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船何日过三峡?(一)
Select messages from
# through # 帮助
[/[Print]\]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1: 大船何日过三峡?(一) (1440 reads) 作者: 金唢呐 文章时间: 2011-11-20 周日, 下午4:19
    —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大船何日过三峡?(一)


金唢呐


最近妖刀与网友讨论中国社会转型问题,我一时冲昏头脑,不知深浅地应承下来,要就这个问题理论一番。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这个题目太大,似乎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精力和时间也难以保证。不过军中无戏言,既然应承下来,就得硬着头皮写。这也跟武松打虎一样,说不怕老虎,本来是借着酒劲吹牛。但大话吹出,必须要兑现:“我回去必叫人耻笑,算不得好汉。”“怕什么,且只顾上去,看怎的。”最后还误打误撞获得了打虎英雄的光荣称号。

另外,我也想就这个问题说说我的看法,不完全是网友给激将出来的。套用一句香港警匪片常出现的一句话就是:“不是一定要你说,除非你想说,不过你所说的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在现实生活里很多话题是根本不能与人交流的,除非是彼此的想法完全一样,否则就要伤感情的。我本大凡人一个,没有勇气自绝与党和人民,为这些事情把周围的人都给得罪光了,犯不上啊。而且一谈这些事情大家都很激动,争来吵去,很难有机会完整地把你的想法表达出来。

中国有无可能发生民主转型?按照官方和毛左的说法这种可能性是根本不存在的。Long live Chairman Mao虽然没有实现,但柴门毛所创立的一党专政制度却可以 a long long life,这是绝对不容置疑的。他们坚信,“中国如果发生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毛主席1966年7月8日在武汉给江青的一封信》)。若非说一党专政制度的寿命有什么极限的话,那么也只有到了共产主义,彻底消灭了阶级和三大差别,实现了世界大同,政党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共产党也就自然消失了。按照大话西游里周星驰的说法,“如果非要加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

这些鬼话、屁话,只要不是白痴谁都不会相信,不过是毛左那帮白痴在那儿自说自话,不值得一驳。

而激进的民主派们则认为我党早已“日薄西山,气息奄奄”,已是秋后的蚂蚱——没有几天蹦头了。只等风乍起,吹起一根稻草,即可把这匹年老色衰的骆驼彻底压垮。现在国内矛盾积累如山,民怨沸腾如汤,14亿中国人就是14亿个一点就着的火药桶,老百姓个个都是《智取威虎山》里的李勇奇,“人人心头一把火,争着去打中南海”。中国实现民主宪政,指日可待。

被“理性”民主派广为引用的是唐德刚的“两百年出三峡说”(即“历史三峡论”,见百度http://baike.baidu.com/view/3326373.htm ),被提及的年份是2040年。这“三峡说”概言之便是把人类历史发展比作水过三峡,历史的潮流中,前后两个社会政治形态的转换,其间必然有个转型期,此转型期就是个瓶颈,是个“三峡”。三峡过尽,实验告终;国有定型,民有共识,始可重享太平。之前却往往是“新居未建,而故居已拆”其间社会混乱,矛盾突出,民不聊生,杀人如麻,极其痛苦。

唐德刚把奴隶社会以后中国政治社会制度变迁分为“封建、帝制与民治”三个大的阶段,要出现两次转型。把中国政治社会制度的第一次转型定在秦始皇的“废封建,立郡县,废井田,开阡陌”的大举动上,前后转了二三百年之久,自此这一秦汉模式的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制度,便一成不变地延续下来,亦即毛泽东所说“千古犹行秦法政”。此次转型是自动的,内部矛盾运行的结果。而第二次转型即“帝制”向“民治”的转型,发端于鸦片战争,洋鬼子打进来搅乱了了我们封闭循环的好日子,是受外来刺激而进行,是被迫的。

唐教授除了在哥大教书挣钱外,主要的学术贡献似乎有两个,一是“口述历史”,著有《李宗仁回忆录》、《胡适口述自传》、《顾维钧回忆录》等,再有就是关于中国近代演变等“历史三峡论”。唐德刚对于他的“两百年出三峡说”非常得意,在不同文章里都有论述。总结一下,我认为唐德刚“历史三峡论”的相关论述大概有以下六条(引号内黑体字是唐德刚原话):

一、由帝制向民治的转型是历史的必然

“过去五千年的一部中华通史,实是一部‘帝王专制史’;而今后五千年(至少一千年吧)的中华通史,将是一部‘民主政治史’。此一转变,实是任何人力、物力,皆不能逆转者也。这就是吾所谓的历史的‘必然’”。

“可是今日的历史,却是将来历史的背景。吾人如能看清了今日历史的特性,那么对历史转型的下一阶段,也未始不能略探端倪。这种预测,古史家和宗教家名之曰‘因果’。现代社会科学史家,则视为历史形成的造因(Historical Causation)。知其因,原可测其果,只是在因和果之间,要没有变量才好,而变量也是历史发展之常规,任何向前发展的历史,皆无法完全避免之也。”


二、这个转型从1840年开始,如果不出偏差,则2040年就会成功

“在西方文明挑战之下,我们的传统制度被迫作有史以来‘第二次政治社会制度大转型’”, “这第二次大转型是被迫的,也是死人如麻,极其痛苦的。这次惊涛骇浪的大转型,笔者试名之曰‘历史三峡’。我们要通过这个可怕的三峡,大致也要历时两百年,自1840年开始,我们能在2040年通过三峡,享受点风平浪静的清福,就算是很幸运的了。如果历史出了偏差,政治军事走火入魔,则这条‘历史三峡’还会无限期地延长下去,那我民族的苦日子就过不尽了。不过不论时间长短,历史三峡终必有通过的一日,这是个历史的必然。到那时‘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我们在喝彩声中,就可扬帆直下,随大江东去,进入海阔天空的太平之洋了。”(《晚清七十年》)

作为历史学家,唐德刚当然也知道历史有不可预测的“偶然”或“变数”,所以他在另一篇文章里又提出个条件,就是“不横生枝节,乱出纰漏”,原话是这样说的:“时至二十世纪之末的今日,我们已转了一百六十余年了。今后如不横生枝节,乱出纰漏,再过四五十年,至下一世纪中叶,我们这一历史转型就可结束了。”“以上所述,当然只是今后中国历史发展之常规(natural course);四十年时光,白驹过隙,一瞬即逝,或不致横生枝节,乱出纰漏,则阿弥陀佛矣。反之,则今后国运、族运如何,就不知伊于胡底了。”

唐德刚还举了张学良的例子:“余尝面告张学良将军曰:‘您一时冲动,搞起了个“西安事变”;西安事变不但改写了中国历史,也改写了世界历史。’呜呼,西安事变就是个历史学中的‘偶然’;星象学中的‘变数’。举一可以反三也。因此吾人之所以能预祝人民政府百年长寿者,期其一帆风顺,富贵寿考也。下世纪中,如半路杀出程咬金,搞出另样的‘西安事变’来,则一切自当别论矣。”


三、对于转型后的中国,唐德刚表现得极为乐观,认为制度决定一切,“一转百转”

“政治社会的转型,是一转百转的——各项相关事务和制度的转型,例如日常家庭生活、婚丧制度、财产制度……都是激烈的,痛苦的。转变程序要历时数百年才能回复安定。”


四、毛时代就制度层面而言,唐德刚认为是“传统帝制的回光返照”。但“在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中共虽杀人如麻,但是治乱国用重典,一时居然也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理想境界。加以物价稳定,社会平安,虽粗茶淡饭的清教徒生活,人民也甘之如饴矣。”而五七年之后这二十年(准确说是19年),则是一无可取,即使和“传统帝制”时期比较也是最烂的。

“毛泽东生前当国,前后凡二十八年(1949-1976),从完全正确,到完全错误,最后把八亿人民,都整到家破人亡的绝境;古老民族也被他弄到了人相食,和亡国灭种的边缘,自成五千年国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个特殊阶段。”

“我们只可说毛政权最后二十年,不但搞得死人数千万,文物财产被他破坏得无法补偿。最糟的还是他把整个中国弄到廉耻丧尽,是非全无,几乎到了万劫不复的绝境,三代五代都不易恢复也。我们肯定在中国政治社会文化第二次大转型中,毛泽东政权,是传统帝制的回光返照。但是在两千年帝制传统里,也只有汉末的十常侍和明末的魏忠贤的乱政,才差可与毛政权相比吧!”

而对毛泽东本人,唐德刚的评价基本上是夺权有方,弄权有术,治国无能:“总之,毛泽东从一九五七年反右以后,直到他一九七六年寿终正寝约二十年中,除整人杀人之外,未做一件历史家可以大书特书的善政。海内外一般毛评家,大致都可同意说,毛泽东只能打天下,而不能治天下。”“毛是熟读古书的人。他在‘史记’和‘通鉴’里就学到了无数政治权术,而能活学活用之。”


五、对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唐德刚基本上持肯定态度,认为此举让国家“起死回生”,但对“六四”屠杀则持完全否定态度:

“毛死后迄今又已二十三年(1976-1999)。从华国锋的‘凡是派’,邓小平的‘开放派’、‘两制派’,再到江、朱、李三雄接下去的‘两制派’、‘走资派’,让苦难的人民大喘一口气,虽不免也有过坦克上街,杀人不眨眼的恶劣嘴脸(这原是个极权遗传下,绝无必要的败笔),但是大体说来,还是相对的国泰民安,颇具升平气象,也自成一个完整的,起死回生的,值得读史者歌颂的第二个阶段。”


六、对于现政权,唐德刚认为有以下特性:
(一)它是“转型期”(“历史三峡”)中,最后一个有阶段性的政权;
(二)它具有中间性:前有帝王专制的遗传,后有民主政治的远景;
(三)极权政府和独裁领袖的权力递减,从绝对权威,递减至依法治国;
(四)它具有其千载难逢的机运,来结束这场转型运动而驶出历史三峡。

“吾人如果把这悬隔霄壤的一国两段的历史连接起来,做个鸟瞰分析,我们就可以约略地看出近代中国,从‘帝制’转向‘民主’底清楚的阶梯,和明显的脉络。它前一段(指毛时代——金注)显然是两千年帝制的尾声,和回光返照;后一段(指后毛时代——金注)则分明是社会经济变质(从农业经济转向工商业经济),独裁制随之滑坡,独裁者权力也随之递减,极权政府更是亦步亦趋地,走向法治民主之必然的方向也。”



唐德刚的“历史三峡论”,我总结了上面六条,不知是否完整准确?望广大网友参与讨论,不能注册的国内网友也可来信赐教(email:[email protected])。对于唐德刚“历史三峡论”的上述观点,我大部分同意,大概是三七开吧:七分同意,三分不同意。

【未完待续】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金唢呐于2011-11-26 周六, 下午3:15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