原姓董,亦是土改中全家被杀,逃入深山,隐姓埋名。他开始探究母亲的家世。

人被'软埋'了,记忆也该被'软埋'吗?作者方方在《软埋》的后记里说:“人死之后没有棺材护身,肉体直接葬于泥土,这是一种软埋;而一个活着的人,以决绝的心态遮罩过去,封存来处,放弃往事,拒绝记忆,无论是下意识,还是有意识,都是被时间在软埋。一旦软埋,或许就是生生世世,永无人知。”半个多世纪前导致200万地主死于非命的暴力土改就一直被刻意的软埋着,方方们不甘于这段历史被“软埋”,方方写出了《软埋》。而那些要人们完全'软埋'甚至彻底忘掉那段历史的所谓'工农兵'们,当他们愚蠢地对方方们'大批判'时,也恰好让年轻的一代了解了一些当时的真实。例如在批判会上出身官僚地主家庭的土改亲历者鄢蕙兰说,她的妈妈也受过批斗,批斗时手是向背后捆着的,低着头在那里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把她年迈的妈(小脚)手捆在后边,她还说不残忍,还要感恩戴德。是什么样的教育和环境能让这样的工农兵'这样丧尽天良?

当然,不管有没有方方的《软埋》这部书,也不管所谓的'工农兵'们在怎么声嘶力竭丧心病狂,真相都不会真的被完全忘记,历史也总有一天会清算。
——

在方方的每一篇《武汉日记》之后,都有对方方和她发表的主要小说的介绍,没例外每次都提到《万箭穿心》这个中篇。我找到了这部书,用了两个上床后入睡前的时段读完了。

这部书是写一个叫李宝莉的武汉女人的,由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写起。李宝莉是个下岗女工,她的父母也下岗了,但书的一开始她的生活是恣意的,她丈夫提升到了工厂的办公室主任后,她们家在一栋可远眺长江的高楼分到了一套两居室。在她向她的父母炫耀展示新房时,她的略通“风水”的父亲看到这栋楼向外散射出多条车水马龙的道路,就说这栋楼不吉利,叫“万箭穿心”,这就是这部中篇的书名的由来。

确实,此后李宝莉遭遇的一桩桩一件件的糟心事就真像是“万箭穿心”了。先是丈夫不堪李宝莉在家不断的粗鲁责骂,有了外遇,李宝莉抓奸正着,密报给警察,被抓到警局,她丈夫丢掉了办公室主任的职位。退休乡村教师的公公婆婆乡下的房子被强拆,进城投靠唯一的儿子,住下不走了。宝莉的丈夫被下岗,同时又查出她的被抓是妻子的密报,羞怒之下,跳江自尽了。

李宝莉感到了对公婆失去儿子的歉疚,要努力奉养他们二老,也要栽培十岁的儿子小宝,她要多挣钱,辞去了在下岗的前厂长的小货摊帮工的工作,毅然做起了“扁担”,即在市场上挑担送货。

“扁担”之路是艰难的,尤其对一个女性,首先是劳累,还有恶客户的欺诈。将宝莉引入这个行当的何嫂被恶客欺凌,宝莉打抱不平,与一群恶少缠打,腿部被刀切伤,发炎差点截肢。而被她用辛勤汗水养大的儿子小宝却越来越对妈妈疏远并露出了敌意,其中不乏爷爷奶奶的教唆。

最后是小宝名校毕业,有高薪的职位,却要卖掉这个“万箭穿心”的房屋,要把妈妈赶回姥姥家。宝莉依据法律不肯,小宝亮出了自己的亲爹被妈妈送进警局,以致跳江的证据,宝莉的“万箭穿心”走到了尽头。

我有在武汉念大学的经历,但那是“隔绝”在珞珈山上的象牙塔里的,我完全不了解真正的武汉女人,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李宝莉做“扁担”的有名的“汉正街”在哪儿。我印象中的武汉姑娘是挺拔的,清丽的,像出水的莲花。我的这个印象得自于系里的几个出自武汉的职员。书中的李宝莉完全颠覆了我印象中的武汉女人的形象。就像方方在《万箭穿心》的后记里说的:“李宝莉,是不讲究生活品位的,是谈不上文化教养的,是粗粗拉拉的,是高声武声的,是脾气火暴的,是在丈夫面前颐指气使的,是有小小心计的,是平凡而庸常的。但同时,她也是热心快肠的,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是刚烈坚强的,是忍辱负重的,是孝敬和爱戴家人的,是能把眼泪往肚子吞的,是乐观面对生活的,是敢于担当的,是有大爱和大善的。”

我的这次阅读《万箭穿心》的经历很奇特,作者方方与李宝莉在我心中幻化成了一个人。到处都能见方方的照片,这是一个有书卷气的知识女性,是不粗粝的,是有生活品味的,但我还是觉得方方就是李宝莉。除了我知道方方在读大学前,为了解家里的经济之困,选择做能多挣钱的搬运工,在做湖北作协主席时,发文斥责评职称的不正之风,甚至与人对簿公堂。将方方与李宝莉叠合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方方的《武汉日记》吧,方方的平和的、透出真相的日记被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攻击者有的粗鲁、语言下流恶毒,有的假装公允公正,却包藏祸心,直到最近的抛出方方侄女出国的对方方“泰山压顶”的集团冲锋,而方方是冷静的、坚韧的、据理力争的,在要“万箭穿心”般射来的毒箭面前是丝毫也不屈服的。在小说《万箭穿心》中,宝莉有朋友万小景的帮助支持,还有追求者建建,让生活有了亮光,而方方的日记的支持者,却是万万千千的,是遍布国内外的,这是这次全球新冠疫情中的大亮光。

应该说,在民族大难面前,支撑起来的,是民族的脊梁,像当年Sars疫情时的蒋彦永医生,像这次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还有诸多在抗疫第一线,有的甚至染病乃至捐躯的白衣天使,和写《武汉日记》的方方女士。抗疫胜利在即,是他们让我们的民族挺立不倒。

作者:老礁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老礁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86899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