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请让我试一试“以恶制滥好人”----答老狼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请让我试一试“以恶制滥好人”----答老狼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681

经验值: 514328


文章标题: 请让我试一试“以恶制滥好人”----答老狼 (679 reads)      时间: 2002-12-12 周四, 上午1:17

作者:芦笛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请让我试一试“以恶制滥好人”



----答老狼



芦笛





刚才看见老狼在楼下说他把我的帖子删了,让我看信,看了直乐:大概老芦成了他们屁股上的疼,只有把伟大领袖狼主席请出来对付我了。我说老狼,我的牙糊信箱坏了,根本打不开,热妹那个我每次进去都死鸡。所以啊,我是失去联系了,这你可怪不了我,怪牙糊和热妹去。



狼老大,我问你,你的家乡在哪里?你不是主张陪审团制度的么,怎么把我向他们的投诉给删了?别忘了坛方是被控一方阿,世上哪有被控方删起诉书的事?这不是笑话么?



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这是给坛方demonstrate “合法斗争”能把both陪审团和奸坛搞成个什么样的笑话。要在不犯规的前提下还能让奸坛所有的人都头大如巴斗,有何难哉?早在毛主席领导下,小芦就是“合法斗争”高手。隔壁拙帖<进坛何所见>中就讲了个例子。我那“阶级敌人怕打论”其实也就是“阶级斗争熄灭论”,但我公开说出,连作家都只有干瞪眼,嘿嘿。



这其实算不了什么。那时我是车间“工人理论小组”成员,隔三差五给大夥儿宣讲中央文件和马列著作。我有次公开在车间大会上讲:“我们决不能忘记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阶级弟兄在水深火热中受苦受难,一定要立足车间,放眼世界,为世界革命多作贡献,争取早日解放那些阶级弟兄,让他们也吃上每月百分之七十的杂粮、半斤猪肉、二两菜油的幸福日子。”支部书记和车间主任就在旁边坐着,听着非常不是滋味,可他们就是说不上来我那话究竟有什么错,哼哼。



话扯远了,我跟你直说吧,本坛斑竹18过去曾经号召网民“与奸坛作斗争”,我觉得这话非常有道理,的确,坛规里根本没有禁止网民和奸坛作斗争这条,是不是?所以,从今天起,我要向老马学习,打八年持久战,和奸坛展开不屈不挠的斗争,直到斑竹07出来给我个说法,斑竹18出来承认她在那兰性德先生因不堪流氓侮辱而离开奸坛这事中犯了错误。斑竹18过去一向是与奸坛作斗争的玩家之一,我现在不过是学习她的光辉榜样,让她尝尝被玩的滋味。



老芦和老郑的相同之处,是年龄背景遭遇都差不多。不同之处是,他似乎主张以暴抗暴,而我反对以恶制恶。在<论费厄泼赖应该速行>中,我反复阐述了“手段决定目的”的观点,反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自从奸坛这个“理想国”建立之后,我的观点发生了极大变化。



当初在我这非柏拉图非哲学家的正常人心目中,奸坛应该变成一个理想论坛,free of pests ,靠快刀让所有的流氓都无法立足,自行放逐。但后来我发现,这想法实在太天真,严重脱离了国情。大多数中国人道德观念彻底沦丧,看到违反社会公德的流氓行为不是无动于衷,就是击节激赏。而正是这些人的放纵姑息纵容鼓励,才使得网上流氓行为无比猖獗,“玩家们”不是受到普遍唾弃而是大受欢迎。是非黑白居然颠倒到这个程度:某些斑竹如斑竹07将正经写手列为重点监控对象,用电子显微镜在文章里吹灰找裂缝,一旦觉得有把柄可抓,立刻就动刀子,还要信口雌黄,捏造罪名;另一方面却对明目张胆的流氓骂帖网开三面,哪怕脏话出现在标题里都不忍割爱。而某些斑竹如斑竹18平素专门骚扰正经写手,却肉麻吹捧网氓和玩家们。那兰性德先生不堪流氓侮辱愤而离去时,她竟然不顾事实,出来肉麻吹捧那个带头用下流语言辱骂那兰的人!



所有这些,让我不能不得出痛苦的结论:在中国这种流氓国度中,哪怕是在海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一定程度上应该受控使用。这不是说该用玩家的手段来对付玩家,这一套对那些彻底丧失羞耻心的人根本毫无用处,但可以在两种情况下有节制地使用:



第一种是用加倍恶毒的嘲讽和挖苦对付没有起码文明人教养的正经写手。很遗憾,有的人就是只能在棍棒下学会文明礼貌。如所周知,我使用这一手卓有成效地结束了樊教授长达两年之久的无理纠缠、侮辱和挑衅。



第二种情况是用玩家的手段去玩弄那些放纵、姑息、鼓励、吹捧流氓和玩家们的滥好人。我想来想去,觉得要让这些人恢复人类起码的善恶观念是不可能的。大概只有让他们痛感被人玩弄的滋味,则以后庶几可以学点乖,至少知道吹捧附和流氓和玩家是有代价的。



这第二种手段我还没试过,正准备在此坛开练。第一步我已经说了:准备编一篇<富有宇宙感的诗歌>,以斑竹18的那段著名语录作为导言,下列从各地采集来的“有才华的诗人”的各种奇珍异宝,编好后准备贴到我知道的所有论坛去,让斑竹18和那位诗人大大的露一次脸,嘿嘿。



本人现在是freelance, 谁也管不了我,你也一样,嘿嘿。其实对奸坛,我的信心已经丧失得差不多了。不说别的,隔壁的导读我一看就鬼火不打一处来。上次我连续写了两篇文章,一篇吹郑,一篇拍马,因为我当时严守中立,不能不注意到均衡。连我这普通写手都注意这事,偌大的奸坛却刻意违反当年咱们定下来的中立的宗旨,只把第一篇选进导读去。前几天罗雀门先生把汗青驳斥<汉奸论坛宣言>的帖子转过来,斑竹中居然没人有那胆量把它选进导读去!所以,我在这儿胡闹一气,或许会把奸坛闹好些也未可知。你说呢?咱们不是要民主办坛么?你又何必叶公好龙?呵呵。

作者:芦笛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555884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