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约会之东海版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约会之东海版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756

经验值: 517024


文章标题: 约会之东海版 (1117 reads)      时间: 2006-9-26 周二, 上午9:13

作者:芦笛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约会之东海版


芦笛


南宁火车站站台上,东海一枭手持一束花,向着芙蓉姐姐迎上去:

“你就是芙蓉姐姐?跟网上的照片一模一样。”他咽了口馋涎,独眼死死地盯在芙蓉波涛汹涌的前胸上(声明,此处抄袭插言,稿费按字数比例分成),一时竟忘了把花递给芙蓉,“我就是和你一样名震寰宇、誉满全球的一枭。”

芙蓉上下打量了东海一番,眉宇间有点失望:“唔,你也跟网上贴的照片差不多,不过可能那是你一生的巅峰作品吧?”见东海迟迟不把花献上,她忍不住要伸手去接,旋即又缩回了手,惊问:“塑料花?”

东海这才把眼睛从波涛汹涌的东海上收回来,傲然道:“我本人就是人类巅峰,那是文化的象征、智慧的代表、慈悲的化身。斗战胜佛一身本领,大唐群雄文韬武略,其来有自呀,哈哈哈!”

他仰天狂笑,笑完了低下头来看看芙蓉是否被彻底征服了,却见芙蓉大脸上毫无表情,依旧在盯着那束花,这才醒悟过来,赶快把花献上去:“这是给你的,不成敬意……”

“给我的?塑料花?”芙蓉的大眼睛几乎瞪出了框,“你是不是还要让我把它放到花瓶里去,用清水供起来?”

东海笑道:“你这就不懂了,鲜花固然鲜艳,总有凋谢之时,正是:错失青春悔已迟,落花岂能再登枝?当年多少寻常事,抱恨重寻尽是诗!这塑料花的好处是永不凋谢,日后我抱恨来寻,就容易多了呀!哈哈哈!”

芙蓉不知道东海说些什么,见花已几乎塞到了她的大脸上,东海那只油手更有意无意地往波涛汹涌的东海上凑(请老X自己数字算钱,谢谢),只得接住了花。东海把放在她脚旁的旅行包提起来,右手顺势揽住了她葫芦状的腰肢,说:“咱们出去吧。”

走出车站,芙蓉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正是秋老虎肆虐之时,东海的身躯紧贴在她身上,如同郑州烤白薯炉一般热烘烘的。他嘴里还喷出一股股廉价烧刀子的气味,让芙蓉忆起在大学实验室使用酒精喷灯的场景,还没走出车站广场,她就再也受不了了,站了下来,说自己还没吃饭,想去车站餐厅先吃点东西。

东海笑道容易容易,便带她到了车站一角的大排档。那儿人头挤挤,全是拥到城里来谋生的四方民工,一边稀里哗啦地大声进食,发出惊天动地的噪音,以表示自己吃得无比香甜,一边用各种各样的方言大声嚷嚷,似乎对方都是聋子。

“你就请我在这种地方吃饭?”芙蓉又一次惊问,“这就是咱们罗曼蒂克的烛光晚餐?你不是很有钱么?”

“哈哈,我的钱不多也有几十万,官不大也是厅局级……”

“那怎么还上大排档请客?”

“这你就不懂了,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这我确实不懂,你是不是又背诵最高指示了?难道孔子那阵子就有了大排档,也有回民盲流?奥,你原来是回族?可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只知道网上有个芦回回,还不知道东海也是回回,可这儿摊子没挂‘清真’牌子阿?……哎呀!……”她突然尖叫起来,“你这人怎么这么粗卤,使劲拧我的PP?这就是你的温柔抚爱?”

东海让她气势汹汹的质问弄得满头雾水,还没反应过来,身边便呼啦围上了一大帮人,七嘴八舌地嚷嚷:“没错!就是她!名震寰宇、誉满全球的芙蓉姐姐!还拿着束塑料花!真新鲜,这年头倒少见这玩意儿!”

芙蓉姐姐满脸放光,堆下笑来,朝四面八方频频点头:“没错,没错,我就是芙蓉姐姐。你们都是我的粉丝吧?哎哟!”她又一声惊叫,朝东海怒骂,“你放规矩点!当着我这么多粉丝,你竟然敢动手动脚调戏我!哎哟!”她忍无可忍,扬手就给东海一耳光,却忘记手上还拿着那塑料花,顿时把东海的脸抽得桃红万点,流水绕孤村,这下东海不用抱恨重寻,也满脸是诗了。

“不是我!”东海给打得莫名其妙,尖叫出声。

“是我!”

从芙蓉那同样波涛汹涌的后东海(请老X自己数好,下面不再提醒)之后钻出来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他对着围上来的粉丝们挤挤眼:

“我刚刚检验过,起码后面不是塑料的,是真家伙!真有那么丰满!”

人群轰的一声就炸了窝,粉丝们一个个咽着馋唾挤上来,贪婪地伸出了各种各样的脏手。东海一见,顿时来了劲,只听得啪啪连声,他把外衣纽扣全绷飞了,两把把外衣扯去,露出下面劲装结束的功夫服来,旋即一个鹞子翻身,飞上了大排档的桌子,断喝一声,顿时半空中打了个霹雳:

“住手!青天白日,荡荡乾坤,尔等竟敢调戏良家妇女!别看尔等人多,‘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说完,他涌身便跳入人群中,掌劈指戳,勇不可当。众粉丝突然见跳出来个疯汉,最初还以为是老莱子斑衣戏彩一类,嘻笑不已,及至挨了几下东海的拳脚,虽不碍事,却也有些疼痛。有人忍不住火起,便结结实实地还了几下。东海大出意外,不禁一怔,就忘记闪避,鼻梁上免不得挨了重重一拳,顿时酸不可当,清泪长流。他自觉在心上人面前丢了脸,恼羞成怒,大叫:

“反了反了!这TNND还有规矩么!”

狂怒之下,他拎起长凳,排头扫将过去,结结实实地打在一个跳起来闪避的山东民工的脚踝上,那人大怒,冲了过来,扬起醋钵大小的拳头,去东海脸上影了一影,东海忙伸手去格,那人足下一勾,东海扑地倒了。大众一见有死老虎可打,立刻拥了上来,拳足纷纷而下,如同弹棉絮一般完全彻底,将他从头到脚的每个关节都弹松了,见东海再也动弹不得,这才兴犹未尽地散去。

东海躺在地下,潜运小无相功,从丹田中提起一丝游气来,叫住了最后走开的那个民工,问道:

“怎么……怎么全错了?原来…原来说好的…不是这样呀…,是我出来英雄救…救美……,你们逃、逃走,让我…让我大胜……”

“什么?”那闲汉满脸错愕,“你是给打傻还是打疯了?我可没打你的头!我,我哪儿都没打!”

东海大惊:

“原来……原来,你们不是瘪老三、瘪老三请来的……弟兄?”

“什么瘪老三瘪老四?他是哪儿来的马仔?你TMD没长眼?咱们这儿的人天南海北都有。你要找人,先得说出要找的是哪儿来的民工,跟同乡打听才有点头绪,谁TMD见过你这种没头没脑打听人的?”

东海白眼一翻,昏死过去,一会儿又悠悠醒转,突然听得附近大众暴雷也似地喝了声彩,接着便是掌声雷动,众人七嘴八舌地嚷:

“好!再来一个!”

“芙蓉姐姐当真名不虚传!再来个拿大顶!”

“不要!来个劈叉,要不就再下一次腰,露出肚皮来咱们瞧瞧!”

东海觉得奇怪,加紧催动小无相功,把被弹到每个关节的真气勉强收束回气海,抓住桌子脚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只见大排档旁边的广场空地上围满了人。圈里在干什么,他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他不顾浑身伤痛,艰难地爬上桌子,这才看见圈子中心是芙蓉姐姐,她真的应粉丝们的要求,仰身弯下腰去,身躯折成了个虹形,那运动衣提了上去,露出来一段雪白的肚皮,那肚脐眼儿正对着东海微笑。

“呜呼!‘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旨哉斯言!”

东海喃喃自语,眼一黑,就从大排档的桌子上栽了下去。


作者:芦笛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415524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