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异类”巨奸任援道
Select messages from
# through # 帮助
[/[Print]\]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1: 【转帖】“异类”巨奸任援道 (375 reads) 作者: lemon25 文章时间: 2019-5-21 周二, 上午10:26
    —
作者:lemon25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异类”巨奸任援道

“夜深忽梦少年事”(白居易诗)。仲夏某夜,梦境中突然浮现出当年读小学时的一段往事。

那是1936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故乡宜兴私立履善小学六年级的语文课堂上,冯老师在大声朗读《桃花源记》,这时,走廊上响起脚步声,校长任庆同与一个穿长袍马褂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一同走进教室。那个戴眼镜的指着我问:“你知道这文章的作者吗?会背他的哪些诗文?”我应声回答:“他是陶渊明!写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很高兴,示意我坐下。……冯老师告诉我们刚才这位就是学校的前校长、现任董事长任援道先生。

时隔数日,此梦境仍历历如绘,忽然想起这任援道不正是汪伪汉奸政府的巨魁,人称“异类”的巨奸吗?说他“异类”,并非夸张,理由有三:

第一,任援道当汉奸的历史最久,任职最多。1937年12月南京陷落后不久,梁鸿志成立了称为维新政府的伪政权,任援道就担任绥靖部长。1940年,汪精卫与梁鸿志、陈群及华北的王揖唐、齐燮元三方在青岛会谈,商讨合并成立伪国民政府,任援道始终参与其事。汪伪中央政府成立,汪即酬以高官,任援道历任的职衔包括军事参议院院长(代)、军事参议院副院长、苏浙皖三省绥靖区总司令、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绥靖军官学校校长(兼)、海军部部长、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务委员、最高国防会议委员、绥靖委员会委员、物资统制委员会委员、江苏省省长、江苏省保安司令(兼)共14个之多,且任职时间长达8年之久(1937-1945)。

第二,任援道是三朝元老。他不仅在梁鸿志的维新政府及汪伪政府中任要职,而且于抗战胜利,国民政府回来接收时,又任先遣司令,依然荣衮在身。

第三,任援道总能相安无事逃脱惩罚。抗战胜利,政府开始惩处汉奸,大小汉奸纷纷落网。汪伪政府中,缪斌首判死刑,继之有陈公博、褚民谊、梅思平、林柏生、梁鸿志、傅式说、徐良等也被判死刑;华北伪政府的王揖唐、王荫泰、殷汝耕、池宗墨、齐燮元等亦均被判死刑。除周佛海、罗君强被国民政府保护下来外,就只有任援道未受惩处,并能安然无恙去香港,后又远赴加拿大定居,于90高龄寿终正寝。

不甘蛰伏的政治不倒翁

任援道(1891-1980),原名任铖,字亮才,江苏宜兴人,1891年出生在一个世胄之家。叔父任风苞是袁世凯的亲信、财政部长梁士诒手下的红人,任交通银行协理。正因为叔父的关系,任援道12岁就被远送到南京金陵陆军小学读书,两年后,进了陆军第四中学第一期选读骑兵科,还当上了学生会长。“一·二八事件”中在上海领导十九路军抗日的蔡廷锴、蒋光鼐,就是任援道那时的同学。根据最近任援道之子任祖新提供的资料,百年前的辛亥革命起义,任援道即参予其中,是首义人员。1906年,任援道15岁时经福建潘训初介绍参加同盟会,当时同盟会为非法组织,他人会时由任缄改名任援道,取孟子“天下溺,援之以道”之义。

1908年,任援道与陈其美缔交,从而认识了其侄陈果夫。陈其美赏识任的才干,委他担任金陵同盟会对外联络。此说可从陆军四中同学陈铭枢(十九路军创始人、民革领导之一)的回忆录中得到旁证(陈说两人共同负责对外联络)。又据任援道自述,当时陈果夫是他的副手,负责联络陆军校学生及九镇兵士。同年,任援道进了保定军校第一期,仍读骑兵科。这样的资历在旧军人中并不多见。此后,辛亥革命成功,任援道成为总统黎元洪与国民党上层之间的信使,因而与革命元老黄兴、陈其美、谭人凤的关系至为密切。1911年10月28日,黎元洪任命任援道为汉阳府军政长,与知府廖定三一起率学生军守汉阳,抵御清军进攻。1916年黎元洪又委他任总统府掌印科科长。这时的任援道逐渐步入了人生的辉煌期。

有道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冯国璋继黎元洪任大总统后,冯的新夫人周道如恰与任援道是姑表亲。周道如有意要造福桑梓,遂命任援道卸任回家乡宜兴办学。此举也为他叔父任凤苞(交通银行协理)赞同,并资助10万银元。于是,任援道回到家乡,用这笔巨款建造了任氏宗祠,平时用作私立履善小学校址,可谓一举两得。任援道为首任校长,该校屋舍宏伟,师资优秀,为当地小学之冠。笔者入校时,任援道虽早已离校,但“萧规曹随”,仍按他所订章程办事,成绩依然显著。

当时任援道尚处韬光养晦之期,办学外又与岳丈蒋兆兰及诸亲友创办了白雪词社,借城中亦园(花木幽胜)吟诗作词,后结集出版《青萍词》。从1917到1922年,任援道在故乡六年,究不甘蛰伏,来到上海。这时正是军阀当道,上海为直鲁联军司令张宗昌势力圈。任援道凭借他的资历与游说,被张昌宗委任为天津造币厂厂长兼山东兵器厂厂长。接着,奉系军阀张作霖进关,任援道又为张作霖所赏识,被张任命为津浦路北段交通司令,京汉路警备司令。这时的任援道纵横捭阖,四方得利,又结好国民党西南派巨擘胡汉民,一时间在华北颇为显赫。

另一说是,任援道从家乡到天津叔父任凤苞处后,被安排到天津造币厂,任总务科长。心高志雄的他,自然不称心。于是不惜降低身份,讨好一位出身军人的厂长李振武。此人是老粗,对任援道深信不疑,一应事务全交由他承办。此后他乘更换印钞机之机,借口出国,身带5万元巨款一去不回。那位失责的厂长因此被撤职,后虽对他发全国通缉令追捕,然他杳如黄鹤,毫无踪影。

其实任援道并未躲藏,没多久他又在江西出现,成为江西督军蔡成勋的贵客,旋即被委以银号督办的重任。过了些日子,他故伎重演,又席卷20万元巨款潜逃。蔡成勋恨之入骨,同样通缉追捕,无奈当时并非天下一统,各地山头林立、各自为政,追捕徒劳。

1929年,任援道公然在天津出现,这回他依附湖南唐生智,以讨逆军第五路总指挥唐生智驻津办事处主任、驻北方全权代表名义出现,因此他有恃无恐。当时北洋政府与江西蔡成勋都已垮台,无人再算旧账。况且平津一带就驻有唐生智的部队,谁还敢动他分毫。

以上两说,均无定论,但笔者倾向于后一说。毕竟任援道是政治不倒翁,在养晦蛰伏一段时间后,便会东山再起。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觊觎华北,采取分化的策略,在日方要求下,北平成立了以西北军系29军军长宋哲元为首的冀察政务委员会。任援道虽与西北军无甚瓜葛,但由日本方面推荐,仍列名其中。因为早在唐生智的天津办事处时期,任就和日方暗中结上了关系。

善窥风向两度供职伪政府

1937年,中国进入长期抗战的相持阶段。一些民族败类,甘心附敌,成立伪政府。善窥风向的任援道两度在伪朝供职。

1938年4月,侵华日军扶持的以清末遗老梁鸿志为首的维新政府成立,原绥靖部长职务拟议由辛亥革命时光复南京有功、北伐时任国民革命军26军军长的周风歧担任,岂料周甫一上任即被军统刺杀于上海。后日方看中任援道挟持并拥有的兵力,便让他出任绥靖部长兼南京市督办。当时苏浙一带陷敌前后,局势混乱,众多残兵败将持有枪支,流散于民间,任援道见有机可乘,出面收编,为出任绥靖部长一职攒了不少本钱。官运亨通的他,不久又从原国民党镇江鱼雷学校捡到3艘炮艇,于是便自诩已拥有水陆两栖的军事实力。

接着,汪精卫来到上海,策划组织伪中央政府。1940年1月22日,由日本人牵线,在汪精卫的主持下,梁鸿志、任援道代表南京伪维新政府,王揖唐、王克敏代表华北伪政府,三方举行“青岛会议”,商讨合组伪中央。五天后任援道即被汪授以“还都筹委会组长委员”。

此后,汪精卫对手中有兵的任援道曲意拉拢,授以14项军政本兼要职。不过,老奸巨猾的汪精卫总觉任并非为他效命的嫡系死党,让任掌军实不放心。于是酬以海军部长,要他交出绥靖军。任哪会随便放手,始终口头答应却并无行动。汪又以军委会名义将所有伪军都改编为方面军,共设五路,绥靖军为第一方面军,下设7个师,1个旅,3个独立团,企图通过任命师团长削弱任的军权。讵料任抢先一步,已任命亲信徐朴诚为第一师师长,其子任祖萱为第二师师长兼教导旅长,并把原本二万的军力扩充为六万。同时向日本人效忠,把他的部队及几艘舰艇调去配合日军在苏、锡、常太湖一带清乡。无奈之下,汪精卫只好以总裁兼任为名,接管了中央军官学校,让任由校长降为校务委员。但直至抗战胜利汪伪倒台,任援道始终没有交出军权。

游走于日本、汪精卫与蒋介石之间

1942年,中国的持久抗战已使日本陷入泥淖,战线越拉越长,日军败象已显端倪。任援道这位“政治不倒翁”急谋“狡兔三窟”,通过在军统工作的堂弟任西萍与戴笠暗通款曲。这时军统正想在东南沦陷区找到反攻时的立足点,双方一拍即合,由重庆方面发出对任援道的通缉令,以加强他在汉奸中的地位,同时双方互设电台,并商定任的部队与戴的忠义救国军互不侵犯。

1944年冬,在日本治病的汪精卫死去,虽不久即由陈公博接位,但汉奸各巨头都想攫取大权。握有财权的周佛海拉拢任援道,想用江苏省长职位,换取他的兵权。任虚与委蛇,得省长职位后,未交一兵一卒,周佛海气得无可奈何。

1945年春,日本败局已定,任援道为谋取更安全之道,除进一步与戴笠加紧联系外,又与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接上关系。同年8月,日本投降。重庆为加快接收,填补日军退出真空,军委会委任任援道为先遣军司令,负责京(南京)、沪,杭沿线各城市治安。接着,汤恩伯的第三方面军空运到南京,任援道亲到机场迎接。在其他大小汉奸遭严惩或杀(陈公博、褚民谊、缪斌等)或关(周佛海)时,只有任援道安然无恙。不过他也很有自知之明:重庆只是暂时利用他。因此,中央大军一到,任援道就交出全部部队,为此蒋介石赏了他一个军委会中将参议的头衔。他旋即销声匿迹住到上海愚园新邨去当寓公了。

蒋介石对任援道颇为优厚。据其子任祖新说,1946年夏天,陈诚与汤恩伯陪同任援道在上海面见蒋介石,任援道送回蒋介石数年间的往来书信,请求蒋保护自己的部属,并表示要辞去陆军部参议职位。蒋介石奖勉他八年来的努力,要他“委屈,委屈,如有任何要求可向陈诚或汤恩伯提出”。任援道之子称,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当初“父亲加入维新政府,乃奉蒋先生与孔祥熙院长的命令,起初他担任周凤歧的参谋长,收拾京沪战后的散兵游勇,以免沦为流寇,也保护江南地区不被共产党占领。”

此后,重庆中央政府还都,全国接收大体完成,惩奸行动更加深入。任援道的靠山戴笠已因飞机失事,烧死在南京南郊的方山。他知大事已去,花了200根金条向有关方面打点,包了架专机悄悄逃往香港。

“大风歌罢不如归”

1947年,任援道从上海去香港前,据说蒋介石托汤恩伯赠他10万港元作退休金。到香港后,任援道改名任友安,在弥顿道中段买了所房子,屏绝一切外界往来,过起寓公生活。然而日子一长,他哪里耐得了寂寞。这时恰好有陈孝威其人,也是任的保定军校同学,办了个《天文台》杂志,要任写些文章。当年任在故乡宜兴参加过“白雪词社”,填词吟诗是轻车熟路,于是以震泽长的笔名写了几十首词。这些词都用《鹧鸪天》的词牌,逐句详加注释,在注释中记事述怀,许多风云人物都进入他的笔下。有政要、显贵、学者、艺坛名人,如黎元洪、汪精卫、黄兴、胡汉民、吴稚晖、章太炎、徐悲鸿等。这些词后以《鹧鸪忆旧词》为名结集出版。试举一首如下:

万里河山孰肇基,大风歌罢不如归。惊人事业随流水,自感苍茫对落晖。黄鹤去,白云飞。汉阳一战系安危。神州旧忆非吾土,岳麓空余上将碑。

此词为任援道和黄兴词所作。1912年黄兴辞南京留守回湖南,适逢39岁生日,大江夜航感而有赋《回乡感怀》:

卅九年知四十非,大风歌罢不如归。惊人事业随流水,爱我园林向落晖。入夜鱼龙空寂寂,故山猿鹤正依依。苍茫独立无端感,时有清风振我衣。

除吟诗作词外,任援道还经营了一个酒家。据《文汇报》原总编辑徐铸成回忆,1948年他去香港创办《文汇报》港版,一天在同乡友人处看到任援道夫妇,席上,任嘻笑如恒,他还说,在九龙开了个酒家,请徐先生光顾云云。徐先生认为,“像任援道这种人,一生出卖风云雷电,置民族利益与国家利益于不顾,也可说是风派的一种典型吧。”

迨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任援道似有预见,香港将来有可能为共产党接收,加上他那时的生活逐渐困顿,便选择了加拿大,全家迁去,隐姓埋名过起了平常生活。直至1980年去世,享年90岁。

文章来源:https://read01.com/NnJJKa.html

作者:lemon25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