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争议贴】安替卡米教授和他的女高足
这个主题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虚拟法庭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争议贴】安替卡米教授和他的女高足   
云儿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争议贴】安替卡米教授和他的女高足 (1127 reads)      时间: 2003-10-23 周四, 上午7:02

作者:Anonymous虚拟法庭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话剧】安替卡米教授和他的女高足(又名《怪脑红颜杀人案》)





芦笛







教授:今天我给大家演示一番怎么用数学来解决社会问题。大家知道,最近林克博士提出,如果人口按几何级数递减,人口不久就要灭绝。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说法到底有没根据。



假定现在有根一尺长的棍子,让我们把它从中间砍成两截,每天如此砍上一次。这么砍上一万年,棍子还是有一部份存在,谁也没本事让它彻底消失。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即使人口数按几何级数递减,它也决不会变为零。



学生小风(衷心赞叹):教授真是天才!看他轻取林克,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他的悲观主义论调!



学生伏虏特:教授,我怎么有点不大明白呢?当人口降到最后一个人时,您该怎么办?总不能今天把他拦腰劈成两截,明天来把那半截劈成四分之一,后天又来把那四分之一劈成八分之一,就这么劈下去,一直劈个一万年吧?就连伟大诗人顾城都没这么干过,人家还是个疯子!



再说,我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必要去劈那倒霉蛋,他反正要死的,对吧?没有太太,您让他怎么生儿育女?跟细菌一样无性繁殖?其实我根本就怀疑有必要在这儿引进把斧子来。哪怕最后剩下一百人,如果他们全是男的,人口不也就灭绝了么?



教授:谁说过要劈那最后一个人?我们在这儿讨论纯数学问题,你倒来指控我是个谋杀犯,就跟那疯子顾城一样!你歪曲我的观点!



伏虏特:我还以为我们在讨论人口问题,不是什么纯数学问题…



教授:我谈的是那根棍子,不是人口问题!如果那么劈上一万年,那棍子的一部份仍然会存在,难道我说的不对?你怎么敢质疑微积分的最基本观念?如果你不相信我,回家找根棍子自己去劈劈看!



伏虏特:我以为那棍子不过是您的学术证据,用这来证明人口数永远不会为零,对吧?我不过是想告诉您,人不是棍子……



教授: 谁说过人是棍子?你又在歪曲我的意思! 一点教养都没有!



伏虏特(也开始失去控制):请问您的教养在哪儿?大家明明都听到了您的话!您说即使人口数按几何级数递减,它也决不会为零,我不过想提醒您,半个人不能算人,这不过是个常识问题……



教授(讽刺地笑笑):哼哼,“常识”!那不过是18岁前积累下来的偏见而已!



伏虏特:对不起,您说什么?



教授: 我说:常识不过是18岁前积累下来的偏见!



伏虏特:对不起,您能再说一遍么?



教授:常识不过是18岁前积累下来的偏见!你怎么啦?聋了?



伏虏特:得了吧,教授,您搞笑了,嘻嘻。



教授:谁说我在开玩笑?要是你实在不明白,我再用大白话跟你重复一遍:常识不过是偏见,如此而已!



伏虏特:如果您真是这个意思,那我只能认为您是喝多了。



教授:太放肆了!你怎能这么侮辱人?我是你的教授!



伏虏特:您真拿那话当真?



教授:当然当真!我告诉你,这是伟大的万神之神爱因斯坦的语录!你敢怀疑他的教导么?



伏虏特:那又有何不可?他又不是永远正确,决不会错,对吧?行了,教授,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您是说,常识不是人类共识,而是一种不可靠的偏见,是不是这个意思?



教授(兴奋地):对啊!你总算明白了!你看,你有你的常识,我有我的常识,两者都是偏见,其实都靠不住。



伏虏特:那好,我的偏见是“人决不可能出生于母亲之前”,这是不是也靠不住?您的偏见是什么,教授?



教授:这算是什么问题?你又在歪曲我的意思!我们明明在这儿谈常识,你却东拉西扯,扯到妇幼保健院去!这儿是课堂,不是酒吧,你给我记住了!



伏虏特:我说的就是常识问题!莫非您看不出来这就是常识的一个例子?人不能出生于母亲之前,您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教授很勉强地点了点头)



伏虏特:我想,这世上所有的人,只要不是白痴或疯子,哪怕他们是冒充教授的骗子也罢,都会同意我这个说法,您说是不是?



(教授又很勉强地点了点头)



伏虏特:所以,这是人类共识,不是偏见,嗯?



教授(困惑地):我不明白你想推出个什么结论来。这和伟大的爱因斯坦的常识定义有什么相干?



伏虏特:我只是想告诉您:常识不一定是偏见!至少我刚才这说法就是常识,但这种常识并非偏见。



教授(苦思半晌):哈!我抓住你的破绽了!你又在歪曲我的意思!你那话不是常识,所以可以是客观正确的。常识必须是一种在大学里传授、为科学实验证实、并为既往一切科学巨人同意的知识。换言之,常识是证明了的科学定律。你总不会到学校里去学孩子只会生于母亲之后的道理吧?所以那道理不是常识。



伏虏特(悲哀地摇了摇头,怜悯地看着教授):教授,现在我真的相信您是喝多了。依我看,您不如回家去好好睡上一觉,醒来后再美美地喝点浓咖啡,或许那会有助于驱散您脑袋中的重重迷雾。



教授(气得跳了起来,大叫):你怎么能这么侮辱人!我再也受不了了!我一直在高度自律,你却越来越放肆,毫无道德底线!像您这种受过教育的人堕落到如此地步,实在让人为你羞耻!



伏虏特:请教授稍安毋躁。您看,您是个数学教授,可自相矛盾却成了您的专业。刚刚您还在说常识是偏见,转眼又告诉我常识是科学定律!出于对您大脑的尊重,我只能假定您不是白痴,丧失智力不过是酒精暂时作用的结果罢了。这假定非常人道,或许听上去不是那么悦耳,不过至少不是那么虚伪。有时真话尝起来就像良药一样苦口…



教授:哈!你又错了,伪善也是善!



伏虏特(目瞪口呆,哑口无言良久):什么?!真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伪善也是善?上帝啊,光荣属于你,万能的主!您创造的世界真是充满了奇迹。这世上没什么错误是蠢到连数学教授都不会犯的!主啊!



教授:什么?!你说我是傻瓜?



伏虏特:别那么自我陶醉好么,教授?或者,我该叫您白痴教授?不过这倒不是我想说的。您刚才是不是说,伪善也是善?



教授(无比自豪兴奋地):是啊!虽然这伟大发现最先由先知胡图作出,不过我是第一个认识到它的伟大意义的教授。我不但一直在努力传播这伟大真理,而且还给出了颠扑不破的数学证明……



伏虏特:那您的意思是,如果一个教士到处去强奸妇女,他依然是个圣人?



教授:你又在歪曲捏造了,我从来没说过那话!



伏虏特:您当然没说过这话。现在我才意识到,该怎么进行智力辩论,您连最起码的观念都没有。没把您的智障考虑进去,确实是我的过错。让我换个方式吧。教授,劳您驾,请回答我这最简单不过的问题:如果一个教士白天在教堂里布道,道貌岸然地宣讲伦理道德,晚上却到处去强奸妇女,这算是什么人?



教授:那当然是恶人、坏人。



伏虏特:说的太对了,不过,为什么人们管这些人叫伪善者呢?您听过这个称呼么?如果您听到过,请告诉我,这称呼是对还是错?伪善者的意思是什么?跟伪善有没点关系?



教授:呃……唔……哦……你……我……



学生贝比狄奥特:对不起,我打断一下。我一直在听你们的辩论,觉得你二位都是对的,只是角度不同而已。伟大的哲学家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黑格尔说:“正题、反题、合题、假设题、垃圾题等等组成真理”,地球在患便秘,而驴子在患语言腹泄。便秘是灵感的缺乏,而后者又缺乏大脑,因此,无脑痴呆儿是上帝的祝福。宇宙无所不在的运动可以分解为大肠的运动和抽水马桶的噪音。因此,生命的目的由响亮的屁声导出,后者可以用一部汽车的洞察力来加以分析,那汽车中有一个金发屁股在与反题相矛盾。我的话于此结束并延伸入垃圾题,视野中没有休止符,大肠和肠子的运动刺激黑洞,因此,大爆炸系紧了一条牛仔裤的皮带……



教授(如释重负地大叫):对了!正是她说的!她真是最聪明的哲学家!



伏虏特:什么对了?正是她说的什么?她说了些什么,我连一个字都听不懂。教授,拜托您告诉我,她说了些什么?



教授:嗨,这再简单不过了……唔,好像没那么简单,还相当复杂……。我重复一遍她的话吧……唉,我的记性不是太好。贝比狄奥特,请你告诉我们你的意思是什么,行吗?



贝比狄奥特:我的意思是,正题之后是反题,然后是合题,然后是假设,然后是垃圾题,然后是废物题,然后是无脑状态,然后白痴状态,然后是腊肠,然后是合成阴茎……





伏虏特(大叫):够了够了!停下来!我完全同意你的意思,你说的再正确不过。教授您看,她刚才说了,您错了,我是对的。我真没法理解您怎么会不明白那哲学教义。那话非常深奥,但苦思之后还是可以理解的。



教授(困惑地):是吗?她真是这么说的?我可不记得她说我错了(转向贝比狄奥特),你真的这么说过么,亲爱的?



贝比狄奥特:佛说,宇宙运动由一片冻结了的屁组成,后者进化为实体并与一勺茶水碰撞融合,茶水挥发入为黑格尔界定的世界精神,分解为一个棕色的钟,与一滩可爱的牛屎具有朦胧的形似,牛粪导致物质诞生,物质再形成一个年高德劭的蜗牛的脊梁骨分子……



教授:行了!行了!再别说了!你是说我错了。不过对不起,错的是你而不是我!



伏虏特:教授,我们就不能不理睬她么?不知道您是否曾在火车站跟朋友聊过天。在那种环境里,您得完全不管周围的噪音,不然就没法讲话,对吧?我觉得,贝比狄奥特的整个存在目的就是制造背景噪音。“我思故我在”的说法其实并不永远成立,在许多情况下,那其实是“我制造背景噪音故我在”。



教授:行,那让我们回到讨论上来吧。我们刚才在说什么?我记得好像正在说合成阴茎,对吧?(糊涂了)咦,奇怪呀?为什么我们要讨论合成阴茎?我真想不起原来的话题是什么了。我又不是化学教授,怎么会去教学生制造塑料阴茎呢?



伏虏特:我记得我们正在说到教士强奸犯就给打断了。



教授:对!一点没错!(又糊涂了)不过,强奸犯为什么会需要合成阴茎?如果他需要这种玩意,那还有能力犯下这种性质的罪行么?塑料阴茎又没有什么感觉,是不是?



(沉思半天,对全班说)



对不起,我完全糊涂了。真抱歉,我突然丧失了思考能力。我看不如大家休息一下,怎么样?但愿下堂课开始时,我的神智能恢复正常。贝比狄奥特小姐,你能不能发发善心,不再开口?我刚刚发现你具有一种特殊秉赋,能最有效果、最有效率地让人丧失智力……



贝比狄奥特:教授,你错了!有效果和有效率是两回事!在希伯莱文中,这两个词具有反题,后者逆反于佛指甲中的尘垢的原子的物化…



教授(两手捂住耳朵大叫):现在下课!10分钟后大家再回来!



(课间休息之后)





教授:诸位,实在抱歉,我休息了十分钟,灌下了整整一桶稠咖啡,神智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贝比狄奥特小姐,请您高抬贵手饶了大家,免开尊口,行不行?你让我想起了古希腊史诗《奥德赛》,记得奥德赛和他手下的英雄们在过某个岛屿时必须把耳朵塞死,否则一旦听见岛上的仙女们的歌声,立刻就要发疯……



贝比狄奥特:教授,神话学和史诗是两回事。在阿拉伯,这两个实体融合以产生一艘沉船的原子,那船长了一只恶眼,充满了黑色的火焰,火焰进入枪管,枪管中长出了政权,政权融化了具有无限维度的同性恋者……



教授(绝望地大叫):你们就不能让她别开口?上帝啊,你为何如此残忍?



学生高斯秋匹脱:教授,你不能下这种命令。这是个自由的国家,谁都有权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只要不是说共产党和袁世凯的好话、或是承认他们也有偶然作点好事的可能就行。



伏虏特:贝比狄奥特小姐,我刚刚听说,新来的图书馆员长得又高又清秀,读了一肚子的黑格尔。他夸口说谁也没法跟他比哲学知识。



贝比狄奥特:是吗?哇塞,真酷啊!教授,我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想到外面走走,透透气,行么?



教授(如释重负,连连挥手):行!行!去吧!快去吧!爱去多久都没问题!千万别着急回来!不回来更好!



(贝比狄奥特满面喜色地冲了出去)



伏虏特:教授,我们还是继续讨论吧,行吗?



教授:行啊。只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们原来在讨论什么问题。我每次努力回想,那合成阴茎就要从不知什么地方蹦出来,跟着脑子里就什么都变得一团模糊,整个给罩在五里雾中。要是我没法把它从脑子里清除出去,大概迟早要进疯人院。



(以双手抱住脑袋,大声呻吟)



上帝啊!我刚当上教授那阵,便做梦也没想到这工作会这么费劲,做梦也没想到学校里竟然会潜伏着一个威力无穷的大脑破坏器!



伏虏特:真替您难受,简直是让我凄然心碎。不过好在损失并没您想象的那么大──毕竟,本来就没多少可以破坏的。您说是不是?斗胆提醒您一下,我们原来在讨论您的伟大发现,“伪善也是善”。



教授:啊,对了!正是!伪善也是善,对不对?



伏虏特:您的意思是,伪善者也是善人,嗯?



教授:对,可以这么说。



伏虏特: 那我们讨论的那个教士强奸犯是不是伪善者?



教授:什么强奸犯?哪一个?那个装了个塑料阴茎的?天啊!合成阴茎又来了!我怎么也没法把它赶出大脑!这就跟一点墨水滴到白床单上一样,那污斑怎么也去不掉!



伏虏特: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碰到你的心理创伤。让我换个说法:假定有个教士白天给公众布道,晚上却溜出去打家劫舍,您说这种人是不是伪善者?



教授:你当然可以这么叫他,只要他没安合成阴茎就行。主啊!它又来了!我完了!



伏虏特:好,如果他是个伪善者,那他就是伪善的人格化,而我们知道,伪善也是善,那就是说,他是善的人格化,换言之,他就是个善人,不是罪犯,对不对?



教授:哈!你又歪曲我的意思了,我从来没说过他不是罪犯!



伏虏特:不过你同意他是个伪善者,是不是?拜托您指出我在哪儿歪曲了您的意思,行不行?



教授(冥目苦思):哪儿歪曲?哪儿都歪曲!你从不把你的想法直接说出来,要兜来兜去的。我讨厌这种思维方式!我是数学教授,在我看来,世上最美的事物就是直线。一个人应该使用直线思维,决不能用你那种曲里拐弯的思维方式!



伏虏特:行,那我就尽量屈就您的直线思维吧。根据您的说法,伪善者也是善人,而您又同意那教士是伪善者,所以他当然是善人。这推导够不够您的直线水平?



教授:唔,让我想想……(沉默良久)唔……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了。不过我刚才说那教士是伪善者时心神不属,所以说错了。他不是伪善者,所以,他不是善人而是罪犯。



伏虏特:那他到底是什么呢?如果一个人满口伦理道德,做出来的事却无比龌龊,这种人就叫伪善者,因为他伪装成他不是的善人,对不对?



教授:唔……我说,那教士不是伪善者,他只是装成是恶人,所以他是装出来的假罪犯。



伏虏特:什么?!他只是装出来的罪犯,不是真的?



教授:对,没错。



伏虏特:你是说他不该被惩罚?



教授:我从来没那么说过!你又造谣了!



伏虏特:那么他应该受到惩罚?



教授:当然。



伏虏特:您是说,如果您是法官,就要惩罚那些假罪犯?



教授:没错。



伏虏特:感谢上帝,您幸亏没去学法律!如果您是法官,那您就会把惩罚无辜者当成您的神圣职责。那才真是可怕的噩梦!可敬的教授,您知道我从您这儿学会的最有教益的一课是什么吗?那就是,愚蠢比邪恶的危害更大!



教授(怒不可遏):我从没说过我会惩罚无辜者!你又在造谣诬蔑我!你怎么就这么邪恶?



伏虏特(讽刺地): 哪一类邪恶?真的还是装出来的?



教授:装出来的,你是伪装的邪恶。



伏虏特:那我就不是恶人了,不过是假装是恶人罢了,对吧,教授?



教授:对…唔…不对!你就是恶人!



伏虏特:但我只是伪装的恶人啊,您刚才才说过这话,记得么?那您怎么还能叫我恶人呢?一个人装成另一种人,无非是因为他不是那种人,否则何必伪装?如果你装成是教授,你就决不会是教授,因为一个教授根本就没办法再装成教授,对不对?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一个伪装的恶人还会是恶人呢?



教授:装出来的恶人当然是恶人!装成什么就是什么!



伏虏特:您是说,所有装成英雄的电影演员都是英雄,所有装成是坏蛋的演员也就是坏蛋?



教授:当然不是!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三岁孩子?



伏虏特:但您说过装出来的好人就是好人,装出来的坏人就是坏人,是不是?



教授:我说过这话么?我想不起来了。(频频拭去额上的冷汗,头晕目眩,站立不稳几乎跌倒,颓然坐下)



高斯秋匹脱:教授,您真了不起!您刚才说的话,非常符合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的辩证逻辑。恩格斯的名言是:“生命在每一瞬间是它本身,同时又是别的什么东西”。您刚刚作出了实质相同的发现!祝贺您,教授!您真是当代最杰出的革命哲学家!



(贝比狄奥特进入教室)



贝比狄奥特:谁是当代最杰出的哲学家?



教授:天啊!她又来了!(几乎虚脱)



高斯秋匹脱:教授啊!他刚才说出了辩证逻辑的名言:“装成什么就是什么”!真是妙不可言!



贝比狄奥特(兴奋地): 是吗?教授,我得亲亲你,表示祝贺。



(她跑到教授那儿,亲了亲他的面颊,转过身来对着伏虏特)



你骗了我,那新来的图书馆员比我还矮!



伏虏特:对不起。不过,或许他本来不矮,装成是矮的,也就成了矮子了。这是咱们那可敬的教授刚刚做出的新发现。不过那图书馆员真是黑格尔通,你和他聊了没有?



贝比狄奥特:没聊。那么矮,配得上我注意么?嗷,教授,你猜我在图书馆见到了谁?林克博士!你不是还批过他的人口论么?



伏虏特:啊,我们整个忘了这事!教授,我还是想知道以几何级数递减的人口会不会灭绝。



教授:啊,你说那事呢,我也整个忘了。当然不会,我不是用那棍子的例子证明了人口永远不会灭绝了么?



伏虏特:但我告诉过您,人不是棍子,半个人不是人,四分之一就更别说了。所以,如果最后只剩下一个人来,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死后人口就灭绝了?



教授:决不会有那种事!



伏虏特:为什么?



教授:因为早在那个时刻到来之前,人们就会猛烈云雨,扭亏增盈!



伏虏特:不过我好像记得,您的数学证明是基于人口以几何级数递减这个假设上的。从这个前提出发,您证明了人口数永远不会降为零。您现在为什么要违反那个前提呢,教授?



教授:我什么也没违反!是人们违反了我的理论!你总不能禁止人们朝为行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席梦思之上吧?我是数学教授,云雨属于气象学领域!



伏虏特:行,那让我们假装自己可以控制人类繁殖,使人口始终以几何级数递减,在那种情况下,到底人口数会不会降低为零?



教授:你怎么能这么假装?你怎么有那能力去控制人类繁殖?



伏虏特:为何不可?您不是说了么,假装什么就是什么?根据这一伟大理论,如果您假装是上帝,让人类失去生育兴趣,那不是就能控制了么?



教授:我从来没说过那话!你不造谣就不会说话!我真是受够了你那无耻行径!



伏虏特:那您那“假装什么就是什么”的伟大理论,到底该怎么理解啊?那是不是意味着,模拟、虚拟甚至梦想也就是现实?



教授:唔……我……对了……呃…唔……(精疲力竭,几乎昏了过去)



贝比狄奥特:哦,教授!我多么喜欢你那“假装什么就是什么”的理论啊!活着,还是死去,那是个问题;是假装,还是真的,那是另一个问题;合成,还是麻醉,那是第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涉及对背景噪音的需求量;第二个问题正比于迷幻剂的用量;第三个问题关系到病人需要的是一个塑料的还是移植的阴茎……



教授: 啊,我的上帝!它又来了!主啊!(倒在地上)



学生歪旗:教授!您没事吧?(冲到教授那儿去)



高斯秋匹脱:你这个没出息的小资!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只要不死到我头上就行”。大惊小怪干嘛呀?他不过是装死而已。



歪旗:他不是装死!真的死了!脉搏不跳,气也没了!赶快去打911!



贝比狄奥特与高斯秋匹脱(异口同声):这就是“假装什么就是什么”的辩证逻辑原则的证明!



(幕落)







作者:Anonymous虚拟法庭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这个主题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虚拟法庭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03889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