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中国政改何以不能启动?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中国政改何以不能启动?   
张三一言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2675

经验值: 56583


文章标题: 中国政改何以不能启动? (415 reads)      时间: 2003-9-20 周六, 下午8:21

作者:张三一言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中国政改何以不能启动?



张三一言

 

  目前中国中心问题的中心是:政改!

  这里的政改指的是变专制制度代之以民主政制。

  中共几乎年年都谈政改,例如2001年《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给政改定性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巩固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完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必须坚持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以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这些根本的东西都不能动摇。」

  江泽民则给政改套上了四项基本原则的金箍罩,说政改「不搞多党制,不搞权力分立,不搞新闻自由,不搞结社自由」。

  可见,中共的政改,其目标很明确,是要坚持、维护和巩固一党专政;有违一党专政的原则教条者,一律严禁。因此,它是保党政改,是保专制政改,是「不准政改的政改」,是假政改!

[一]、党不准民主政改

  本文是讨论「中国政改何以不能启动?」

  对这个问题御用文人给出很多理由和答案。现把答案作一简介并作出简要的事实回答。

  其一、中国人素质低论。

  答:错! 同水平或比中国素质更低的泰、印度、菲律宾都可以。中国素质最低的基层农民可民主选举,最高水平的大学不能。中国人素质五十多年前比现在要低得多,但却可全面民主(见《历史的先声》),现在反而不能。

  其二、民主与儒家文化不兼容论。

  答:错! 同文同种同素质的台湾,同是文化圈的韩国日本都可以民主;当然也有不可民主的越、朝。

  其三、民众要面包不要民主论。

  答:错! 现今民主制度和思想的要义是不受伤害。如今占人口绝大部分的工人农民都自发地反抗党权的伤害,即是自发地要民主。全世界半数以上国家都民主了,民主后的国家和民众都不愿再复辟专制;在专制国家几乎都没有例外地有民众追求民主的运动,但没有听见过民主国家有人搞专制运动;只有专制国家民众向民主国家偷渡、没有民主国家民众向专制国家偷渡。连最反民主的很多高官也把家属安置到民主国家,自己持有多种民主国家护照。

  其四、民主无用论。

  答:错! 全世界半数以上国家都民主了,总的来说民主国家的经济比专制的好;民主国家远远比专制国家安定;民主国家的民众都比专制国家的民众有尊严、有人权、有自由……

  还有很多………

  最重要的一条是:民主与我们的国情不合!

  答:对! 中国之所以不能启动民主改革的进程,而且确是民主不容于中国的国情!

  这个国情是甚么?

  它是:党不准民主!党禁绝一切民主,把民主扼杀于萌芽状态中;党把一切不在党控制下的民间力量视为颠覆国家的政治敌对势力,把它消灭于萌芽状态中;党垄断控制国家的一切权力。当国不分,党即国家,党不准就是国家不准;所以原本是党情的「党不准民主」也就理所当然地变成是国情了,这国情成了中国不能启动民主进程的最根本的原因。

  现在中国的民主政改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阻挡东风者就是共产党,就是党不准。只要党准了,民主政改随时随地都可以立即启动前进。

  其它国家之所以能民主化,正因为它没有这些中国的国情。

  民众怎么样对付对党的不准呢?

[二]、你「党不准」,我就民众抗命

  在中国的国情下,党就是法、党大于法,党不准就是法律禁止。这里的抗命指的是人们在共产党的法外进行抵抗。这就是革命的一种!(绝不能告别革命!)

  党不准,是党一厢情愿的事,它是有效的。民众抗命也是民众一厢情愿的事,看来好像是无效的事。但事实是党的不准是速效的,但也必然是失效的,现正在进入一失效期;民众抗命是缓进的,它可能在长期间内不见效,但它必然会显现功效的,现在是它处于生效期间。党的不准和民众的合法抗争、民众抗命,正在较量中。民众的合法抗争、民众抗命,已经全面采取攻势;党在民众的压力下,已经全面处于守势,且在败退中,败退的速度正在加速中。

  我这个判断,无需用甚么理论作论证,只要拿这一二十年和前一二十年作个比较,看看民众方面从党独占的权力中取得了多少空间,党失去了多少实控权力就可以了。

  为甚么会出现民众抗命走向胜利的现状呢?

  因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是符合人性的。人的本性是不喜欢别人伤害自己的,人的本性是要做自己的主人的,人的本性是要维护自己的自由、权益和尊严的,人的本性是要求别人公平对待自己的。而这些本性只能从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取得,恰好专制却在本质上要求压抑和剥夺人的这些本性要求。因而民众与专制的斗争、要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是天然的,不可避免的。

  现在党的不准民主和民众抗命,正是这种斗争的集中表现。这种斗争是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的。

  这种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的全方位斗争,主要表现在如下几方面。

  (1)、意识形态的较量

  意识形态的较量,指的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思想等现代化观念和专制独裁的较量。二十年前党视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是资产阶级反动的东西,在党的高压下成了全民无异议的共识;谁提一下都有罪。但二十年后的今天,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成了人们断事判理的准则;虽有异议,但异议已经边缘化了。世界上第一大反自由民主的专制党只好伪善地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连其头号反自由民主的人物也只好在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伪善地宣称自由民主是全人类的共识,其第三号人物也伪善地对外国人说他对自由民主的追求比别人更焦急。

  过去专制独裁者攻击美帝的理由是反革命反人民;现在它仍然反美帝,但其所持的理由是美帝违反了人权、民主而行霸。这理由的前提是确认了自由民主人权是行事判理的准则,不再是反动的东西了。

  在大陆,人们在争论时所持的准则,也不像是过去那样指别人反党、反动、反革命、反人民,而是指别人无理。而这所谓理,追其根本就是指自由民主中的公平等原则。

  也就是说,在意识形态的较量中,专制独裁者失败了。

  这较量像是无形的,但结果是极显著的。

  虽则是专制独裁者失败了,但是统治者并没有在权力方面失败,它还是依照权力本性对异议者、民主人士、法轮功徒、地下教徒、工运领袖等,实行对内暴力战争,近者的显例是抓刘荻等一批异识人士。也进行国际恐怖行动,绑架王炳章就是。所以民众在意识形态较量中取得的胜利,并未产生根本性的政治实效,它还没有制止专制者放下屠刀的能力。即是说专制统治者还没有彻底全面的失败。我们现在较量的重心,要做到在我们的意识形态面前,令统治者不敢再举起他们惯用的屠刀。让他们意识到举屠刀理亏,理不正则气不壮,举刀无力甚至无胆举刀。

  这较量的结果是大大削弱了党不准民主的能力,为启动民主进程减少了阻力。

  民众与专制者的意识形态较量还没有完结。

  (2)、迫党在利害面前让步

  这个迫党在利害面前让步,可能要民众付出惨重代价:例如要三面红旗饿死几千万人后才能让毛退居幕后,要到农村破产边缘时才容忍包产到户,要经济一塌糊涂到亡国特别是亡党边缘时才被迫对民主世界开放。现在应该好一些了,因为共产党对自由民主世界开放的结果,构成了依赖自由民主世界生存的势态。国民经济固然离不开自由民主世界,父权子商中狂刮国家财富得来的钱,也多数存到自由民主国家中,掌权者亲属也多在自由民主国家作预防性避难所。于是乎,面对原本是敌对的自由民主的思想观念、制度规则的取舍时,权衡利害得失的结果,不得不容忍和接受民主世界的影响,甚至接受其思想观念、制度规则。但这也是要人们付出忍受其贪污腐败的代价。

  我们现在的任务是积蓄民间体制外力量,当这些力量大到你党接受民间的自由民主诉求,则民主生、党存,反对则民主或者会死,但党必亡。这时他就会选民主而弃专制了。其实,只要民间有了一定力量,当权者中的比较明智的人或野心家,就会来联合你以壮大其政治力量,这样,民主政改就启动了。

  这里的关键是保证独立于体制外的民众政治力量,特别是民主革命力量。

  (3)、弄假成真

  我在(1)中所谈的就是人们常说的和平演变的东西,在和平演变中有一个很突出的现像是弄假成真。

  弄假成真是在民众抗命或利用党的伪善中,形成一个事例→前例→惯例→共识的过程。弄假成真在操作上,大多以个案处理的形式进行。民众抗命的弄假成真的典例,是令公社破产的包产到户事件,侵占党权的基层民间结社,打破党有一统天下的个体户变成大资本家等,都是。在恶法统治下作公民抗争是必然的、必要的、可行的。

  利用党的伪善弄假成真的典例,是郭罗基告学校党委侵权事件。请律师打官司也是实例;党的原意是用律师为公安非法背书,但他伪善地要摆出公正的面孔,于是弄假成真有了现在部分不卖公安法院帐、为当事人辩护的现实。可见在策略上,我们伪善地支持党的伪善是有必要的。在这里,真是﹕伪善亦善。

  像今天关注刘荻就是其中一件比较有影响的的个案。弄假成真既可是合法的也可以是非法的,它可以是一件轰动事件,也可以是无声无息,一直到普遍成事后当人们回头望时才发现已经变了天。弄假成真令党的不准民主的施压无从着力;它无法施用专政工具来把这些活动消灭在萌芽状态中。

  中共现在搞了很多假自由民主的东西,搞了很多伪善的动作,搞到最后完全有可能弄假成真。中共主观上当然不想出现这样的情况,但他们回天乏术。因为国内国外客观大气候不准他们逆转。

  现在专制者及其御用文人普遍有一种时代阿Q症:总是把一些形势比人强、绝非中共之功、更非其主观意愿的弄假成真的东西,视作是党的自我改良、是党的伟大成就。

  现在中国大陆经济政治思想社会结构,都正在处于大变动或大变动前夜的状态,给人们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把中共不反对或支持或高唱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伪善行动弄假成真。弄假成真的成本也轻了,成功率也高了。过去在以个案诉求的方式加强自由民主人权的工作做得比较少,今天在这方面工作的条件相对地好一些,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是必要的。

  弄假成真的特点,是它没有民主政改之形,但确是以点的方式增加了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要争取的内容,这是一种渐进的无形的民主政改。

  (4)、笔杆子的任务

  笔杆子要做的,主要的就是上面(1)点所说意识形态较量的事。因为它有一些要说清楚的地方,所以在这里特别强调一下。

  反抗党的不准民主、启动民主政改,是全民的工作。要启动民主改革,就得在民间的所有方面,各自作战,互相配合。例如稍富的中产阶级要求参政、工农要求应有的权利、民间政治异见团体的诉求、或许会有党内民主力量的增长、国际的压力、文明的政治文化经济的规则的入侵,都是促进政治改革的动力。笔杆子的任务,就是给这些动力所起到的作用,作鼓与呼的工作,使每种力量影响得到传递、幅射而加强。

  笔杆子的第二面的工作任务,是做好现代化意识形态的推销员。把现代文明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思想观点,向闭塞的大地传送。在这方面很多人不愿做,觉得是老生常谈,重复别人的话,了无新意;那些不怀好意的御用文人也以低能、炒冷饭等贬词,阻止人们对国内人作现代文明的启蒙、普及、传播、推广工作。

  笔杆子的第三方面工作,是和御用文人交锋。中国儒家文化传统是学而优则士。今天中国读书人大多数已被共产党成功地洗了脑,经过被洗的脑想出来的东西,就与权力机构造谣工厂的产品基本相同;他们客观上就是起了御用文人的作用,这些当了义务的御用文人还以为自己在独立思考。有一些鼓吹民主恩赐论的天下第一号惊天动地愚蠢的义务御用文人,还自诩为独立知识分子。最大问题是今天有很大部分的读书人是被党包养起来的,是被党收买了的没有了灵魂、没有了良心、没有了独立人格的人。这是受雇的御用文人。今天中国的御用文人之多是史无前例的。站在他们对立面的知识分子就相对弱势了。这就是为甚么今天中国文人中反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声音分贝那么高的理由所在。从而也说明在中国民间笔杆子与这些御用文人斗争之困难。

  与这些御用文人较量,在面向民众方面,主要是反驳其如上面所说的形形色色的民主不宜论。在政治较量方面,主要是反对唯体制内改良论。现在甚么告别革命、革命必然导致专制、革命动荡分裂等理论甚嚣尘上。还有一些自称为独立知识分子者,惊天动地愚蠢地提出民主恩赐论,明是拾人唾液还自夸是原创。这些理论的要害是保共改良、保专制改良。

  要注意的是反对唯体制内改良观点,不是反对改良;反对唯体制内改良,不等于要提倡唯革命观点。

  一句话,笔杆子的任务就是在意识形态上为民主政改积蓄力量,在理论上扫除传统累积的和现今由党及其御用文人加强了的专制独裁所设的反民主观念的阻碍,为民主政改开路。

  党不准民主,我们不能等待党良心发现恩赐民主;我们要靠自已的努力和力量。你不准,我就非要你准不可!这就要我们做很多的民主革命工作。我认为这些民主革命,工作主要是上面所讲的一些工作。

3/9/2003

首刊《黄花岗》第五期











作者:张三一言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张三一言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585308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