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潍坊法官张敏洁不给被告复印件为掩盖什么?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潍坊法官张敏洁不给被告复印件为掩盖什么?   
刘因全






加入时间: 2005/04/06
文章: 1133

经验值: 44691


文章标题: 潍坊法官张敏洁不给被告复印件为掩盖什么? (866 reads)      时间: 2013-4-02 周二, 下午4:45

作者:刘因全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武纬被掐脖子,被迫害成神经病,却被逮捕,已被关押21天。无论是在派出所,还是在检察院,最后到法院,武纬和父亲武东辉几次提出,要求将起诉他们的有关文件给他一份复印件。但直到目前为止,都被拒绝。在武东辉和律师的要求之下,主审法官张敏洁在3月29日,才允许武东辉和律师看了起诉他们的一些文件的附件。当武东辉提出要复印件时,被法官拒绝。他提出照相,也被拒绝。这就进一步说明,许多证据是假的。法官也心知肚明。
  武东辉对一些文件表示质疑,法官或者无言以对,或者蛮不讲理。如:
  武东辉当场向法官指出,几份关键证据是伪造的,在铁的事实面前,张敏洁竟然不说话。
  武东辉质问张敏洁法官:你看到两个起诉书自相矛盾吗?张法官竟然说,起诉书不是我写的。即使错了,也不是我的责任。
  请问张法官,你为什么不给武东辉复印件?你怕什么?你想掩盖什么?


  附:从武纬冤案看潍坊公检法官员的黑暗

  最近,山东潍坊市青年维修工人武纬被掐脖子、殴打、被迫害成神经病,在治疗期间,反被逮捕。
  他的悲惨遭遇,在海内外网站上广为传播,引起广大网友的关注。
  许多朋友询问这件冤案的详情。为此,我们请来知情人和专家,请他们介绍和评论武纬冤案,现将他们的对谈录后。
  知情人:
  两年前,武纬和他父亲武东辉应邀到许晓清家,将热水器修好, 武东辉和武纬准备离开时,许晓清的丈夫谭卫东故意找茬, 要回了维修费。又辱骂殴打武纬,并双手掐住武纬的脖子。许晓清恶人先告状,诬告武纬打人,武纬被派出所逮捕、刑讯逼供,最后被迫害成神经病。取保候审治疗期间,又被法官下令逮捕,关进潍坊市看守所,逼他认罪。武纬不认罪,法官就关着不放,不允许他治疗,将他和刑事犯关在一起。神经病人被逮捕、关押,令人震惊!
  专家:
  将神经病人和普通犯人关在一起,非常危险。他很可能会被犯人殴打,很可能会出人命。这违反了中国法律,也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法官这样做,是执法犯法。
  知情人:
  谭卫东、许晓清夫妻掐武纬的脖子,会掐死人的。有时,一秒钟、几秒钟,就能掐死人。掐人的脖子,就是杀人行为啊!
  专家:
  武纬被掐脖子,有受伤吗?
  知情人:
  有。武纬被掐脖子受了伤,医院鉴定为轻微伤。也有照片。谭卫东、许晓清夫妻也当庭承认掐了武纬的脖子。
  专家:
  谭卫东、许晓清夫妻涉嫌“杀人未遂罪”。

  知情人:
  是的。
  可是,潍坊开发区东明路派出所副所长高伟不理会武东辉、武纬的介绍,却根据许晓清和谭伟东的一面之词,起草了一个事件经过,让武纬签字。武纬不签字,高伟先是威胁、欺骗武纬,又刑讯逼供,一直到晚上11点钟,武纬受不了这种迫害,只得在高伟写的材料上签了字。高伟也威胁引诱武东辉,连续审讯、威胁、恐吓他,武东辉被逼无奈,只得在高伟起草的文件上签了字。二人边签字,边说我们冤枉,但高伟置之不理。
  事后,武纬被派出所副所长高伟前后五次抓到派出所录像,每次录像前都反复威胁恐吓武纬,五次录像,都不一样。在第五次录像后,高伟将武纬逮捕,关到了潍坊市看守所。
  专家:
  高伟逼供诱供,是违法的。
  知情人:
  是。
  许晓清还搞了些医院的病历和收据,这些病例和收据矛盾很多。她搞了三次鉴定。三份鉴定报告,互相矛盾,不能不让人怀疑,这些证据,是假的。

  专家:
  中国作假的事情太多了。这又是一个典型案例。
  知情人:
  奎文区检察院的检察官郝高辉表现也很反常。一开始,他也认为武纬不够批捕条件,驳回了派出所的起诉材料。但一年后,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了武纬。

  专家:
  郝高辉前后这么大的变化,肯定有不可告人之处。
  知情人:
  检察院郝高辉起诉了武纬,许晓清、谭伟东也起诉了武纬、武东辉。
  检察院的起诉书和许晓清、谭卫东的起诉书,也自相矛盾。
  专家:
  有哪些矛盾处?
  知情人:
  检察院的起诉书说:武纬同谭卫东互殴时,许晓清上前拉架,被武纬打了一拳,将眼眶打成骨折。而许晓清和谭卫东的起诉书却说:武纬同谭卫东发生撕扯,许晓清报警时,武纬起身打了许晓清右眼部一拳,致使其右眼眶骨折。很清楚,这两个起诉书在描述所谓“犯罪”主要情节上,自相矛盾。
  专家:
  这样的起诉书,也能堂而皇之地在法院过关?
  这简直是笑话!
  在这里请问奎文区法院主审法官张敏洁女士,您看到这些矛盾之处了吗?您采信哪一份起诉书?如果您采信奎文区检察院的公诉书,那么,许晓清、谭卫东的起诉书,就已经驳斥了检察院的公诉书。你不感觉,他们是在自打耳光吗?
  知情人:
  自相矛盾之处还有很多。这里仅举几例:
  1,谭卫东、许晓清的笔录中,都说过:不知道是谁打了许晓清。可在起诉书中,他们又诬蔑是武纬打了许晓清。
  2,检察官的起诉书,说武纬是自首。武纬在法庭上,一直不认罪,怎么成了自首?
  3,许晓清向法院提出的《许晓清的赔偿明细》中,提出要求武纬赔偿误工费14892.63元,并列出误工时间是90天。但调查人员到许晓清的工作单位调查,单位领导和职员说:许晓清那段时间没有请病假,照常上班,我们不知道许晓清被打受伤的事情。调查人员调查了负责许晓清工资的财务人员,他们说:许晓清的工资一直正常发放、领取,没有扣发她的任何误工和请假的工资。
  这些都说明,许晓清的起诉和检察院的公诉,都有很多虚假编造的成份。
  专家:
  伪造的文件是无效的。这是诬告。
  知情人:
  许晓清如果真的被武纬打成右眼眶骨折,那么,她的右眼部会肿胀,出现青紫、红肿等明显症状,她的工作单位的职员,会能看得见她的伤情。而且,她会请假医疗。但许晓清工作单位的领导和职员说:我们不知道许晓清被打。这就揭穿了许晓清的谎言。

  专家:
  他们在利用职权,设计圈套,互相勾结,残害善良无助的普通百姓。
  知情人:
  法庭在审理时,发现了一些问题,因此,前后三次开庭,历时近一年。可到最后,法官张敏洁还是想要判武纬有罪。张敏洁法官面对质疑,竟然说:这个案子是派出所和检察院报来的,我按照他们报来的材料判,即使错了,也不是我的责任。
  专家:
  从高伟、郝高辉、张敏洁的表现看,潍坊市的公检法官员太腐败僵化了。法官这样的态度,是渎职,是犯罪。
  知情人:
  无论是在派出所,还是在检察院,最后到法院,武东辉几次提出,要求将有关文件给他一份复印件。但直到目前为止,都被拒绝。在武东辉和律师的要求之下,法官在3月29日,才允许武东辉和律师看了起诉他们的一些文件的附件。当武东辉提出要复印件时,被法官拒绝。他提出照相,也被拒绝。这就进一步说明,许多证据是假的。法官也心知肚明。
  武东辉对一些文件表示质疑,法官或者无言以对,或者蛮不讲理。如:
  武东辉当场向法官指出,几份关键证据是伪造的,在铁的事实面前,张敏洁竟然不说话。
  武东辉质问张敏洁法官:你看到两个起诉书自相矛盾吗?张法官竟然说,起诉书不是我写的。即使错了,也不是我的责任。
  专家:
  张敏洁已经犯了渎职罪!
  知情人:
  武纬被他们迫害成神经病人了。武东辉将医生出具的武纬精神分裂症的证明信递交给奎文区法院主审法官张敏洁,并提出,要求对武纬进行鉴定。张敏洁法官不但不批准鉴定的请求,反而于3月11日逮捕了武纬,将他和八个刑事犯人关在一起,这是想制造更大的灾难,想将武纬灭口。灾难随时可能降临在武纬头上。武东辉要求释放武纬,进行治疗,但到现在,法官还没有释放武纬。
  专家:
  对神经病人,不能关进监狱。请求各界呼吁释放武纬,让其治病。
  知情人:
  张敏洁法官用了派出所高伟同样的招数,先把人抓起来,再逼着认罪赔钱。不认罪,就不放人。这是什么作风?
  专家:
  许晓清是仗势欺人,派出所的高伟,检察院的郝高辉,法院的张敏洁,是执法犯法。
  我们也呼吁,惩罚诬陷武纬的元凶许晓清夫妻,调查与许晓清勾结制造冤案的潍坊市东明路派出所副所长高伟、奎文区检察院检察官郝高辉,给受害人和天下群众一个交代。

  知情人:
  许晓清勾结高伟,制造了一个假案。在检察院郝高辉和法院张敏洁手上,这种假案竟然顺利过关,成为臭名远扬的冤假错案。这些人的良心坏透了。
  专家:
  中国的冤民很多,访民很多,就是因为像高伟、郝高辉、张敏洁这样的官员不秉公执法,渎职、执法犯法造成的。
  这就说明,某些司法官员,太腐败了,造成司法系统黑暗,司法体制僵化!
  习近平声称要打老虎,打苍蝇,就看看他们能不能打这几个飞在台面上苍蝇了。

  附:武纬被关押20天随时面临灭顶之灾
  张敏洁法官关押一个神经病人是伤天害理。张敏洁竟然把正在治疗神经病中的武纬强行地关押在有8个刑事犯人的房间。从3月11日到现在已经被关押20天啦,家属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心急如焚,武纬还有一个80岁的奶奶,不知这一关能不能过得去。太残忍了。
  附:天下奇冤:武纬被打被迫害成神经病人反被逮捕
  陈漾
  武纬干活得不到钱,反被许晓清、谭卫东夫妻掐脖子致伤,许晓清恶人先告状,诬告武纬打人,武纬被派出所逮捕、逼供,被迫害成神经病,取保候审治疗期间,又被逮捕。神经病人被逮捕、关押,令人震惊!请良心人士请伸出援手制止邪恶,请广为转发: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武纬。

  附: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武纬
  田一
  读了《武纬被殴打诬告被逼成神经病人治疗期间反被逮捕》一文,义愤填膺。刘理阳先生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叙述了武纬的冤屈,阐明了武纬冤案的真相,令人震惊。我们强烈要求,立即释放被冤枉的神经病人武纬,让他及时就医。
  同时,我们也呼吁,惩罚诬陷武纬的元凶许晓清夫妻,调查与许晓清勾结制造冤案的潍坊市开发区东明路派出所副所长高伟、潍坊市奎文区检察院郝高辉,给受害群众一个交代。
  同时,我也请求所有看到此文的正义人士,转发此贴到国内外各网站,并在微博、电邮、qq、脸书上广为传播,以实际行动,伸张正义,打击邪恶。

  附:武纬被殴打诬告被逼成神经病人治疗期间反被逮捕

  山东省潍坊市东辉燃气具服务中心职工武纬,为潍坊市潍州路邮政银行主任许晓清维修热水器,不但得不到维修费,反而被许晓清和丈夫谭卫东殴打。打人凶手恶人先告状,和潍坊开发区东明路派出所的副所长高伟一道,污蔑武纬殴打许晓清、谭卫东,将武纬拘捕,关押8天。检察院核实时,发现不够批捕条件,发回原派出所。但东明派出所高伟和许晓清继续歪曲事实,在事发一年零一个月后,做通了检察官郝高辉的工作,于2012年5月18日,将武纬送上奎文区第三刑事法庭。法庭先后三次开庭审理,发现了许多问题,但是,许晓清和高伟千方百计,动用关系网,于2013年3月11日,将已经被迫害成神经病人的武纬,又一次抓进潍坊市看守所,企图将武纬判刑罚款,继续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折磨。这一冤案,让知情者群情激愤,让服务业的职工悲哀胆寒,让良心未泯的有关人士义愤填膺。人们不禁要问:公理何在?

  一,武纬二次到门服务,谭卫东找借口退回维修费

  2011年4月7日上午,东辉燃气具服务中心接到许晓清的电话,说她家的热水器坏了,下水道不通,要求派人维修。东辉燃气具服务中心职工武纬来到许晓清家,做了检查,发现热水器需要维修保养,打火器需要换新的,下水道需要通,计算价格,共需要260元。许晓清同意了报价,要求武纬第二天下午来修。
  4月8日下午,武纬和他父亲武东辉二人如约来到许晓清家,用了3个多小时的辛苦劳动,将热水器修好,将下水道通畅。许晓清将260元的维修费交给武东辉。
  武东辉和武纬准备离开时,许晓清的丈夫谭卫东说,他不喜欢新换上的打火器,要保留原来的打火器,他让武纬将原打火器修好,换回到热水器上。武东辉解释说,原打火器很难维修了,我们已经将热水器修好了,为什么还要再换下打火器?谭伟东说:新换的打火器出厂时间太长了,我不要。你必须换上旧的打火器。武东辉看到他这样无理要求,知道他们是故意找茬了。怎么办?他想,还是退一步,息事宁人吧。他对谭卫东说:既然你不满意,那么,我就把钱退给你吧。说着,他将260元钱退给了许晓清。

  二,谭卫东、许晓清殴打武纬,恶人先告状报警

  武纬看到他们这样耍无赖,禁不住哼了一声。谭卫东大声骂道:你他妈的哼什么?武纬说:你怎么骂人?我们干了活,不要钱了,还不行?还要被骂?谭卫东说:骂你怎么了?你欠骂。说着,猛地推了武纬一把。武纬本能的用手挡谭卫东的手,谭卫东竟然一拳打在武纬胸口上,然后,拳打脚踢,武纬被打的倒退到墙角,谭卫东扑上去,双手掐住了武纬的脖子,武纬用手推谭卫东的手,谭卫东竟然张口咬住武纬的手指。这时,许晓清冲上来,一巴掌打在武纬的脸上。武纬被二人殴打,倒在地上,许晓清用她肥大硕壮的超过200斤的身躯,压在武纬身上。武东辉担心出人命,边给双方拉架边哀求许晓清、谭卫东不要打了,二人才停下来。【武纬被掐脖子受了伤,医院鉴定为轻微伤,请看附件五,武纬轻微伤的鉴定】。
  许晓清住手后,立即打电话,她连续给几个人打了电话。
  过了一会,来了三个警察。警察来后,许晓清恶人先告状,污蔑武纬打了她和谭卫东,要求将二人带到东明路派出所。警察就按照许晓清的要求,将四人带到东明路派出所。

  三,高伟和许晓清配合,威胁引诱武纬、武东辉在不实文件上签字

  到了派出所,许晓清歪曲事实,向副所长高伟污蔑武纬打了她和谭伟东。高伟副所长竟然不理会武东辉的介绍,完全站在许晓清一边【事后高伟向人解释说:是上边有人让他这样做的】。他没收了武东辉的电话,不准武东辉和武纬联系任何人。许晓清却继续在询问室打电话联系人,高伟不加制止。许晓清和谭卫东说完后,高伟让二人先走,却不准武东辉和武纬离开。很清楚,高伟明显的一边倒的站在许晓清一方。
  高伟根据许晓清和谭伟东的一面之词,起草了一个事件过程,让武纬签字。武纬说,这不符合事实,是他们两口子打了我,我没打他们,你怎么写成我打他们?高伟说,你不签字,就走不出这个门去。你签了,就可以离开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你们打架,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报了警,总要签字吗。你不签字,我们没发了结,这是惯例。武纬坚持不签,高伟就反复威胁他,并用手指点着武纬的头无数下,,还用肩膀对武纬扛来扛去。一直到晚上11点钟,武纬吓坏了,只得在高伟写的材料上签了字。然后,高伟又威胁引诱武东辉,连续几天审讯他,武东辉工作没法进行,只得在高伟起草的文件上签了字。二人边签字,边说我们冤枉,但高伟置之不理。

  过了几天,高伟通知武纬到派出所录像,武纬介绍他被打的经过时,高伟说,你被打的事,就不要说了,你就说,你打了许晓清。你说:你打了许一拳头,还是两拳头?武纬说,我没打他。高伟说,你这样说不行,过不了关,你已经签了字了,无论如何你要说,你打了她。这样吧,你就说,你打了她一拳头。武纬还是不说,高伟又用手指使劲点武的头,挥了挥拳头,说,你不配合,事情就复杂了。你好好配合,什么事也没有。武纬只好按照他的引诱,说了他打了许一拳。
  又过了几天,高伟又通知武纬到派出所,这次,又是让武纬录像,高伟还像上次那样威胁引诱,武纬又按照他说的话说了一遍。
  又过了几天,高伟又一次通知武纬录像。就这样,武纬被高伟前后五次录像,每次录像都不一样。在第五次录像后,高伟将武纬逮捕,关到了潍坊市看守所。

  四,三个鉴定报告三种结论,令人生疑

  许晓清和高伟还搞了三次鉴定。第一次所谓的“法医鉴定报告”,竟然说许的右眼眶凹陷。此鉴定交给武看时,武纬说,我没有打她,她的眼眶怎么会凹陷?我们也没看到她的眼眶有伤,这个法医鉴定不实。过了些日子,她又到另一个医院写了个鉴定报告,说她的右眼眶疑为骨折。以后,她又拿出了一份鉴定报告,说她的右眼眶骨折。三份报告,三个样子,不能不让人怀疑。
  武纬的脖子被掐的伤痕,和手指头被咬伤,都有鉴定报告和病历,他将自己被打致轻微伤的鉴定报告交给高伟,高伟却置之不理。

  五,检察院认为不够批捕条件

  武纬被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检察院的官员审讯了他,武纬向检察院的官员说明,自己是冤枉的。检察院的官员虽然不采纳武纬的陈述,也明显的不公正,但还是感觉派出所和许晓清的编造太离谱,认为武纬不够批捕条件,发回原派出所。这样,他们让武纬交了一万元保释金,将其释放。
  六,事过一年后,检察院突然起诉武纬刑事案,许晓清、谭卫东同时起诉武东辉民事案
  2012年5月18日,检察院刑事起诉状武纬,说他殴打许晓清致轻伤,让他在2012年5月29日,到潍坊市奎文区法院第三刑事法庭接受审判。同时,也收到了许晓清、谭伟东起诉他的民事诉状,污蔑武纬殴打许晓清致轻伤,应承担民事责任。分析人士认为,24岁的武纬没有财产,许晓清设计此案的主要目的,是武东辉的财产。刑事起诉武纬,是为了逼迫武东辉拿钱,给许晓清“赔偿”。因为武纬是武东辉的独生子,武东辉的妻子已经因病切除了子宫,不能再生育了。只要将武纬套住,武东辉为了儿子的前途,也会把家产拿出来。但为了预防武东辉不服,坚决不拿钱,他们还是起诉了武东辉。但这以来,人们更清楚的看透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他们制造的这一卑鄙“案件”,将武东辉的家产据为己有。

  七,武东辉何许人也

  武东辉原是潍坊市煤气公司工人,因为为人忠厚诚实,曾经救过两条人命,多次被单位表彰,被评为十佳标兵。他成立的东辉燃气具服务中心,已经开业20多年了,他诚实周到的为客户服务,多次被表彰。奎文区工商局,也表彰他为先进个体户。他开业20年来,从没有和客户打架。他的儿子武纬,更是老实忠厚出了名,从没有打人记录。这样的父子,怎么可能到客户家里殴打客户?他如果真像许晓清污蔑的那样,他能顺利营业20年吗?他到许家打人,图个啥?这样的谎言,谁能信?

  八,黑社会死亡威胁

  庭审间歇期间,2012年7月3日早上9点04分和9点14分,有一位自称姓赵的男子, 给武东辉打电话说: 你是武东辉吗?武东辉说:是的, 赵男子说:找的就是你, 现在有人出钱,让我摆平你, 收拾你 ,还有你全家 。武东辉问该男子 :你为什么要收拾我? 他说:因为别人给他钱了。 武东辉又问:因为什么事? 赵男子说 :因为你在法院得罪人了 。武东辉问他:你现在哪里? 他说是刚从济南赶到潍坊 。武东辉问他 :你准备怎么样收拾处理我 ?他说;如果你比她出钱出的多 ,保留你一条命 ,但收拾你是必须的。武东辉害怕许晓清白道黑道整死他和全家, 在当天10点左右 打110报警电话 ,把来电话内容跟奎文区东关所民警讲了一遍 ,做了笔录证据。

  九,奎文区检察院的刑事起诉书和许晓清、谭卫东的民事起诉书自相矛盾

  检察院的起诉书说:武纬同谭卫东互殴时,许晓清上前拉架,被武纬打了一拳,将眼眶打成骨折。而许晓清和谭卫东的起诉书却说:武纬同谭卫东发生撕扯,许晓清报警时,武纬起身打了许晓清右眼部一拳,致使其右眼眶骨折。很清楚,这两个起诉书在描述所谓“犯罪”主要情节上,自相矛盾,这种编造的东西,怎能做判刑判赔的依据?
  在这里请问奎文区法院主审法官张敏洁女士,您看到这些矛盾之处了吗?您采信哪一份起诉书?如果您采信奎文区检察院的公诉书,那么,许晓清、谭卫东这两个所谓受害人的起诉书,就已经驳斥了检察院的公诉书。你不感觉,他们是在自打耳光吗?在“人民法院”的审判室里,怎么能允许这种公然的谎言横行无忌!
  检察院的起诉书,还诬蔑武纬自首。武纬一直不认罪,怎么成了自首?

  许晓清向法院提出的《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中说:“在原告人住院期间及出院至今”,表示自己曾经住过院。《许晓清的赔偿明细》中,也提出要求武纬赔偿误工费14892.63元,并列出误工时间是90天。但调查人员到许晓清的工作单位调查,单位领导和职员说:许晓清那段时间没有请病假,照常上班,我们不知道许晓清被打受伤的事情。调查人员调查了负责许晓清工资的财务人员,他们说:许晓清的工资一直正常发放、领取,没有扣发她的任何误工和请假的工资。这些都说明,许晓清的起诉和检察院的公诉,都有很多虚假编造的成份。这些伪造的文件是无效的。

  请参阅附件二和三,两个起诉书。

  十,许晓清工作单位的领导和职员说:我们不知道许晓清被打

  许晓清如果像她自己声称的那样,被武纬打成右眼眶骨折,那么,在2011年4月8日以后,她的右眼部会肿胀,出现青紫、红肿等明显症状,她的工作单位的干部和职员,会能看得见她的伤情。而且,她会请假医疗。但调查人员到许晓清所在工作单位调查,和她在一起工作的职员说:我们在2011年4月8日以后,没有发现许晓清的面部有伤痕,没有发现许晓清的右眼眶有青紫、红肿等任何骨折的症状,许晓清在那段时间,一直正常上班,谈笑风声,没有任何受伤的表情和迹象。我们调查了许晓清的单位领导,他说:许晓清那段时间没有请病假,照常上班,我不知道许晓清被打受伤的事情。我们调查了负责许晓清工资的财务人员,他们说:许晓清的工资一直正常发放、领取,没有扣发她的任何误工和请假的工资【但是,许晓清提供的所谓《赔偿明细》中,却要求武纬赔偿她的误工费14892.63元,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些铁的事实说明,许晓清被武纬殴打成轻伤的鬼话,是骗人的拙劣把戏。
  许晓清的所谓《赔款明细》,提供了她的医疗费清单,也暴露了一些虚假的痕迹。如:她提供的医药费共2137.20元,时间分布是:2011年4月8日530.49元,4月9日414.78元,4月10日521.93元,4月11日30元,4月13日280元,6月28日280元,11月8日80元。稍有骨折医疗常识的人都知道,骨折的治疗比较缓慢,伤筋动骨一百天吗。但许晓清从4月8日到4月12日,每天都看病开药,而4月13日以后一直到6月28日,长达两个半月的时间,竟然没有就医,没有买药。这怎么可能?如果是真实的骨折治疗,应该间隔几天一个疗程,在3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较为均匀地就医买药,而绝对不可能在前四天每天就医、买药,而以后的75天里,就不就医、不买药了。许晓清造假的拙劣,是对人们医疗常识的侮辱。
  请参阅附件四,《许小清的赔偿明细》。

  十一,特殊的绑票

  通过许晓清和高伟一伙的表演,人们震惊的看到,他们在利用职权,设计圈套,互相勾结,残害善良无助的普通百姓。他们的做法,事实上是一种特殊的绑票。许多知情人士呼吁,山东省和潍坊市的有关部门,应该成立专案组,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如果让许晓清、谭卫东之流的阴谋得逞,必然让道德败坏的蠹虫群起效法,国将不国,民不聊生,社会将更加败坏。

  十二, 谭卫东掐武纬的脖子,是杀人未遂罪。

  检察院的起诉书,和提供的许晓清、谭卫东、武纬三人的材料中, 没有提谭双手掐武纬脖子这一重要情节。武纬被掐脖子,咬手指、扇巴掌、撕抓脖子,三人的材料中都没有。起诉书上讲, 许晓清拉架时,武纬打伤了许晓清。武纬被掐脖子并受伤只字未提。也就是说,武纬被掐脖子差一点被杀死,检察院以前都没有将材料报给法院。这是故意隐瞒许、谭的杀人未遂罪的事实,是故意制造和加重武纬的罪责。7月19日庭审时,在武纬的律师的追问下,谭卫东才承认了掐武纬脖子,导致武纬脖子受伤的真相。
  7月19号开庭, 在武纬的追问下,公诉方郝高辉才说有记录掐脖子过程的证据, 念了重新拿来的稿子。当庭念了4月11号谭卫东的笔录,。笔录说谭卫东掐武纬的脖子。谭卫东在这份笔录中还说:他没看到许晓清的伤是谁打的。
  根据这份笔录,可见:
  1,谭卫东承认掐武纬的脖子,殴打他。常识告诉我们,掐脖子,是会在瞬间将人掐死的【请看附件四】。谭卫东双手掐着武纬的脖子, 是想杀死武纬.这属于杀人行为.幸亏武纬命大,挣扎解脱,否则,就被谭卫东掐死了。谭卫东是杀人未遂罪犯,许晓青是协助杀人的同案犯,虽然杀人未遂,也必须依法惩罚。

  2,谭卫东自己说,他没有看到谁打的许晓清。许晓清的三份笔录中,有一份也说:她没看到被谁打的。他们二人都说过,不知谁打的许晓清。况且,检察院的起诉书和许晓清的起诉书在陈述此事过程中也互相矛盾,检察院的起诉书否定了许晓清谭卫东起诉书,许晓清、谭卫东的起诉书则否定了检察院的起诉书。这铁的事实,说明起诉武纬是没有证据的,是违反事实的。

  十三,武纬已经被迫害成神经病人,不但得不到治疗,反而又一次被关进看守所

  从2011年4月8日起,武纬被一次次殴打、提审、关押、威胁、侮辱、迫害,已经精神分裂了。精神病专科医院--潍坊市第三医院的主任医师,已经出具了武纬是精神分裂症的证明【请看附件六】,其父武东辉已将证明信递交给奎文区法院,并正式向主审法官张敏洁提出,要求对武纬进行鉴定。到目前,张敏洁法官不但没有同意武纬进行鉴定,反而将武纬逮捕。法律规定,对神经病人,必须进行及时治疗,不能关进监狱。请求各界关注武纬,呼吁释放武纬,让其家人为其治疗。
  关心此案的朋友如想了解更多情况,请向武东辉询问。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86-13964696742

  知情人:刘理阳
  2013年3月13日

作者:刘因全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刘因全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1.005338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