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见习主席外交思想硕果累累(四)
Select messages from
# through # 帮助
[/[Print]\]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1: 喜见习主席外交思想硕果累累(四) (557 reads) 作者: 芦笛 文章时间: 2020-8-14 周五, 下午7:49
    —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喜见习主席外交思想硕果累累(四)


芦笛


五、习主席把毛主席外交思想发展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审视小习八年来的内政外交,不难看出他与江朱胡温等前任的显著差别,那就是野心的有无。江朱胡温都是胸无大志的庸人,而小习则野心勃勃,与毛泽东一样,要当世界领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把全人类的命运都攥在他一个人手里。他这心事,就连法国汉学家侯芷明女士都看得清清楚楚:

“(中国政府的)这一目标今天已经路人皆知了,如果不是要统治世界的话,至少要将他们的世界观强加于他国。这是十分令人担忧的!”

不过,时代毕竟不同了,小习并不是毛泽东的简单重复,两人改造世界的目标与手段都不同,收效也大不一样。

当年毛泽东改造世界,有着明确的蓝图,那就是在全世界发动无产阶级革命与民族解放运动,打倒帝国主义(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修正主义(苏联及其仆从国)和反动派(第三世界一切反共统治者),解放全人类,实现全球山河一片红,所有的国家都变成中式“社会主义国家”,最终进入共产主义天国。

毛泽东改造世界的手段,则是所谓“革命”的两手,硬的那手是向周边国家诸如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马来亚(即后来的马来西亚)输出武装革命,培养训练这些国家的共产党人,提供金钱与武器,让他们回国去推翻本国统治者;对鞭长莫及的国家则实行“软”的那手,重在输出“软实力”也就是“小红书”,启发这些国家的废青(西方所谓“垮掉的一代”)的阶级觉悟。

因为国力实在太贫弱,毛泽东的世界领袖梦成了历史的笑话。不过,客观来说,毛共还真的享有意识形态的软实力。第三世界不必说,就连发达国家的左派也颇受蛊惑。这也很自然:既有人类社会,就必然有贫富不均。毛泽东化身为弱势阶级与弱国的代表,当然会有一定程度的感召力。

习近平呢?他改造世界的蓝图是什么,老芦至今满头雾水。只知道中共为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在两年前向马克思的故乡赠送了一尊马的巨像。我不知道世上能否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对马克思的嘲讽与羞辱——官僚资产阶级的头子、超级富豪的保护神习近平为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立像,是不是想让泉下的老马看看,他想解放的无产者是怎样被当成“低端人口”,被习的嫡系蔡奇无情驱逐出北京的?

习近平实现其野心的手段倒是无比明确,那也是“革命两手”,利诱与威胁。他倒不输出革命,他输出的是从头到脚都流着腐败与肮脏的金钱,这就是他的软实力。习近平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就是用中国庞大的市场诱骗全世界的资产阶级入彀,实行“顺我者昌,全世界资产者,在中共的镰刀斧头旗帜下联合起来发财!”在习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中国官场那套行贿收买政要与权贵的潜规则被推广到了全世界,甚至在英国上层社会扎进了深根。华尔街金融财团更成了习近平那“无产阶级领袖”最可靠的同盟军。

硬的那手则是“逆我者亡”。铜锣湾书店事件已向世界昭示,就连几个小人物出点烂书,都能让一位大国元首毫不犹豫地干出越境绑架守法公民的下作烂事来。习近平更以反腐为名,公开在全世界范围内行使“治外法权”,大搞国际恐怖活动。据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披露,中共派出大量特工,到美国威逼中国出生的政治反对者、持不同政见者和批评者回国,否则就“被自杀”。他甚至披露:“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每10小时就会启动一宗新的有关中国的反间谍案件。”毫不夸张地说,北京正在变成国际恐怖活动中心。

对无法用这种手段对付的不听话的西方政要,北京则使用赤裸裸的威胁。其中最恶劣的例子,大概当数前捷克参议院院长雅罗斯拉夫·库贝拉的遭遇。

2019年10月间,库贝拉出席中华民国驻捷克代表处举办的中华民国双十国庆酒宴,在席间公开承诺将于2020年总统大选后访问台湾。北京当局随即不断指示中国外交部对捷克施压,威逼库贝拉取消行程,“否则捷克与中国的双边投资,将遭到最大程度的报复!”中国大使张建敏发信威胁捷克政府,直接点名斯柯达汽车等捷克企业必定会为库贝拉访台付出“惨痛代价”。张建敏的恐吓话语曝光后,捷克朝野为之震怒,纷纷要求中国撤换大使。

蹊跷的是,库贝拉还未能踏上行程,就在1月20日因心脏病猝发而去世。4月26日,他的遗孀和女儿对国家电视《捷克电视台》披露,库贝拉死前,捷克总统府与中国驻捷克大使馆都在不断地威胁恐吓他,逼他取消访台。她们更披露,库贝拉死前3天,与中方代表进行了一次“很不愉快的密室会谈”。库贝拉死后,她清点遗物时,发现各有一封来自捷克总统府与中国大使馆的威胁信,不仅再三吓阻库贝拉访台,更涉嫌威胁其家人的安危。这些线索提示,来自中国以及捷克总统的恐吓,至少是库贝拉猝死的诱因。

这种烂事,除了周恩来当年曾在上海暗杀了顾顺章满门良贱八口及其亲属39人外,在中共党史上似乎还不曾有过。由此可见文革的威力有多大,是它哺育出了习近平这样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新一代官僚资产阶级革命家,把毛泽东外交思想推到了最高最活的顶峰。


六、习近平吓醒了世界


不能不承认,习近平这些手段虽然粗暴鄙俗下流,但比毛泽东那一套要有效得多,甚至可以说奇效如神。毕竟,毛泽东的革命宣传只能蛊惑愤青,而金钱收买加人身威胁则是凡人无法抵挡的。起码,中国那巨大的市场的诱惑力,没有哪个肉体凡胎的资本家能够抗拒。即使他们有富贵不能淫的节操,中国无比雄厚的经济实力,也足以压断他们的脊梁。这就是共产党中国为何构成了文明世界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大的威胁。

不过,习近平的横空出世也吓醒了许多人,包括老芦在内。上网20年来,我起码有15年在鼓吹中美友好,提倡和平演变,罪证都收集在芦笛图书馆中(请访问https://play.google.com/store/search?q=%E8%8A%A6%E7%AC%9B&c=books&hl=en)。是敬爱的小习在我背上(不,是头上,准确来说是脸上)击一猛掌,让我睁开眼睛,看到了共产党中国是不可能改恶从善的。哪怕在敞开国门、接受文明世界的香风毒雾熏陶40年后,中国照样能在旦夕之间,就被一个不学有术的小学生轻易倒拨时钟,改弦易辙。而他的种种倒行逆施无论怎样荒悖,都能获得百姓的欢呼拥戴。

更令人绝望的是,哪怕让青年一代生活在西方,也无望让他们脱胎换骨。看看这个视频就够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vBOWccmaXs

所以,套“the only good German is a dead German”的二战盟军宣传话语,似乎也可说“the only good China is a weak China”,强大的中国必然要构成对文明世界的威胁。它有一万条变得更坏的诱因,没有一条改恶从善的动力。而文明世界在过去40年中犯下的大错,就是帮助它强大起来。

中共的改革开放,在本质上与当年的国共合作毫无二致。中共在与国民党合作前只有几百个党员,国共破裂时就有了57,967人,而且渗透控制了国民革命军某些队伍,挣到了武装暴动的资本。第二次国共合作则使三四万走投无路危在旦夕的穷寇,在八年后变成了百万大军。正是因为吃够了苦头,蒋介石逃台后才会制定“三不政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九个字里,每个字都浸透了酸辛。

共产党中国在过去40年中撅起的速度与规模,令中共在8年抗战中的暴发相形见绌。文明世界若再与中共不清不白地混下去,再过十年,习近平完全可能当上世界领袖,那时全世界都要浸在中国生活方式的恶臭中。

所以,与中国全面脱钩,是文明世界唯一的自救之路。在这个意义上,文明世界应该感谢习近平这个醒世者。若不是他的“战狼外交”、尤其是在香港问题上的一系列妙招,沉睡的世界还不会醒得那么快。

的确,连百年孤独的永久中立的瑞士政府都看不下去了。最近,该国外长卡西斯(Ignazio Cassis)表示,中国侵犯人权的情况持续上升,正背离开放之路,而港区国安法亦影响“一国两制”的落实,若中方坚持,西方国家誓将果断回应。

连“遗世而独立”、两次世界大战都置身事外的瑞士政府都忍不住发声,“干涉中国内政”(瑞士干涉他国内政?这是我见过的最amusing的红色幽默),在我的阅读记忆中还从未有过这种怪事。这是为什么?因为习主席在香港问题上表现出来的大智大勇,直接威胁到了瑞士银行业与中国的业务。

自2016年以来,瑞士的人权组织一直在呼吁通过立法,规定瑞士企业必须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合作方是否有侵犯人权、破坏环境的行为,否则这些企业就要承担法律责任。这项立法动议目前正在上下院中辩论,但若折衷方案被提出动议者拒绝,则根据瑞士的直接民主程序(瑞士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实行直接民主的国家),该动议就要在今年11月间提交全民公投。如果公投通过了该法案,则瑞士的银行恐怕得从香港和大陆撤出——论侵犯人权与破坏环境,有哪个国家敢与中国媲美?

所以,卡西斯外长史无前例地疾言厉色警告中国,其实也有自己的苦衷,无非是希望习近平不要在此关键时刻雪上加霜,并不完全是激于义愤。至于网上纷传的瑞士银行将冻结中国权贵们几万亿的赃款,我觉得很不可能。倒是习近平若真心打虎猎狐,有如发动国际恐怖活动,不如直接要求瑞士银行与美国银行公布巨贪客户的名单,并冻结他们的存款。

不过,基于我悲观的天性,我并不认为西方能与中国彻底切割。理由已经讲过了:中国如同恶性肿瘤,广泛深入地长进了文明世界的肌体,强行切除将导致西方失血而死。我们能盼望的最好愿景,就是部分切割,至少要做到川普政府目前嚷嚷的“净化网络”,不但要禁止微信,而且还要制裁马化腾等人。

某些美籍华人律师声称,禁止微信违反了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这完全是屁话。微信乃是中共让百姓心甘情愿主动安到自己身边的窃听器,掌握了所有用户的隐私与行踪。请不要忘记,李文亮和其他吹哨人是怎么被法办的。李不过是在同学群中通报了萨斯爆发的危险,还请大家不要外传,但这私人通讯立即就被当局知道了。微信从事的这种密探勾当,最终导致瘟疫在全世界大流行。这难道还不构成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难道美国政府能坐视华裔公民的隐私被中共全面掌握?那些美籍华人律师又能保证华裔科学家们不在微信同学群里谈及最新研究进展吗?

令人沮丧的是,尽管美国政府的自救态度貌似十分坚决,我严重怀疑这种态度能否坚持下去,形成“五十年不变”的基本国策。拜登就不用说了,完全是个被中共收买的谭德赛。就连川普,也根本不是如某些糊涂虫一厢情愿盼望的那样,是又一个里根。

此人最大的特点,是毫无信念与原则,一切为金钱收益服务,从而为他连任服务。为了顾全中美贸易谈判大局,他可以为中兴解封,不许彭斯发表悼念六四的讲话,甚至把是否禁止华为作为谈判筹码,等于承认此前美国政府声称的华为危及美国国家安全是放屁。在此话出口后,他还有什么脸去压其他国家禁用华为5G?

当然,他的团队很不错,我相信人类公敌蓬佩奥、彭斯等人都是基于信念行事的。但我敢说,对川普来说,习近平真正呛了他肺管子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与伊朗结盟,直接打了他的脸。除此之外,顶多还有被他的好朋友“新冠肺炎没什么,等到天热就过去了”的好消息误导而引起的恼怒。至于港版国安法,he couldn’t care less。要明白这一点,看看他在去年7月间中对反送中运动的表态就够了。

那么,他为何现在如此激进?为了竞选。因为瘟疫猖獗,川普很有可能落选,取胜的希望只能是打残拜登,其策略和毛泽东把刘少奇定为“中国赫鲁晓夫”如出一辙,都是“腐尸毒”功夫。拜登的弱点,是与中国有着说不清的渊源。若在大选前造成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唤醒大众对中共的憎恶与恐惧(不管是在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两国政府交恶都会引发人民的同步心理反应。这似乎是一条社会学定律),那么,拜登这“美国习近平”也就没有胜算了。

我甚至怀疑,近期美军在南海频频出动,就是川普给习近平下套,指望擦枪走火,打一场短促有限的局部战争。反正那些人造岛礁上又没有平民居住,不会伤了平民。若是真的爆发了局部武装冲突,美国人民肯定会在危机时刻团结在总统麾下,华尔街大亨们也不得不忍痛停止资敌,而拜登的总统梦也就落空了。

不过,习近平不会上当。真能有效刺激他的做法,恐怕还是香港才子陶杰说的与台湾建交(记不得是不是他说的了,最近看的新闻太多)。真要那样做,中美关系就真的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这么做,完全符合中共开创的外交新范例: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不过是历史文件,中美建交后,它们就再没有约束力了。

以上所说,都是废话,都不会发生。世界终将被一个目不识丁的小学生征服。而老芦的终天之恨,就是没有死在白痴总统小布什发动侵伊战争之前。

(全文完)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