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转帖] 润涛阎: 展望中美两国的未来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转帖] 润涛阎: 展望中美两国的未来   
英明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773

经验值: 12157


文章标题: [转帖] 润涛阎: 展望中美两国的未来 (298 reads)      时间: 2020-7-22 周三, 下午8:20

作者:英明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润涛阎: 展望中美两国的未来

中美两国在进入导致社会动荡的最大因素—贫富差距(基尼系数)过大方面殊路同归,成为历史上罕有的顶级两大经济体同时进入社会动荡的状态。而且是“老大怀疑老二要称霸、老二放弃韬光养晦自认厉害了”的时刻。那么,老大与老二会不会兵戎相见一决胜负?

最近一个月来,中美两国在南海不停地演练,互相show肌肉,有人担心会擦枪走火,尤其是美国侦察机多次进入广东一线的中国200海里经济区附近侦察,想当年EP-3跟王伟撞机的场面,就美方而言,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8月份美国还有另外的演习,把印度也拉上了。

那么,真的会打起来吗?我们根据美国选举的历史来看,总统在争取连任大选年一旦主动发动战争,会失去中间选民的选票。美国大约有三分之一的铁杆,这对双方差不多一样。除了罗斯福总统之外。罗斯福4届连任,总票数差不多都在80%一线。三分之一的站在总统一方的铁杆,不会因为总统做了什么而改变其忠诚度;三分之一铁杆反对党也基本上因反对而反对。这两部分人的选票是毫无价值的,等于强碱强酸中和效应。剩下的三分之一选民才是有真正话语权的选民。而这三分之一摇摆选民,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当总统想通过战争争取连任,基本上就失去了这些选民,道理很简单—你为了个人当选而不顾士兵们的生命,等于把个人利益高于他人生命。最典型的近代例子就是老布什:他误认为他打伊拉克跟历史上任何美国总统都不一样,他是先得到中东产油国、日本、欧盟等无数国家同意支付战争费用,等于让美国卖军火给这些国家,美国只赚不赔,而且大选前老布什就让美国大兵凯旋而归,而且做到了基本上零死亡。然而,那时候润涛阎就判断出老布什无法连任,因为中间选民还是怀疑老布什想通过战争争取连任,哪怕只死了一个美国大兵,那他也是为了连任而令那位大兵丧命。我的老同学们老朋友们应该记得润涛阎的判断与大家是多么格格不入。最后的结局当然是老布什连任失败。

这是为何美国总统要么是一上台就打仗,要么在连任后打仗,尽量避开连任大选前发动战争的原因。小布什上台就开打,克林顿连任后开打科索奥战争,都是这个道理。

所以,川普在大选前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当然,如果他判断百分之百败选,会不会破罐破摔而给继任者留下战争不得不继续下去?其实,美国总统对自己连任的自信远远超过自卑,这与民意调查的结果是什么无关。当然,如果真的民调差20%以上,那可能令总统对自信产生怀疑。即使是产生怀疑,跟判断百分之百输是两码事。这也是美国总统在连任前破罐破摔极难发生的原因。

中美两国走向对立与谁当选基本上无关。当中共提出2025计划的时候,就表明全面超过美国的宏伟蓝图,便是在客观上取消美国霸主地位。这就等于“和平崛起”的时刻即将到来。在人类历史上,霸主易位没有和平发生的可能,必然是在战争中决胜负。中共名义上放弃了2025,但那是在美国朝野双方开始警觉后不得不在表面上为之。等于以后只做不说了。

为何美国与苏联的冷战持续了那么多年?其实苏联在制造业最多也是赶上了美国的一半,那还是以官方汇率计算。要知道,卢布是不自由流通的,跟美元的兑换率是苏联官方定价,在黑市上那可是差别几倍甚至几十倍。在苏联垮台前,黑市一美元兑500卢布,官方是一卢布换1.5美元。所以,按照购买力计算,中国的经济总量早已超过美国。这是美国当上世界霸主后从未发生过的。这起码类似于二战前德国挑战英国霸主的水平,如果达不到当时美国挑战英国霸主地位的水平的话。也就是说,客观上美国面临着在经济总量上被中国超过的危险。美国的霸主地位面临着实实在在的挑战。地球人都清楚: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可中美的夫妻关系哪怕当真,由于社会制度的截然相反也必然同床异梦,离婚是迟早要发生的。

综上所述,中美之间的热战其可能性大于冷战,因为美国人当年不认为苏联会取代美国的霸主地位,最多是两个世界(民主世界与共产世界)的对垒,是两个派别的对决,而非两个国家的对决。而且美国有信心能赢。当今则不同,美国面临的是两国国家之间的对决。美国可以拉到很多盟友一起参战,而中国连拉伊朗都是一厢情愿,因为伊朗人可是宗教为先,中国不让新疆穆斯林独立出去,就不会有真正的中东伊斯兰教朋友。

那么,热战的打法如何?

美国建制派,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在认识到亨廷顿的错误思想导致美国深陷中东战争泥沼后,便开始了与穆斯林和好,以拿出力量对付中国,便有了奥巴马重返亚洲、与伊朗核协议的战略部署;才有了专门对付中国的TPP。要知道,TPP是以意识形态为主导的贸易体系,也就是说,只能全民选举国家领导人的国家才有资格加入这个新的贸易体系。也就是说,西方民主国家不再带中国玩了。不带你玩了,你就被排除在世界贸易体系之外了。这也是为何越南开始政治体制改革要全民普选制的原因,就是不想被新的贸易体系甩掉。TPP的谈判非常吃力,好不容易快谈完了,川普上台了。

虽然政治素人川普上台后来了个“凡是奥巴马认同的,就放弃”的胡来,最终还是走向了与中共脱钩的路,名义上不是TPP,事实上还是走回到了TPP的路上。也就是说,在亚洲需要跟日本等国联手,最终大家一起与中国的经济脱钩,最终的贸易体系还是奥巴马的TPP形式。因为没有贸易体系是不可能的,无法在WTO的框架下与中国脱钩,必须有新的贸易体系才能甩开中国等少数非民主国家。

这个过程看上去是经济与贸易上的脱钩,而实现脱钩不可能在军事上按兵不动,不论是TPP,还是贸易战。也就是说,最终的决战还是战争一决胜负。这也是为何奥巴马搞TPP的同时,搞军事上重返亚洲战略;川普在搞跟中共搞贸易战的同时两个航母战斗群集中在南海不停演练的原因。

这里的重要因素是亚洲的日本。在经济甚至科学技术方面,日本都是不可小觑的“大国”,至今依然是全世界第三位的经济与科学技术大国。

奥巴马花费了很多精力才让日本义无反顾地加入了TPP,而不那么热情地加入中共主导的亚太自贸区了。亚太自贸区自从2010年21个亚洲国家开启的谈判至今已经10年了,都无法达成协议。这里边的最关键因素则是:以日本为代表的一些国家,是否还跟着美国老大走,还是跟着中国走的战略决策,等于“脱美入中”(借用当年日本“脱亚入欧”)。大家都在看着中美两国的对决会是怎样的结局,而不敢轻举妄动,才是导致亚太自贸区这么个纯粹贸易协作(等于对大家都有好处)竟然谈不下去,无法成为协议的原因。

日本朝野双方都认为奥巴马的TPP会被他的继承人接棒,因为他们误以为希拉里会赢。当川普上台后,日本首相恨不得天天往美国跑,搞明白美国还搞不搞针对中国的TPP,要不要与中国对决。结果是:川普大赞习近平是他的好朋友,而安倍不是,文在寅更不是。北朝鲜的金三胖是川普的最爱。北朝鲜对日本没完没了地导弹恐吓,而日本是由美国驻军由美国保护的非正常国家。美国总统竟然跟日本的宿敌成为最爱,令日本朝野双方不知道美国怎么会出现了这么个混蛋总统而无所适从。不知道要不要跟中国联盟,还是跟美国一起打压中国。这也导致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大骂川普是idiot(蠢货),因为他负责外交事务。

经过三年折腾后,川普还是打起了贸易战。这可不是只跟中国,也跟全世界所有贸易国,除了香港、澳大利亚等少数跟美国是贸易逆差的国家。凡是跟美国有贸易顺差的国家,都是川普的敌人。

然而,贸易战最难打的当然是跟美国贸易顺差最大的国家,也就是说,在川普眼里赚美国钱最多的国家。中国就成了川普的敌人了。因为中国没按照川普的贸易实现平衡(不能赚美国的钱)而多多地买美国货。谈判最终走向“要么美国卖给中国高科技产品,比如用于军事上的高科技,要么就维持美国逆差”这死胡同。中共是不许美国金融界进入中国控制中国金融领域的,这是华尔街代言人努钦、莱特希泽(都是犹太人)对谈判结果非常不满意的原因。华尔街无法控制住中国的金融系统,连分一杯羹都办不到,那最终走向贸易谈判无疾而终的结局,也就不得不走向另一方向—遏制中国的高科技发展。这就一步步走向经济脱钩—科学技术脱钩—军事对决互相依存的几步棋。到此,双方的回旋余地已经没有了。疫情—令美国与西方甚至日本都发现,产业链绝不是经济分工那么简单了,可以影响到国家安全、人命安全层面。重新安排产业链,实际上就又回到了“不带中国玩了”的TPP路上了。

当美国两党再次达成“不带中国玩了”的战略共识后,日本就参与了与美国搞军事演习尤其是到南海演习这一“走过去就难以回去了”的一步棋。日本也就会与澳大利亚、印度、英国、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家逐步走入“南海联盟”。“南海联盟”这个词是润涛阎今天提出来的,将来会证明此事当真。这个联盟将是美国对决中共的暂时联盟,待对决有了胜负后便会自动消失。它将包括与南海有领土领海诉求的国家,也有日本、印度、英国甚至西欧北欧国家参与的群殴中共的暂时联盟国家。日本的情况值得一提。

如果美国真的让中国和平崛起,那日本就会走脱美入中战略。如果美国能把中国打残,再次令中国从帝制走向民主政体的转型半途而废,日本将以百分之百的热情参加战斗。上一次中国转型过程中,诞生了民主政体,可在襁褓中的民主政体,未经得起青年学生们的五四运动与其后没完没了的学生运动,导致段祺瑞为了个人与孩子们活下来而放弃了视死保卫民主政体的决心。段祺瑞的下台导致军阀混战、日本入侵的结局,段祺瑞是清楚的,可他也在所不惜。

这次的改革开放,还没能令中国进入民主政体的建立,就又遇到了内忧外患。也许日本这次还会跟美国联手,当马前卒,一起在南海跟中共打海战。中共一定想选择在台湾与美日交战,但美国不会选择在台湾,而是会选择在南海。在南海,不仅仅日本,英国等欧洲一些国家,还有南海主权声索国(越南、菲律宾等十来个国家)、印度等都会加入进去。印度还有澳大利亚甚至华人的国家新加坡都会参与堵死马六甲海峡,令中共的石油无法从海上进入。俄罗斯的反应是怎样的,我们现在还难以判断。如果说南海主权声索国希望美国干翻中国令中国四分五裂国家动荡,那希望中美两败俱伤的则是北极熊与东边的邻居—金三胖。

伊朗的态度,其实主动权在美国手中。当年伊朗可是美国的盟友。巴列维国亡是美国最信得过的铁杆盟友。那时候的伊朗人,都以能到美国留学为傲,是中东最开放的国家。由于中东逊尼派穆斯林跟以色列和好,导致什叶派穆斯林跟以色列你死我活。当以色列把伊朗的核设施彻底炸毁后,就有可能令伊朗新的领导人上台而改变对以色列的态度。其实,在巴列维国王当政时,伊朗与美国关系特别好,跟以色列也不是你死我活。巴列维国王是1979年才下台的,时间并不是很久远。美国国内并没有被欺负的穆斯林,穆斯林世界恨美国是因为美国保护以色列造成的。一旦伊朗对以色列失去了灭掉以色列的野心,走到逊尼派与以色列的和平关系也是有可能的。

中共与伊朗的关系,不是宗教性质,也不是战略同盟,而是石油交易。一旦马六甲海峡被关了,中共只能从陆路进口石油,那北边的俄罗斯当然是首选,如果俄罗斯只是趁火打劫多要钱。另一条路就是通过巴基斯坦到伊朗。这是为何中共在巴基斯坦的最西边的边境建设港口的原因,那里跟伊朗接壤。伊朗的石油便可通过巴基斯坦陆路到新疆。巴基斯坦可是逊尼派,跟什叶派的伊朗也是仇敌。但看在钱的份上,尤其是跟印度对决,巴基斯坦把中国看成是一伙的。一句话:只要美国跟中东穆斯林世界和解,就令中国找不到一个盟友了,战争打起来后,中国连石油都买不到。这是美国的长期战略。政治素人川普打破了这个战略进程,但只是暂时的。等到以色列把伊朗的核工业设施彻底炸完,伊朗与美国、以色列谈判的可能性就会提到议事日程,因为另一派(类似于巴列维国王)上台就有了条件。

也就是说,中国还没走出“盛世–乱世—盛世—乱世”循环圈。中国的大一统文化必然导致分裂后再次统一,到那时,美国就会彻底撤离亚洲,军队回归本土;中国人对日本便是老账新账一起算,大和民族便是中华民族的第57个民族。这需要经历很多年,中国必须经历一个乱世过程,才能完成从两千多年的帝制到民主法治的转型。这个过程,润涛阎的判断大体上不会错。

作者:英明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英明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35434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