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转载】 【茉莉】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申请游行的经过〔精致版〕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转载】 【茉莉】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申请游行的经过〔精致版〕   
洪哲胜贴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转载】 【茉莉】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申请游行的经过〔精致版〕 (325 reads)      时间: 2003-10-13 周一, 下午7:42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申请游行的经过



茉莉





┌────────────────────────────┐

│ 被称为“苦行僧”的理想主义者胡佳,多年来致力环保,关 │

│ 怀爱滋病人,做出了很大贡献。10月9日是刘荻的生日,北  │

│ 京下着连绵不断的小雨,为了营救现在秦城监狱的刘荻,胡 │

│ 佳坐自行车奔波了一天。他在上午先给刘荻的奶奶刘衡打了 │

│ 两个电话,询问究竟是哪个司法部门拘押了刘荻,并且表明 │

│ 他想要帮助刘荻。刘奶奶不希望给胡佳带来风险,她认为很 │

│ 难找到相关部门。当天下午14点45分,胡佳到达北京公安局 │

│ 治安总队。15点55分,胡佳结束与警察的讨论。然后,胡佳 │

│ 去了刘荻所在的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看了看刘荻昔日的 │

│ 学习环境。晚上19点25分,胡佳到达刘衡奶奶家,和老人畅 │

│ 谈。第二天,胡佳又冒雨去了他所在小区的北京公安局朝阳 │

│ 分局六里屯派出所,和几位警官面谈有关刘荻的案子。因为 │

│ 淋了雨,本来体质就虚弱的胡佳感冒了,但他愿意带病接受 │

│ 我的采访。下面是电话采访实录。            │

└────────────────────────────┘





茉莉:今年3月人大政协两会期间,你参与了为刘荻呼吁的签名活

   动,这一次你除了签名之外,还采取了一种特殊的方式──去

   北京市公安局申请示威游行,要求释放刘荻。请问,为什么你

   要采取这种方式?

胡佳:为刘荻呼吁的签名活动已经有过,签名这种形式能够起到一定

   的作用,使外界关注刘荻这一案件。但我认为还需要进一步的

   实际行动,作为公民,我有权直接找当局理论一番,让他们亲

   身感受到我们的心情,使他们受到触动。因为有的政府官员不

   上网,或者是轻视网上的民众舆论和行动,所以,示威游行对

   他们形成的压力是直接的和切身的,这是他们特别不愿意遇到

   的事情。



茉莉:海内外朋友都关心、敬佩刘奶奶,请你谈谈你拜访她的情况。

胡佳:我在刘荻生日那天,九日的晚上到刘奶奶家。老人家摔坏了

   腿,正卧床休息,我看见很难过。但刘奶奶的的精神状况还很

   好,头脑非常清晰,思路敏捷。她率直热情、谈笑风生,给我

   很大鼓励。奶奶那里有幅对联:“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忌

   是庸才”。我觉得她非常可敬可爱,我很高兴能够结识这位有

   勇气的老人。当刘奶奶听说我要去为刘荻申请游行示威,她要

   我不要管这事。



茉莉:刘奶奶担心你有危险,要你不要管这事,你还是管了。你去申

   请游行示威的经过怎样?

胡佳:我先后和有关方面谈了两次。10月9日的下午,我找到北京市

   负责管理游行示威申请的部门──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那

   里有两个警官负责接待我。我是带著激愤的心情去的,我觉得

   当局对这么一个小姑娘做得太过分了,80多岁的老奶奶在殷殷

   盼望孙女回家,当局却超期羁押刘荻,使我觉得很不公平,所

   以我一开始说话就是质问的口气。那两位警官的回答非常有礼

   貌,他们告诉我有关申请游行的法律规定,例如应该准备好成

   文的申请书,写好目的、时间和地点等等,还需要提前5天申

   请,还有某些地点包括天安门四周、也含盖正义路、台基厂、

   前门等地点,都属于不准游行示威的地区。在我谈到刘荻的案

   情时,他们说,治安总队只管民事和一般性治安案件,刘荻的

   案子看样子是属于刑事案件,那么是我找错了示威的对象。我

   的准备是做得不充分,但我很坦诚地对他们谈我对刘荻一案的

   看法,说:我知道你们不会批准我示威,实际上几乎没有中国

   公民申请成功的先例,宪法的那项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形同虚

   设。但作为公民,也是作为北京的市民,我有权利表达对公安

   部门工作失误的不满,而且我就是要明确地让你们知道,有人

   在关注刘荻的案件,促请你们公开公正透明的处理。不管你们

   批准不批准,我要表示一下我的愤慨。那两位警官说明他们对

   此案一无所知,从未听说过刘荻的名字,虽然他们的办公楼离

   北师大刘荻的教学楼徒步只有五分钟的路程。但他们点头对我

   的心情和诉求表示理解,说这个案子按常理不应该是这样。他

   们从头至尾都很客气,讲求分寸,态度冷静克制。谈话前,他

   们复印了我的身份证。谈完后让我确认笔录,我看没有大的出

   入,就在笔录上签了字就回去了。然后,我前往刘荻的学校看

   看她以前的学习环境。这一年北师大校容变化非常大,如果刘

   荻回来肯定不认识了。现在的建筑要比以前雄伟得多。



茉莉:那么第2天你又去找管刑事案件的部门了?

胡佳:那是他们来找我。10月10日上午,管辖我所在小区的北京公安

   局朝阳分局六里屯派出所有个警官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申请

   示威游行,说他们想找我谈谈,给我做一下政策解释工作。我

   说我今天特别忙,如果不占用特别多的时间,那么我可以去和

   他们当面沟通。因为我有事耽搁了一会儿,负责十里堡北里管

   片儿的骆警官又打来电话,大约10点40分,我赶到那里去了。

   这两次去之前我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他们把我当刘荻的同伙抓

   起来,那就抓吧。或者他们采取一种威吓的态度,那么我正好

   与他们痛快地理论一番。到了派出所,一个姓骆的年轻警官接

   待了我。我跟著他进了一间房子,有沙发有办公桌的,看起来

   不像审讯室而象他自己的办公室,不像要采取什么强制措施抓

   我的样子。骆警官接著请来另外两位穿便衣的警官,便衣警官

   进门后,没有介绍他们来自哪个部门,也没有告诉我他们的姓

   名,只是很客气地问我要求游行示威的原因。我说作为公民,

   我有权利行使宪法赋予我的游行示威的权利,为了表达我对刘

   荻的同情和支持,也为了表示自己心中的气愤和不满,并且,

   我还有义务监督公安机关超越法律之外的行为。他们至少从言

   语上对我的看法表示理解和认同。其中一个警官看起来很了解

   刘荻的案情,他说当局并没有超期羁押刘荻,不准刘荻会见亲

   属,是出于办案的需要。



茉莉: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根据哪一条法律,证明他们关押刘荻11个

   月,还不算超期羁押?

胡佳:他们没有明确说明根据哪一条哪一款,但是提到《刑法》等法

   典的名字。



茉莉:我是坐过牢的。我知道现在中国《刑诉法》第124条规定:对

   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2个月。案情复

   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

   延长1个月。羁押刘荻的时间,早已超过这些期限了,难道他

   们修改了法律?

胡佳:他们提及律师介入了刘荻的案件,而律师的职责就是维护刘荻

   的权益,同时也是找公安机关的毛病的。那么刘荻的律师肯定

   了解她为何关押时间如此之长。一般而言,如果证据不足,被

   检察院退回,那么就要重新调查举证,羁押期就可以重新计

   算。他们说办案中每出现一个新线索,原来的羁押期就作废

   了。法律方面我并不精通,所以没能和他们深入探讨。



茉莉: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一切为他们办案的需要,羁押期可以任

   意作废,他们将公民的个人权利致于何地?

胡佳:他们说已经让刘荻请了律师,律师就是维护她的权利的。我说

   刘荻去年11月被捕,直到今年3月才让请律师。



茉莉:是啊,按照中国《刑事诉讼法》,家属在人被逮捕后在24小时

   后就可以聘请律师介入案情。

胡佳:和我谈话的警官,看起来是做好了各种准备的,他们了解刘荻

   一案的前前后后,说刘荻的文章在她那个年龄来说,算是深刻

   的,但还是有幼稚的地方,她不太了解社会实际。对刘奶奶,

   他们也非常了解,和我一样,他们也认为老人家思维清晰,非

   常有生活阅历。



茉莉:他们有没有同意你示威游行?

胡佳:没有。他们说,游行示威是你的权利,我们不阻拦,也不是劝

   您不游行,但你最好多了解一下情况,看是否有更好的办法,

   为什么非要用这种相对过激的办法呢?你如果去游行,老百姓

   会来围观,公安机关也要出动警力维持秩序,肯定会在一定程

   度上影响社会秩序。那就会给社会造成混乱。



茉莉:看来他们还是不想让你游行。那么,你认为他们在接到你的诉

   求之后,会为刘荻做一些什么事情吗?

胡佳:我对公安和国家安全部门的体制运作不太了解,但头天下午申

   请时,当职警官还对刘荻一案一无所知,而第2天上午,就有

   熟知案情的警官主动找我沟通,这让我感觉到,他们的反应出

   乎意料地快。我想他们心里也明白,刘荻的所为算不上什么

   罪,可能会考虑在海内外广泛关注下,以什么方式收场。像现

   在这样,判又不判,放又不放,不是一个办法。也许他们不愿

   意屈服于民众呼声的压力放人。我多少感觉到国家安全部门面

   临一种比较苦恼的情况,就是他们抓了谁,谁就成为英雄。我

   个人看,由于国安部门在中国不维护真正的国家安全和社会正

   义,而仅起著维护统治利益集团的作用,这件事颇有讽刺意

   义。用“臭名昭著”这个词,形容国家安全部这个道义扭曲的

   国家机器一点儿不为过。那里面的一些重要决策人,或者说鹰

   犬,历史绝对不会放过对他们的清算。



茉莉:屈服于民众呼声和压力放人有什么不好?那对政府可是非常有

   利的啊。例如,上次他们出于国际压力承认隐瞒了萨斯疫情,

   让几个大官下台,不是获得国内外一片赞赏吗?

胡佳:是啊,应该这样。顺应民意合乎天理,这样人民会谅解和支持

   你。我们的谈话进行了半个多小时,我感觉他们的态度很友

   好,比较尊重人,交流起来没有障碍,和我以前对警察的恶劣

   印象大不相同,小时候见到的警务人员都是“门难进、脸难

   看、事难办、话难听”,而这次这使我很吃惊。坦率地说,这

   两天遇到的五位警察,令我对现在警察的素质刮目相看。我们

   说话都很率直,我把心中所想的都和盘托出,他们似乎也和我

   一样,企盼公众和警察之间有健康的关系。其中一位李警官给

   我留下了电话号码,说如果我想要采取什么行动,不妨先和他

   们沟通,他们至少在法理上可以先给一定的解释,避免盲目地

   申请游行示威。



茉莉: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这种案子,办案人员一般水平都比较高。

   当年我坐牢时,办我案子的警官就很不错,他们经常得忍耐我

   的脾气。那些人心里其实很明白,知道自己做了专制政权的镇

   压工具,没有办法,他们要吃饭,要养家啊。但和我同一个监

   子的其他女犯人,有在审讯时被打得鼻青面肿回监的。找你谈

   话的便衣警官,很可能是国安局的,属于文明程度比较高的那

   一类,他们因此不像那些被老百姓称为“警匪一家”的土匪警

   察。

胡佳:这样看来,或许那两位警官真有国家安全局的背景,或者就是

   与国家安全部门有联系的公安局国保总队。其实这都无所谓,

   相互接触与沟通还是有建设意义的。他们想要影响我们,我们

   也同时在影响他们。我想他们完全明白了我作为一个平头百姓

   的意愿。



茉莉:不管怎样,胡佳,你为刘荻已经做得够多,你的目的已经达

   到。从他们接待你的态度来看,他们是有点震动了,而且比较

   重视你申请游行的事情。那么现在,胡佳你好好休息,养好身

   体,你还有其他许多事要做,河南还有那么多艾滋病人需要你

   。我们再联系。

胡佳:我相信刘荻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获释。再见!



(2003年10月11日)



〔转载自《大纪元》2003.10.13 03:51;

http://www.epochtimes.com/gb/ncnews.htm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557387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