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文怀沙的牛皮与邓小平的牛皮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文怀沙的牛皮与邓小平的牛皮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680

经验值: 514253


文章标题: 文怀沙的牛皮与邓小平的牛皮 (1184 reads)      时间: 2009-4-21 周二, 下午10:53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文怀沙的牛皮与邓小平的牛皮


芦笛


最近国内某位李辉先生出来扒文怀沙的“大师”皮,揭发了三件事:虚构年龄冒充百岁老人;冒充是与四人帮作斗争的英雄;冒充国学大师,一时间吵得沸沸扬扬。

这位文大师我在青年时代就有幸知道了。70年代初我从农村倒流回城,颇有点三闾大夫的悲愤,成天捧着《离骚》看,自然也就免不得要看看有关的评介与诠释。记得看过老郭的《离骚今译》、游国恩和余冠英的有关文字、记不得是谁编的《楚辞选》,还有一本这位文怀沙先生的《离骚今绎》。之所以记住这名字,是因为楚辞《九章》里恰有一篇《怀沙》。模糊印象中,那书是个单行本,装帧颇为草草,似乎也就只有一次印刷,文字颇为稚拙。我当时猜作者大概与李希凡、蓝翎辈一般,乃是刚从中文系毕业的知青,后来大概作了右派,因为再没听说过此人,那就是我唯一看过的他的书,而老芦虽然无学,在那时也算是阅读较广的人了——那阵子看过《聂绀弩文集》和钱锺书《围城》的青年,我想在全国知青中也找不出几个人来。

所以,若不是李辉先生出来这么闹一下,我还真不知道,原来这位文怀沙非但不是右派,反而是反右积极分子。之所以既无文学作品,又无学术作品,并不是因为政府剥夺了他的出版权利,而是因为人家是大师。既然是大师,当然是“述而不作”,此乃至圣先师立下的规矩,他老人家不也就只是干过编辑的活,同样既无文学作品又无学术作品传世?和尚动得,Q爷动不得?只许仲尼当先师,不许怀沙当大师?李辉先生忒也较真了。

至于“冒充百岁老人”云云就更无聊,这种事似乎只有政府感兴趣:李老师的罪名不就有一条是改动出生年月么?人家爱冒充与我佛如来同月同日生也好,冒充百岁老人也好,干卿底事?又不是谈婚论嫁,有何必要去索取对方的生辰八字?这“合八字”之说早就废除大半个世纪了,人家的太太都没意见,何况是他人?

倒是那冒充反四人帮的英雄比较恶心,据李辉先生介绍,文怀沙并不是因为政治原因而是因刑事原因给捉将官里去的,罪名是自五十年代起冒充文化部顾问,自称与周恩来、陈毅很熟,与毛主席谈过话,以此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先判处劳教一年,于1964年5月正式拘留,后长期在天津茶淀农场劳教,从来没有关押在秦城监狱, 1980年4月解除劳改。没有听说他的劳教是冤假错案而得到平反,但他的年表如今却写为:“1978年,在胡耀邦的亲自过问下被释放。”

最神奇的还是文怀沙“写诗骂江青”的神话,此说在网上有多种版本,李辉先生提供的版本是,文在文革坐牢期间,一个朋友想搭救他,要文给江青写一封信,表示悔改和感恩,若能成功,这个朋友将会帮助文老结束监禁和劳改生涯,并且可以进入梁效写作班子,生活待遇也相当优厚。文便毅然答诗曰: “沙翁敬谢李龟年,无尾乞摇女主前。九死甘心了江壑,不随鸡犬上青天。”其中每句第六字连起来读乃是“龟主江青”。当时江青看后随手就把这首诗扔到了沙发上,可能觉得没什么,这一点却被王洪文看出来了。

这版本还不够神奇,没有交代故事结局,另一全本则说得活龙活现:

“江青当时甚至搬出了文怀沙的八旬老母,并以他被下放农村的儿子的前途做押。但文怀沙甚至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同样是以诗明志,曰:‘沙翁敬谢李龟年,无尾乞摇女主前。九死甘心了江壑,不随鸡犬上青天。’这首藏锋诗差点要了他的命—诗中每句第六个字连起来读,乃是‘龟主江青’,不是弥天大罪是什么?山西临汾监狱很快接到中央红头行文,加判现行‘反革命分子’文怀沙死刑,缓期执行。60多岁的沙翁戴着手铐,拖着20多斤的脚镣,被打入死囚牢里。所幸‘四人帮’被粉碎,文怀沙遂得以死里脱生。”

这谎言之弱智,让人不能不惊叹创作者与传播者该是何等样的白痴:据说此事是文某的朋友牵的线,文的诗也是答谢那位“李龟年”的,并不是写给江青本人。那不过是首农民顺口溜,就连文盲都看得见那“摇尾乞怜”、女主”、鸡犬”,实无所谓“藏锋”可言,“李龟年”岂有不懂之理?就算是他被骂成“鸡犬”而恼羞成怒,想借江青之手报复,但他毕竟是“荐头”,不至于不知道我党素来要追究推荐者的责任。当年伟大领袖就曾说过:陶铸我不了解,他是邓小平带进中央来的。那“李龟年”既敢担保让文进梁效,可见已获江青首肯,最后却变成向旗手推荐放肆辱骂中央首长和革命知识分子的现行反革命,这还能有好事么?想来“李龟年”的头就是让碓打晕了,也不至于蠢到把那打油诗交上去吧?既然如此,江青又是怎么看到的?怎么又会白痴到看不见那些耀眼夺目的辱骂字样?

依愚见,李辉先生揭发的三件事里,这件才是最恶心的,完全属于政治诈骗行为。

其实据知道文怀沙老底的人说,此人热衷名利,脑筋从来动在“拉大旗作虎皮”上。1958年伟大领袖去十三陵水库工地劳动时,他事前料到有人必然要请毛题词,于是便捷足先登,早早站在桌前,等毛过来题词时便为之殷勤铺纸,就此被摄入镜头,此后那照片便成了他招摇撞骗的本钱。江青真要请他进梁效,只怕他要跑得脚后跟朝前,还会“眼皮都没抬一下”?当年能进梁效的人还真是些国学高手,轮得到他那文学知青么?江青同志知道文某人是谁?他的优势,不过是活得长,熬到真的高手都死光了而已。

不过,吹这种弱智无聊牛皮的也不是文怀沙一个人。而且严格说来,那牛皮到底是来自于文怀沙本人,还是抬轿者还有待于考证。更重要的是,敬爱的林副统帅教导我们:“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此话已经形成了现代中国的生活方式,自伟大领袖乃至敬爱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以下,无人不是牛皮大王,敏豪森伯爵的嫡系子孙。既然吹牛的并非文怀沙一人,何以专拍苍蝇,不打老虎?莫非“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还真在中国成了“宇宙运行规律”不成?

据国内学者的研究,国共内战的最大战役淮海战役的构想、发起和整个战役的实际指挥的统帅是粟裕,并不是其他人。毛泽东非但不是官方宣传的那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诸葛亮,而且一开头尽出馊招。此人似乎深受《三国演义》上邓艾率八千士卒翻山越岭长途奔袭成都、以及魏延向诸葛亮建议兵出子午谷长途奔袭长安的影响,酷爱“跳出外线长途奔袭”的奇计,这个人癖好曾多次发作。

长征到达陕北后不久,毛就提出,只留赤卫队、儿童团镇守陕北根据地,全师而出东征山西,再北上挺进绥远(即今日内蒙一部),“打通苏联”,挟卢布俄械问鼎中原,幸亏彭德怀等人过怕了脱离根据地远征的背时日子,强烈反对,才将计划限于只是东征山西。饶是如此,还几乎让中央军断了退路。后来西安事变发生,他又向张学良献策,要张学良发兵长途奔袭,打到南京去。

内战爆发后,1947年,他令刘邓离开晋察鲁豫根据地,千里跃进大别山。刘邓奉命行事,大军沿途伤亡惨重,从12万人减员到不足7万(当然,根据博讯螺杆的学术考证方式,那减员可能是鼠疫爆发造成的)。毛原以为此着能调走在西北剿共的国军,减轻陕北的压力,但实际上根本就没起到这作用,反倒使得华野与中野失去呼应,让国军从容各个击破,先在山东大败华野,然后又掉头南下大败中野。如果不是为曾节明歌颂的桂系拥兵自重,拒不服从老蒋的命令,派兵到华东会剿,则陷入死地的中野不免岌岌乎危哉。大别山区地瘠民贫,大军在那里难以存活。刘伯承提出要离开该地区,邓小平则要坚持执行毛的指示,两人因此失和,最后刘伯承自率一部分部队转移到淮北去才打开了局面,邓小平后来实在坚持不下去,也跟着走了。只是后来共军大胜,于是天大的败笔也给歌颂成了神机妙算。

出了一次馊招,毛泽东还不吸取教训,1948年初他又要粟裕率三个纵队离开根据地,“跳出外线”,渡江到江南去作战。如果粟裕像刘邓一样恭敬从命,则粟裕的大军只会陷在江南水网中动荡不得,被国军包围歼灭,那就不会有后来的淮海战役了,就连豫东、济南战役是否能打响都是问题。幸亏粟裕抗命,向毛泽东痛陈利弊,这灾难才得以幸免。

最重要的还是,整个淮海大战其实都是粟裕的战略构想的展开。当时中央军委的多数人都拥护毛泽东千里跃进到外线作战的战略决策。粟裕则反对这根本战略,提出应依托根据地实行内线作战,在打几个大的歼灭战后,逐步发展成战略大决战。幸亏毛当时还未昏聩到拒谏饰非的地步。将粟裕请到中央陈述理由,被他说服,授予他“机断专行”的权力,这才能有淮海战役前的一系列胜利,乃至淮海战役的实现。

不仅如此,当粟裕提出要以少胜多,联合两个野战军打一个空前规模的大歼灭战时,无论是刘邓还是陈毅都反对,认为太冒险。1948年11月1日,毛泽东批准粟裕的建议,致电陈、邓、粟并告华东局和中原局,决定“整个战役统一受陈邓指挥”,陈毅和邓小平竟在次日复电中央,把指挥责任推给粟裕:“本次作战我们当负责指挥,唯因通讯工具太弱,故请军委对粟谭方面多直接指挥”。这理由极度可笑:华野和中野都能与更远的中央保持电讯联系,彼此的“通讯工具”何以会“太弱”?这分明是对该战役毫无信心,所以把责任推给粟裕,以防万一砸锅。直到后来胜局已定,刘邓陈等人才开始使用“总前委”的名义发号施令。

然而邓小平就是在粟裕死后出来争功,硬说什么:“淮海战役成立了总前委,由五个人组成,其中三个人为常委,我当书记。毛主席对我说:‘我把指挥交给你。’这是毛主席亲口 交代给我的。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主持决定的。”这话被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成了官方的经典版本。可惜粟裕虽然死了,历史并不会随他死去。最近国内有人考证出来,老邓见到毛泽东,乃是1948年9月去西柏坡开会期间,其时粟裕尚未向中央提出淮海战役构想,毛不可能跟他谈此事。他至迟于10月中返回中野,然而淮海战役的第一阶段是11月6日才开始的。因此,老邓此说完全是向壁虚构。

和这比起来,文怀沙冒充反四人帮英雄又算得了什么?上有好者,下必盛焉,楚王好戏腰,而野有饿殍。整个国家都是谎言之邦,欺诈之邦,伟大领袖和总设计师率领我们认认真真地作假,清清白白地捏造,这种世道还认得真么?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上一次由芦笛于2009-4-22 周三, 上午12:20修改,总共修改了2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92023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