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张朴:大男人的眼泪(纪实文学连载四)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张朴:大男人的眼泪(纪实文学连载四)   
张朴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6/05/26
文章: 262

经验值: 10147


文章标题: [原创]张朴:大男人的眼泪(纪实文学连载四) (193 reads)      时间: 2020-6-11 周四, 下午8:52

作者:张朴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张朴:大男人的眼泪(纪实文学连载四)

(七)

我如约去见导师。像大多数年过半百的英国男人,光亮的秃顶上稀稀拉拉倒伏着几撮柔软的金发。在客气一番之后,他向我宣布:论文被我越改越乱,他越来越看不懂我写的是什么意思。他要我另选课题。否则,我就得卷铺盖走人。

我的大脑瞬间好像被挖空了,脚下的地球也离我而去。我的论文因为在国内就已经开始,前后花了我七年心血,要重起炉灶,谈何容易!

我垂头丧气回家。你在等我吃晚饭。桌上摆着香喷喷的饭菜,没开灯,点着两根蜡烛。刚迈进门就听你问:怎么样?我不知你是问论文,还是问屋里的罗曼蒂克情调。我没吭声。你察觉到我神色不对,忙拧亮灯。我把导师的话复述了一遍。我说:别无选择,只能重新开始。

你脸色煞白,发了发呆,声音颤抖地问:那要多长时间?

三年,也许四年。我说。

你的上身摇晃了一下。我连忙上前握住你的手,想拉你到我身边。你甩开我的手,出门而去。在我最需要安慰时,你给了我一个无言的消失。

此后,在邻居跟前,你说笑自如,对我却沉默寡言。深夜下工回来,你早已呼呼大睡。久违的方便面又像打单身时那样成了饭桌上的熟客。饭后你只洗自己的碗筷,而过去你总是说:搁着,让我来。有一次的菜特别咸,我刚说了句:这菜怎么……你撂下碗,扭头就嘤嘤地哭,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我深感压力,好像对你负债累累。

突然之间,你身边有了一大堆朋友。你开始精心打扮自己。过去你至多在双颊上扑点粉,唇上抹些口红。现在要描眉,画眼圈,镜子前后左右地照。一出门就是大半天。我忍着、让着。有一天,你忽然对我说,你要去伦敦打工,那里包吃住。我说不必了,我挣的钱虽不多,维持生活还是够的。你说你想挣些钱,把梦梦接来。你激动地大叫:我不能把女儿像孤儿一样丢在家里,你有能力接她来吗?我无话可说,只能由你去。

你要走了,我很难过。我上街帮你买了一个轻便型的行李箱,回来时听见房里有几个人在说话,是同一屋檐下的那两位留学生太太在为你送行。其中一位的丈夫已经接到伦敦国际金属交易所的聘书,自然说话声也最宏亮:一去就是五万镑年薪,混上个几年,就能拿十万,还不算“不拉稀”(BONUS:红利)。你羡慕地说:还是你那口子有能耐。那宏亮声音又说:老张也是,让你去100英里之外打工,真能忍心!马上有人接口说:这样的男人有何用处,辞掉算啦。

一片笑声。你保持沉默,没有为我申辩一句。如果这时候来个人把我拉出去毙了,我会说:谢谢。

你说你在伦敦的餐馆做楼面。这份工比在厨房里洗碗配菜听起来体面高尚。开初我还能经常打电话给你,后来你不准我打了,理由是省点钱。你说你有事会给我打。什么叫有事呢?你没做解释,让我就这么想着、惦着。

大约半年后的一天,王行忽然来找我。他看上去神色严肃,说:你老兄也别光顾了做学问!我惊诧莫名。他说他夜里在伦敦唐人街看见你和一个洋人亲热地搂着腰走。仿佛一闷棍砸在我头上,我欲哭无泪。老天凭什么要这样惩罚我?我决定立即去伦敦找你。

(八)

火车一到伦敦,我就直奔你打工的餐馆。自从你离开之后,我就有隐约的预感:戴“绿帽子”的日子恐怕不远了。当不幸降临时,我依然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我只想立刻见到你,却想不出应该说些什么:是喊叫?是劝说?是乞求?不,都不是。我只想拉住你的手,紧紧地,永不松开。只为了我们曾经有过的那一段情和爱。

我守候在餐馆附近。英国的夏日温柔得能拧出甜水,却难以撩动我已经麻木的神经。我目不转睛盯着餐馆那扇时开时合的玻璃门,零落的行人匆匆而过,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我,带着几分疑惑,但更多的是同情,大概以为我无家可归吧。其实,这不正是对我心境的写照么。

散工时分,你出现了。我刚要迎上去,脚步骤然停下:你身边紧跟着一个英国男人,瘦高个,脸带陶醉般的微笑,有五十多岁吧,比我父亲年轻些。他招手叫停一辆出租车,为你拉开车门,然后侧身旋转,跨半步,右手轻轻往前,半挽半扶地把你送入车里。你脸上泛着柔和的光泽,有了做女人的骄傲。我的心里忽然生出一阵打翻醋瓶似的酸味来,恨恨地想:看来中国男人想要讨女人的好,第一要抢先开车门;第二要掌握仆人伺候贵妇人上车的诀窍。

出租车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走进餐馆,里面有两个女孩在收拾桌椅。我对她们说,我是你的朋友,接到国内紧急电话,你的女儿病了,需要告诉你。她俩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说,你在克里斯蒂那里,并毫不犹豫地说出了地址。后来我听说她乐意把地址透露给我的原因:克里斯蒂是这里的常客,开始时跟她好,自从你的到来,克里斯蒂便把他的半老激情转到你身上。

第二天你休息。当你与克里斯蒂在一家意大利餐馆午餐时,我突然出现,面对着你们坐下。你大惊失色,就像看见从坟地里冒出个鬼魂似的,粉脸变成青灰色,攥着刀叉的手不住地抖动。瘦高个面无表情地朝我“哈罗”了一声,侧过头去问你:朋友?你的嘴唇困难地蠕动着,没有发出声音。脸朝着我,流露出绝望的乞求。我装作没看见,保持着沉默。终于,你的声音好像从深水里浮上来。听着既空洞又模糊:丈夫。

瘦高个未动声色,眼神里却满是惊讶和尴尬。看来你没有把实情告诉他。我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他,掌握好情绪的“度”,不可畏缩,也不挑衅,重点是唤醒对方的羞耻感。瘦高个显得很不自在,清了清嗓子,仿佛要发表长篇大论似的,结果声音只在喉咙眼里咕哝了一下:我还有预约,得走了。他匆匆而去,离开时不失风度地拍了拍我的手背,似乎在暗示他是无辜者。

我重新转向你。你已经恢复了镇静,嘴角抿着冷笑,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想怎么样?我说:我们回国吧,学位不读了,我什么也不求,我只要这个家。

你一声不吭,望着窗外,良久。回头时,眼里已有了毅然决然。你说:我们离婚吧。

我竭力稳住不动,脑袋嗡嗡乱响,犹如被人一剪刀切断了神经中枢,使我丧失了对这句话的理解力。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表示,你已起身悄然离去。

我依然心存侥幸。特别是想到万里之外的女儿梦梦,她连一天也没有和父母团聚过、亲热过,又要品尝家庭破裂的痛苦。我不顾一切了,要留住你。我到处寻找你的踪迹,给所有的朋友打电话,去了你可能会去的地方。餐馆方面说:你已辞工。

我绝望地回到S城。打开房门,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以为是在做梦:你就坐在床边,斜倚着墙,凌乱的头发披散着,面容憔悴,泪水盈盈,显得哀怨而凄清,有着无以言说的期待。我的身心顿时被怜爱的浪潮吞没,一把抱住你。

你在我的怀里伤心地啜泣着。你说你在餐馆打工,单调乏味,寂寞一人。克里斯蒂主动接近你、关心你,约你外出吃饭、看电影、听音乐会。还许诺为你介绍工作。诱惑,无法抵挡,于是就有了这一念之差。我不是想离开你……你喃喃诉说着。

和从前一样,我又一次相信了你。

这天夜里,我从沉沉的梦乡中霍然醒来,发现你正睁着大眼看着我,亮光炯炯,毫无倦意。我略感惊讶。你莞尔一笑,搂住我,把头靠住我的胸,轻声说:我想梦梦了。

你回去把她接来吧。我未加多想地说。

你眼里闪烁着喜悦,只是眉宇间飘着一丝忧虑。我的签证只剩下一个月了。你焦急地说。

我明天就去内务部给你续签证。不过,我沉吟了一下说,我有点担心。你的神色变得紧张了。但我没往其他方面想。我的意思是,我解释说,要让梦梦准备过点苦日子。

你松弛下来,不在意地说:现在怎么过,以后就怎么过。

在你回国期间,我碰见过一次王行,他边听边摇头:你呀,你呀。我说:全家人在一起,不是很好吗。他说:我要是你,就不给她续签证。等着瞧吧,你会既失去她,又失去女儿。

作者:张朴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张朴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78549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