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芦笛 孙中山与“民主恩赐”论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芦笛 孙中山与“民主恩赐”论   
light
警告次数: 6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610

经验值: 209505


文章标题: 芦笛 孙中山与“民主恩赐”论 (107 reads)      时间: 2020-8-04 周二, 上午12:37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孙中山与“民主恩赐”论 (1004 reads) 时间: 06 8 2004 23:52 报告此帖给本论坛的版主
作者:芦笛 在 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孙中山与“民主恩赐”论


芦笛


开场之前,让我们大家共同学习一段芦笛语录:


“话说古代有个叫狙公的人爱养猴子。猴子养得多了,自然要吃掉人的
定量,引起粮食危机。老狙于是召集群猴会议,宣布实行粮食统购统销,
定量供应。这定量是‘朝三暮四’,亦即早饭三个栗子,晚餐四个,国
庆酌加,以示庆贺。群猴闻讯顿时鼓噪起来。老狙再三晓以大义:世上
还有三分之二的猴民连栗皮都没见过,咱们必须斗私批修,节省每一个
栗子为了世界革命。但不管他怎么说,群猴却越嚷越凶。最后老狙急中
生智,喊道:‘好了好了,考虑到大家的实际困难,本领导决定不顾血
本,将定量增加到‘朝四暮三’!这下你们该满意了吧?’群猴大乐,
齐声歌颂天大地大不如狙公的嘴巴大,爹亲娘亲不如狙公的栗子亲,千
好万好不如狙公的猴窝好,河深海深不如狙公的心计深,‘朝四暮三’
是革命的宝,谁要是反对它,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咱们这个民族,从花果山上下来的时间似乎也不太久,在许多方面还不
如老狙家的那一群。‘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毕竟是高等算学的尖
端难题,它们之间倒底是有着显著差异,还是处于哲学上的‘无差别境
界’,不是猿类的智力可以解决的。比起来,我们面临的任务似乎要容
易些:‘现代化’和‘西化’有什么差异,‘调价’和‘涨价’有什么
分别,‘待业’和‘失业’有何不同,‘下岗’与‘解雇’又有甚么两
样,这些问题虽然艰深,似乎也用不到‘韩信点兵’那些算学绝招。然
而我们就是和狙国的猴胞们一样,能把它们泾渭分明地区分开来。记得
当年考政治,其中有一道题是论述‘社会主义待业’和‘资本主义失业’
的本质区别。老芦(那时还只是‘芦公半老,疯癫犹存’)手不停挥,
洋洋洒洒地写了几大篇,其要旨是:社会主义待业犹如大姑娘待字闺中,
门外排着媒婆的一字长蛇阵,心头是无限的青春喜悦;资本主义失业则
如同老头子丧偶,老伴儿死了就再也活不转来,只有哭天抢地的份。

(《明月何处圆?把酒问青天》)


上面这些话当然刻薄,不过皇天在上,谁愿意刻薄自己的民族?问题是现状就是这样,你不刻薄也不行。天下就是有这种怪事:同样一件事,换个说法从不同人嘴里说出来,反应竟会天差地别。

“民主恩赐”论就是如此。自从老芦四年前在网上首倡此说以来,不知挨了多少仇共志士的辱骂,就连酸小情郎余青梅,昨天还在咕嘟咕嘟冒酸水,一如既往地弄了点半文不白、诗不像诗、赋不像赋、打油不算打油、倒醋不算倒醋、照例没人看的酸货出来,还效法田汉《白蛇传》中的小青,舞着双剑,在《急急风》的锣鼓点中冲上场来,愤然唱曰:“三山五岳把兵搬!”弄了一堆背时货来堆放在坛角里,唯一的作用便是谁不小心走过去,没看见那儿堆的垃圾,准得绊一大跟斗。

批判孙贼中山更是如此。从《说道》时代算起,我为此受了不知多少污辱,更成了那些“民主革命志士”的终身仇敌。可滑稽的是,至今竟然没人认识到,“民主恩赐”论其实不是我而是孙大炮发明的。我不能掠人之美,把伟大革命先驱的发现无耻地窃为己有。

革命同志都该熟悉孙祖师“军政──训政──宪政”的“革命三部曲”吧?那说的是什么事?

那意思是:中国人不懂民主,也没有民主的需求,自己不会起来争取解放。所以,中国要民主化,就得由革命领袖率领革命军,以武力征服全国,建立大权独揽的军政府。等到政权抢过来了,反革命也给镇压下去了,再教育训练人民学习民主操作,等到人民学会了,再由革命政府把宪政恩赐给他们。

这种屁话都会堂而皇之地拿出来,似乎只证明了两个事实:第一,孙祖师的脸皮超过了万里长城的转角加厚之处;第二,敝民族特别是所谓的“知识分子”不是一般的愚昧,所以这种超级笑话非但无人觉得荒唐,至今还在万古流芳。

是人都想得到:尊驾既然号称是“民主革命家”,那第一条就是得尊重民意。现在百姓并无民主需求,你凭什么去使用武力把民主强加给他们?遮莫真是“强奸也是爱”,只要是“民主强奸”便不算罪行?“民主独夫”便不算独夫?

这且罢了。我在这儿把这狗屁“建国大纲”大卸八块,俾大众看得更清楚:

第一、人民不会自己起来要求民主,也不知道如何进行民主操作;

第二、旧统治者也不会将民主主动恩赐给人民。

第三、所以,要实现民主化,必须由民主革命领袖建立独裁政府,使用暴力把政权抢过来,再由领袖将民主恩赐给人民。

上面头两条乃是他赖以作出结论的前提(虽然他那糊涂脑袋绝对不会认识到这一点,正如网上出现的绝大多数“知识分子”一般,老孙根本就没有起码的思维能力)。而第三条则是他根据前提推出来的结论(虽然他自己根本也就拎勿清这推导过程)。

问题是,那第三条结论里还隐含着一个前提,可笑的是不但老孙看不出来,当时的人也没看出来,而且直到今天,大多数网上革命志士还是看不出来。

这前提就是:“革命领袖会心甘情愿地放弃权力,把民主恩赐给人民。”没有这一条,则绝对导不出“三部曲确实可行,革命最终能导致宪政建立”的结论来。

那头两个前提是对是错姑不论,假定它们都是正确的,那请问,既然旧政权不肯放弃权力,绝对不会把民主恩赐给人民,怎么革命新政权又会愿意呢?这里面到底是何道理?

那位革命家说了:“你这是偷换概念!把本质完全不同的革命新政权和反动的旧政权混为一谈!革命新政权是人民代表,当然会放弃权力,还政于民,这不叫‘恩赐’,叫‘完璧归赵’!”

子曰:“必也正名乎”,那其实是说“循名责实”,可惜传到后来便成了“以名掩实”,亦即将“失业”改为“待业”、“涨价”改称“调价”一类把戏,这就是革命家们酷爱“人民”之类的堂皇冠冕,离此就不会讲话的道理。

不过,那位同志说得不错,革命政权和反动政权确实有本质差别,前者对人民的控制程度,远远超出后者,而独裁专断的程度更为后者望尘莫及,革命事业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战胜反革命的镇压,最终取得全国胜利,这就是必要的主观条件。

从客观条件来看,两者也完全不同。旧统治者一般都陷在四面楚歌的深重危机之中(否则革命也就不会爆发了),因此根本没有多少条件和人民讨价还价,而上了台的革命领袖早就无情地扫荡了一切反对者,根本不存在被迫让步的可能。用《过秦论》的话来说,两者“攻守之势易也”。用大白话来说,旧统治者处于被动挨打的困境中,而革命领袖则是主动出击,只有他整人的,没有人家整他的。

除此之外,两者的个性也完全不同。革命领袖雄心勃勃、心狠手辣,是由生死斗争无情筛选出来的百折不挠、意志如钢的铁血强人,而旧统治者多是贪污腐败、昏庸怯懦、忧柔寡断的昏君。前者刚坐上御座,初次尝到大权在握,一呼百诺的威风,而后者则一般是所谓“守成天子”,从小养尊处优,根本就不知道“丧失了政权就丧失了一切”的痛苦,其中昏愦如隋炀帝者,竟然会说出“自我得之,自我失之,我又何恨”的话来,可见不亡真是无天理。

正因为如此,如果说旧统治者不会把民主恩赐给人民,则更没有理由指望新统治者会这么做了,这应该是脑袋正常的同志都能看出来的吧?

那位同志又说了:“不对!革命领袖大公无私,不像反动统治者那么贪得无厌!”

行阿,您不是主张民主么?民主最起码的一条,就是靠制度而不是靠统治者的善心来保障人民的权利。民主制度之所以发明出来,正是因为鬼子们相信“人之初,性本恶”,宁要两个争风吃醋的魔鬼互相抗衡,不要唯一的圣人独裁。您这“民主革命”可正是制造这种唯一的“独裁圣人”的绝妙机制。孙贼中山早说了,非如此不足以取得革命成功。他说的非常对。但问题是,等革命成功了,万一他不想当圣人了,您该拿他怎么办尼?靠独裁圣人恩赐而不是靠制度去争取民主,您这算不算是缘木求鱼?

所以阿,在我看来,咱们那些“民主精英”,跟上面说的老狙家的那夥猢狲弟兄也差不到哪儿去。他们不相信恩赐,其实只是不相信旧专制统治者的恩赐,但他们坚定地相信圣洁的革命领袖的恩赐。

令人诧异到无话可说的是,在作出这种坚定的选择之前,这些人居然也就不会去想想,既然专制君王不会恩赐,那么革命领袖又岂会恩赐?两者不都是有同样人性弱点的人么?唯一的主客观差别就是上面说的那些。连这最简单的道理都整不明白,您说这些人是不是只有肾上腺?

这里必须补开点常识课:愚以为,衡量社会的进步状况的标准,是人民的自由度。人民越自由,社会也就越先进、越充满生机。而人民的权利和政府的权力是互相消长的。政府权力越大,人民的权利也就越少。这就是我为何多次在旧作中说,中国社会在过往一个世纪中倒退了不知多远,因为在过去100年中,政府权力越来越大,而人民越来越丧失了自由,以毛社会为谷底。

明乎此,则不难看出,所谓“社会进步”,指的就是统治者丧失权力、人民获得权利的过程。要出现这种进步,就非得靠统治者让步不可,这是一切社会进步的前提。

这儿可以争辩的,也就只是统治者会不会作出主动让步而已。我在《重释“民主恩赐”论》以及《社会进步是怎么发生的》等文中,举了大量的事实证明统治者确实会做出主动或被动的让步,舍此根本无法解释后毛时代人民怎么会重获被毛无理剥夺的许多权利。

暴力革命最反动之处,是它最大限度地剥夺人民的权利,以便最大限度地集中革命政府的特别是革命领袖的权力。老孙已经说过多次了,非如此不足以保证革命成功。在这点上他确实是对的,证之以古今中外的暴力革命史,这确实是一个普遍规律,这也就是中国人民在过往一世纪中不断丧失自由的根本原因。

正因为如此,在暴力革命制造出来的新国家中,人民丧失自由的程度一定会远远超过旧朝代。在这种情况下还指望享有空前权力的革命政府主动作出让步,放弃它从人民那儿使用暴力掠夺来的权力,当真是只有中国“民主精英”才会发的梦呓!也只有这些人,才会在嘲笑“旧专制政权恩赐”论的同时,去拼命鼓吹更加荒谬百倍的“革命政府恩赐”论。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61856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